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位中国老太在欧洲不平凡的20年(上)

2008年潘淑珍在卢塞恩湖边的卡贝尔廊桥边。(明慧网)

人气: 312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罗琼报导)一位看似平凡的老人却有着不平凡的经历,20年的疾风骤雨没有在她的脸上刻下烙印。她的眼睛总是带着坦然、自信和善良的微笑,那是心灵的写照。成千上万的中国人不会忘记她带给人们的希望。

目录

变迁
天鹅湖畔
缘得大法
上使馆
三退
回家的路上
真相的威力
暴风雨
云游
有缘人
活传媒
埃菲尔铁塔下
来到罗马广场
后续

变迁

嘟嘟、嘟嘟 ⋯⋯

手机响了,潘淑珍打开一看,是法兰克福的晓燕打来的,10多年前就认识她了。晓燕那时已经在修炼法轮功

“你好!晓燕。”

“潘阿姨,现在是5月份了,想问问你,你大概什么时候有空能到我们这里来?”

“噢,我要搬家了,自从我先生走了以后,我一直在找合适的房子,刚找到合适的,晚点我一定会去的。”

今年晓燕曾几次请潘淑珍到法兰克福去,说那里每天来很多中国游客。潘淑珍和中国游客打交道了十几年,可以到那里去给同伴们介绍一下经验。

潘淑珍住在瑞士的首都伯尔尼,1940年出生,今年79岁。大半年前,她82岁的老伴去世了。

在老伴走后的那段时间里,潘淑珍很难过,和丈夫生活了半个世纪,往事历历在目⋯⋯

丈夫杨礼方在中国科学院科技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中国科学院做科学管理工作,曾给当年任中科院院长的胡耀邦做过秘书,很受器重。在家庭生活中他是个多面手,会摄影、会干裁缝的活儿,家里大小事都承包。此外,丈夫年轻时仪表堂堂,女儿们十分自豪地说“爸爸像个大明星”。

更重要的是,潘淑珍和丈夫一同在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自那以后,她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与丈夫风雨同舟,共同走过了20年的修炼之路。

潘淑珍的丈夫杨礼方1998年在北京留影。(潘淑珍提供)
1997年潘淑珍和丈夫杨礼方旅途中留影。(潘淑珍提供)

在丈夫离世后,她女儿看到她心情不好时,就安慰说:“妈妈,你去卢塞恩景点吧,到那儿,你的心情一定会变好的。”

在家待了20天,等丈夫的后事料理完后,潘淑珍又去景点了。到那儿后,她不停地给中国游客发资料啊、讲解啊,完全忘记了家中的悲痛。

傍晚,她坐上回家的火车,离家越近,心情越沉重。到家了,她上了7楼,双脚似乎灌了铅,终于到了家门口。打开门,她习惯地等着听屋里的动静。往常她会大声地喊一声:“老伴,我回来了!”“啊,你回来了!”丈夫每每会高兴地回应一句。

这一幕再也不会出现了,屋里一切依旧,空气中还存留着丈夫的信息,而他却永远地离开了这里。

漫漫长夜,潘淑珍盼望着明天的到来,她要到景点去,那里会给她莫大的安慰,太多的中国人需要她了。

是啊,自2005年初以来,潘淑珍就和那个景点结下了不解之缘。 那是她和丈夫最爱去的地方。

天鹅湖畔

卢塞恩的风景真美!潘淑珍每每来到卢塞恩市中心的河畔时,会情不自禁地赞叹。

十几年前,那是一个春意盎然的下午,潘淑珍和丈夫杨礼方又一次来到卢塞恩的罗伊斯河畔(Reuss),河上横跨有瑞士最富盛名、欧洲最古老的木桥——卡贝尔桥。

碧波上静静地漂荡着一群白天鹅,高雅、自得,时不时高昂起修长的颈项,展露自己的风姿。远处白皑皑的山峰座落在云中,和眼前黄褐色古朴的卡贝尔廊桥交相辉映;桥栏上装点了一长串色彩缤纷的鲜花,静沐在春光中;河的对岸耸立着一栋栋褐瓦白楼,伟岸、庄重,守护在河边。好怡人的风景画,难怪人称卢塞恩是“人间天堂”。

