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市长教育控制权 民代家长要求透明和制衡

“市长控制权”如果没有得到有力的监管和制衡恐导向腐败 需要制定家长权利法案

州众议会召开公听会审视市长教育控制权执行情况,民代与学区教育委员要求更多透明、问责和监督制衡。 (推特图片)

人气: 20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9年12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林丹美国纽约报导)今年3月底州议会与州长达成协议,将纽约市长的公校控制权(Mayoral Control)延长三年,至2022年6月。昨天(16日)州众议会举办公听会,对市长教育控制权的实施情况进行公听,多位学区教育委员指出市长教育控制权缺乏透明、问责和制衡;家长和社区对市教育局的决策,也缺乏充分参与。

州众议会召开公听会审视市长教育控制权执行情况,民代与学区教育委员要求更多透明、问责和监督制衡。 (推特图片)

州众议会教育委员会主席伯纳狄托(Michael Benedetto)之前支持市长控制权延三年,但是他现在提出未来两年要在举行公听之后,对“市长控制权”决定是否延长以及怎样延长。

布碌崙和史坦顿岛州众议员玛丽奥(Malliotakis Nicole)指出,她曾提出立法,要求市长控制权在决定延长与否之前,必须在全市五区举行公听会。她还批评了差校、教育局官员出访次数太多以及校园建设超支等问题;她指出,“市长控制权”造成对市长和教育总监进行评估或质询受到了制约。

第一学区华裔教育委员朱雅婷表示,市长教育控制权“完全失败”,吹捧高毕业率,但其实学生为升大学的准备并不足。

史坦顿岛共和党州众议员雷利(Michael Reilly)表示“市长控制权”需增加问责制和透明度。

公共教育政策专家Karen Sprowal指出,“市长控制权”如果没有得到有力的监管和制衡,那么恐导向腐败。家长要求真正的监督,需要制定家长权利法案。

市教育总监卡兰扎(Richard Carranza)到场作证,讲述他上任后,纽约市教育因白思豪的市长控制权而取得的成绩;他说,纽约市的多元化是优势也是挑战,因为市长握有实权,政策实施才能快速有效。

市议会教育委员会主席崔马克(Mark Treyger)表示,保持“市长控制权”需要对市长的权力予以更多制衡。他希望市议会在学校体制方面有更多发言权。◇

责任编辑:韵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