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国家品牌”被查 泄露中共秘密(下)

人气 9308

【大纪元2019年01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何坚报导)最近中共央视(CCTV)因其“国家品牌”节目违反广告法而被当局约谈,只不过,作为党的“喉舌”,央视违反的可不仅仅是一个广告法。央视这张“宣传口”,虽然打造不出国家品牌,却泄露出中共是国家罪犯这个不是秘密的秘密。

接上文

国家品牌”是CCTV的出路 还是末路

为了扭转广告收入下滑的颓势,CCTV于2016年下半年推出“国家品牌计划”。该计划以“国家”之名,为企业背书、打造品牌,吸引众多企业一掷亿金。

只是,“国家品牌计划”能成为央视广告的未来和出路吗?

央视称该计划选择企业依据四个标准:第一,企业需是支柱或民生行业;第二,企业及其产品具有高尚品质;第三,企业得有打造顶级品牌的资金投入;第四,品牌需是“中国造”。

2017年 CCTV “国家品牌计划”入选企业36家,2018年入选企业47家。这些企业,代表了什么“国家品牌”形象?

翻看2017~2018连续两年入选的企业名单,其中包括牵涉进“非洲猪瘟”疫灾的双汇食品,卷入跨省抓捕丑闻的鸿茅药酒和伊利集团,被爆添加西药成分的云南白药等等。

而在2018年搅动世界舆论的华为,不仅连续两年入选CCTV “国家品牌”,而且应该还是2018年“CCTV国家品牌计划”的第二大金主。

2018年央视CCTV国家品牌,华为的广告。(网络截图)

然而,华为代表了什么品牌形象?

2018年,华为不仅遭遇多个国家的间谍和后门指控,深陷各国抵制的风波,女少东更因为涉嫌触犯美国法律而被加拿大扣押,并激发中共对加拿大大肆报复的国际纠纷。

CCTV选出的,类似华为、鸿茅药酒和伊利这样的公司,能代表中国的“国家品牌”?它们代表不了中国,只能代表中共,是党的品牌形象。

这些企业之所以入选CCTV“国家品牌计划”,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出钱多。“国家品牌”就是央视的敛财计划。

2017年的“CCTV国家品牌”TOP合作者广告,按照标底价3.5亿元估算,央视至少收入66.59亿元。2017年的行业领跑者广告,按照标底价2.3亿元估算,央视至少收入46.13亿元。2017年CCTV “国家品牌”合计至少入账112.72亿元。

2017年央视CCTV招标中标名单,显示出CCTV “国家品牌”就是敛财计划。(网络截图)

无论央视的说辞是多么冠冕堂皇,CCTV抛出的该计划,目的从来都只是为了敛财,根本不是为帮助企业打造国家品牌。

相比较而言,台湾也有“台湾品牌计划”。台湾的品牌计划更关注企业发展,目标是辅导企业开发、打造出自己的优质品牌。其每年推出的“台湾国际品牌”,也不是企业花钱买来,而是委托全球权威机构调研得出的品牌榜单。

台湾品牌计划,不用企业花钱买广告投放,而是辅导企业打造自己的品牌。(网络截图)

央视虽没有公布2018年“国家品牌”的中标金额,按照入选企业数量增幅来推算,2018年“国家品牌”至少进账147亿元。

央视作为中共的事业单位,广告所得无需上税,只用上缴15%的非税收入,其余85%留台自用。也就是说CCTV每年有逾百亿的收入来开销,而且开支不受公众监督,完全是黑箱操作。这样的CCTV,这样的体制,怎能不腐败?

不过,贪腐成性的央视不但是党的好喉舌,更是中共的典型代表。因此中共当局因“群众反映强烈”而决定整治央视“国家品牌”,就显得有些诡异。自从约谈当天起,央视 “国家品牌”网站已经无法访问。

2019年1月18日,中共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局长张茅表示,从2019年起取消所有评选著名商标的政府活动,张茅称政府不再给企业背书,以免影响政府公信力,似乎是回应CCTV国家品牌事件。

不过,这一说法并不令人信服。黑幕深重的央视,不太可能因“群众反映”而被查。就如同央视2013年爆发腐败窝案,CCTV财经频道从主持人到总监先后被抓。然而央视的那场“反腐风暴”,只不过是中共江派大员周永康落马的余波,是当局以反腐名义清洗央视中的江派余孽。

只是,习当局反腐至今,却不触及有中共腐败总教练之称的江泽民、曾庆红之流,使得“反腐”日益沦为中共权斗的遮羞布,同时也让更多中国人认清了中共的邪恶和腐败本质,放弃了对中共“反腐”的幻想。

