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觀雨堂主:閒話「第一夫人」

人氣: 24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07月27日訊】「第一夫人」是舶來詞,中國自古以來只有「皇后娘娘」、「千歲娘娘」的稱謂,未聞有「第一夫人」一說。時至今日,炎黃子孫真正懂得「第一夫人」之含義者,又有幾人?網上見過一篇微博:一老人在博文中回憶,1972年他是在五七幹校被監督勞動而又暫不戴帽的反革命。那年值尼克森訪華,宿舍議論此事時有幹部高發宏論,說尼克森來華只帶「第一夫人」,其餘幾個老婆沒帶來。當時老先生忍不住開口糾正,告訴他這「第一」並非總統老婆數量的排序。那幹部腦羞成怒,遂破口大駡:難怪你一直被批鬥,看來你的反動立場改不了!

文革前幾年,劉少奇升任國家主席,出訪東南亞各國全由夫人王光美陪同,媒體或民間開始以「第一夫人」冠之。王光美能稱「第一夫人」嗎?告訴你,這是扯淡!當時的王光美可稱「領袖夫人」,但不能稱「第一夫人」。「領袖夫人」與「第一夫人」存在很大區別。中國是共產黨淩駕於國家之上,自上而下講究的是身份與地位。劉少奇在黨內排座次,輪不上第一把交椅。不過這不是王光美不夠資格稱「第一夫人」真正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中國根本不存在「第一夫人」!儘管那時事實上的「皇后娘娘」江青尚未在政治舞台上站住腳,而劉少奇在1962年八千人大會上開始獲得的支持率開始上升,況且王光美在四清運動的桃園經驗正到處兜售,政治資源積累厚重,隨劉少奇出訪東南亞,浪得時髦的「第一夫人」名聲招搖天下。江青雖私下氣得咬牙切齒,但也無可奈何。

文革爆發,無產階級革命領袖之間反目成仇,劉少奇遭毛澤東的重拳出擊節節敗退,招架之功全已喪失。曾經風光無限的王光美也陷入四面楚歌,岌岌可危自身難保。此時如果誰敢再稱王光美為「第一夫人」,誰就有反毛主席之嫌,就是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就是死路一條。於是曾經被標榜為「第一夫人」的王光美,已淪為「叛徒的老婆」、「工賊的老婆」與「內奸的老婆」。與此同時,江青作為毛的夫人兼文革旗手,理所當然地奪回「第一夫人」的掛冠。然而,「第一夫人」的稱號對江青而言,似乎總有點模糊閃爍,不知是否與當年作為電影演員籃萍的風流豔史有關。民間即便偶爾稱「第一夫人」,也終覺有些彆扭。

等到毛澤東死亡,江青也隨即被捕、判刑,成了「四人幫反革命集團」首犯。公審大會上王光美作為特邀人士,又重新回到公眾視野。這意味著曾經的兩名「第一夫人」再度換位,由此引起海內外廣泛注目,這真是當代中國史上值得一提的逸事。

一個起碼的常識是,無論王光美抑或江青,都沒有資格充當「第一夫人」。時至今日,中國也壓根兒不存在「第一夫人」。應當懂得,「第一夫人」的稱謂,必須有一個先決條件,即「第一夫人」的丈夫,必定是該國的「第一公民」。先有「第一公民」,才有「第一夫人」!「第一公民」什麼意思?「第一公民」首先是一名「公民」,之所以稱「第一」,是因為這個公民在成為納稅民眾的僕人時,排名第一。納稅民眾的僕人即即毫無特權的「公僕」。所以「第一夫人」完整提法,其實是「第一公僕」的夫人。公僕就是納稅公眾的僕人,就是公眾的聽差,就是公眾的傭人,就是公眾的代理人;公眾或納稅人、或手持投票的選民,才是主人,才是委託人。這就是現代文明制度下的委託—代理關係,又是「第一夫人」存在的前堤,也是現代文明制度的基本常識,與學問無關。在常識面前,無論老人還是青年,最好別賣弄自己的愚昧與淺薄。近30年來,每有新領袖上台,無知的炎黃子孫動輒就高談「第一夫人」,甚至一些上了年歲、號稱知識份子的老人,幾乎已到迫不及待高呼「國母」的程度,阿諛取寵之態令人何其噁心!

克林頓曾經是大洋彼岸的「第一公僕」,希拉里當然是名符其實的「第一夫人」;奧巴馬曾經是「第一公僕」,蜜雪兒就成了「第一夫人」;特朗普競選獲勝,性感的梅蘭妮亞‧特朗普自然也成了「第一夫人」。在「第一公僕」的政策籃裡,準備著不同的備選政策,只要看手持選票的主人們有何種需求,「第一公僕」就會拿出何種政策取悅公眾。「第一公僕」要想撈取一點特權,主人隨時可以叫你滾蛋。克林頓也就是好色,與實習生萊溫斯基私下偷雞摸狗,差點被主人趕出白宮。哪一天只要主人不滿意,讓「第一公僕」滾下來,他們只有乖乖地下台。因為他們是自己國家的「第一公僕」,而非「偉大領袖」,他們的夫人才有「第一夫人」之稱。

反觀我們這裡,毛澤東、劉少奇……雖在聚義廳或主席台上占坐交椅數「第一」、「第二」,但能算公眾的僕人嗎?能稱「第一公僕」嗎?毛、劉……直至今日中南海的精英們,他們是領袖,是掌控億萬臣民的領袖,甚至是偉大領袖。臣民只能在他們的奴役下生存。
領袖是臣民們崇拜的偶像,他們的夫人,純粹是「領袖夫人」或「壓寨夫人」,完全與「第一夫人」風牛馬不相關。1949年共產黨進城後,劉少奇與高崗因爭吵而相互惡罵,罵的全是不堪入耳的粗話,以至於一旁觀看的王光美禁不住失聲大哭;文革結束後,《人民日報》整版刊載回顧廬山會議的文章,文章在不經意間曝光了毛澤東與彭德懷吵罵的髒話,居然全是「我操你娘十次」、「我操你娘一百次」之類,……領袖的嘴臉原來如此。

在我們這個古老的國度裡,從來就沒有「第一公民」或「第一公僕」,所謂「第一夫人」又從何談起?將「領袖夫人」或「壓寨夫人」訛稱為「第一夫人」,聽起來似乎時尚,其實是沽名釣譽、欺世盜名。這與初中沒畢業的痞子王力軍,竟懷揣研究生學位,並成了若幹大學教授的現象,屬同一道理。與此對應的是,此岸炎黃子孫多為臣民,即便給他們以公民的身份,恐怕也依然誠惶誠恐、心裡不踏實。雖積極使用「第一夫人」這一舶來詞,又唯恐有失恭敬之嫌,於是便猶抱琵琶半遮面地創造出更親熱、更肉麻的稱謂,如「國母」、「麻麻」之類。其實無論創造出怎樣親熱的稱呼,就算率先高喊出「第一國母」、「第一親媽」來,也無法改變此岸根本不存在「第一夫人」的事實。

責任編輯:趙元

 

 

 

評論
2018-07-27 11:4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