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传统文化”征文大赛 三等奖获奖作品

【征文】田云:中国知识分子丢失传统精神?

传统文化与当代中国(四)

【大纪元2019年10月26日讯】当代中国知识分子无疑陷于困境,精神与自由的困境。一方面,许多学者配合政府所需,或宣讲虚言,或迂回婉曲,或沉默以自保。另一方面,一批真正的精英因坚守道义而遭到当局的打压,付出了事业、家庭和生命安全的巨大代价。身居乱世,知识分子若要追求传统文化塑成的此特殊群体的人格境界,需要极大的勇气,必须面对艰难的挑战。

传统知识分子的精神是什么?答案是宽泛的。信史精神、君子美德、忧患意识、舍生取义,以及勇于担当的社会责任感,都包括在内。古代的士,崛起于春秋战国,因其思想的活力与积极的参政感而受到礼遇。历史上的治国明君,皆礼贤下士。文化的权力与人格的高尚,使得古代知识分子得以在自由的天地中驰骋。

信史精神

春秋战国鲁襄公25年(公元前548年),齐国的大臣崔杼设计杀死了调戏其妻的国君齐庄公。齐国太史官直书:“崔杼弑其君。”崔杼怒杀史官。太史弟执笔再写:“崔杼弑其君。”弟又被杀。史官的二弟同样秉笔实录,崔杼只好作罢。同时,远在外地的南史氏闻讯带着竹简赶赴齐国,准备再次记录史实。

誓死捍卫真实的壮烈,铸就了宝贵的文化和道德遗产。秉笔直书,成就了真、信、诚,百世流芳。

君子精神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君子,“君之子”,已经成为一种道德评判的标准。诸葛亮在《诫子书》里写道:“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恬淡无为的心境,体现在“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诗句中;溶于自然的旷达,并非消极避世,而是抛开物欲的澄明。

君子若兰、若梅,高洁清雅,傲岸不屈。“不为五斗米折腰”,“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追求与节操并取,留下无数美好轶事。

忧国忧民 直谏敢言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范仲淹的名言,阐述了人生在世的崇高。无论进、退,皆胸怀天下,将个人利益放置最后。

多少文人墨客,热切地期待辅佐君王、为江山社稷奉献才华。李白妙笔写雄心:“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但用东山谢安石,为君谈笑静胡沙。”杜甫曾说,“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

北宋大家张载的四句名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书写了以天下为己任的博大。

文正公还说过,“宁鸣而死,不默而生”。历代忠臣,一片丹心可鉴。魏徵于廷上进谏200多次,多次令皇帝不快。魏徵病逝后,太宗悲恸不已,罢朝五日为魏徵举哀,命文武百官前往送葬。

范仲淹因敢言被几度贬官,始终不改刚直。当年宋仁宗得知范仲淹病逝的消息后非常难过,辍朝一日,以示哀悼,追封其为兵部尚书,并为“神道碑”亲书题额“褒贤之碑”四字。

舍生取义

南宋名臣文天祥被俘,坚贞不屈,他在给亲人的信里写道:“人谁无妻儿骨肉之情?但今日事到这里,于义当死,乃是命也。”忽必烈亲自劝降,天祥答曰:“一死之外,无可为者。”

《宋史·文天祥传》记载:“天祥临刑殊从容,谓吏卒曰:‘吾事毕矣。’南乡拜而死。数日,其妻欧阳氏收其尸,面如生,年四十七。其衣带中有赞曰:‘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惟其义尽,所以仁至。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今日英杰

中国传统的君子与士的精神,并未消亡,而是在中华大地上,以更为悲壮的曲调演绎着。

重庆学者谭松多年来致力于调查中共建政后的历史真相,为此他曾被指控“收集社会黑暗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遭关押39天,2017年又被任职的重庆师大开除。

谭松为何义无反顾?因为他要抢救历史,拒绝让血腥的历史真实被吞噬和淹没。他说过:“1957年数得出的是55万多知识分子家破人亡,数不出的是整整一个民族开始大步走向谎言和残暴。奥斯威辛仅仅烧毁了肉体生命,共党极权还烧毁了生命中的‘本来的世界’——人性中原始的真善美本性。这种罪恶如果不进行揭露、清算和批判,即使共产党寿终正寝,我们这个民族也不能真正‘站立起来’。”

中国知名经济学家杨绍政,曾经发表文章披露,中共每年供养所有政党专职党务人员及非政党社团工作人员的总数约2000万,这给社会带来约20万亿元人民币的耗损,人均负担1.5万元。

这样一位敢讲真话,备受学生称赞的教授,被贵州大学以“长期在网络发表和传播‘政治性错误言论’”为由开除。

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群体的镇压。当法轮功学员面对酷刑凌辱、非法控罪和荒唐审判时,郭国汀、高智晟、王全璋、王永航、王宇、江天勇等逾百位律师挺身而出,为法轮功学员大声疾呼,为善良的修炼人提供法律援助、进行无罪辩护。

2004年12月31日,高智晟律师致信中共人大常委会,要求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他曾表示,“哪怕这封信的发表之日,就是我的入狱之时。”2005年,高智晟接连三次上书中共最高领导人,揭露法轮功学员受到的残酷迫害。

2016年9月13日,法轮功学员周向阳、李珊珊案在天津开庭,余文生、张赞宁、常伯阳、张科科四位律师当庭指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是违法违宪之举。他们还慷慨陈词,信仰“真善忍”对国家和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

另一位良心律师王全璋被中共强制失踪达三年半之久,被非法判刑四年半。他曾说:“就得和他们碰撞,不断地和他们碰撞和抗争!”

高智晟律师说过:“有幸为着一个世间最伟大的民族之一的明天而奔走,这足令一个普通的公民热血奔涌!”

感人肺腑的事例层出不穷。一批又一批平凡而伟大的中国公民,用生命坚守良知、维护正义,展现了伟大的情操。他们看淡功名利禄,没有趋炎附势,以勇气实践和付出,这不正是对信史的追求,不正是“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的写照吗?他们行走在布满荆棘的路上,冲破红色恐怖的网,坚定地捍卫了中华民族的传统道德精神。

“莫怪无心恋清境,已将书剑许明时。”清明时政,方容得下贤士俊杰的书与剑。迷离乱世,更见爱国义士的赤胆忠心。

责任编辑:高义

(点阅“弘扬传统文化”征文)

相关新闻
中共对知识分子的欺骗(4)自由有多远
民怨沸腾促觉醒 大陆知识分子:中共面临解体
茅于轼谈退党:很多知识分子都想退
胡平:知识分子的天职——赞郑也夫文章
最热视频
【现场视频】湖北天门南站现重症病人
【现场视频】大连街头再现人倒地不起
【纪元播报】疫情下的中国经济 面临五大危机
【纪元播报】美政府派发救济金 哪些人受益
【纪元播报】武汉检测数据中的监狱无名氏
【直播】3·29美国疫情发布会 确诊近14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