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人不屈服 中共政法委全面介入港务遇挫

6月16日,200万港人走上街头,反对送中条例并要求特首林郑月娥下台。(蔡雯文/大纪元)
人气: 1337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11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张顿综合报导)中共正加紧控制香港。

中共政法委正在加紧介入香港事务。无论是港警内部,还是独立调查委员会背后的角力,都有中共政法委的影子。但中共在香港的统治,正受到前所未有的挫败:港府在9月不得不宣布撤回修例,亲中的建制派在本次区议会选举中惨败。

中共政法委加强介入港务

港媒《信报》11月22日披露,反送中运动旷日持久,中共当局除了通过中联办和港澳办收集情报外,据悉中共政治局委员、政法委书记郭声琨,最近获委派协助处理港澳事务,且不只一次随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南下深圳,研判香港形势。

除政法委书记郭声琨外,公安部长赵克志此前已介入了香港事务。

《明报》17日援引两名不同消息人士的话说,主管港澳工作的中共政治局常委韩正11月15日第六次南下深圳,就香港局势召开会议。

出席会议的包括6名政治局委员,中共公安部长赵克志、国安部长陈文清、统战部长尤权,12名省委等级别的负责人,以及一些在港中资机构负责人等。

习近平11月4日晚在上海会见香港特首官林郑月娥时,中办主任丁薛祥、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外交部长王毅、公安部长赵克志等人也参加了会见。

韩正是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杨洁篪、尤权、王毅和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张晓明是副组长,这些人会见林郑属于公务。

而中共政法系统的政法委书记郭声琨、公安部长赵克志、国安部长陈文清也接连参与有关香港的事务,显示中共政法系统已全面插手香港事务。

中共不同意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中共政法系统对这次反修例运动介入之深,其蛛丝马迹正渐渐渐露出来。

港人反修例运动的五大诉求之一,就是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港警的滥暴、滥权问题。但是,港府及中共不但迟迟不予回应诉求,而且还多次公开力挺港警“严正执法”,令港警更疯狂地镇压港人,致使警民冲突进一步升级。

亲北京人士22日向《信报》透露,政法委高官上场,显示中共当局撑香港警察的鲜明立场,这亦是北京反对港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的主因。

林郑月娥也不同意独立调查警队。刚刚退休的香港警务处长卢伟聪,及其继任者邓炳强,也都公开表示不同意独立调查警队。

建制派成员、香港立法会前主席曾钰成11月15日接受法媒专访时表示, 他通过关系发现,香港基层警员并不反对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因为如此一来便可还他们清白。但问基层警员是否愿意公开支持时,他们表示,碍于高层压力无法公开。曾钰成猜测,很可能是林郑向北京表示要加强警方士气,而北京也表达支持港警。

目前,港人对港警非常不满意,不仅要求独立调查警队,而且还在多次抗议活动中提出:解散警队,重组警队的口号。

由“中文大学传播与民意调查中心”10月14日完成的最新一轮民调显示,有51.5%的受访者给港警的满意度评分为“0分”,而5分以下(含5分)的比例则将近八成,而满意度满分为10分。

港警“新一哥”曾多次接受中共的培训

中共国务院19日宣布,任命邓炳强为香港警务处处长。邓炳强被认为是港警中的强硬派。

邓炳强在9月首次出席警队例行记者会时亲口承认,曾在铜锣湾派出警察乔装成抗议者,以方便拘捕抗议者;“十一”港警开真枪射击抗议者的心口后,港警暴力行径受到各方谴责,但他力撑该警的做法“合理合法”。

不少评论认为,邓炳强的上述行为,正在执行中共的“止暴制乱”政策。

新上任的警队“一哥”邓炳强,虽然从警逾30年,但他最受争议的是:被指与有黑社会嫌疑的元朗乡绅关系紧密;曾多次接受中共的培训。

据香港警务处的公开资料,邓炳强曾到上海浦东干部学院、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国家行政学院(与中共中央党校一个机构两块牌子)等多所大陆高校接受中共的培训。

