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供销总社前书记涉嫌受贿近1.8亿

人气 1645

【大纪元2019年08月28日讯】2017年冬的一个晚上,北京航天桥的一个公交车站旁,一名身着深色长款羽绒服、帽檐低垂的女子,正紧张地观察驶过身旁的每一辆车。不久,两名男子从停下的一辆车出来,从后备厢取出3个行李箱,交给了该女子。

3个行李箱装了整整1000万元现金。收钱的女子就是时任北京市供销合作总社党委书记兼理事长高守良的大女儿。

据《纪检监察报》8月28日的文章披露,这1000万元也只是高守良在某房地产项目中获利的一小部分。该项目位于北京市西四环中路,由北京市供销合作总社和北京某公司共同开发建设。

一名北京市纪委官员说,“高守良涉案金额特别巨大,造成的损失特别严重,作案手法隐蔽”,其贪婪成性,甚至达到了疯狂的程度。

据查,高守良涉嫌受贿近1.8亿元人民币(其中,1.1亿元未遂),涉嫌贪污164万余元,还有2000余万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在上述项目的筹划阶段,高守良就向中间人林某提出,要从这个项目中获利5000万元。该公司负责人唐某因急于得到项目,马上答应了高的要求,公司与市供销合作总社随即达成开发意向。但在签署正式合作协议前,高守良提出要先支付给他一笔1000万元人民币的现金,钱不到不签。于是,就有了前述高守良女儿收钱的那一幕。

收到第一笔钱后,高守良又要求对方以转账的方式,将3000万元人民币转到由他实际控制的某公司。

现年57岁的高守良2013年1月成为北京市供销合作总社党委书记、理事长,大权在握。

文章披露,高守良因专横跋扈,滥用职权,给北京市供销合作总社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他经常说,“我说的话,你们必须无条件地服从。”

如2014年8月,北京市供销合作总社常务理事会第15次会议通过了“某公司重组项目用款及担保”的议题,决定为某公司提供4亿元信用担保。

北京市供销合作总社党委副书记表示,该项目是临时上常务理事会的,连这个公司的名称都没听清楚,高守良直接就决定了。

此前,北京市供销合作总社以期权投资的名义已累计借给该公司5000万元。钱借出去不久,审计部门就发现,该公司连年亏损,连利息都已支付不起。

高守良得知该消息后非常生气,但当该公司负责人郜某某递上一份500万元股权承诺函后,一切都变了。高守良不顾市供销合作总社常务理事会的反对,又向该公司追加投资1亿多元,由市供销合作总社投资管理中心为该公司非公开发行4亿元私募债券出具担保函,并签订担保协议。

经鉴定,北京市供销合作总社在该项目中共有4.6亿多元最终无法收回。

据报,高守良担任北京市供销合作总社一把手期间,总社负债率增长了9倍。截至2018年底,负债金额已达182.76亿元。

挖空心思敛财的后果,高守良心知肚明。2017年底北京市委巡视组进驻市供销合作总社后,高守良绞尽脑汁对抗调查。他先后与16名涉案人员单独见面把受贿编造成借款或委托投资的谎言,还和涉案人员模拟调查现场,反复演练。

高守良还把留在手上的证据材料交给女儿销毁,甚至切断了父女之间的正常联系,叫她尽量不要联系他。

不过,机关算尽也白费,2018年9月3日,高守良终落马;2019年5月,其以涉嫌受贿、贪污、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提起公诉。#

责任编辑:李金本

相关新闻
美国务院官员:正认真对待中共的北极野心
台海危机 专家谈美国的战略清晰与模糊之争
美军北阿拉伯海拦截帆船 查获一批中俄式武器
长征5B火箭残骸坠印度洋 NASA谴责中共不负责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习加紧造神 高官知中共内情急退党
【财商天下】待不住了 外资巨头纷纷撤离中国
【时事军事】远程精确打击导弹 点中共死穴
【珍言真语】周小龙:国安警察恐吓流氓式执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