喜欢摄影的丈夫情不自禁地拍下了几张风景照。

瑞士卢塞恩的罗伊斯河上的卡贝尔木桥。(杨礼方摄影,潘淑珍提供)

一如往常,潘淑珍手里提的、肩上背的都是中文资料,这是她特意给中国游客带去的礼物。

法轮功于1992年由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长春传出后,“真、善、忍”的修炼标准,令成千上万的人身心受益,短短7年里,就有上亿人修炼,他们来自社会各阶层精英、军人、国家干部、教授、商人、艺术家、普通民众,其中还有八九十的老者、孩童。

1998年,潘淑珍开始修炼法轮功时已58岁,她为自己能够得到这部高德大法而幸庆。

然而,自1999年7月,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一意孤行地镇压法轮功,推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人性的迫害政策,铺天盖地地诬蔑、诽谤法轮功,深深地毒害了中国民众。

潘淑珍的心被刺痛,她下决心要给中国人讲明事实真相,让他们不被谎言欺骗,更不能参与迫害。

2004年11月,海外最大的中文独立媒体大纪元发表了《九评共产党》(简称《九评》)。潘淑珍觉得写得太好了,把中共的邪恶历史和本质揭露得淋漓尽致。她想,这要是能给中国游客看看就能让他们明白真相。

正好,2004年瑞士的旅游景点已向中国游客开放,不只是卢塞恩的风景,还有河边一连串著名的手表店吸引了大量的中国游客。

很快,瑞士的法轮功学员们也走出家门为可贵的中国人讲述在中国发生的残酷迫害。从那时起,除周末外,潘淑珍每天坐火车来回3个小时,到卢塞恩天鹅湖边,给中国游客发送《九评》和法轮功真相报。

潘淑珍刚开始做这件事遇到的阻力相当大。骂她的,对她翻白眼的、吐唾沫的,喊“滚开”的,什么样的中国人都有。她那时已60多岁,这样的“云游”对她来说是个很大的考验。

她还记得,她曾热情地递给一对中国夫妇及他们20岁出头的儿子一份法轮功真相报纸。那对夫妇没接,儿子伸手接过报纸时,父亲忙说:“是法轮功的。”儿子听罢随即转过身,“啪”用报纸猛抽潘淑珍的脸,然后把报纸扔到地上,扬长而去。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潘淑珍的心一下提到嗓子眼上。她大声地说:“小伙子,我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还出来告诉你真相,是为你好,你还对我出手这么狠?”

潘淑珍的丈夫当时就对那个年轻人严肃地说:“打人违法,如果我们报警,你今天就走不了。”

小伙子一下蔫了下来,他父母赶紧赔礼道歉。潘淑珍对年轻人说:“我要不炼法轮功,是不会放过你的,法轮功讲‘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既然你道歉了,我就给你一次机会。”

回到家后,潘淑珍心里一阵阵酸楚,难过地落泪了。我这大把年龄,放着清福不享,还找这份罪受。风里雨里的、没报酬、不图名利。自己的父母都没打过自己。这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为了他好,他还动手打人⋯⋯

她感到揪心地疼。

过了好一会,她渐渐地平静下来,脑子里想起了法轮大法师父讲的话,“慈悲能融天地春,正念可救世中人。”

是啊,师父不是教我们修炼“真、善、忍”吗?我的慈悲心还不够啊,对方没感受到我是真心为他好。这些中国人真的可怜,被中共谎言欺骗而对佛法这样地误解、仇恨,身处恶报的险境而不自知啊。看到他们“掉在水里”,我能视而不见吗?

