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新法征土地税 专家:先要实现土地私有

中国的城镇化运动,占用了大量耕地。1996~2006年,全国耕地减少了1.24亿亩。图为2015年4月03日在河南省郑州市,城市扩张,占用耕地。(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657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2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中共耕地占用新税法将于9月1日正式实施,引发舆论关注。有人认为这是农业税改头换面,也有人认为耕地占用税跟农民关系不大。专家分析认为,中共在城镇化中大搞土地财政,而中国的土地制度并非私有化,收取耕地占用税是极不合理的,也是对农民的盘剥。

近日,中共农业农村部旗下“农业百事通”刊文,称2019年9月1日起,农民要开始缴纳新的税收,即耕地占用税

官方称,耕地占用税主要面向这三类群体:1、违规建房群体;2、私自改变耕地用途群体;3、占用耕地进行非农业建设群体。文章提醒“按照国家的严格规定,大家所以为的合理利用耕地,多多少少都违反了规定,所以,这项税收,广大农村农民都要积极申报缴纳”。

虽然耕地占税并不是一个新的税种,但首次立法,并规定以平米征税,引发民众忧虑。

据估测,这种在耕地上建房或从事非农业建设的单位和个人将涉及数亿人。其缴费标准,人均耕地面积越少的地方成本越高。比如人均耕地不超过一亩的县城,每平方要交十元到五十元,简单预估一下就是6,667元至33,350元。

据新税法,“本法所称耕地,是指用于种植农作物的土地。”因此“占用耕地”从事非农业生产的活动,被认为包括比较广泛,各种养殖业,还有牧业以及林业等,比如用耕地来种树等。其它改变耕地性质的行为,比如使用耕地挖沙、采石、采矿、取土、建农家乐等,都要征收一大笔耕地占用税。

山东网友李斌先生向大纪元表示,中共给农民收税,会导致农民继续抛荒耕地。大城市人口将继续不堪重负,黑恶势力、治安将继续恶化。

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刘因全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这个税是很不合理的。因为中国的土地根本就不是农民所有,不是“耕者有其田”。所谓的集体所有,事实上是国家所有,说征用就征用。

“本来征税是对土地所有者征税,农民又不是土地所有者,你征他什么税呢?”刘因全认为,搞这种土地税,是对农民极大的盘剥。

中国经济学家夏业良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征收耕地占用税实际上是看到了商机。过去是农业用地或经济用地,现在要改为商业用途或工业用途,或者房地产开发,这样变更土地用途,就会产生很多的经济利润。政府觉得它一定要拿到应得的回报,而不能让农民占有这样的好处。

夏业良说,“中国要做这样的事,首先要土地私有制,人家拥有完全的产权、继承权,然后你收这个税才是天经地义的。否则的话,好处你想都得,责任和义务你又不愿承担。”

夏业良认为,现在把农业用地转为房地产开发,政府、开发公司已经以各种名目剥夺了很多,再去向农民施加沉重的负担,那就是不合理、不公平的一种做法。

城镇化占用大量耕地 制造房地产泡沫

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中国的城镇化运动中,大量占用耕地,把农民的土地变为国家的土地。同时,中国形成过官员大建私房的浪潮,即“官府街”。在农村,占用耕地大建新房造成“空心村”。

《新理财杂志》文章称,很多城市开发区和城市新区占用的都是曾经的耕地,只是经过了相应的土地征用手续,将其变性为国有建设用地。集体建设用地也是此理。

这导致了耕地大量“流失”。根据国土资源部的统计数据,1996~2006年,全国耕地减少了1.24亿亩。而土地价格越高的地区,耕地流失的可能性越大。良田变成了房子。

据统计,截至2010年底,全国耕地总数不足18.26亿亩,已接近18亿亩红线;人均耕地不足1.5亩,不到世界平均水平的1/2、发达国家的1/4。

刘因全指出,“中国的城镇化,完全是一种盘剥,搞土地财政,第一官员个人得利,第二政府得利,第三开发商得利,受害的是农民。城镇化要扩大土地的征用,有的城市扩大了几倍甚至几十倍。政府的官员、奸商一起瓜分利润,推高房地产泡沫。”

刘因全认为,搞城镇化完全是历史的倒退,如果不按自然规律来发展,这么多人原来都是农民,进了城,以前有外商建厂,农民工还能找到工作,今年大量外商撤离、工厂破产,农民工失业,连正式工都失业了,农民在城市里干什么?这是一个很大的隐患。人为地搞的城市化,这种火药桶,总有一天要爆炸。

夏业良认为,农业用地要转为商业用地、工业用地、房地产开发,用什么样的税率和办法,都应该有一个长远的政策。国外有比较成熟的土地管理办法,土地的运行、管理、税收,这是成熟的市场经济里都有的。中国不是缺这方面的人才,而是中央政府根本没有下决心打算这么做。

夏业良说,在西方,税收政策主要是促进当地行业的发展,而中共是一个庞大的机器,需要基本的经费来运行,公务员队伍太庞大了,中国古代几千人养一个官员,现在二十个人、十来个人养一个官员,所以农民负担太重了。

夏业良说,“我觉得中共这么做,它也是到了一种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因为现在整个经济下行,已经连续几年下行,过去就是靠廉价的劳动力、靠剥夺老百姓,有的时候就是明抢。这种情况还能支撑多久,现在很难说。”#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9-02-23 2: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