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肺炎是2020黑天鹅吗?

人气 1045

【大纪元2020年01月31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ames Gorrie撰写/高杉编译)现在开始思考被称为“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的中共病毒(俗称武汉病毒、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全球爆发,将会如何影响世界经济是否会为时过早呢?道琼斯指数在1月27日下跌了1.6%,454点,使我们有理由认为,更多的破坏性影响可能正在迎面而来。

虽然我们还不知道这种致命疫情的规模和将会持续的时间,但如果2003年的SARS爆发可以被当作是某种指标的话,那么这次中共肺炎疫情的出现对经济带来的压力将是不可避免的。

关键的问题是,情况会有多糟糕?

中共肺炎疫情是在中共经济的伤口上撒盐

随着中共当局实施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隔离措施,已有(湖北省的)17个城市(因封城)处于停滞状态,这种大规模事件不可能不会影响宏观经济指标。要求数百万人待在家里以防止病毒进一步传播,就意味着人们无法去工作,也没有人出去购物。这无疑将使已经受到重创的中国经济雪上加霜。

此外,尽管数以百万计中国人已经请了一周的假来庆祝新年,但中共当局正在将休假时间延长到2月9日。由于体育和宗教活动被取消,学校将停课更长时间,那些城市里的人几乎哪儿也不会去。

当然,由于这种病毒拥有两周的感染潜伏期,而且在此期间还具有传染性,延迟假期后的复工日期是一个明智的预防措施。这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因为在20世纪90年代爆发的SARS病毒在潜伏期期间是没有传染性的。中共应该能够预料到这些隔离措施至少将会导致消费支出收缩。

根据《经济学人》商业信息部提供的数据,经济损失可能会导致中国2020年的GDP下降1%。但这一估计数字是基于此前SARS病毒爆发对当时规模小得多的中国经济所造成的影响。而在今天,中国经济规模要比当时大得多,同时,此次中共病毒的威胁也更大。

中共病毒疫情会比SARS更严重吗?

事实上,目前的情况有可能要比非典型肺炎(SARS)疫情更加严重。首先,它的毒性正在加速变异,变得更能适应在人类中感染和传播,目前还没有人知道这将在多大程度上提高对人类传染或对生命危险的程度。

其次,如上所述,它在两周的疾病潜伏期期间是具有传染性的。而且,根据中国病毒学家、香港大学新兴传染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管轶(Guan Yi)的说法,已经错过了遏制这种中共病毒疫情的黄金窗口。现在控制它的成本要高得多,而且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

第三,北京方面正在夜以继日地在湖北省增加或恢复10万张病床,以满足预期的需求。湖北省是疫情爆发的起点。

这些因素都不是能够快速解决问题的好兆头。事实上,一些人已经在预测评论说,这种中共病毒疫情的传播甚至将会导致全球经济衰退。

需要回答的重大问题

情况可能真的会是这样的,尽管现在说肯定会是这样还为时过早。我们无法确切了解和预测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中共当局一直没有提供关键信息。例如,它们还没有透露感染者的实际人数以及有多少人实际死于这种病毒。

还有其它重大问题需要解决。中国共产党还没有向世界各国提供可靠的病毒来源。这是因为被称为是疫情源头的武汉大型集贸市场上有多种野生动物?还是因为在20英里(约合32.2公里)外存在一个中共的4级生化武器实验室

负面消息对地区经济的影响

与此同时,其它依赖中国的地区性经济体可能也会感受到这次疫情爆发所带来的经济痛苦,其中有些人已经感觉到了。

不幸的是,与美国达成第一阶段协议的积极消息已经被遗忘,被这场不断迅速变化的卫生健康危机阴影所掩盖。如果危机继续扩大,第一阶段协议甚至可能还没开始实施就结束了。

中共病毒的出现也削弱了企业商界把供应链从中国转移到邻国的积极影响。随着台湾、泰国、日本和韩国也出现确诊病例,该地区的旅游和贸易水平也正在略有下降。

黑天鹅事件?

在文章的开始,我提到了道琼斯指数下跌1.6%可能预示着未来的情况。的确很有可能。

目前我们还没有到那一步,但也许已经在通向那里的路上了。我们看到全球资本市场受到了惊吓,旅游限制已被实施,信息已被隐瞒,尤其是对中国国内民众。在这种大气候下,不确定性增加了。随着病毒继续增强,越来越多的国家出现确诊病例,越来越多的国家从受感染地区疏散人口,今天的贸易伙伴可能明天就不再是伙伴了。

这不是一个促进经济增长的积极的全球经济环境。在这种情况下,恐惧(不管有无根据)压倒了贪婪,这意味着全球经济放缓可能就在前方。此前没有人能够预见到这一切的到来,而在目前这个阶段,也没有人能够预见到它的结束。

对于中共来说,不包括全世界的其它国家,鼠年很可能成为黑天鹅年。

(译者注:黑天鹅事件,也被称为黑天鹅效应(Black swan theory)是指极不可能发生,实际上却又发生的事件。主要具有三大特性:1. 这个事件是个离群值,因为它出现在一般的期望范围之外,过去的经验让人不相信其出现的可能。2. 它会带来极大的冲击。3. 尽管事件处于离群值,一旦发生,人会因为天性使然而作出某种解释,让这事件成为可解释或可预测。第三条并非必要条件,只是解释人类现象的一环,仅满足前两者即可称之黑天鹅事件)

作者简介:

作者詹姆斯·戈里(James Gorrie)是美国南加州的一名作家和演说家,他也是《中国(中共)危机》(The China Crisis)一书的作者。

原文Is the New Coronavirus the Black Swan of 2020?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夏小强:进入至暗时刻 香港将走向何方?
颜纯钩:美国果然出手,中共已无退路
千载云:中共混来混去,咋就混成了世界公敌呢
【名家专栏】世卫拒绝台湾涉及全球问题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美透露制裁新法 北京为何强夺香港
【思想领袖】华为起家与非对称混合战
【新闻第一现场】美不再承认港自治 孟晚舟罪成
【拍案惊奇】孟晚舟翻船 香港悲壮5.27!
【现场视频】牡丹江火车全部停运 居民隔离
【有冇搞错】美国硬碰硬的血偿逻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