再想想自己,当初若不是大法师父救了自己,自己的命运不知道有多惨,或许也会被中共的谎言所蒙骗⋯⋯ 就是因为自己受益了,才要把大法真相告诉受蒙骗的中国人啊。

每每回想起自己走入法轮功修炼的那段经历时,潘淑珍内心都会充满着对大法师父的感恩和敬佩。

缘得大法

在国内,潘淑珍当年以优异的成绩被保送到中国科学院科技学校,毕业后分配到中国科学院从事科研组织工作。她和丈夫在那儿相识、结婚,养育了两个可爱的女儿。

后来她丈夫被派到瑞士参加一个合资项目,被瑞士方的老板相中了而长年聘用。1990年她和女儿随着丈夫来到瑞士伯尔尼生活。在“人间天堂”之称的瑞士生活,是多少中国人梦寐以求的事啊。

然而,潘淑珍却终日郁郁寡欢、满脸愁云。

那时的她病魔缠身,多年来被结肠炎折磨。在室外一遇到冷风就找厕所,丈夫给她起个绰号叫“风立拉”。她整天成把地吃药,成了名副其实的“药篓子”。

旧病未好,接着又得了肩周炎、腱鞘炎、青光眼、卵巢肿瘤等等,开刀、吃药都不好使。何时才能拨云见日啊?

1996年她和丈夫去香港,巧遇一位法轮功修炼者,从他那儿得到一本《转法轮》(法轮功的主要著作)、法轮功教功录像带等。带回家后,也许缘分未到,她只是把书放到书架上,并没顾得上看。

1997年,她右脚骨折,在家休病假,想起了《转法轮》那本书。这一看,令她十分震惊。她被书中所阐述的修炼法理深深折服。什么是好人、怎样做个好人、怎样做到“真、善、忍”、什么是修炼等等,尽管她修道那么多年,这些都是她从来都没听说过的。

“这真是本宝书啊,我怎么不早看呢?”她好后悔。

自那以后,她如饥似渴地看《转法轮》,越看越爱看,觉得讲得在理,越看越觉得心里舒服,心脏不再发闷了,胃也不胀了。她赶快让丈夫炼法轮功,丈夫看完书后,马上走上了修炼之路。在她的介绍下,他们的一位华侨朋友也走入了法轮功。丈夫和朋友都对她说:“你也来炼法轮功吧。”

这一下她傻眼了,内心激烈地斗争起来。法轮功是正法,这一点她深信不移,可她在很小时父母就给她传道,她修炼那一法门已50年了。

“你们先炼吧,我还没有下决心,想再等一等。”她说。

1998年9月,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在日内瓦讲法,潘淑珍有幸参加了。

当李大师出现在会场时,她瞬间就闻到一股沁人心肺、浓浓的香火味。她马上意识到,李大师绝非凡人。他传的功法绝非一般的功法。她全神贯注地听李大师讲法,心里一个劲地在喊:“我要修炼法轮大法!”

可是当她回到家后,她却陷入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之中,甚至于夜不能寐。

一天晚上,她过世的父亲给她托了一个梦。她梦见自己穿着两只不一样的鞋,一只是旧的高筒皮靴,鞋口有很多白色的结晶体;另一只是朱红色的短筒皮靴。她明白了,这是父亲警告她修炼不二法门的问题。她脚穿两只不一样的鞋,是指两种不同的法门,她正“脚踩两只船”。

她在思想上痛苦地挣扎着,自己理解到,旧鞋上的结晶体是她修了50年的收获,没白炼;可新鞋闪闪发光,多吸引人啊。她必须择一而行。

1998年11月1日,伯尔尼的法轮功炼功点正式成立,来自瑞士不同地区的法轮功学员前来祝贺。她和大家交流,说出了自己矛盾的心情。一位义务协调人马上告诉她,李大师不是在《转法轮》的书中说了吗?“这些事情,我们都要给理顺,好的留下,坏的去掉,保证你今后能够修炼”。你这50年不就没白修吗。

她听明白了,“千载名师难遇,万载大法难求。”她选择了法轮功,并且对时常给她托梦的父母说了自己的心愿。她父母看到她已经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从那以后,就再也没给她托梦了。

自从潘淑珍得大法后,她的身体很快就被净化了,几十年治不好的肠胃病,修炼十天后就彻底好了。到了第50天时,她身体上所有的毛病不治而愈。

她热泪盈眶,真是:“路漫漫,五十年,百病缠身功未圆,感叹万万千。法昭昭,五十天,身轻百倍精神抖,神奇显人间。”

