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唐靖远快评】疫情失控 武汉封城有何后果?

武汉市民戴口罩到超市买菜,货架上的菜被一扫而光。(Photo by Getty Images)

武汉封城后,市民戴口罩到超市买菜,货架上的菜被一扫而光。(Getty Images)

人气: 872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1月24日讯】观众朋友大家好,今天是1月23日星期四,我是唐靖远,欢迎大家继续关注我们的快评时间。

这两天最受关注的新闻,当然就是武汉封城这件事,这是中共建政以来的首次,而且是在武汉这么一个九省通衢的交通枢纽大城市,这个举动意味着什么?能否控制住疫情?封城会持续多久?如果疫情控制不住会发生什么?等等,都是大家非常关心的问题,我们就来和大家一起简单讨论一下。

武汉封城 说明严重远超官方公布情况

首先,根据最新的疫情通报,现在湖北省,已经有包括武汉在内的9个城市,实行了封城,而且湖北省高速公路主要的出入口也已经封闭。从武汉宣布封城,到周边城市跟进,再到全省高速公路关闭,还不到1天时间,这个疫情进展的程度,可以说是一日千里。

这个信息背后,体现出来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就是疫情的严重程度,蔓延速度,可能远超官方公布的情况,也远超一般人的想像。这意味着不但武汉疫情已经失控,而且湖北全省也面临失控的危险。

我们简单对比一下就知道,即便在2003年的萨斯爆发的最高峰,无论广州还是北京,都没有封城这样的举动,所以,尽管官方公布的确诊病例才六百多,死亡病例仅有17例,但北京最高当局却做出了封城决定,我们就完全可以想像武汉和湖北疫情的真实情况,是什么模样。

其次,大家可能都知道,武汉封城的目的,并不是想帮助控制武汉城内的疫情,而是为了切断武汉向城外输出的通道。因为封城本身对控制武汉城内的疫情并没有什么帮助,严格说,不但没帮助,反而还是不利的。因为封城会明显加大物质供应、医疗用品调度方面的难度,加大病人求医的难度,而且最严重的是,会让一个庞大城市的全体居民产生严重的心理恐慌,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因为集体恐慌情绪如果得不到有效控制,就意味着社会动乱的开始。

所以,我们直白一点说,武汉封城的决定,事实上代表中共已经在战略层面,做好了放弃武汉,甚至未来放弃湖北的准备,宁可用牺牲几城人的生命,换来阻止这场瘟疫在全国、乃至全世界大爆发的可能。这绝不是危言耸听,要知道,从官方19日宣布疫情只是“有限人传人”,疫情可控,还组织4万家庭集体吃火锅,湖北省委21日举行大型团拜会,用歌舞升平来证明形势一片大好而不是小好,到22日凌晨2点突然宣布武汉封城,仅仅只过去了3天时间。。

武汉病例暴增 发生了什么?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个弯都转的太急,太快,以至于很多人毫无任何准备,脸上轻松的笑容还没消失,就发现自己哪里都走不了了

这3天发生了什么?在这里我想先和大家作一个回顾性讨论,只有理顺了过去发生了什么,我们才能合理地去判断未来会发生什么。

首先,事态的恶化早就有各种迹象,但都被官方控制的舆论过滤了。

钟南山为代表的高级专家组到达武汉并举行新闻发布会,是一个重要转折。因为事实上国家级别的专家组,早在元旦之际,就已经到达武汉,他们对武汉疫情早就有了全面的掌握和了解,钟南山一行,与其说是来搞调研的,不如说是来宣布结论的。

正因为如此,我们才看到,钟南山几乎是前脚刚在武汉落地,后脚就公布了几个早该公布的重磅信息:1. 证实人传人;2. 没有治疗特效药;3. 有医护人员被感染,而且出现一个病人感染14个医护人员的案例。

他说的这3条,每一条都是重磅炸弹。证实人传人,等于含蓄证实武汉肺炎极可能通过空气和飞沫传播,因为大家都看到了很多网络视频图片,医护人员穿戴的是三级防护服,包括戴着护目镜。戴护目镜,其实就表示医疗界已经高度怀疑,或者已经证实这个病可以通过空气飞沫传播,因为飞沫可以通过眼结膜侵入人体,然后随血液循环到达肺部生根开花结果。

没有特效药,说明短期内不可能有疫苗,而且对病毒的发病机理等等还没弄清,患者能否熬过去,只能在对症辅助治疗的帮助下,靠自身的抵抗力,一句话,听天由命。

而医护人员被感染的案例,事实上释放了两大重要信息:1. 不但证实了人传人,而且证实了病毒传染性很强,因为医护人员的装备远比一般人好很多,医护装备都挡不住,一般人更不在话下。2. 1人感染14个医护,这已经符合超级传播者的定义,萨斯期间,对超级传播者的定义就是1人传播10个以上。

