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警匪勾结:粤鸭农遭绑架勒索320万 公安局代收赎金

标签: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6月4日讯】据香港太阳报6月4日消息﹐增城一宗绑架案牵出湖南兵贼勾结黑幕。增城男子吴卓军无辜卷入港商钱债纠纷,遭歹徒绑架到湖南省隆回县索债三百多万元。而该县公安竟“全力协助”匪帮,除通风报信外,更在公安局内收取赎金。吴某事后获释,绑匪仍逍遥法外,还不时恐吓吴某,令他及家人惶惶不可终日。

穗判决书未提吴氏卷案

大陆多份传媒报道,吴卓军现年四十九岁,为饲养家禽个体户。前年十二月三十日,吴从鸭场回家途中,被七名手持冲锋枪的大汉毒打掳走。翌日并押至绑匪主脑周宣长在湖南隆回县的住所。

吴卓军在九三年协助一名白姓港商筹办工厂时,曾与周宣长打交道。吴遭绑架期间,周指港商欠下三百二十万元,要吴负责,吴在不服下,又招来周用枪托毒打。

同时,另一名绑匪欧阳火厘致电吴妻,要求吴妻三天内筹集三百二十万元,“否则吴就永远回不去”。二○○一年元旦,增城公安及吴家属赶往隆回展开营救。不过绑匪已由“内线”处得悉公安行动,立即押同吴转移地点。

冒雪逃走 三度昏迷

一月十日晚,吴趁绑匪小便逃出,冒雨雪在山中逃亡,饥寒交迫下三度昏迷,幸得农夫打救。周宣长发现后召集百多人马,手持长短枪搜山,翌日上午把吴捕回。周宣长再电吴妻指吴逃跑,“我们派了几百弟兄封山搜索,又多花了二十万元”,把赎金加到三百四十万。

随后多天,吴卓军被不停转移地点,而增城警方未得到隆回公安协助,行动消息屡屡被绑匪得悉,最后只好暂时撤离。

一月二十一日,周宣长又致电吴妻,要求先交付二十万元赎金,剩下三百二十万元则写欠据,还说明交赎地点在隆回县公安局。二十三日吴妻将赎金交予隆回公安局刑警大队长。同日早上,周宣长向吴声称绑架是“合法行为”,又带人持枪押吴到公安局,迫令吴和妻子签下欠据,最后才放人。

吴获释后赶返增城,要求增城公安全力追缉周宣长、欧阳火厘、欧阳征水、欧阳金明等四名主犯,但周宣长等人早已逃走。目前吴雇用三名保镖廿四小时保护一家六口,并在床头长备铁铲,以防再遭绑架。

助港商办厂无端惹祸

被害人吴卓军昨天向本报记者表示,自己与香港商人白树槐仅仅是朋友关系,曾经在一九九三年协助他在增城建盖中集印染有限公司,但由于天公不助,令白先生千万投资血本无归。吴被绑架后多番向人大委员长李鹏、公安部长贾春旺上书求助,但仍不断受到骚扰,甚至有人上门讨债,令吴忧心忡忡,公安束手无策。

吴卓军在增城经营鸡鸭养饲场,有三子一女。据吴卓军指出,该名港商白树槐的年龄,今年应约七十几。

遇事一个多月 二万鸡鸭饿死

一九九三年,白树槐投资一千万港元建造增城市中集印染厂,负责施工建造的是湖南隆回第二建筑公司。他记得工厂厂房还没建好时,一些机械设备已经运抵,只能暂时陈放在露天工地。

一九九四年春夏之交,广东暴雨频降,摆在露天的印染设备全遭水浸而损坏。工厂还未开张就告倒闭,白树槐投资的千万港元付诸东流。

白树槐在付给建筑公司小部分资金后,便失去踪影,从此未有再出现。

吴卓军还表示,在被绑架一个多月期间,养饲场因无人打理,结果有二万多只鸡鸭活活饿死,所以在肉体受苦之外,还惨受严重经济的损失。(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被绑富豪﹕全程未被为难
警匪片应守道德底线
吓夫弄假成真妇上吊亡
广东省政府副秘书长曹达华被查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习大秘或晋升 北京急删红歌内幕
【新闻大家谈】恒大楼盘烂尾?暗藏更大雷
【远见快评】新文件再揭武毒所蝙蝠洞可怕秘密
【新闻看点】厦门疫情势猛 武毒所更毒计划曝光
【秦鹏直播】立陶宛再发难 建议丢弃中国手机
【财商天下】海航易主 方大集团再次“蛇吞象”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