然而,她万万也想不到,她刚刚走进法轮大法修炼才半年多,1999年7月,这部让人身心受益的高德大法却遭到中共疯狂地打压。

面对残酷的现实、恶毒的谎言,潘淑珍清醒地认识到,自己要走出去,告诉人们真相,告诉人们自己得救的经历。

国内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面临危险,前仆后继地到北京上访,到天安门向人们展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抗议中共的迫害。他们一个个地被抓、被打、被关。

“我在这里能干什么呢?”潘淑珍一遍遍地问自己。那个时候《九评共产党》还没有问世,是在迫害的第四个年头才发表的。

上使馆

终于,潘淑珍有了主意。她决定利用下班的机会往伯尔尼居民的信箱里发放法轮功真相传单。就这样,下班后她步行回家,沿途发放传单,每天如此,几年中一共发了5万张传单。

2002年,她决定每天到大使馆去和平请愿,给那里办签证的中国人和西方人讲真相、发真相资料。丈夫有时也和她同去。而要走出这一步,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考验。

因她和丈夫是中科院出来的,在当地华人的圈子里知名度比较高;加上丈夫的知识丰富,待人和气,来伯尔尼读书的博士、研究生大多都喜欢与她丈夫交往,成了他们家的常客。

不仅如此,中使馆的人也都认识他们。有一年国家科委主任武衡到苏黎世开科学家会议时,不住使馆,却和他太太住在他们家,因跟他们熟。他们还为中使馆科技处推荐前沿学科人才回国交流,因而受到赞扬,被称为爱国华侨。

为了还法轮功清白,让人们知道真相,他们勇敢地走到中使馆去。

这一下炸锅了,熟悉他们的中国圈里的朋友们都想不通:“你们那么好的人,为什么跟党对着干?”以后,见了他们的面也不敢打招呼,更不敢上他们家去了,更甚者对他们冷嘲热讽。使馆的人更是挖苦谩骂:“你们还食人间烟火呀?不觉丢人吗?”

他们的威信、尊严在周围人的眼中从巅峰跌入深谷,当时这给他们造成相当大的心里落差。

但是潘淑珍和丈夫心里明白:大法教人重德行善、做好人,我们是受益者,做人不能昧良心。而那些被谎言欺骗或站在迫害佛法者一边的人是很可怜的,更需要我们去告诉他们真相。

潘淑珍坚持每天上大使馆去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发资料,坚持到2004年年底,共两年之久。

这期间,她和丈夫不断地遇到考验。

一次,中使馆接待客人,见穿着写有“法轮大法”的黄T恤的法轮功学员在使馆前发揭露中共迫害的资料,使馆人员觉得给他们丢人了,就来驱赶他们,还要报警。但他们不为所动,本着善心继续在使馆门口讲真相。对方也觉得理亏,最后就离开了。

2002年,潘淑珍和丈夫到中使馆去申请护照延期,大使馆以“出了技术问题”为由不给办理。丈夫找到大使,大使要他们找办公室负责人。那个负责人对他们说:“我帮不了忙,因为你们是炼法轮功的。”

丈夫去了8次也没办成,最后他们找到瑞士有关部门去讲真相,反映中使馆对他们的无理迫害,最后他们顺利地加入了瑞士国籍,获得了瑞士政府颁发的瑞士护照。

三退

2004年大纪元发表的《九评》引来了中国民众的“三退”大潮(退出中共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组织)。

自2005年,潘淑珍和丈夫开始到卢塞恩景点给中国游客发《九评》。

后来,她逐渐悟到,给中国人发资料固然好,但远远不够,因为他们拿了材料,也不一定看,如果心里有疑惑,也不能及时得到解答,关键是尽量让他们明白真相后做三退。这对她来说又是一个挑战。

中国人被中共的谎言欺骗得太厉害,并且怕心重、不敢听。他们有成群结队的、有三三两两的,有不同年龄、不同身份的。要和他们搭上话很不容易。一看她手里拿着真相报纸,那些中国人就会躲开她或表情冷漠,不理她,知道她是炼法轮功的;甚至还有如同那个小伙子用报纸抽她的脸的恶劣事件发生。

