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唐靖遠快評】疫情失控 武漢封城有何後果?

武漢市民戴口罩到超市買菜,貨架上的菜被一掃而光。(Photo by Getty Images)

武漢封城後,市民戴口罩到超市買菜,貨架上的菜被一掃而光。(Getty Images)

人氣: 872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0年01月24日訊】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1月23日星期四,我是唐靖遠,歡迎大家繼續關注我們的快評時間。

這兩天最受關注的新聞,當然就是武漢封城這件事,這是中共建政以來的首次,而且是在武漢這麼一個九省通衢的交通樞紐大城市,這個舉動意味著什麼?能否控制住疫情?封城會持續多久?如果疫情控制不住會發生什麼?等等,都是大家非常關心的問題,我們就來和大家一起簡單討論一下。

武漢封城 說明嚴重遠超官方公布情況

首先,根據最新的疫情通報,現在湖北省,已經有包括武漢在內的9個城市,實行了封城,而且湖北省高速公路主要的出入口也已經封閉。從武漢宣布封城,到周邊城市跟進,再到全省高速公路關閉,還不到1天時間,這個疫情進展的程度,可以說是一日千里。

這個信息背後,體現出來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就是疫情的嚴重程度,蔓延速度,可能遠超官方公布的情況,也遠超一般人的想像。這意味著不但武漢疫情已經失控,而且湖北全省也面臨失控的危險。

我們簡單對比一下就知道,即便在2003年的薩斯爆發的最高峰,無論廣州還是北京,都沒有封城這樣的舉動,所以,儘管官方公布的確診病例才六百多,死亡病例僅有17例,但北京最高當局卻做出了封城決定,我們就完全可以想像武漢和湖北疫情的真實情況,是什麼模樣。

其次,大家可能都知道,武漢封城的目的,並不是想幫助控制武漢城內的疫情,而是為了切斷武漢向城外輸出的通道。因為封城本身對控制武漢城內的疫情並沒有什麼幫助,嚴格說,不但沒幫助,反而還是不利的。因為封城會明顯加大物質供應、醫療用品調度方面的難度,加大病人求醫的難度,而且最嚴重的是,會讓一個龐大城市的全體居民產生嚴重的心理恐慌,這可不是一件小事,因為集體恐慌情緒如果得不到有效控制,就意味著社會動亂的開始。

所以,我們直白一點說,武漢封城的決定,事實上代表中共已經在戰略層面,做好了放棄武漢,甚至未來放棄湖北的準備,寧可用犧牲幾城人的生命,換來阻止這場瘟疫在全國、乃至全世界大爆發的可能。這絕不是危言聳聽,要知道,從官方19日宣布疫情只是「有限人傳人」,疫情可控,還組織4萬家庭集體吃火鍋,湖北省委21日舉行大型團拜會,用歌舞昇平來證明形勢一片大好而不是小好,到22日凌晨2點突然宣布武漢封城,僅僅只過去了3天時間。。

武漢病例暴增 發生了什麼?

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這個彎都轉的太急,太快,以至於很多人毫無任何準備,臉上輕鬆的笑容還沒消失,就發現自己哪裡都走不了了

這3天發生了什麼?在這裡我想先和大家作一個回顧性討論,只有理順了過去發生了什麼,我們才能合理地去判斷未來會發生什麼。

首先,事態的惡化早就有各種跡象,但都被官方控制的輿論過濾了。

鍾南山為代表的高級專家組到達武漢並舉行新聞發布會,是一個重要轉折。因為事實上國家級別的專家組,早在元旦之際,就已經到達武漢,他們對武漢疫情早就有了全面的掌握和了解,鍾南山一行,與其說是來搞調研的,不如說是來宣布結論的。

正因為如此,我們才看到,鍾南山幾乎是前腳剛在武漢落地,後腳就公布了幾個早該公布的重磅信息:1. 證實人傳人;2. 沒有治療特效藥;3. 有醫護人員被感染,而且出現一個病人感染14個醫護人員的案例。

他說的這3條,每一條都是重磅炸彈。證實人傳人,等於含蓄證實武漢肺炎極可能通過空氣和飛沫傳播,因為大家都看到了很多網絡視頻圖片,醫護人員穿戴的是三級防護服,包括戴著護目鏡。戴護目鏡,其實就表示醫療界已經高度懷疑,或者已經證實這個病可以通過空氣飛沫傳播,因為飛沫可以通過眼結膜侵入人體,然後隨血液循環到達肺部生根開花結果。

沒有特效藥,說明短期內不可能有疫苗,而且對病毒的發病機理等等還沒弄清,患者能否熬過去,只能在對症輔助治療的幫助下,靠自身的抵抗力,一句話,聽天由命。

而醫護人員被感染的案例,事實上釋放了兩大重要信息:1. 不但證實了人傳人,而且證實了病毒傳染性很強,因為醫護人員的裝備遠比一般人好很多,醫護裝備都擋不住,一般人更不在話下。2. 1人感染14個醫護,這已經符合超級傳播者的定義,薩斯期間,對超級傳播者的定義就是1人傳播10個以上。

