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溺毙幼女案续审 急救员解答疑点

送医院前一直不间断做CPR 心电图上一些可疑波形并不是心跳 低温处理有原因

李林的辩护律师王君宇庭审结束后离开法庭。 (蔡溶/大纪元)

人气: 6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5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布碌崙八大道社区李林溺死幼女案庭审昨天(30日)进入第二天。案发当天第一时间急救两岁郑琳芯的急救员和到医院陪伴四岁Alan Zheng的前72分局警员出庭作证,将急救过程、如何解读心电图等都给讲了一遍。

审理李林溺女案的布碌崙刑事法庭。
审理李林溺女案的布碌崙刑事法庭。(蔡溶/大纪元)

高级医疗急救员(Paramedic)Sarai在院前急救系统已经工作九年,根据法庭上的问询,她在案发当晚8点29分接到任务,8点32分钟到达现场,看见急救车、EMS和EMT(Emergency Medical Technician,急救医疗技师)都到了。上了二楼,她直奔小孩而去。

Sarai解释,院前急救的重点是提供第一步的急救处理,以稳定生命体征为主要治疗阶段目标,还需要把小女孩抱下楼,在最短的时间内送往医院,快速移交医院急诊室。时间需要争分夺秒,当时小女孩的脉搏摸不到,EMT已经立即做CPR,Sarai一边听EMS的报告,一边使用BVM给氧时,将氧气面罩罩在小孩的气管开口处,紧接着使用AED分析,但是小女孩的心电图仍然是平平的一条线,也完全没有呼吸。而医疗队伍与小女孩家属之间,因语言障碍无法沟通。

接下来,急救团队有人抱着小女孩,有人继续为女孩做CPR,有人拿着心律监视器等设备,上了救护车,直奔距离最近的玛摩利医院。Sarai说,她和同事在救护车的后部,在转移过程中CPR都坚持不间断的进行,在救护车中IV强心针也上了,但小女孩的心脏仍无反应。

到了医院急诊室,急诊医生和配备设备已经等在那里,迅速接过孩子施救。Sarai把她的处理措施汇报给医生,抢救责任移交后,她到房间外与警员交谈。大约30~40分钟后,院方宣布小女孩回天无术。

李林律师呈堂一张Sarai施救女孩时的心电图,请她解读这些活动的记录。Sarai说,心电图上平平的一条线外,那些看似弯弯曲曲的可疑波形“并不是心跳”,因为心电图上除了由心脏产生的波动(或无生命迹象的一条线)之外,有时会伴随着外部的心脏节律器或胸外按压(CPR)的信号,他们称之为artefact (人工假象),并不是真的心跳。

李林的辩护律师王君宇盘问证人的一个疑点是,三月天是否把小孩光着身子带上救护车,为何拒绝父母两人上救护车一起走。Sarai回答,当时用毯子包着孩子带上救护车,没有让她冻着,其实亚低温对心脏骤停有保护作用,局部脑缺血(缺氧)也需要低温处理,穿衣服和急救并无直接关系,如果身体太冻,他们也会调整温度。

Sarai说,如果急救对象的生命体征不差,情况稳定的话,他们会让家属上救护车。但如生命在危机时,一分钟也不能耽搁,当时救护车后部只有她和一名同事,给小女孩做随车护理,他们不会让家属上车。但也可能让家属坐车头,或者上另外一辆救护车。

前72分局警员Alexendar昨天下午出庭,她描述两次到玛摩利医院照顾四岁男孩Alan Zheng的过程。当日呈堂Alan的照片,他的脖子和手臂上都有明显的瘀青伤痕。◇

责任编辑:家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