潘淑珍用“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学会忍耐,学会细心观察,改变说话的方式和语气,一点点地积累经验。丈夫有时也给她出主意,说:“人啊,都爱听好的,有时你还得顺着人家讲,说些吉利的话。”

潘淑珍点头表示赞成:“是的,和那些中国人搭上话很难,只有察言观色,和他们拉近了距离,才能借机切入话题。”

有一次,她遇到一对老年夫妇,就走上前打招呼。

“两位老人家好!看你们晚年多幸福啊,这大把年纪来欧洲玩一趟,多有福气呀。”

“可不,托儿女的福,孩子给的钱。”

“祝贺你们有这么孝顺的孩子。可得把这晚年的幸福保住呀,咱远的不说,就说这最近的吧,这个甲型流感可是传染得够厉害的呀。这不就是老天爷在昭示人吗?”

“知道了,国内已经报导了。”

潘淑珍告诉他们,这种叫猪流感,交叉感染,现在可还没有药能治啊。“你们知道吗?共产党作恶多端、还迫害好人,天要灭中共啊!共产党有枪、有炮、有原子弹,可它能打得着那些病毒细菌吗?”对方听后连连点头。

“那你们入了党团队了吗?”

“入了,还是老党员呢。”

“那可要赶快三退啊,顺天意保平安,我给你们起个化名退了吧。一个叫郝健康,一个叫郝长寿。”

听完她的一席话,那对老夫妇连声道谢。

又有一次,她遇到一对小夫妻,就说:“两位年轻人好甜蜜呀,祝你们永远甜甜蜜蜜。”

“谢谢您!”。

“阿姨想告诉你们一些你们可能还不知道的事情。”

“好啊。”

“你们知道吗?现在天灾人祸有多少?今年2月是南方的雪灾,然后是手足口病,5月四川地震、毒奶粉,现在又来了甲型流感和猪瘟,天灾警示人呀,是很可怕的,但也别紧张,只要顺天意就能保平安、保命、保未来。”

“什么是天意?”

“好,阿姨告诉你们。天意啊,就是天灭中共,顺天意就是退党、退团、退队。你们入过党团队没有?”

“入过团队。”

“那阿姨就给你们起个名字,一个叫甜甜,一个叫蜜蜜,帮你们把团队退了,好不好?”

“好,谢谢阿姨。”小夫妻高高兴兴地答谢。

从2008年5月,潘淑珍开始做三退名单的记录,当年的5月至8月,正是旅游的旺季,来游玩的中国人特别多,她劝退了1,111人。这其中有教授、高级工程师、老师、学生,也有导游、党委书记、还有带保镖的高级官员、公安局人员、“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人员等等。

每每看到他们明白真相后真心做三退时,潘淑珍很受鼓舞,觉得自己再苦再累都值得。

回家的路上

一天傍晚,潘淑珍和丈夫离开了景点,坐在回程的火车上。

丈夫很有兴致地说他今天劝退了一位老人。

潘淑珍正闭着眼,有些疲劳,听丈夫这么说,就问:哦?说说看。

丈夫讲了他遇到的故事:

我坐在椅子上,旁边坐着一个大陆来的老头。我找话跟他搭腔,见他还愿意聊。我说着说着,就跟他说起了中共杀害8,000万中国民众的历史,说起中共斗地主、镇压反革命、三反五反、反右、文化大革命、“六四”、迫害法轮功一系列恶行。

最后,我对他说:“善恶有报啊,神不会饶它的,赶快三退保命吧。多少人都在退啊,我都退了,你也退了吧?”

老头一直认真地听我讲,很认同,最后爽快地答应退党了。

潘淑珍很高兴地听完老伴的故事,接着也对丈夫讲了一件当天给她印象深刻的事。她说:

我今天见到一个中国游客,是个男的,50多岁吧。我问他好,他马上问我:“你还在这儿啊?”

他认识我?我好纳闷,但还是热情地和他说话。那人对我说:“我五年前就见过你啊”。我说:“哦?那你三退了?”

“退了!退了!你还老样子啊,没有变啊。你还在做三退的事,真了不起!”

