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访民撒传单被拘 微信好友遭约谈

人气 2998

【大纪元2019年01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去年12月31日晚上,上海维权人士宫敏赓和他的二位兄弟因在上海市中心撒传单并高喊“打倒共匪”而被关进黄浦区看守所。事件令他的微信好友、上海访民张瑜遭到约谈。

宫敏赓撒传单 微信好友张瑜遭约谈

上海维权人士宫敏赓于2018年12月31日在上海南京路步行街撒传单,指控中共政权言而无信的恶行并高喊“打倒共匪”,引起路人的骚动和震惊。当天晚上,宫敏赓二位兄弟就失踪了。

今年1月10日上午9点左右,警察突然人来到张瑜家敲门,她没开门,警察就走了。5分钟后,一个尚姓警察打电话给她,要她到黄浦区外滩派出所说有事要谈谈。

张瑜向大纪元记者表示:“当我见到外滩尚姓警察时,他说,宫敏赓兄弟被关押在黄浦区看守所里。”

尚姓警察问她,何时认识宫敏赓的?何时加了他的微信?最后一次联系宫是在什么时间?什么事?宫撒传单的事你转发了多少群?都是些什么群?

张瑜说,她和宫敏赓是在2017年4月在上海黄浦法院大门口搭帐篷维权时认识的。2018年11月下旬,他们为了一起去北京最高法院,互相加了微信。2018年12月31日晚上7点37分,宫敏赓将他在南京东路撒传单的视频和短文发给她。晚上8点再联系他,就联系不上了。

张瑜表示,自己是转发了一些群,但记不清多少个群,都是些访民维权群,群名也记不清了,因为常被封。

2018年12月31日,宫敏赓兄弟在上海市中心高空撒传单高喊“打倒共匪”。(微信图片)

张瑜说她向警察说,“上海涉诉涉法的访民中,能进最高法大门的不到10个人,我和宫敏赓都是能进最高法的访民,最起码能说明我们的案件存在明显错误。我们都是冤假错案的受害者,且苦难深重,忍无可忍。如果没有枉判受冤,没有法院滥用审判权和执行权,强行侵吞我们合法胜诉的房产和合法权益,我们也不用上访申诉,宫敏赓兄弟也不会在南京东路撒传单。”

她还向警察说,尽快释放宫敏赓兄弟。

上海访民张瑜于2019年元旦到上海高院举牌抗议司法腐败。(受访者提供)

台商投资被骗 亲属上访遭迫害

上海维权人士宫敏赓是台湾商人顾源道的外甥。

1992年,年逾七旬的顾源道返乡探亲时,拿出一生的积蓄与上海新埔针织服装厂合资创办“上海勃莱琪针织服饰有限公司”,投资总额30万美元,注册资本21万美元,其中顾源道出资13.65万美元,占65%;新埔厂出资7.35万美元,占35%。公司委托外甥宫敏赓经营,顾源道本人出任合资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公司成立一年后,为扩充业务急需大量流动资金投入,经向银行申请抵押贷款时才发觉受骗上当,新埔厂作价出资的厂房竟无产权,只有使用权,根本无法办理抵押贷款。在无法及时取得资金注入的情况下,大量订单失效,导致公司严重亏损。

1993年埔东新区成为开发热点,房价飞涨,同地段厂房租金从7~8万元涨到25万元,新埔厂认为吃了大亏,便开始想尽各种法子弄垮公司,以便收回厂房。

1996年初,新埔厂以合营企业连年亏损无力继续经营为由,向中共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分会提起仲裁,要求终止合资合同、解散上海勃莱琪针织服饰有限公司。台方则主张合资企业已打开内外销管道,将扭亏转盈,要求驳回申请人之申请。

然而,裁决有失公正,执行法院办案不公,在中方强大压力和威逼下,宫敏赓不得不被迫同意与对方和解,并透过仲裁庭调解,于1996年9月4日达成和解协议。

1997年11月,埔东工商局发出吊销营业执照之处罚决定书,理由是没参加工商年检,据宫敏赓此前向媒体披露,公司营业执照、账册、凭证等财物都被中方取走,根本无法参加年检。

宫敏赓诉控无门,被逼得妻离子散。他常穿写着:“打倒共匪、消灭推翻共匪”等字样的白大褂到上海市政府信访办上访。近一年,访民朋友见他不穿那件白大褂了,问他为什么不穿,他说:“政府答应解决问题了。”但是中共言而无信。

由于中共政府对宫敏赓的承诺再次食言,于是他选择在2018年最后一天到上海最繁华的南京路步行街撒传单,揭露言而无信的中共政权的罪恶。#

宫敏赓穿白大褂抗议中共政权腐败。(维权网)
宫敏赓穿白大褂抗议中共政权腐败。(维权网)

责任编辑:林琮文

相关新闻
国殇日 众访民北京鸣鞭炮撒传单鸣冤
15访民天安门广场撒传单 被警方抓捕逼迫下跪
访民2018最大愿望:能有诉理的地方
江苏维权人士单利华出狱 在看守所曾被灌食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中共10年来收买国际记者 控制舆论
【新闻看点】数万港人上街 美制裁中共下一步?
【老外看香港】解析港版“诸神黄昏”
【拍案惊奇】港人抗争新招!贵州地震前龙叫?
【新闻第一现场】港人获美庇护?郝海东吁灭共
【十字路口】中共推港版国安法 暗藏全球超限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