7月21日晚9时许,一群白衣凶徒在香港元朗一带手持棍棒无差别地袭击抗议者、市民甚至记者,至少致45人受伤。袭击持续近2个小时,但港警迟迟未到,港人因此质疑港黑勾结。

随后,一封署名“一群热爱香港的警务人员上”的匿名公开信指,元朗警区助理指挥官游乃强之所以对7.21暴力打人的白衣人视而不见,见而不捕,就是因为考虑到警务处副处长邓炳强曾出任元朗警区指挥官。

公开信指,邓炳强与元朗区议员何君尧是结拜兄弟,为了报答“黑道之恩”,他们定时带手下同一班乡绅玩乐,而乡绅为其提供食、色、性服务,应有尽有。

港媒《苹果日报》也报导说,邓炳强与元朗乡绅关系不俗。邓炳强在2013年任元朗警区指挥官时,在前往英国皇家国防学院进修前,曾出席元朗乡绅及区议员宴请的欢送会。

中共政法委渗透港警

8月31日晚,港警在太子站无差别袭击乘客,不少人被打得头破血流,跪地求饶,有的乘客颤抖地相互抱拥痛哭,惊恐地发出呼叫;在月台上,速龙小分队疯狂地追打年轻人,周围的乘客惊恐地不知所措,不时传来乘客愤怒地叫喊:“警察是黑社会!”

一名要求匿名的红二代此前向大纪元记者表示,港警无差别袭击港人,镇压港人越来越疯狂,看起来港警完全受大陆控制,特首林郑月娥对这些人都控制不了。

这名红二代透露,香港警队里面混入了很多大陆警察,香港警察就三万人,实际上应付不了现在的这个局面,现在到处都有假警察。

但他表示,不管怎么样,(即使主权移交)22年也不会所有的法治精神都没有了,香港警察里面还是有良心的,有的警察和公务员出来参加抗议活动。

另外,包括《大纪元》等多家媒体在反送中运动现场多次拍到,不少港警在镇压港人时,用普通话喊话;有的警察还用大陆用语“同志”向同伙喊话等等。这些进一步证实了大陆武警、防暴警察或特警已进入香港,执行中共的镇压政策。

香港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涂谨申对港媒说,当今警队最大问题是高层能否控制前线警员,警队“根本连你特首及政务司长都不放在眼内”;他直指警队已失控、纪律消失、警暴情况严重。

香港高院裁《禁蒙面法》违宪 中共强权受挫

中共政法委一词,在1949年后开始出现。所谓政法,即政治和法律相结合的意思。在当今的中国大陆,政治始终凌驾于法律之上。现在这套系统,已经开始慢慢渗透到了香港。中共除加强控制港府、警队外,还想方设法插手香港的司法。

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10月31日闭幕后,官方发布的有关“决议”显示,中共将进一步加大对香港全方位的控制,尤其想插手香港司法以及香港的立法系统。

11月9日,中共港澳办主任张晓明刊6000余字的长文称,中共中央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拥有:创制权、任免行政长官和特区主要官员的权力、对《基本法》的制定、修改、解释权等十项权力。

张晓明还称,香港未完成《基本法》23条立法,是近几年来“港独”等本土激进分离势力的活动不断加剧的主要原因之一;建立“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是香港当前的“紧迫任务”。

11月14日,习近平要求香港“止暴制乱”时,用了三个“坚定支持”,包括支持港府“依法施政”,支持港警“严正执法”,支持香港司法机构“依法惩治暴力犯罪分子”等。

韩正11月6日在北京会见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时也称,当前“止暴制乱”是“香港行政、立法、司法机关的共同责任”。