為什麼專家很關心這個超級傳播者呢?因為超級傳播者意味著病毒可能出現了新的變異,成為傳染性更強,致死率更高的新毒株,這對防控疫情有重大意義。而且,鍾南山的話還隱藏了更重要,或者說更可怕的信息,我們稍後給大家解讀。

所以,現在我們回過頭去看,鍾南山敢於爆出這些猛料,其實是奉命而為,他的目的就是為封城作輿論準備。他說的這些情況,不可能才落地一天就研究出來了,都是前一個專家組早就掌握的,只是政府一直壓著不公開,目的就是等中央最後的決定。

鍾南山的話,歸結起來其實就一個意思,疫情很嚴重,遠超大家的想像,要做好打攻堅戰準備。

事實上,我們看到的情況也是如此,自從官方高調報導武漢疫情,就開始有大量的網友信息發出來,說自己的親人出現疑似症狀了得不到確診,也就得不到及時的治療和隔離,很多人都不得不每天在社會上到處奔波尋醫問藥,等於是一個個移動的傳染源。

這個可怕的結果是怎麼出現的?最直接的原因當然是病人數量猛增,導致各大醫院爆滿,醫療資源,醫護人力,和龐大的發熱人群之間,形成了爆發性的嚴重不對等。

官方規定診斷機制

在這裡,我們不得不提到一個很多人都忽略的關鍵因素,就是官方規定的診斷機制。

武漢疫情曝光後,官方是在1月8日就公布了病毒全部基因序列,並且很快開始了檢測試劑的生產,這個速度,其實是很快的,但我們看到的事實是,在20日左右,出現了大量的發熱病人無法得到及時的檢測和確診,導致防控隔離措施幾乎癱瘓。

原因在哪?很大程度就在這個官方診斷規定。朋友們可能覺得奇怪,有檢測試劑在,只要結果陽性就能確診,為什麼會有很多人確診不了?

因為官方各級衛健委至今沒有公布確診流程,但有專家匿名曝光說,武漢肺炎是採取3步確診標準:1. 需要當地醫院測試陽性;2. 需要有專家組臨床診斷結論;3. 需要送樣本到北京的國家疾控中心第二次檢測陽性——同時滿足這3條,才可以宣布確診。這個過程,在最理想狀態下,需要3-5天時間。

這個規定表面看起來,似乎是防控部門把握確診標準的嚴謹性,但實際上,主要目的是把確診的診斷權力收歸北京了,換言之,究竟多少人確診,這個數字完全由國家疾控中心說了算,它認可了,你才會被列入武漢肺炎患者的名單,接受隔離和免費治療。它不認可,你可能到死都只是疑似患者,一切醫療費用自己負擔。至於說,國家疾控中心公布確診病例的數據水分有多少,這個就要看疾控中心的黨性有多強了,這個誰都不敢打包票。

人為製造傳染源

這個診斷標準在正常情況下,3-5天確診是可以應付的,但如果疫情出現爆發式增長,這個機制就帶來一個大問題:人為製造傳染源。

什麼意思呢,就是說,由於政府瞞報疫情,導致武漢當地防疫部門動作遲緩,民眾防範意識極其淡薄,加上病毒傳染性增強,結果造成了在極短時間內爆發式出現了大量發熱疑似病人。當這個人群幾乎同時湧到發熱門診就診的時候,醫療機構準備不足的弊病一下就暴露出來,檢測試劑嚴重不足,很多人被迫進入剛才提到的這個機制,開始漫長的等待,無法得到確診,也無法得到有效隔離和治療。注意,這裡也是一個關鍵問題,武漢官方規定,因為實行首診負責制,只有得到確診的病人才能轉入金銀潭定點醫院進行隔離治療。

結果我們就看到了,對疫情的嚴重低估,以及政出多門的不合理診斷制度,導致大量疑似病人不但得不到及時的隔離和治療,反而還為了治病,不得不每天在各大醫院奔波,成為一個個移動的傳染源,不斷感染更多疑似患者。結果就形成惡性循環,發熱疑似病人越多,被確診的過程就拉得越長,他們暴露在公共場合感染其他人的概率就越高,然後製造出更大的疑似患者人群……

為什麼香港和英國的專家,都估算實際感染病例至少數千乃至數萬的時候,官方公布的確診病例仍然是幾百例,我想最主要的原因,就在這裡。

無症狀或輕微症狀感染者出現

另外還有一個重要,甚至是可怕的原因,就是無症狀或輕微症狀感染者的出現。

剛才我們提到了,鍾南山公開承認,有1個病人感染了14個醫護人員。武漢市長周先旺隨後補充說,這14個醫護人員都是神經外科的,不是發熱門診或呼吸內科的。

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信息,因為它不但說明了這個患者是一個超級傳播者,而且他沒有典型症狀。因為一般情況,如果是發熱病人,掛號看病都一定是發熱門診或呼吸科。而在神經外科看病做手術的人,大多數都是頭痛外傷腫瘤等非呼吸道症狀。

