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121) 明光殒-棠棣花凋2

郁李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气: 159
【字号】    
   标签: tags: , ,

第六章 棠棣花凋(2)

夜海逃离之后,写一封书信,言明情况,找了一个小童,送至义军白门柳手中。白门柳阅毕大骇,便要起身前往紫烟谷。众人唯恐朝军诈计,请人深入荷城打探一番,方知确有此事。

飞来横祸,遭此大厄,白门柳再按捺不住,星夜前往紫烟谷,谁知行了不到半个时辰,远远便见到一人,一身白衣,于林中缓步。

“允儿。”白门柳飞身下马,急问:“是允儿么?”

“风大哥。”失而复得,沧海遗珠。白门柳奔至其前,揽入怀中,哽咽道:“风大哥以为,今……今生再见不到……”

白允儿莞尔一笑,托起白门柳双手,道:“执子之手,与子成说。[1]

二人飞身上马,白允儿不解:“风大哥,要去哪里?”白门柳一言不发,飞马奔至光明顶,带着白允儿,跃上立壁高崖。

圆月凌空,硕如天池;波澜不兴,静水漂霜;月起浮光,掠影成杳。

“允儿,日后你我卸下重负,便在此处归隐,可好?”白门柳神采飞扬,不及白允儿答话,便开展鸿图:“此处盖一座木屋,南向开窗,晨曦月华,皆可入室。这里一片空地,你我闲时,可切磋武艺……种些蔬菜,养几只鸡鸭……”

一路奔波,白允儿只觉视线模糊,声音也越来越小……“允儿,你怎么了?”凝神之时,白门柳已在身旁。“风大哥,我……有点冷。”白门柳扶其坐下,脱下斗篷,罩于其身。

危崖绝顶,手可摘星。千年孤寂之地,亦有伉俪深情。

白允儿依偎身旁,轻声道:“风大哥,紫烟谷的太常药师,为允儿续命,仅有三日。我一路至此,已用去了两日。”

“我知道。”白门柳语声哽咽。

白允儿道:“我知道你想骗我,可是我不想骗你。”

“知情于先,总好过突如其来。”白门柳道。

“呵。”白允儿轻笑一声,道:“明日,我便要死了。”

白门柳收紧臂弯,道:“你不会死,你会永远活着,在我心里。”

月华之下,云雾飘渺。

白允儿凝神望着月亮,道:“世人常愿此情不渝,朝朝暮暮,岂不知鸳盟易散,几人能可地老天荒。”

白门柳阖目不语,男儿之泪,潸然而落。

“行过忘川,奈何无忆。风大哥,你说人生一世,究竟为了什么?”白允儿抬眼过处,见其落泪,叹了口气,道:“风大哥,我有一事相求,你可答应。”

“你说什么,风大哥都会答应。”白门柳道。

白允儿道:“允儿死后,风大哥不许报仇。”

“什么?”白门柳不解。

白允儿看着月亮,轻声道:“从前的风轩,为何飘逸绝尘?”

“因为河风轻扬,长久不息。”白门柳道。

“是啊,风……能至高天绝地,盖因身轻。但是缘何现下,风已停,轩亦不再逸?”白门柳默然不语,白允儿续道:“风大哥,你背负了太多过往,不属于你的过往。很多人,像允儿一样,只是你生命中的过客,如河风一般,穿过风轩,不会停留。允儿好希望你……忘了仇,忘了白门。未来,无论是风轩逸,还是白门柳,都……都能忘了情,忘了我……”白允儿伸手盖住白门柳眼睛——凄然一笑,恨泪一滴——秀手落下,魂归尘埃。

“允儿,风大哥一直知道,你钟情西楼望月,实是害怕黑夜……光明顶,我们以后便在此长相厮守,可好?”无言之间,泪若泉涌。“你不说话,便是答应我了……”白门柳坐忘天际,云海朝霞,绚丽斑斓。

****************************

荷城之外,景阳、纳兰庭芳再度会面。

“莫忘记曾经发誓,休要多管闲事。”纳兰道。

景阳道:“那个问题的答案,你可想清楚了?”

纳兰道:“什么问题。”

“为何外戚已灭,义军却未当即解散?”景阳问。

纳兰负手道:“既无证据,如何指正。”

景阳道:“何须人证,战策也可为证。自你发兵以来,一百五十万大军,非但没有全力剿灭义军,反而令伍镇聪带大兵离去,仅留十万守城。”

“噢?此点倒是个好证据。”纳兰道。

“又或许是皇甫之意。再者,朝军攻占天都峰之时,你明知道白门柳握有无上火焰令,却未有乘胜追击,反而拖延时辰,贻误军机,致使义军集结八十余万江湖人士,对抗朝廷。”景阳道。

“本王招降,实是抚境安民之举,叛军舍此良机,冥顽不灵,早晚自取灭亡。”纳兰道。

“贻误军机,何止此一件。”景阳道。

纳兰道:“你之所谓,皆以纳兰庭芳是曲正风为前提。可惜,现下证据全无。再者,即便你真握有人证、物证,敢呈献王庭,指正与我么?”

