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警武汉肺炎 8名“传谣者”被重新“定性”

人气 21894

【大纪元2020年01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穆清综合报导)一个月内,武汉肺炎疫情防控从“8名散布谣言者被依法查处”发展到“武汉封城告急”,国家层面动员支援武汉。最初8名所谓“谣言者”究竟该如何重新定性引各方关注。

1月28日,中共最高法院在官方公众号上发布署名文章,以武汉肺炎疫情,8名“传谣者”的案件为例,确认这些“传谣者”提前预警的行为客观上有利无害,不应受到任何法律处罚。此举被指以大陆最高审判机关的名义为武汉“8名传谣者”恢复名誉。

这篇署名唐兴华的文章题为“治理有关新型肺炎的谣言问题,这篇文章说清楚!”此文将“武汉处理8名发布不实信息者”作为示范案例,承认如果社会公众当时听信了这个“谣言”,并且基于对SARS的恐慌而采取了佩戴口罩、严格消毒、避免再去野生动物市场等措施,这对更好地防控新型肺炎,可能是一件幸事。

文章还承认,在武汉市公安机关处罚的8名发布“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7例SARS”的案件中,尽管新型肺炎并不是SARS,但是信息发布者发布的内容,并非完全捏造。只要信息基本属实,发布者、传播者主观上并无恶意,行为客观上并未造成严重的危害,对这样的“虚假信息”理应保持宽容态度。

律师:不能错误处罚实事求是讲真话的人

伴随武汉疫情告急,网络不少人发帖为武汉8名所谓“传谣者”讨说法。其中,北京平商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庆,广东德纳(武汉)律师事务所尚满庆律师,他们对武汉市公安局申请政府信息公开,以搞清楚武汉市的公安机关的行为是否真的是依法。

律师们的理由是武汉市公安局处罚之后,“新型冠状肺炎病毒”确认感染病例和疑似感染病例数据不断刷新的消息又在网络上广为传播,全国人民顿生疑惑,无所适从。为正视听,申请人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下称《条例》)第二十七条,敦请贵局依据《条例》公开该“8名散布谣言者”被处罚的的事实依据、法律依据及处罚结果。

网络截图

申请人认为,现在,广大人民群众铺天盖地地对武汉市公安局当初处罚“8名散布谣言者”提出强烈质疑和严厉批评,认为武汉市公安局为了维护所谓的社会稳定和武汉市的对外形象,不惜掩盖真相,不惜错误处罚实事求是讲真话的人。

(网络截图)

“究竟孰是孰非,究竟孰是谣言是孰真相,事关人民群众的知情权、生命健康权,事关真相传播权利和此后类似公共事件的舆论导向,贵局有责任有义务回应社会关切,释人民群众之疑答人民群众之惑!”申请书最后这样写道。

(网络截图)

8名“谣言者”都是医生 其中一位染肺炎

微博CEO王高飞在其常用的“@来去之间”微博账户中,披露了被查处的8名“谣言者”分属三个群,分别是武汉大学临床医学04级群,武汉协和医院红会神经内科群和肿瘤中心群。更可笑的是这八位医生现在还战斗在最前线。

(截图)

《北青深一度》记者联系到其中的一位医生,以“受训诫的武汉医生:11天后被病人传染住进隔离病房” 为题报导。但目前,该文已被删除。

2019年12月30日,该医生在大学同学群中发布消息称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

他告诉《北青深一度》,消息来源是同事之间互相交流知道的。当天晚上也看到了一份武汉市卫健委员会发布的红头文件,紧急通知华南海鲜市场陆续出现不明原因肺炎。

此外,这位医生表示,关于确诊为SARS的说法不准确,自己此后在群内强调过,“是冠状病毒,具体还在分型”。他一再嘱咐不要外传,不过还是被人截图外传。截图存在断章取义的问题。

该医生在群里发布信息的第二天,就被医院监察科要求写一份对于不实信息外传的反思。1月3日上午,他又去派出所签了一份《训诫书》。

派出所让感染医生签下的“训诫书”。(网络图片)

1月12日,这位被自己的病人感染肺炎的医生住院,CT结果显示双肺多发感染,磨玻璃样病,14日转至呼吸科隔离病房。此后,他又逐渐出现呼吸困难加重的问题,于24日转至重症监护室。

人们无法释怀 中国已付出沉重代价

外界注意到,在疫情初期,当局以“造谣者”打压披露真相的民众引发民间怒火后,除了最高法发文承认打压有问题外,中共官喉《中国青年报》也刊发评论来灭火。

《中国青年报》的评论虽然仍试图大事化小,但也不得不承认,武汉公安机关处罚8名发布“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7例SARS”的案件已引发民怨。这个特殊时期,最高法的特别身份,通过公号表达这样的观点,可能传递了一个执法是有问题的信号。