就在昨天,香港第二例確診病人,就被公布說,確診前沒有發熱咳嗽等呼吸道症狀,但是肺部已經出現侵潤病灶。這樣的人,當然不會是孤例,誰也不知道有多少無症狀患者在街上走。這也是疫情出現爆發式增長的一個重要原因。

所以,武漢封城的背後,其實是天災與人禍的結合,多種複雜因素造成,對習近平來說,控制疫情的黃金時期已經永遠失去了,而涉及體制問題和病毒變異問題,都不是短期內可以搞定的,要想儘快減低傳染擴散面,封城幾乎就是唯一的選擇。

接下來,我們繼續和大家討論一下,封城後武漢可能面對的局勢。

現在我們看到的最新的信息,是除了武漢之外,周邊還有8個市都封城了,最遠的利川市距離武漢接近600公里,說明這些地區早就有了嚴重的疫情,但一直瞞報,直到封城之前,都沒有看到相關地區公布數據。這波封城浪潮,恐怕還會繼續下去。

武漢封城帶來兩大問題

武漢的封城,帶來第一個問題,就是能否真正封住所有交通道路。尤其如果武漢城內的疫情繼續惡化得不到控制的情況下,大批民眾逃離危險的死亡地帶是必然的選擇,這也必然帶來各個封堵路口的巨大衝關壓力。所以,一旦疫情不能儘快好轉,軍隊的介入就不可避免,武漢很可能進入事實上的軍管戒嚴狀態,甚至實施宵禁。武漢對外封城,為什麼把市區內的公交系統包括地鐵等都停了,已經就有這方面跡象,政府不顧眾多病人出門看病的艱難,也要限制人口流動,企圖以此降低感染擴散速度。

其次一個巨大的問題,是城內大批數量不明的疑似病人會如何處理?複製當年薩斯爆發時北京的小湯山模式,幾乎是唯一的選擇。財新網已經有報導,說政府正在規劃,將在蔡甸區武漢職工療養院設立一個小湯山模式的隔離區,專門處理所有疑似病人。

這個模式,固然可以比較高效率處理大量患者,但誤傷的情況就不可避免。因為在檢測試劑短缺,控制疫情政治壓力巨大的情況下,一黨專制的所謂高效率的體制優越性,這個時候將得到充分體現,大量本來屬於正常感冒發熱或其他疾病發熱的患者,都可能被強制性送入隔離區,成為不計代價也要控制疫情的那個代價的一部分。

要做到這一點,光靠動員民眾自己主動報名前往隔離區,是不現實的,政府很可能宣布強制檢疫條令,對所有社區進行網格化過濾,強制上門檢查體溫等基礎指標,一旦符合的馬上帶走。

現在我們無法準確估算武漢城內的感染者和疑似病例有多少,考慮到現在冬春季是呼吸道發病高峰季節,光是一個流感的平均發病率就是10%-20%,我們即便只取最低值10%,武漢1100萬人口,也可能存在110萬的流感發熱病人。那麼,如此巨大數量的病人,理論上說,都存在被送入隔離區的可能。

武漢進入戰時狀態 誰是敵人

大家肯定會出現一個疑問,如果病人數量巨大,隔離區承受不了,這麼多病人怎麼辦?

這個話題聊到這裡,我想很多朋友可能都看到了財新網採訪薩斯頂尖專家管軼的報導,管軼說自己也算身經百戰,從埃博拉到薩斯到豬瘟,都沒有怕過,但這次他感到害怕了。他自己最保守的估算,說武漢疫情的真實感染者起碼按照薩斯的10倍起跳。

我不知道大家看到這個說法是什麼感受,但我是感到後背發涼。因為如果感染人數大大超過這個蔡甸隔離區的處理能力,武漢全城有沒有可能成為一個超大號的小湯山呢?這完全是有可能的。

不要忘了,中共在如何監控管理大型集中營這個領域,早已領先全世界,它們在新疆積累了非常成熟的經驗,技術上完全可以做到,它們也不會有什麼心理負擔。那幾個鼓吹和美國打核戰的將軍,可以滿不在乎地說犧牲半個中國變成焦土,這種思維並非個例,這是中共黨文化靠鬥立國,靠恨治國的必然結果。

現在武漢的疫情,事實上就是一場戰爭,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已經公開宣布,現在就是要進入戰時狀態。既然是戰爭,誰是敵人?是看不見摸不著而且沒有特效藥的病毒嗎?顯然不是,它們現在眼中的敵人,只能是這數萬乃至數十萬萬計的,可能攜帶著病毒的國民。

既然是戰時狀態,疫情真相也順理成章會成為軍事機密,武漢一旦軍管,政府就有充分的理由實施局部斷網,一旦控制了信息傳播,武漢會發生什麼,一切都只有政府一個聲音,外界將很難得知真相。

中共如何處理這批所謂的敵人?必將成為舉世關注的焦點,我們也會繼續密切地觀察這場真正意義上的世紀之戰。

好的,今天暫時聊到這裡,謝謝各位觀看,我們下次再見。

新唐人《熱點互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

評論
2020-01-24 1: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