景阳道:“何须亲自对质。以皇甫个性,宁可误杀,莫得误放。只需书信一封,无论何人所书,你二人之信任,即刻荡然无存。”

纳兰眼神一凛,道:“我竟不知何时,你变成了这幅模样,可以食言不惭,作暗箭伤人、挑拨离间之计。”

景阳道:“及时收手,莫要再造杀孽,方是为兄愿你所为。”

“好个为兄,前来说我背弃君恩,做不忠之臣。”纳兰嗔道。

景阳话头一顿,道:“那日,你曾问我,是否体谅过皇甫,身为一国之君的心情。君不闻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王上身为天子,当敬天法祖,以历代先贤为表率,非逞一时之快,作下千古憾事。”

“何为千古憾事?”纳兰断道:“便是禁了你景阳之邪曲么?”

景阳道:“你已知《满庭芳》 可解玄毒,为何还是冥顽?”

纳兰蔑笑一声,道:“你口口声声说为天下万民,从入朝之起便聒噪不停。可是现下,句句却是为了自己虚名受损。依我看,你便是假手玄毒,为禁曲翻案。岂不知那玄毒是否出自你手?”

景阳闻之大怒,道:“你怎可无中生有,含血喷人。”

“莫管闲事,于己无忧。”纳兰道。

景阳缓了语气,道:“毒姥姥已被侯门鸩杀,你已不能再利用其玄毒,惑乱江湖。”

纳兰心内一惊,强颜道:“无关紧要之人,死活关我甚事。”

景阳不与之作无谓之争,道:“你的时间不多,要么退兵,要么自取灭亡。念旧日兄弟之情,容你七日,无论如何,须有决断。”

见其胸有成竹之态,纳兰不屑道:“只要一招,我便能让你之证据,尽皆失效。”

“机会不多,小心把握。”景阳道毕,全身而退。

清幽树林,纳兰独语:“还未知道,究竟机会,是谁予谁。”回身之间,决心终定。

****************************

景阳回转溪谷,任长风已在此相侯。

任长风道:“众人玄毒已解,弟子们也已告知,《满庭芳》 可以解毒。”

景阳微微点头。

任长风道:“毒姥姥已被鸩毙,世上再无玄毒为祸,天下幸甚。”

景阳取出一封信,道:“现下距离三月廿日,只有七日。这七日之内,若一切平静,尔等可作静观;若有人兴风作浪,则按此行事。”

“是。”任长风接过信笺。

景阳道:“我也要为解毒之事准备,你们去吧。”

“长风告退。”任长风离开溪谷。(待续)

[1] 语出:《诗经·邶风·击鼓》,原文:“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点阅【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杨丽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这些年轻人基本高中以上学历,那些党八股一样的教育早已经让他们产生叛逆心理,手机的普及又让他们可以获得咨询、知识。”老刘附和地说道。
  • 中共全国党政军违规违纪,挪用侵占的公款休闲旅游、出国进修读书、送礼、超福利补贴、公吃、公车、公费旅游等,用去的费用实际高达2万多亿元,相当于全国税收的50.5%。
  • 想到这里,赵德志心中隐隐有丝希望,也许他也可能成为其中的一员,在未来中国的政治结构中有一定的话语权。
  • 只见营地上空,三道火舌扑向三驾直升飞机,随即传来巨响,三驾飞机临空爆炸,火焰照亮了营地周围,和那些潜伏前进带着面罩的武装分子惊愕的眼睛。
  • 现在中共的县政府有成千上万吃皇粮的人。人民用血汗养活了这些人,他们却反过来要用枪弹镇压屠杀人民,共产党还要逼着人民高唱拥军爱民军民一家亲。中国历朝以来没有歌颂杀害同胞的刽子手一家亲的。
  • 这些都是他利用军中的特权和妻子一家人合伙走私石油、贩卖紧俏物资赚来的。这让赵德志有点气馁,吴伟光不但绑架了女儿,连他的资产也准备下手,以他的背景很容易查封自己的资产。
  • 不惜代价,用重金收买无赖国家和流氓政客,还用钜款收购西方国家的媒体网路,让他们帮中共说谎,欺骗世界人民。中共对他们既赠钱又赠物,让他们参观旅游访问事先精心设计安排好的地点、事与人,还供他们玩弄最漂亮的女人。
  • 赵静似乎对他的殷勤根本不理睬,这让林军非常恼火。自己家庭的政治背景、财富在悉尼大学华裔学生中不说数一数二,至少目前没有发现超过他的。
  • 这座海岛经过一年多建设,早已经是一座规划整齐的军事基地了。一排排固定的军营宿舍,一座座训练场地井然有序地分布在海岛的各个角落。
  • 多数单位为了向领导显示自己能力,得到上级领导赏识,能够得到提拔向上爬,所以大家都弄虚作假,虚报完成和超额完成上级数字和指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