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国华人:为什么瘟疫始于武汉

1月24日,一名公安在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前警戒。(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385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1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刘菲洛杉矶报导)武汉出名了,却不是因为什么好事,而是正在扩散至全世界的武汉肺炎疫情。因为怕传染,武汉人在中国成了一个新的打压对象,到哪里都被拒收、遣返甚至强迫隔离,让武汉经受了从未有过的“种族歧视”。武汉人得罪了谁,这么倒楣?

住在纽约的华人蕴琦(化名)家在武汉,说父母这两天都困在家里,不能出门。武汉市已经宣布禁止开车上街,政府说要给每个社区提供车辆,给不方便买东西的市民提供便利,但目前还没有看到,“所以大家的活动范围都很小,有菜场的就在周边菜场买东西。网购送货特别慢,所有订货都滞后收不到。目前武汉市物价还算正常,因为上级不许商家私自加价。(网上流传的三四十元(人民币)一盒的蔬菜是属于给外国人消费的高级超市,基本上市民是不会在那里消费的。)但是菜贩子没办法出城进货,食品危机很可能是下一步⋯⋯下一步银行可能也会出现问题,只让用现金,收取劳务费,现在已经有小贩开始只收现金加劳务费了。如果真的粮食储备空了,空投对一个1000多万人口的城市根本没有用。”

她说:“政府目前瞒着市民,把事情说得很简单。电视上大力宣传白衣天使,用一派祥和来转移焦点,掩盖出现问题的全责是在政府这一事实。”

掩盖体现在方方面面,据蕴琦家人在武汉协和医院的熟人说,11-12月就有感染现象,而且最开始就有医护人员感染,原因是病毒潜伏期很长,政府不说该病有传染性,很多病人以头疼脑热或者别的病入院,医生是在看别的病人时被感染。如协和有一例,病人做脑手术,但已经是冠状病毒的携带者,大家都不知道,给他做脑手术的医生护士都因此染病。又“武汉市二医院人称‘第一把刀’的很有名气的江学庆医师,中招隔离。消息隐瞒未报”。

“华南海鲜市场”是官方报导的武汉肺炎首发地,但是目前第一个病例已经无从考证。据蕴琦说,传言此人是在华南市场工作的一个搬运工,感觉头疼脑热,看不起大医院,就到小医院挂诊,看了半天也没看好,没觉得是大事就回家了。正值春运期间,人流量很大,这个人回家后就再也没回华南市场工作,从此消失。但据信病毒是他带出来的。武汉市为了掩盖,对华南市场进行了大清洗,地都用开水冲过,也没办法找到病毒源头了。

另据美国《华盛顿时报》报导,以色列生化战专家肖翰(Dany Shoham)表示,致命的动物病毒传染病会扩散到世界各地,可能与中共在武汉病毒研究所秘密研发生化武器有关。外媒近日指出,中共2017年于武汉启用一座专门研究萨斯(SARS)、埃博拉(Ebola)等全球高传染病毒的国家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简称P4实验室),是中国唯一一所,而且距离“华南海鲜市场”仅有32公里,与疫情发源地相近,引发各界猜疑。

2017年10月,数十名大学生在武汉失踪的消息曾引起社会恐慌。该事件被质疑涉活摘器官,因警察不作为,多名失踪学生家长也有此质疑。有大陆网友向新唐人投稿:曝派出所抓人验血,不知道和大学生失踪有没有关系。如今反观这条新闻,有人猜测失踪大学生和P4实验室的病毒研究有关。

“武汉市怎么会遭此劫?是有原因的”

为什么这场疫病灾难会开始于武汉,而不是中国别的城市?蕴琦认为这并非偶然,而是因为武汉市的官员“罪业太重招致的恶果”。

父母曾因修炼法轮功而被关进武汉洗脑班的蕴琦说:自从1999年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以来,武汉都是所谓“跟党走”得最激进城市之一,直到疫病大规模爆发的这一刻也没改变。

蕴琦说,除了残暴迫害法轮功学员本身,更鲜为人知的是,武汉正是中共政法委每年召开全国610迫害法轮功部署行动秘密会议的城市。这个会议直接由中央政法委高层领导,将武汉作为试点,二十年间建立十多个乃至更多的非法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施以残忍迫害:下毒、活摘器官、精神摧残、恐吓威胁等恶行,可谓是烂招使尽,坏事做绝。

她说:“那一年我爸妈被关进洗脑班,是洗脑班的人无意透露的:武汉是周永康指定的镇压法轮功秘密会议点⋯⋯迫害所用的酷刑、什么‘攻坚组’等这些迫害思路和手段都是以武汉洗脑班作为试点推向全国的。”

现已落马的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在武汉实行镇压机制后,再将这套迫害系统沿用到其它城市,“这和武汉的疫病扩散蔓延到其它城市的形式简直一模一样”。

蕴琦说,原武汉市市委书记陈一新,为了自己的政治资本,在周永康之后依然将武汉作为全国迫害法轮功行动部署地,在洗脑班秘密召开会议,全国迫害法轮功头目和武汉主要负责人都会参加。如2018年他们曾斥资扩建江汉区玉笋山洗脑班,并于9月在此召开秘密会议部署2018~2019年度、包括世界军运会期间针对法轮功的打压和维稳行动。

陈一新是2016年至2017年的武汉市委书记,2018年3月升任中央政法委会秘书长。日前网上出现传闻,说“武汉换帅——陈一新临危受命重返武汉当市委书记”,但没过多久,这个传闻就被证明是假消息。

蕴琦说:“陈一新调离武汉后,江汉区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殷玉梅又成了武汉市政法委头目,2017-18年她公开组织全国镇压法轮功典范大会,部署下一步怎么迫害。2018年在武汉,对法轮功的迫害死灰复燃,洗脑班不减反增,到2019年还在新增洗脑班。2019下半年,他们在湖北电台上组织中小学生反邪教活动,歌唱表演,洗脑宣传。”

她说武汉市在迫害法轮功上一直名列前矛,但是普通市民不知道:“P4实验室普通市民不知道,洗脑班都是在郊区。武汉市怎么会遭此劫?是有原因的。”她认为原因就是中共的邪恶和腐败让老百姓“殃及池鱼”。◇

责任编辑:方平

评论
2020-01-27 10:4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