但中共企图指挥香港司法机关镇压港人的做法,遭到香港各界广泛批评。

香港立法会民主派议员召集人陈淑庄表示,张晓明的说法是指中共对香港有全面管治权,这无视香港的司法独立及三权分立。

随后的11月18日,香港高等法院更裁决港府《禁蒙面法》立法方式违宪(违反《基本法》)。多个媒体评论指此举等于是给了港府和中共“一个耳光”。

中共放风 拟在港设情报机关

虽然香港高院的裁决令港人看到一丝光明,但山雨欲来风满楼。

香港亲中人士、“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11月21日接受日本《产经新闻》专访时透露,中共当局考虑在香港设立情报机关,以应对所谓的“敌对势力和港独”。

刘兆佳说,中共四中全会上,中共当局订出方针,将发挥主导地位干预香港问题。今后中共当局将主动制定法律,禁止香港进行所谓分裂国家、颠覆中共政府等行为。

报导指,《基本法》23条规定,本来应由香港政府制定法律,但中共当局已不相信香港政府有那样的能力。

刘兆佳称,如果早就有这样相关的法律,港人一连串的抗议活动就“构成犯罪,可有效予以取缔”,因此中共政府急着立法。做为对策中的一环,中共政府将设“情报机关”。

时政评论员李林一表示,刘兆佳的说法并不奇怪,因四中全会后,中共已强调要加强对香港的管治,包括“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

李林一认为,中共早就在香港派出大量情报人员,收集所谓“情报”,只是中共的情报人员此前一直受江派前常委曾庆红掌管,所以江派会利用假情报让习处于不利地位。

与香港类似的澳门,有外媒称,其国安事务未来将沿用中共的国保机制。

近期,澳门特区行政会发言人梁庆庭已经表示,将提出《修改司法警察局》法律草案,欲调整司警局的职权。法案建议,司警局新增5个新部门,包括“保安厅”、“国家安全情报工作厅”、“国家安全罪案调查处”、“恐布主义罪案预警”及“调查处等特定附属单位”,并允许澳门特区行政长官可豁免公布这些特定司警人员的身份等。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说, 澳门下月实施的《网络安全法》,跟大陆一样推行手机实名制,更要求警队开设新职位,专门调查网络和国家安全,“即变相把大陆的国保编制引入澳门”。

中共强权正在香港受挫

但中共在香港的管制正受到巨大挫败。首先,由中共支持的《送中条例》(也称,逃犯条例)遭到港人前所未有的反对。

尽管港人的抗议活动遭到港警的残酷镇压,但港人持续近3个月后,林郑月娥在征得中共当局的同意后,9月4日宣布立法会复会后动议撤回修例草案。

10月23日,香港立法会正式宣布撤回修例。

另一大挫败是,在香港区议会选举,亲中共的建制派大败。

在11月24日的区议会中,民主派不出外界预料大获全胜。在452个议员席位中,民主派一举夺得385席,占总席位的85%,而亲共的建制派只取得59席。

本届区议会选举中,投票人数高达294万、投票率达71.2%,均打破历届区议会选举纪录。

尤其是此前不太出来投票的港人,也出来踊跃投票。他们说,他们就是要“踢走亲中共的建制派”。

沙田第一城选区的翟女士说,此前一直不关心政治,2014年雨伞运动后才开始关注政治,“现在觉察到想争取政治诉求时,已很难了”。

她说:“我们要从共产党手中拿回属于我们的自由。”

民阵召集人岑子杰击败公民力量的黄宇翰当选后,立即呼吁其他民主派当选人及高票落选者一同联署,要求警方尽快撤离理工大学,释放所有被捕人,并停止对被捕人作政治检控。

被咬掉左耳的太古城西民主派候选人赵家贤,高票连任。他表示,今届选举,港人向港府、北京以致于国际道出“争取民主的决心,惟过程十分艰辛”,并寄语:“香港人绝对不能够松懈!”

责任编辑:林锐 #

评论
2019-11-26 4:0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