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家怨Yelp删好评 被斥“阴谋论”

人气 63

【大纪元2019年11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绣惠洛杉矶报导)不少人上馆子前都会上网查察评价,选择好评多、星级高的餐厅,但有时还是会遇到差劲的商家,究竟这些网路评价是如何形成的?网路上民众填写的差评、好评都是真的吗?

“停了Yelp广告好评被删”

在南加执业的中医于家山表示,他自己的诊所在网路点评网站Yelp上有不少患者好评,成为该地区星级最高的诊所后,于医生就接到Yelp公司的电话,邀请他做广告,于医生说:“我根本没有要登上Yelp啊,他们强迫我接受评鉴。”在多通销售电话连续游说下,于医生做了几个月的广告,但他觉得患者并没有增多,所以停了广告。

但于医生说:“广告停了,我的五星好评也消失了。”尽管没有必然的关系,但于医生发现,自己停了Yelp 广告后,他的五星好评不断被删掉,一些负评反倒都留在页面上。于医生打电话询问Yelp公司,对方表示是系统自动操作,电脑会轮替上不同的评论,某些好评也因不同的原因而被删除。

于医生表示:“这实在是太坏了,变相强迫你去做广告。”

和于医生有相同经验的商家并不少。日裔的针灸师Ito也遇到一样的困扰,他的诊所在2017年9月开业后,做了一阵子Yelp的广告,但停了Yelp广告后,就仅剩下3条4.5颗星的评语,有20几个评语被遮蔽。

用“求一星”广告反抗Yelp

据The Hustle网站报导,2014年北加湾区餐厅Botto Bistro的大厨Davide Cerretini曾做了另类广告:“请给我的餐馆打一星,享受披萨八五折”。这条广告为餐厅吸引了许多顾客,食客在Yelp上留言:“东西好吃,价格公道,1星好评”。

Botto Bistro餐馆“求一星”的广告,正是向Yelp操纵评价及其广告策略反抗的行动。因为Cerretini发现,当他拒买广告后,自己Yelp网页上新的5星好评很快就会被撤销。Cerretini说:“我是从意大利过来的,当然很清楚黑帮敲诈是什么样的。Yelp操纵评价,希望我能乖乖交保护费。”

法院驳回对Yelp的起诉

2016年9月,联邦法院驳回华盛顿州雷蒙德市(Redmond)锁匠公司对Yelp公司的起诉。裁定Yelp公司不需对平台上的负面“星级”评定承担责任。美国第九巡回上诉法院(The 9th U.S. Circuit Court of Appeals)表示,Yelp的特点是基于用户的星级评价系统,根据联邦法律,Yelp公司并不需要为用户发布的内容承担责任。

2019年5月,由凯莉‧米利肯(Kaylie Milliken)执导,Prost Productions制作的纪录片《Billion Dollar Bully(十亿美元恶霸)》上映。该片将Yelp与企业主之间这一连串的纠纷曝光。作为对该纪绿片的回应,Yelp买下了billiondollarbully.com这个域名,并重定向到登录页(yelp.com/extortion)。

该网页上说明,Yelp不会勒索本地企业或操纵评级。 Yelp显示的评分、评论与购买广告之间从来没有任何联系;尽管Yelp反驳与澄清,但小店家受Yelp评价干扰、影响生意的情况层出不穷。

于医生说:“那些打1星的患者根本没来过我的诊所啊。没有一个患者当面抱怨过我的针灸没效的!”

Yelp:这是“古老的阴谋论

根据财报,Yelp公司有85%的收入来自小企业,小商家的广告的确是Yelp主要的收入来源,只要该平台上的评价频繁波动,商家的抱怨就难以被证实,除非Yelp愿意公开透明的过滤算法。

Yelp公司回复,他们对广告客户和非广告客户的评价完全一样。平台上的评论与该公司销售团队也没有任何关系,为避免利益冲突,公司禁止销售人员撰写Yelp评论,因为他们认为这是利益冲突。该公司还认为这种“古老的阴谋论”是因为商家们不了解Yelp与其它评论网站不同的演算机制,他们采取了额外的措施,维持平台上的评价质量与完整性。

住在罗兰岗的郭小姐表示,自己外出用餐时常参考Yelp的评价,但不会去看特别好的评论或者是特别差的评论,因为这些评论可能是商家自己、或亲朋好友写的;差评也可能是个别行为或恶意报复。她说:“这其实只是一个网路参考,不能全都信。”◇

责任编辑:孟文澜

相关新闻
状告Yelp诽谤  法院判Redmond一锁匠败诉
Yelp无需对差评负责 华人商家感慨:太商业化
Yelp网评公司中国城讲座 助华商建平台
Yelp华府扩张 新创五百个工作岗位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抓黎智英抄苹果 两个人最高兴
【现场视频】中共不兑现承诺 失独父母维权
【珍言真语】袁弓夷:抓黎智英 中共将挨美打趴
【重播】白宫简报会:中共报复美国无意义
【重播】川普8·10发布会短暂中断 白宫外枪击
【重播】中共军医唐娟庭审 9.1举行听证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