丈夫听到这儿笑起来:“我看人家对你的印象都不错,你跟谁都能谈得来。那天,我看你跟一个人打招呼,好热情地跟人家聊起来了。我还在想,你是不是遇到熟人了?”

潘淑珍以前修道几十年,爱静,不喜欢和人打交道。到景点后,她的性格变得越来越开朗,见人爱打招呼,满脸笑容,而且她的声音柔婉圆润,说话亲切自如,一般都能把人们留下听她讲真相。

真相的威力

潘淑珍常常能镇定自若地把整个旅游团的游客都劝退了,有时是一车一车地退,有时是一群一群地退、一家一家地退,有时是20人、30人、40人地退。她说,这是真相的威力。

有一次,有三十多个游客在等回程大巴,潘淑珍就到人群里讲真相。一位女士不让她讲,这时另一位男士说:“听听不同的声音嘛!”话音刚一落,人群马上安静下来。潘淑珍看出这人很有影响力。

她立刻给他们讲中共如何编导“天安门自焚伪案”的,是如何栽赃陷害法轮功的。

听罢,一人马上说:“一看就是假的。”

另一人也说:“当年央视在黄金时段半小时一次,铺天盖地地播放。”

一位中年人说:“越播,假的越多。现在怎么不播了?怕了嘛!”有的人点头,有的人耳语。

她又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高价牟利,犯下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

一位女士问:“这是真的吗?”她就举了两个实例。第一个实例是,2006年3月,海外大纪元曝光了一个叫安妮(Anni)的女士的指证,她的前夫是位脑外科医生,在沈阳市苏家屯血栓医院亲手活体摘取2,000名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

第二个实例是,2015年3月,大纪元独家采访报导了一位旅居加拿大名叫乔治的中国人,在上个世纪90年代,在陆军总医院作为实习生亲历了中共活摘人体肾脏和活取眼球的全过程。

那位女士听了之后说:“太残忍了!我要崩溃了,我相信这是真的。”

在场的人表情都很严肃,生出了同情心,他们纷纷拿了资料。 潘淑珍借机劝他们“三退”,三十多人都退了。

这时大巴来了,人群中有一个人喊“上车了!”那人是导游,他也在里面听真相,也三退了。

大家纷纷向她招手告别,“谢谢!”“谢谢!”不绝于耳。

看着这一团明白真相的人离开的背影,潘淑珍感到欣慰。只要有机会,她就要给中国人讲“天安门自焚案”的真相。她知道,他们被中共的欺世谎言毒害得太深了,骂她、轰她,仇恨法轮功的人多半是中了这个毒害的人。

2001年1月23日,天安门广场上五人自焚,中共谎称是法轮功学员所为,在全世界煽动对法轮功的仇恨。海外媒体揭示它的许多破绽,所谓的“自焚”事件原来是构陷和抹黑法轮功的阴谋,中共一手导演了“天安门自焚伪案”

新唐人电视台制作的影片《伪火》(False Fire) ,获得第51届哥伦布国际电影电视节荣誉奖,揭示了惊人的事实真相。

潘淑珍有机会也让中国人了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这样可以唤醒他们心中尚存的道德良知。

1999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为了达到消灭法轮功的目的, 下令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从2006年活摘器官黑幕曝光后,大量的调查报告指证中共的这一罪行。

不少海外正义人士和团体经过长期的独立调查,证实活摘器官的罪行真实存在。一些国家和机构如欧盟、美国、意大利、以色列、西班牙等相继做出了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决议案和法案。

2019年6月17日,总部设在伦敦的独立人民法庭,在经过两次听证后,根据获得的大量确凿证据,做出终审裁决:“无庸置疑,中国(中共)强制从良心囚犯身上摘取器官,涉案时间长,涉及的受害者众多”,“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体的最主要来源”;中共政府犯下反人类罪及酷刑罪,是一个“犯罪政权”。

一晃,在卢塞恩景点讲真相已五六年过去了,潘淑珍劝退的人数日渐增多,每天她从景点回家时,都满载着三退的名单而归。

然而,天有不测之风云,更大的考验却悄悄降临,那是2011年发生的事,一直持续到2013年。#

(待续)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08-19 11:5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