为什么专家很关心这个超级传播者呢?因为超级传播者意味着病毒可能出现了新的变异,成为传染性更强,致死率更高的新毒株,这对防控疫情有重大意义。而且,钟南山的话还隐藏了更重要,或者说更可怕的信息,我们稍后给大家解读。

所以,现在我们回过头去看,钟南山敢于爆出这些猛料,其实是奉命而为,他的目的就是为封城作舆论准备。他说的这些情况,不可能才落地一天就研究出来了,都是前一个专家组早就掌握的,只是政府一直压着不公开,目的就是等中央最后的决定。

钟南山的话,归结起来其实就一个意思,疫情很严重,远超大家的想像,要做好打攻坚战准备。

事实上,我们看到的情况也是如此,自从官方高调报导武汉疫情,就开始有大量的网友信息发出来,说自己的亲人出现疑似症状了得不到确诊,也就得不到及时的治疗和隔离,很多人都不得不每天在社会上到处奔波寻医问药,等于是一个个移动的传染源。

这个可怕的结果是怎么出现的?最直接的原因当然是病人数量猛增,导致各大医院爆满,医疗资源,医护人力,和庞大的发热人群之间,形成了爆发性的严重不对等。

官方规定诊断机制

在这里,我们不得不提到一个很多人都忽略的关键因素,就是官方规定的诊断机制。

武汉疫情曝光后,官方是在1月8日就公布了病毒全部基因序列,并且很快开始了检测试剂的生产,这个速度,其实是很快的,但我们看到的事实是,在20日左右,出现了大量的发热病人无法得到及时的检测和确诊,导致防控隔离措施几乎瘫痪。

原因在哪?很大程度就在这个官方诊断规定。朋友们可能觉得奇怪,有检测试剂在,只要结果阳性就能确诊,为什么会有很多人确诊不了?

因为官方各级卫健委至今没有公布确诊流程,但有专家匿名曝光说,武汉肺炎是采取3步确诊标准:1. 需要当地医院测试阳性;2. 需要有专家组临床诊断结论;3. 需要送样本到北京的国家疾控中心第二次检测阳性——同时满足这3条,才可以宣布确诊。这个过程,在最理想状态下,需要3-5天时间。

这个规定表面看起来,似乎是防控部门把握确诊标准的严谨性,但实际上,主要目的是把确诊的诊断权力收归北京了,换言之,究竟多少人确诊,这个数字完全由国家疾控中心说了算,它认可了,你才会被列入武汉肺炎患者的名单,接受隔离和免费治疗。它不认可,你可能到死都只是疑似患者,一切医疗费用自己负担。至于说,国家疾控中心公布确诊病例的数据水分有多少,这个就要看疾控中心的党性有多强了,这个谁都不敢打包票。

人为制造传染源

这个诊断标准在正常情况下,3-5天确诊是可以应付的,但如果疫情出现爆发式增长,这个机制就带来一个大问题:人为制造传染源。

什么意思呢,就是说,由于政府瞒报疫情,导致武汉当地防疫部门动作迟缓,民众防范意识极其淡薄,加上病毒传染性增强,结果造成了在极短时间内爆发式出现了大量发热疑似病人。当这个人群几乎同时涌到发热门诊就诊的时候,医疗机构准备不足的弊病一下就暴露出来,检测试剂严重不足,很多人被迫进入刚才提到的这个机制,开始漫长的等待,无法得到确诊,也无法得到有效隔离和治疗。注意,这里也是一个关键问题,武汉官方规定,因为实行首诊负责制,只有得到确诊的病人才能转入金银潭定点医院进行隔离治疗。

结果我们就看到了,对疫情的严重低估,以及政出多门的不合理诊断制度,导致大量疑似病人不但得不到及时的隔离和治疗,反而还为了治病,不得不每天在各大医院奔波,成为一个个移动的传染源,不断感染更多疑似患者。结果就形成恶性循环,发热疑似病人越多,被确诊的过程就拉得越长,他们暴露在公共场合感染其他人的概率就越高,然后制造出更大的疑似患者人群……

为什么香港和英国的专家,都估算实际感染病例至少数千乃至数万的时候,官方公布的确诊病例仍然是几百例,我想最主要的原因,就在这里。

无症状或轻微症状感染者出现

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甚至是可怕的原因,就是无症状或轻微症状感染者的出现。

刚才我们提到了,钟南山公开承认,有1个病人感染了14个医护人员。武汉市长周先旺随后补充说,这14个医护人员都是神经外科的,不是发热门诊或呼吸内科的。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因为它不但说明了这个患者是一个超级传播者,而且他没有典型症状。因为一般情况,如果是发热病人,挂号看病都一定是发热门诊或呼吸科。而在神经外科看病做手术的人,大多数都是头痛外伤肿瘤等非呼吸道症状。

