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谢田:川普的谈判艺术让中共抓狂(上)

特朗普的谈判艺术,已经让中南海深度抓狂,所以它们才手足无措。图为今年一月特朗普在总统渡假村戴维营(Camp David)休假后回到白宫。(Getty Images)
川普的谈判艺术,已经让中南海深度抓狂,所以它们才手足无措。图为今年一月川普在总统度假村戴维营(Camp David)休假后回到白宫。(Getty Images)
人气: 310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24日讯】今年三月间,跟一位在华盛顿西方媒体工作的朋友闲聊,他是媒体界的资深人士,在欧洲、亚洲、美国都有广泛而丰富的经验,对西方社会和东方社会都有独到的见解。闲聊中他谈及,“你说说,这个总统川普特朗普)的纽约商业的经验,包括他的谈判风格和经商理念,是不是在他的总统执政和贸易谈判中起到了很大作用?”我说这个话题很有趣,在中国有晋商、粤商、徽商、浙商等的不同风格,各地的商业传统和理念也有所不同。纽约是世界商业之都,是不是有纽约独特的风格?我们还要研究研究。但看看川普的谈判风格,确实是惊呆了中共、让中共抓狂、把中共逼到了死角!

中国有晋商、粤商、徽商、浙商、苏商、鲁商等的各异风格,这与各地的商业传统和理念有关。韩国,也有地方性的商人特点。比方说在韩国商人中,以前就有义州商人(义商)和开城商人(开商)的不同。长于跨国贸易的义州商人把“信用”作为第一要旨,善于国内分销的开城商人则把“讨价还价”作为职业的首要。义州人重“商道”,开城人重“商术”;一道一术,各有所长。有趣的是,在韩国人眼里,中国人的经商之道迥于其“商道”,而被称为“贾道”。“商道”视信用为首,“贾道”以“审慎”为最。当然,韩国人这话也许有些偏颇,因为中国传统的商道,比如晋商的经营理念,也是“诚信”二字;晋商在内部管理、对外贸易中,也一直奉行不渝这个理念。

话说回来,美国有没有这些地方性的差异呢?似乎不大有。事实上,美国的地域差别并不是很大,也根本没有什么城乡差别、工农差别等这些只有集权国家才有的、反人性的歧视性现象。说川普作为纽约商人是否有什么独特的个性呢,似乎纽约(美国东北的新英格兰区)也好、南部也好、西部也好,商业行为上基本上没有那么大的差别,因为美国社会流动性极大,人才、物流、商业模式、资金等等流动,都没有任何限制。任何好的商业模式、最佳运作方式,都很快就会传遍全美国,人人都趋向最经济、最有效率、最佳的行为准则。

但有一点,世界人民看来都是共同的。无论是中国的晋商、韩国的义商和美国的商人,其共同特点,就是所有社会、所有国家和民族,最终都不得不以“真诚”和“诚信”作为商业的第一要义,没有其它选择,这是寰宇共同的。

那么,川普的商业策略和谈判艺术,跟美国社会整体的商业风格有什么不同?换言之,西方的商业谈判之道,其真谛究竟是什么?为什么川普的谈判艺术,现在看来已经让中共完全抓狂,中南海对此全无招架之力,在拖延时间的同时,也逐渐感觉到了川普要他们感受的切肤之痛!

按中共智库人士的说法,中共领导人目前最困惑的就是,他们不能“预测”川普的下一步,根本不知道川普下一步会打什么牌!北韩牌?南海牌?台湾牌?科技牌?人权牌?还是去共牌?中共都一无所知。因为无知,所以害怕;因为摸不清川普的底牌,所以才频频打错牌;因为不知彼甚至不知己(或不敢知己),所以才惶惶不可终日。

按理说,川普这样的总统和这样的治国理念,其实是最容易预测的,人们就是真正的实事求是。真正去理解川普的历史使命,就不难看出,川普的每一步,都是合乎逻辑、合乎道义、合于时势的。只是中共及其狭隘视野的智囊,由于不了解真正的美国,真正的美国民意,和真正的“白种人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的心态,所以他们才每每误判。

西方世界形容白人主流社会的时候,有一个词叫做“WASP”,它不是大黄蜂的意思,而是“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的白种人”(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s)。这词原本是形容一个很好的社会群体,通常是指富有且社会关系良好,有英国血统的新教徒白人。社会学家有时也会用这个术语来泛指所有西北欧或北欧血统的新教徒,无论其社会阶层为何。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这个团体基本上主导了美国的科学、社会、文化和共和党的政治体系。从60年代之后,随着西方社会自由主义思潮兴起和颓废文化的兴盛,这个传统而保守的势力有些式微,这个“白种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的名词甚至有了几分负面的色彩。但他们至今仍然在美国和西方主要的金融、商业、法律和学术机构中占有自己的一席之地。据说,他们由于通婚和裙带的关系,几乎接近垄断了西方的精英社会。从常春藤联盟的著名大学如哈佛、耶鲁、普林斯顿,到七姐妹的文理学院,都是WASP的领地,这也是崇尚保守主义的华人世界的子女最向往的学府。

他们的教育程度最高,研究生学历的比例也最高;大部分是主教教会、长老会教会、圣公会和基督联合教会的信徒;他们比其他大多数宗教团体的人们更加富裕;在美国商业和法律的精英阶层,都是他们的天下。在1964年之前的一百多年,他们都是共和党人。只是到最近几十年,才有部分民主党人加入其中。WASP在美国经济学诺贝尔奖得主中占72%,他们囊括了从1901到1972年间所有的诺贝尔化学奖,60%的医学奖,和59%的物理学奖。这是一个对人类有杰出贡献的团体。

人们普遍知道的“旧财富”(Old money)家族,如范德比尔特、Astors酒店、洛克菲勒家族、杜邦、罗斯福、福布斯、惠特尼和摩根,都属于WASP的典型代表。那么,这些WASP人群的社会价值观是什么样的呢?美国散文家约瑟夫‧爱泼斯坦(Joseph Epstein)说,WASP发展出了“一种低调的安静领导风格”。低调安静的领导,务实而不张扬,这不就是中国传统社会最崇尚的一种领袖风格嘛!

WASP有时候被人们看作是怪癖,但他们文化中的精髓,如传统、特质、特记和图腾,他们的一些价值观,如亲密的家庭关系,责任和承诺,坚忍不拔,难道不都是非常好的品质,也是中国传统中认为的优秀遗产?

从一个在西方的东方人之角度看,笔者认为,人类必须给西方文明留给我们的这类正能量的遗产给予相当的承认和尊重,并汲取其所有的精华。而川普呢,其实是这个传统意义上的西方白人社会主流团体的一个新生代的代表!◇#

本文转自629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http://www.epochweekly.com/

责任编辑:刘菁

评论
2019-04-24 1:3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