因此,CCTV “国家品牌”今次突遭清洗,不太可能是因为中共试图挽救早已丧失殆尽的公信力。事件背后原因暂时不明。

但有一点明确无疑,那就是像“CCTV国家品牌”这样,盗用“国家”之名、谋一党之私,成不了央视的出路,只会是CCTV的末路。

CCTV电视认罪正引火上身

事实上,作为中共喉舌的央视,在海内外都遭遇到越来越大的抵制。

中共并非中国,央视是替中共、而非中国发声。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政府对于这一点,认识得越来越清楚。

据《华尔街日报》2018年9月报导,美国司法部已要求新华社及央视CCTV打造的中国环球电视网(简称CGTN),登记为“外国代理人”,而不是作为新闻媒体。

随着央视与中共司法部门共谋实施的强迫电视认罪,在海外的播出,西方社会已经开始警惕,并且正在醖酿对CCTV的封锁。

2018年11月,英国私家侦探韩飞龙(Peter Humphrey)正式向英国通讯管理局投诉,要求英国吊销央视的播出执照。英国通讯管理局已确认收到投诉,将对此调查。2013年,韩飞龙受雇调查一家在华外企腐败丑闻时,遭中共拘捕,并被迫在CCTV上认罪。韩飞龙的指控,再一次将CCTV滥用“国家”名义实施电视认罪的恶行,在国际社会曝光。

中共强迫实施的电视认罪。(图片来源:RSDL monitor)

根据人权组织rsdlmonitor和Safeguard Defenders截至2018年底的不完全统计,过去5年中以央视(CCTV)为主的中共国家级媒体,播出48例电视认罪,涉及至少106名受害者,其中多数是记者、人权律师或异见人士。

与此同时,中共的这些电视认罪中,至少有29例已经在国际上播出。而央视4台(CCTV-4)在国外至少广播了27例强迫电视认罪,包括在被强迫录制认罪的几位外国人的祖国播出,它们分别是加拿大、英国、瑞典和美国。除了CCTV-4的广播之外,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还以英文重播了至少8个此类强迫认罪视频。

很多人担心目前遭中共拘捕的加拿大人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迈克尔·斯帕弗(Michael Spavor),可能会被中共强迫在中国、甚至在加拿大电视认罪。中共逮捕这两人,据信是对加国依法扣押华为女少东的报复。中共的CCTV-4和CGTN频道,通过Shaw和Rogers的有线电视,在加拿大播出。

在瑞典,由于CCTV-4播放了几位瑞典公民的电视认罪,瑞典媒体已经在讨论是否该允许中共媒体在当地播出。

《纽约时报》2016年曾报导说,中国大陆的电视认罪折射中共的一种政治文化。中国人权律师李方平表示,“电视认罪是不可接受的,这比曾经遍布中国的游街示众还更恶劣。这种做法不仅践踏人格尊严,也违背刑事诉讼基本原则。”

时政评论人士横河则认为,电视认罪是中共羞辱人的传统。横河指出,电视认罪在中国大规模出现,是从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当时中共抓捕许多法轮功学员,强迫他们到电视上认罪,作为污蔑法轮功的妖魔化宣传的一部分。

当时电视认罪的高峰,发生在2001年1月中共炮制“天安门自焚”伪案之后。包括《华盛顿邮报》在内的多家西方主流媒体都曾经调查并报导过“天安门自焚”案的真相。2001年8月在联合国会议上,有国际组织展示了对央视播出的自焚录像的分析,表明整个事件是“政府一手导演”。

不过,包括CCTV在内的中共党媒,不仅抢先“舆论定罪”,CCTV等电视台更是频频让受中共控制的“自焚”人员上电视认罪,以此诬蔑法轮功。

电视认罪,从此成为中共迫害民众、践踏尊严的一种严厉手段,或所谓的政治文化。

CCTV的电视认罪,跟其“国家品牌”看似不相干,实质却一样:都是盗“国家”之名,谋一党之私。

只是,央视“国家品牌”违反的只是民事法律,只是利用党的喉舌去谋财;而其“电视认罪”触犯的却是刑事法律,是充当党的鹰犬去害命。

无论是“国家品牌”或“电视认罪”,都挽救不了穷途末日的央视,却能佐证中共是真正的国家罪犯。#

责任编辑:林诗远

相关新闻
中共社科院专家斥“电视认罪”干涉司法
报告:电视认罪—一场中共官方导演的大戏
袁斌:中共是怎样精心导演“电视认罪”的
中国电视认罪黑幕曝光!港陆媒被轰共犯
最热视频
【薇羽看世间】 制裁中港官员 推倒中共防火墙
【新闻看点】胡编称等着擦枪 中美冲突谁胜算
【珍言真语】袁弓夷:美国“净网”可瘫痪中共
【新闻第一现场】唐娟潜逃中领馆 联邦诉隐瞒身份
【珍言真语】金钟:美驱逐中记者 意识形态脱钩
【纪元播报】疫情二次爆发 远离中共的再选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