就在昨天,香港第二例确诊病人,就被公布说,确诊前没有发热咳嗽等呼吸道症状,但是肺部已经出现侵润病灶。这样的人,当然不会是孤例,谁也不知道有多少无症状患者在街上走。这也是疫情出现爆发式增长的一个重要原因。

所以,武汉封城的背后,其实是天灾与人祸的结合,多种复杂因素造成,对习近平来说,控制疫情的黄金时期已经永远失去了,而涉及体制问题和病毒变异问题,都不是短期内可以搞定的,要想尽快减低传染扩散面,封城几乎就是唯一的选择。

接下来,我们继续和大家讨论一下,封城后武汉可能面对的局势。

现在我们看到的最新的信息,是除了武汉之外,周边还有8个市都封城了,最远的利川市距离武汉接近600公里,说明这些地区早就有了严重的疫情,但一直瞒报,直到封城之前,都没有看到相关地区公布数据。这波封城浪潮,恐怕还会继续下去。

武汉封城带来两大问题

武汉的封城,带来第一个问题,就是能否真正封住所有交通道路。尤其如果武汉城内的疫情继续恶化得不到控制的情况下,大批民众逃离危险的死亡地带是必然的选择,这也必然带来各个封堵路口的巨大冲关压力。所以,一旦疫情不能尽快好转,军队的介入就不可避免,武汉很可能进入事实上的军管戒严状态,甚至实施宵禁。武汉对外封城,为什么把市区内的公交系统包括地铁等都停了,已经就有这方面迹象,政府不顾众多病人出门看病的艰难,也要限制人口流动,企图以此降低感染扩散速度。

其次一个巨大的问题,是城内大批数量不明的疑似病人会如何处理?复制当年萨斯爆发时北京的小汤山模式,几乎是唯一的选择。财新网已经有报导,说政府正在规划,将在蔡甸区武汉职工疗养院设立一个小汤山模式的隔离区,专门处理所有疑似病人。

这个模式,固然可以比较高效率处理大量患者,但误伤的情况就不可避免。因为在检测试剂短缺,控制疫情政治压力巨大的情况下,一党专制的所谓高效率的体制优越性,这个时候将得到充分体现,大量本来属于正常感冒发热或其他疾病发热的患者,都可能被强制性送入隔离区,成为不计代价也要控制疫情的那个代价的一部分。

要做到这一点,光靠动员民众自己主动报名前往隔离区,是不现实的,政府很可能宣布强制检疫条令,对所有社区进行网格化过滤,强制上门检查体温等基础指标,一旦符合的马上带走。

现在我们无法准确估算武汉城内的感染者和疑似病例有多少,考虑到现在冬春季是呼吸道发病高峰季节,光是一个流感的平均发病率就是10%-20%,我们即便只取最低值10%,武汉1100万人口,也可能存在110万的流感发热病人。那么,如此巨大数量的病人,理论上说,都存在被送入隔离区的可能。

武汉进入战时状态 谁是敌人

大家肯定会出现一个疑问,如果病人数量巨大,隔离区承受不了,这么多病人怎么办?

这个话题聊到这里,我想很多朋友可能都看到了财新网采访萨斯顶尖专家管轶的报导,管轶说自己也算身经百战,从埃博拉到萨斯到猪瘟,都没有怕过,但这次他感到害怕了。他自己最保守的估算,说武汉疫情的真实感染者起码按照萨斯的10倍起跳。

我不知道大家看到这个说法是什么感受,但我是感到后背发凉。因为如果感染人数大大超过这个蔡甸隔离区的处理能力,武汉全城有没有可能成为一个超大号的小汤山呢?这完全是有可能的。

不要忘了,中共在如何监控管理大型集中营这个领域,早已领先全世界,它们在新疆积累了非常成熟的经验,技术上完全可以做到,它们也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那几个鼓吹和美国打核战的将军,可以满不在乎地说牺牲半个中国变成焦土,这种思维并非个例,这是中共党文化靠斗立国,靠恨治国的必然结果。

现在武汉的疫情,事实上就是一场战争,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已经公开宣布,现在就是要进入战时状态。既然是战争,谁是敌人?是看不见摸不着而且没有特效药的病毒吗?显然不是,它们现在眼中的敌人,只能是这数万乃至数十万万计的,可能携带着病毒的国民。

既然是战时状态,疫情真相也顺理成章会成为军事机密,武汉一旦军管,政府就有充分的理由实施局部断网,一旦控制了信息传播,武汉会发生什么,一切都只有政府一个声音,外界将很难得知真相。

中共如何处理这批所谓的敌人?必将成为举世关注的焦点,我们也会继续密切地观察这场真正意义上的世纪之战。

好的,今天暂时聊到这里,谢谢各位观看,我们下次再见。

新唐人《热点互动》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

评论
2020-01-24 1: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