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他还活着” 前中国医生追述强摘器官的恐怖

【大纪元2018年09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小清综合报导)“流了很多血。他还活着。”在讲述亲身经历,指证中国医院和公安系统协作,从政治犯身上强摘器官牟利时,维族前外科医生安华托帝(Enver Tohti)如是说。

专家小组力促政府禁“器官旅游”

2017年7月6日,爱尔兰“外交事务、贸易和国防联合委员会”举行听证会,托帝作为器官移植专家小组成员提供了证词。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美国记者、中国问题专家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也在会上发言,他们两人都因对中共强摘器官的调查而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2017年7月6日,爱尔兰议会举行“中共活摘器官”介绍会。(视频截图)

该专家小组向委员会提出了一系列建议,包括敦促政府禁止“器官旅游”——公民通过办理去中国旅游,支付费用在当地接受器官移植手术,已发展成利润巨大的产业。

作为器官供体的主要是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中共针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自1999年延续至今,这个庞大的群体一旦进入监狱劳教所体系,就很容易进入器官供体数据库,成为按需杀人的对象。

葛特曼表示,2008年以色列立法禁止公民前往中国进行器官移植,之后西班牙、台湾、意大利也颁布相关法律。这些国家这样做是出于“清正廉洁”,以及从历史中借鉴到的智慧。

他接着说,在这个极其关键的历史时期,当下是个极其关键的时刻,“是时候采取行动了”。

一个中国医生的忏悔

安华托帝医生说,他在20世纪90年代任职乌鲁木齐铁路局中心医院肿瘤外科门诊部时,进行过一次活摘器官的手术,当时他认为自己正在履行“消灭国家敌人”的职责。

“每次我追述这件事,都像是一次忏悔。”他的发言这样开头。

看完整影片»

那是1995年,两位首席外科医生将他叫进办公室,让他立即组团队,准备做一台“最大的手术”。第二天早上,托帝带着护士和麻醉师,从医院被送到西山刑场,受命等待枪响。

“听到枪响后,我们冲进了刑场。”他说,“一名武警将我们带向右边远处的角落,我可以看到一名穿着便衣的男子躺在那儿,右胸中了一颗子弹。”

之后,两名首席外科医生下令并督导他摘取了肝脏和两个肾脏。他在缝合伤口时注意到,男子的血管在搏动,那是心跳的迹象。“那个男人还活着”,他说,伤者试图挣扎,但全无抵抗之力。

部署这次野外“作业”的上司随后叮嘱:“记住,什么事也没发生。”

托帝回忆,摘取的器官被装进了一个模样怪怪的盒子。(AFP)

独一无二的国家器官生意

托帝接着说,在共产主义统治的中国,人会成为充满自豪感的奴隶,一个“完全程式化的社会成员,准备好不提问题而完成任务”。

在多数国家,一旦患者在器官移植名单上登记,可能要等上数月或数年,时间长短取决于移植哪个器官。研究者却发现,前往中国的患者可在几周、几天、甚至几小时内买到器官。

对器官的高需求,正是推动“器官旅游”生意高速发展的因素之一。

托帝引用了中国器官移植网站的宣传语“无限量供应”“包退包换”和“预约你的心脏移植手术”等,来说明器官产业的毫无人性。“在器官移植领域看到‘买一赠一’的购物模式,这是让人不能接受的。”他说。

维族全民体检的真相

他还提到,他看到很多报导,中共从2016年6月开始,以“提高维族人生活品质”为名,在新疆地区推行免费“全民健康体检工程”,只针对维族人抽血。维族人口约1500万至2000万,据葛特曼去年的调查,已有99.7%的维族人完成抽血。

“我们怀疑中共正在为国家器官贸易建立数据库。”托帝说,作为穆斯林少数民族的维族,也是中共迫害的目标和器官摘取的目标。

新疆当局疯狂迫害维族人和法轮功学员,街头警察林立。(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据他了解,中共以管束极端主义分子的名义,将四分之一维族人口送到所谓“学习班”,但被送去的人“很多都没回来”。在新疆某机场,还出现为特殊旅客、人体器官运输专门开辟的快速通道。

新疆某机场,出现为特殊旅客、人体器官运输专门开辟的快速通道。(安华托帝提供)

中共为掩盖罪证,把抽血计划改名为DNA检测,托帝指出,做检测只要用棉棒擦过口腔即可。他认为中共就是在做器官移植的血液匹配。

2016年6月,葛特曼、麦塔斯和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曾联合发表一份近700页的报告,指中国每年约进行“6万到10万例器官移植手术”。

今年8月10日,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指控中共在新疆秘密囚禁百万维族人。这只是中共集中营的冰山一角,多年以前,外媒报导中共集中营囚禁人数超过550万。

2015年9月2日,在伦敦的“真善忍”美展开幕式上,安华托帝(左)观看画作《活摘器官的罪恶》。(明慧网)

安华托帝医生1999年流亡英国,找到了一份新工作——公交车司机,而那次手术的经历,他却始终无法忘记。多年之后,当说出埋在心底的忏悔,他的心灵也获得了自由。他是迄今唯一一位出面指证活摘器官的中国主刀医生。

责任编辑:高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