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國華人:為什麼瘟疫始於武漢

1月24日,一名公安在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前警戒。(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氣: 390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01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劉菲洛杉磯報導)武漢出名了,卻不是因為什麼好事,而是正在擴散至全世界的武漢肺炎疫情。因為怕傳染,武漢人在中國成了一個新的打壓對象,到哪裡都被拒收、遣返甚至強迫隔離,讓武漢經受了從未有過的「種族歧視」。武漢人得罪了誰,這麼倒楣?

住在紐約的華人蘊琦(化名)家在武漢,說父母這兩天都困在家裡,不能出門。武漢市已經宣布禁止開車上街,政府說要給每個社區提供車輛,給不方便買東西的市民提供便利,但目前還沒有看到,「所以大家的活動範圍都很小,有菜場的就在周邊菜場買東西。網購送貨特別慢,所有訂貨都滯後收不到。目前武漢市物價還算正常,因為上級不許商家私自加價。(網上流傳的三四十元(人民幣)一盒的蔬菜是屬於給外國人消費的高級超市,基本上市民是不會在那裡消費的。)但是菜販子沒辦法出城進貨,食品危機很可能是下一步⋯⋯下一步銀行可能也會出現問題,只讓用現金,收取勞務費,現在已經有小販開始只收現金加勞務費了。如果真的糧食儲備空了,空投對一個1000多萬人口的城市根本沒有用。」

她說:「政府目前瞞著市民,把事情說得很簡單。電視上大力宣傳白衣天使,用一派祥和來轉移焦點,掩蓋出現問題的全責是在政府這一事實。」

掩蓋體現在方方面面,據蘊琦家人在武漢協和醫院的熟人說,11-12月就有感染現象,而且最開始就有醫護人員感染,原因是病毒潛伏期很長,政府不說該病有傳染性,很多病人以頭疼腦熱或者別的病入院,醫生是在看別的病人時被感染。如協和有一例,病人做腦手術,但已經是冠狀病毒的攜帶者,大家都不知道,給他做腦手術的醫生護士都因此染病。又「武漢市二醫院人稱『第一把刀』的很有名氣的江學慶醫師,中招隔離。消息隱瞞未報」。

「華南海鮮市場」是官方報導的武漢肺炎首發地,但是目前第一個病例已經無從考證。據蘊琦說,傳言此人是在華南市場工作的一個搬運工,感覺頭疼腦熱,看不起大醫院,就到小醫院掛診,看了半天也沒看好,沒覺得是大事就回家了。正值春運期間,人流量很大,這個人回家後就再也沒回華南市場工作,從此消失。但據信病毒是他帶出來的。武漢市為了掩蓋,對華南市場進行了大清洗,地都用開水沖過,也沒辦法找到病毒源頭了。

另據美國《華盛頓時報》報導,以色列生化戰專家肖翰(Dany Shoham)表示,致命的動物病毒傳染病會擴散到世界各地,可能與中共在武漢病毒研究所秘密研發生化武器有關。外媒近日指出,中共2017年於武漢啟用一座專門研究薩斯(SARS)、埃博拉(Ebola)等全球高傳染病毒的國家生物安全(四級)實驗室(簡稱P4實驗室),是中國唯一一所,而且距離「華南海鮮市場」僅有32公里,與疫情發源地相近,引發各界猜疑。

2017年10月,數十名大學生在武漢失蹤的消息曾引起社會恐慌。該事件被質疑涉活摘器官,因警察不作為,多名失蹤學生家長也有此質疑。有大陸網友向新唐人投稿:曝派出所抓人驗血,不知道和大學生失蹤有沒有關係。如今反觀這條新聞,有人猜測失蹤大學生和P4實驗室的病毒研究有關。

「武漢市怎麼會遭此劫?是有原因的」

為什麼這場疫病災難會開始於武漢,而不是中國別的城市?蘊琦認為這並非偶然,而是因為武漢市的官員「罪業太重招致的惡果」。

父母曾因修煉法輪功而被關進武漢洗腦班的蘊琦說:自從1999年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以來,武漢都是所謂「跟黨走」得最激進城市之一,直到疫病大規模爆發的這一刻也沒改變。

蘊琦說,除了殘暴迫害法輪功學員本身,更鮮為人知的是,武漢正是中共政法委每年召開全國610迫害法輪功部署行動秘密會議的城市。這個會議直接由中央政法委高層領導,將武漢作為試點,二十年間建立十多個乃至更多的非法洗腦班對法輪功學員施以殘忍迫害:下毒、活摘器官、精神摧殘、恐嚇威脅等惡行,可謂是爛招使盡,壞事做絕。

她說:「那一年我爸媽被關進洗腦班,是洗腦班的人無意透露的:武漢是周永康指定的鎮壓法輪功秘密會議點⋯⋯迫害所用的酷刑、什麼『攻堅組』等這些迫害思路和手段都是以武漢洗腦班作為試點推向全國的。」

現已落馬的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在武漢實行鎮壓機制後,再將這套迫害系統沿用到其它城市,「這和武漢的疫病擴散蔓延到其它城市的形式簡直一模一樣」。

蘊琦說,原武漢市市委書記陳一新,為了自己的政治資本,在周永康之後依然將武漢作為全國迫害法輪功行動部署地,在洗腦班秘密召開會議,全國迫害法輪功頭目和武漢主要負責人都會參加。如2018年他們曾斥資擴建江漢區玉筍山洗腦班,並於9月在此召開秘密會議部署2018~2019年度、包括世界軍運會期間針對法輪功的打壓和維穩行動。

陳一新是2016年至2017年的武漢市委書記,2018年3月升任中央政法委會秘書長。日前網上出現傳聞,說「武漢換帥——陳一新臨危受命重返武漢當市委書記」,但沒過多久,這個傳聞就被證明是假消息。

蘊琦說:「陳一新調離武漢後,江漢區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殷玉梅又成了武漢市政法委頭目,2017-18年她公開組織全國鎮壓法輪功典範大會,部署下一步怎麼迫害。2018年在武漢,對法輪功的迫害死灰復燃,洗腦班不減反增,到2019年還在新增洗腦班。2019下半年,他們在湖北電台上組織中小學生反邪教活動,歌唱表演,洗腦宣傳。」

她說武漢市在迫害法輪功上一直名列前矛,但是普通市民不知道:「P4實驗室普通市民不知道,洗腦班都是在郊區。武漢市怎麼會遭此劫?是有原因的。」她認為原因就是中共的邪惡和腐敗讓老百姓「殃及池魚」。◇

責任編輯:方平

評論
2020-01-27 10:4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