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塔西秘档 德女政治家遭线人丈夫监视10年

德国女政治家的线人丈夫代号“唐纳德”

人气 727

【大纪元2020年01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王亦笑德国报导)外面的世界即使再怎么冰冷残酷,至少我们还有家人可以依靠信赖。只可惜,在共产党治下的前东德,如此卑微的心愿也被击得粉碎。家人,甚至朝夕相处的枕边人,都有可能是监视自己的线人;自己的一举一动,裸体般曝光在间谍机构眼皮之下。这绝非危言耸听,真实的例子比比皆是,其中最出名的恐怕是史塔西线人“唐纳德”。

线人“唐纳德”(IM Donald)只是一个代号,IM是inoffizieller Mitarbeiter的缩写,意思是前东德间谍机构史塔西(Stasi)的非正式雇员,也就是俗称的线人(告密者)。隐藏在这一代号背后的人名叫克努德·沃伦伯格(Knud Wollenberger),是位诗人。他的前任妻子是德国著名的女政治家薇拉·朗斯菲尔德(Vera Lengsfeld)。两人结婚十余年,他监视了她十余年。

图为位于柏林的前东德情报局档案馆。前东德情报局(Stasi)收集了约1000万人的个人信息,两德统一以来,每个个人、组织、机构均有权查看其档案。档案库包含180公里的文件,3900万张卡片索引,数十万张图片和录音带文件以及15,600袋被破坏的文件。(Sean Gallup/Getty Images)

20岁时已成为史塔西线人

克努德·沃伦伯格于1952年出生在哥本哈根,父亲是德国科学家阿尔伯特·沃伦伯格(Albert Wollenberger),母亲是丹麦人。1955年他们主动移居到东柏林。由于他的丹麦国籍,克努德后来享有几乎不受限制的旅行自由。

不过有一次他在西柏林遇见一个美国人并与之攀谈一番后,史塔西人员出面向他提出警告,并要求他报告“阶级敌人”的谈话,克努德并未犹疑便照做了。

1972年,克努德20岁的时候,正式成为史塔西的线人,代号为“IM Donald”。他后来自称是压力所迫,才成为线人。但是在史塔西的相关文件中,并未找到这样的记录。相反,成为线人的克努德享有了不少特权。

夫妻枕席之语也归于档案

1980年,克努德与同龄的薇拉结婚,他们育有两个儿子。薇拉之前有过一次婚姻,还带着与前夫生的儿子。

那时的克努德留着一头长发和一脸的大胡子,很有朋克气质。表面上看,他是体贴的丈夫、有爱的父亲和继父。但是在不为人知的另一面,他却是一个线人,服务于史上最臭名昭著的间谍机构。

结婚以来,妻子薇拉就是他的主要监视对象。他把妻子的行动,甚至夫妻间私密的枕席之语,都和盘托给了史塔西。在薇拉成为著名的民权运动人士和东德反对派人物时,克努德这个线人就变得更为有价值。通过克努德,薇拉参与或组织的活动,史塔西轻易便了如指掌。

在1988年1月,薇拉参与示威游行之际,被东德警察逮捕和拘留。之后,薇拉被驱逐到英国。1989年11月9日,推倒柏林墙之时,薇拉主动回到东德,并参与了和平革命。

1991年冬天的那通电话

1991年12月初,当时住在德国图林根的薇拉,接到了一通新闻记者朋友打来的电话。朋友对她说:“很遗憾,明天我们的报纸会披露克努德是一名线人,你打算什么时候从联邦议院辞职?”

这晴天霹雳的消息让薇拉一阵眩晕,在没看到证据之前她怎么也无法相信,朝夕相伴十年的丈夫,竟然是监视自己的史塔西线人。她只能跟朋友说:“我要去柏林,我要看证据。”

当薇拉放下电话,跟丈夫求证时,克努德仍然不肯承认,并信誓旦旦地保证,自己绝不是线人。他可能心存侥幸,希望史塔西已经销毁了相关证据。

然而在柏林,薇拉切切实实看到了史塔西的档案记录,里面字字句句都是十年来丈夫对自己的背叛。

薇拉曾对《时代周报》的记者说:“在那一刻,我只有痛苦,觉得自己被雪崩淹没了,以前的所有生活都在一夜之间结束了。我就像是在事故中失去了一只手臂的人,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无限期哀悼自己失去的手臂,要么学会只用一只手臂继续生活。”

原谅真心忏悔之人

得知真相的薇拉,迅速申请离婚。她还选择告诉孩子们全部真相,并让孩子们自己做出决定。令她欣慰的是,孩子们决定继续跟妈妈生活在一起。1992年2月,薇拉和克努德正式离婚。

那年夏天,一位担任编辑的老朋友给薇拉打电话,建议她把自己的经历写成书。薇拉马上同意了,她太需要一个发泄的出口,也太需要一段时间来好好理顺所发生的一切。她阅读了大量史塔西档案,并在六个星期之内完成了著作《伪君子病毒》(Virus der Heuchler)。

这本书就像是一种救赎,放下过去,薇拉选择继续前行。她先后加入绿党和基民盟(CDU),直到2005年一直担任国会议员,并在2009年联邦大选中,成为柏林的弗里德里希-克罗伊茨贝格(Friedrichshain-Kreuzberg)选区的候选人。

然而,薇拉一直没有收到克努德的忏悔,哪怕是一句解释。直到真相揭开十年后,身染重病的克努德才写信给薇拉。他请求薇拉原谅,并且说他那时相信,如果是他担任监视薇拉的任务,至少会知道她什么时候有危险。

薇拉曾表示,相信克努德给她的理由,因为在那次她被拘捕的示威游行之前,克努德的确曾千方百计地阻止她前去。薇拉也最终选择原谅克努德,但是她也说:“只有在作恶者真心忏悔的时候,原谅才是可能的。”

2012年,在还差一个月过60岁生日之时,克努德在爱尔兰病逝。

对于自己的这段离奇人生路,薇拉曾感慨道,找到真相是件好事,即使真相很残酷。我们的家庭之所以能够摆脱困境,就是因为我对孩子们说出了真相,并且有勇气一起来面对。#

责任编辑:周仁

相关新闻
德国史塔西博物馆与 眼泪的殿堂
推倒柏林墙30周年 全城一周庆典揭幕
夏小强:推倒柏林墙——历史的宿命和隐喻
“开枪还是不开枪”推倒柏林墙的烛光大游行
最热视频
蓬佩奥捷克演讲 解释为何中共威胁超过苏共
【珍言真语】程翔:中共外软内硬 国际勿上当
【重播】美司法部副部长:反击中共间谍
《薇羽看世间》美使馆换图藏玄机 今天全港买苹果
【重播】川普8·12发布会:确诊518万死16.5万
【新闻看点】港DQ议员延任 中共连番“求美对话”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