文章还用“相关信息的不透明”、“公共部门信息发布滞后”等表述间接承认了中共当局掩盖疫情真相,以及在此情况下“还给一些能救命的警报者粗暴地盖上造谣之名”。

评论承认,虽然最高法公号为武汉“造谣者”正名,“但人们无法释怀的是,如果开始就重视这个警告,而不是机械地当成谣言,当下武汉和中国就不会付出如此沉重的代价。”

1月29日,面对汹涌的疫情,美国哈佛大学流行病学专家费格丁(Eric Feigl-Ding),中文名丁亮。他引用《柳叶刀》杂志主编Richard Horton的推特,提到一项最新研究显示,新型病毒致死率达到11%。

此前,费格丁博士引述初步估算表示,武汉新型病毒的传染力是3.8,是“热核级别的瘟疫”。他强调,“没有夸张”,“有些人认为我企图制造恐慌,我没有,我是科学家。这种病毒很厉害!”。

疫情早期,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轶也讲出了一个令人惊悚,但他自己认为还是“保守估计”的数字:“这次感染规模最终可能会是SARS的10倍起跳。”

1月27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发言人承认,在1月23至25日三天的报告中,对武汉肺炎疫情的风险列为中等,是“用词错误”,27日修改等级为“高”。

高法纠错能走多远? 中共持续封锁消息

不过就在如此严重的疫情下,1月28日,最高法院公号为武汉“造谣者”正名的两天前,1月26日,中共刚开始新一轮严厉的封口。 微信安全中心25日发布《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相关谣言专项治理的公告》。中共自我纠错能走多远?并不乐观。

公告称“各类‘网传’、‘听说’类谣言信息不断刺激着大家的恐慌情绪”,威胁发布“虚假消息”、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将被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重后果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

微信的公告同网上传出的一份网信办通知不谋而合。通知称,从1月26日起,所有群组不得转发任何没有官方证实的关于新型肺炎的内容。凡是转发未证实的(消息),网监部门提取到(被网监部门发现),造成“恶劣影响”的一律拘留。

网传网监部门通知。(网络图片)

从去年12月8日,武汉第一例肺炎病人出现,到《第一财经》记者证实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2019年12月30日发的《关于报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况的紧急通知》,再到专家钟南山2020年1月20日晚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已确认人传人,这期间,所有重大消息都不是武汉官方首发披露。

武汉市长周先旺则把责任推给中央,称在1月20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定调将武汉肺炎定为乙类传染病,并进行甲类传染病的管理后,地方政府才得到授权,能够更“主动”地执行各种措施。

1月23日,中国大年除夕夜的前一天,武汉紧急封城,可这时已晚。周先旺对媒体承认,此时,有500万人已经从武汉走出去了。

截止1月29日,武汉肺炎疫情已蔓延到整个中国,乃至海外20个国家和地区。与此同时,在疫情最危急的时刻,中共删帖控评还在持续,继续封锁消息。

一篇发表在“大家・腾讯新闻”的《武汉肺炎50天,全体中国人都在承受媒体死亡的代价》,直击此次疫情的症结,但很快遭删除。作者陈季冰作为媒体人,他直言:虽然第一例患者的出现是在去年12月8日,但之后的40多天里,新闻媒体对受众发挥的一直是“安抚”功能。别说是全国其它地方,就是在武汉当地,气氛都是一派祥和。

目前,在海外媒体的报导中,人们所能看到的危重病人家人的无奈,绝望,哭诉,医生护士面对死亡,不堪重负的压力和崩溃,以及缺乏基本防护物质的对外呼救等等,大多都是中国网民通过翻墙,传出的视频和图片。

“政治限制政府做出有效反应”

西东大学(Seton Hall University)全球健康研究中心主任黄延中说,中共政府一开始没有详细说明病毒向大陆城市传播的细节,也没有透露医务人员的感染情况,令人担忧。

“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这种缺乏透明度和不作为的模式没有改变。”同时也是非典流行病专家的黄延中说,“政治继续限制政府做出有效反应。”

责任编辑:李穹 #

相关新闻
【最新疫情4.02】以色列部长夫妇染疫
眼见野牛群接近 美国记者的反应十分逗趣
台湾一名社区保全染中共肺炎 感染源不明
【翻墙必看】大陆多地民众开始抢粮了
最热视频
【细语人生】诚念法轮大法好 躲过大劫
【十字路口】大外宣改历史?12证据紧咬中共
【现场视频】山东威海一仓库集散点突发大火
【直播回放】4.1疫情追踪:白宫示警死亡超10万
【直播】4.1纽约州每日疫情发布会
【拍案惊奇】老任平安习总不妙?粮荒近逼全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