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医护界爱丁堡广场集会 吁释放被抓护士

2019年8月2日,香港中环爱丁堡广场医护集会。(宋碧龙/大纪元)

人气: 91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8月2日傍晚5点半至深夜11点,香港爱丁堡广场医护专职集会吸引了很多该行业的年轻人、及退休医护人员。现场人数最多时达到1万8千人。除了医护界的三大诉求外,现场安排多处连署签名声援被控“暴动罪”的护士。

下午5点刚过,就已经有不少人陆续来到现场。在主办方搭建的“有关被捕护士连署站”的帐篷前,一些参加集会的人排队签名连署,声援在反送中游行示威中被抓的一名护士。

签名者之一的Joyce小姐向大纪元记者表示,香港人要支持那些示威者,港府这是政治打压,香港市民已经忍无可忍了。“我们土生土长在香港长大,你现在是政治压迫我们,而且一国一制。好像大陆化了,没有人权,很偏帮、不公平的事情都出来了,香港市民怎么发声,它都不理、都不会关注。”她说。

8月2日医护界集会还没有开始,声援被抓的护士签名已经开始排队。(骆亚/ 大纪元)

她说着,眼泪忍不住溢出眼眶,“我有时看新闻看到那些年青人,我真的很不开心,睡不到,心很痛,很不安乐。我觉得现在我也帮不了他们什么,只不过出来看环境如何,尽量支持他。”

她还说,“我看到年轻的,叫他们不要冲,不要伤害他们自己身体,不要被抓到,被控告暴动。他们能够攻击的东西也很细微,也不是重型武器,但判很重的罪,我不想他们被捕。”

她哭着说:“他们为香港牺牲很多,帮不到什么,我真的没能力,我只不过走出来支持一下他们。”

8月2日医护界集会上人们签名声援被抓护士,Joyce小姐向大纪元记者表示香港市民已经忍无可忍了。(骆亚/ 大纪元)

前医护员:将好的香港留给年轻人

现场集会上的一名男士陈生(化名)向大纪元介绍自己来现场的原因,“最近香港的小朋友、年青人为香港做了很多事,我们老一辈的,虽然不一定说可以参加他们做的事,或认同他们的做法,但我们明白他们心里在想什么。”

他还表示,“我们能够做的便是出来各有各做,出来支持一下,他们都是有心为香港好的。这个政府实在令人太失望,可以做的事不早早去做,愈来愈多不好的事发生。虽然我自己退了休,是医务界人员,但自己都希望能够出来帮忙。”

8月2日爱丁堡广场医护界集会声援反送中。退休的医护界人士陈生(化名)表示,我们其实应该给一个好的香港他们的,而不是为他们决定日后的香港。(骆亚/ 大纪元)

对有学生示威者被官方指控“暴动罪”,陈生认为,很多时候是因为他们行为上有些比较激烈,但你也要看他们所面对的是警察。他们的装备上警察可以比较一下,相差很远。

目前网上流广传的现场图片显示,学生抗争时用雨伞、纸板、甚至是锅盖等当武器,抵抗警方的警棍、盾牌、催泪弹、辣椒喷雾剂、布袋弹、橡皮子弹等。

陈生表示,“有时候我们在电视上看,怎说好呢?心里很不安,我们帮不了他们,看到他们被人打,当然他们有时也有反抗,但是程度上我们以很普通的常识都看到、都分辨到,分别在哪。”

他甚至有点哽咽说:“警察我明白他们也有压力,但有时他们是否也可以,不用那么‘肉紧’,对比那些小朋友,是否要以他们所说的‘打蟑螂’那样去打他们呢?他们不是蟑螂,如果他们真的是蟑螂,也是有良心的蟑螂,他们是有思想的。”

他还强调,“现在香港是他们的世界,我们不要以老自居,以为自己什么都比他们好,我们其实应该给一个好的香港他们的,而不是为他们决定日后的香港。好的香港不一定要吃好的、穿好的,是要做事有思想,可以有自己的想法,最重要的是有公义。”

注册护士:担心再离谱可能会有宵禁

现场一名戴口罩的在医院就职的注册护士向大纪元介绍,“我们无论在集会现场还是在游行现场所做的救护工作,都受到警方权力的威胁,这是我们拥有的自由及权利。”

他批评现在医管局对病人私隐保护不足,政府默许散布白色恐怖,阻碍示威现场的医护人员的救援,并且威胁急救员以及市民的生命。所以他今天来到这里。

他认为,社会撕裂的很大因素是因为政府的一意孤行、完全不理民意,以及民间发生的事情。政府还将警方和一些机构作为棋子,利用他们与社会市民作出了这么大的对立,而且日趋严重。

他还担心香港的未来说:“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很多事情会接踵而来,可能再离谱一些,都有宵禁,连出街都成问题,完全没有人身自由。现在已经在散播这种白色恐怖。例如721警方容许白衣人暴力事件,都已经无法享受人身安全的自由了。”

最好的时间一定会来到 我们一起加油

爱丁堡广场的集会一直持续到深夜11点。很多医护人员拍下班赶过来参加集会。有一名女兽医跟先生也到台上进行即兴发言,介绍自己参与活动时,只能做很有限的一点事情,希望能够多倾听、多关心香港学生的心声。作为兽医,小动物受伤时,她们会给予治疗照顾,但这些年轻人受伤时,却无法得到立即的救治,“感到心非常痛。”

她还表示,“相信爱、相信大家的勇气也一定能改变香港的现状。我们一定会绝地反击、一定会物极必反。最好的时间一定会来到,我们一起加油。”

而集会的发起人刘凯文开始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逃犯条例修例之后,社会都有很多不安,就是医护的行业,我们都不能独善其身。他介绍六月十二日第一次的冲击后,亦有很多伤员去医院求诊。

随之而带来(我们)看到警察在公立医院搜捕,“而这个最不幸的后续影响便是使我们医患关系决裂,甚至站在对立面,我们希望透过今次的集会能够跟同事打气,一起集气,亦都重提我们有一些诉求。”

8月2日医护人员集会的发起人刘凯文开始接受媒体采访。(骆亚/ 大纪元)

他介绍诉求包括,包括,捍卫病人私隐的重要性、谴责警方滥用暴力、谴责警方阻碍救援,及谴责警方用武力让参与游行示威的任何人士和附近的民居置一个危险的境地的。

他还表示被捕的护士被指控暴动罪,卫生部立法会议员都有一个联署,现场有两个摊位可以签名连署,包括大会堂侧边的连侬场,还有在那边近香港站入口也有位置给参与人士联署声援那个护士。

责任编辑:李穹

评论
2019-08-03 1: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