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吴惠林:找回“传统家庭”此其时

“找回传统家庭”,让家庭发挥对一个人生老病死的起码功能应是明路。 (Fotolia)

人气: 53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9年04月17日讯】我们知道,当今人类社会,各种社会问题丛生,小自凶杀、偷抢、虐童、情杀等等“人祸”,大到各种“天灾”。大致上都希望政府利用法令或各种政策来解决,而各类专家学者也由研究中提供建议政府应采取的政策。结果是治丝益棼、作茧自缚,就是怎么也想不到人给自己制造的一切所谓的出路,正是人类在封闭自己,到最后也就都封死而再也找不到出路了。

那么,要怎么做才是正路呢?“找回传统家庭”,让家庭发挥对一个人生老病死的起码功能应是明路。而美国哲学教授爱德华.惠泽(Edward Feser)2月11日的发言,就很值得深思。

费泽在华盛顿DC的传统基金会举办的讲座中表示,在现代自由个人主义思想影响下,传统家庭观的堕落会引来社会主义革命,而社会主义又加剧家庭的破裂。这些思想已在共产主义国家实践失败,但西方社会却不乏倡议者追崇。费泽将传统思想下家庭的定义和现代观念对于家庭的定位进行对比,他认为现代观念从根本上毁坏传统家庭观,以政府取代父母在家庭中的天职,使男女认知错位,破坏传统生活方式,对孩子的成长更造成不可磨灭的影响。

其实,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传统理念对于家庭的定义都是相似的——以血缘为基础,“家庭”的内涵远超“婚姻”,是社会的基本组成单位,夫妻各司其职、相互支撑,共同享有财产的私有权和对子女的教育权。抚育子女需要可以自由支配的物质财富,私有制是保障家庭的基础;作为最了解孩子的人,父母更要提供知识和道德层面的精神教育,这既是义务也是权利,但社会主义思想与这两点保障恰恰相悖。

费泽表示,孕育和照料孩子需要大量时间,以女性的自然条件,妻子更适合担当这一工作,负责“持家”;孩子成长需要物质财富,外出赚钱的担子就落到了丈夫肩头,负责“养家”。东方社会熟悉的“男主外、女主内”的“分工”方式,也是这样的。

所以,这种自然形成的分工跨越种族文化,得以持续数千年,正因为其符合了人类的天性。无论是生物学,还是心理学、社会科学研究,也都承认男女客观存在的不同。夫妻之间的互补,不存在竞争关系。丈夫外出挣钱,是为了全家生活,而不是为了满足私欲,照顾家庭的妻子也是一样。每个成员都对家庭有所贡献,家庭是社会的有机单位。

传统思想认为,家庭是社会的分子,人人都有社会属性,缺少家庭依托的个体是难以完整的,政府为保障家庭而存在。作为家庭中的成员,互相都是为了彼此,有着自然的义务和连结。

不过,现代思想认为,“人是自己的主人”,将家庭关系视为可以随时毁弃的合约——情投意合时有义务,但两看相厌时便可背弃。无论追求的是什么,政府都应保障个人追求自由的权利,而一切阻碍达成个人追求的规则都是“不公平的”阻碍。人人为了自己而存在,自然而然地拥有了一切,男女之间不存在自然的不同,万事要求平等。

如今,家庭的概念已面临彻底的消失。夫妻关系被改变,互相不再倚靠,已将家庭的控制权拱手让给政府,政府取而代之成为“大家长”,夫妻沦为家庭生活中政府命令的执行者,成了照顾孩子的保姆。

政府干预家庭教育的迹象已历历在目。在物质层面,为了预防儿童发胖而移除食谱中的垃圾食品,要求强制注射疫苗等;在精神层面对孩子的影响更大,如抑制私立学校发展,制定统一教育标准,控制教学内容和方式,逐步渗透孩子的思想,塞满现代进步观念,摒弃传统价值观,让人从“社会动物”变成“社会主义动物”。

费泽表示,人们普遍认同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荒唐,而社会主义给家庭带来的毁灭影响更是深远,从根本上违反了人类的天性。在奉行社会主义的国家,比如前苏联、中国和委内瑞拉等,实践的失败已经显而易见,但许多倡导者却拒绝承认,反而鼓吹需要更大力度地推进,人们实在应该警惕。

我们不是琅琅上口“家庭是避风港”吗?那是指“传统家庭”,还能不赶紧将它找回吗?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9-04-17 11:0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