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川普正在指导中东巨变

人气 1056

【大纪元2020年10月01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Brian Cates撰文/张雨霏编译)出乎意料的惊人举动,唐纳德‧川普(特朗普)总统上周推出了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巴林)之间的两项历史性和平协议,而不是一项。

就在白宫签署这些协议之前,川普表示,其它五个国家就与以色列达成协议事宜,正在与美国政府进行高级谈判。

川普坐在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旁边,在签署仪式开始前几分钟说:“我们与另外五个国家(在此问题上)已经取得很大的进展。”

在过去的25年里,以色列与任何一个阿拉伯国家之间都没有达成重大的和平协议。在1993年达成第一份奥斯陆协议(Oslo Accords)后,以色列总理伊扎克‧拉宾(Yitzhak Rabin)与巴勒斯坦解放组织(PLO)主席亚西尔‧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在1995年签署了第二份奥斯陆协议。

但是,阿拉法特(在2000年举行的戴维营峰会上)最终选择离开谈判桌,并坚信他可以通过重启暴力的“intifada”(意为巴勒斯坦民众起义)示威来迫使以色列做出更多让步,而不是通过进一步的谈判,和平的希望就此破灭。

历史的必然发生了突变

华盛顿智囊团和五角大楼的专家称,二十多年来,普遍认为的中东局面是,毛拉统治下的伊朗将不可避免地获得核武器。由俄罗斯和中共支持的这样一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将会越来越大。对于世界其它地区而言,这将是一个巨大的麻烦。

正如《华盛顿时报》的特约撰稿人詹姆斯‧哈克特(James Hackett)2006年在“聚焦伊朗”(Iran in Focus)系列中所说的那样:

“一些观察家问,为什么不让伊朗发展核武?答案是,毛拉们手中的核武器将是自核时代开始以来最危险的组合,伊朗将成为一个由宗教狂热分子领导的拥有弹道导弹的核武国家。这将严重威胁世界和平以及生活在以色列的600万犹太人和阿拉伯人的存亡。”

伊朗领导人多次公开表示,他们打算针对以色列使用获得的任何一种核武器。尽管有些人认为这种种族灭绝性的声明只是虚张声势不必在意,但其他人,特别是以色列国家本身,却非常重视这些威胁。

如果伊朗成功实现其获得核武器的目标,这不仅对以色列构成迫在眉睫的威胁,由此产生的力量不平衡还会促使毛拉们欺负那些无核邻国,迫使它们做出各种令人无法接受的让步。

鉴于自1979年推翻伊朗君主制政体以来,伊朗给世界造成的巨大麻烦,不难预见,德黑兰作为核大国会在全球范围内制造多少混乱。

即使作为一个无核国家,伊朗也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建立了广泛的犯罪网络。它利用恐怖、毒品、武器和人口贩运网络来影响远超出其国界的事件,同时为德黑兰赚取可观的收入,目前为止已经非常奏效。

过去20年中驱动中东所有威胁情形的假设是,伊朗获得核武器是不可避免的,最好的期望是德黑兰的核突破能够推迟几年。这就是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和副总统乔‧拜登共同领导的伊朗协议的既定目标。

为了应对即将覆盖整个地区的不可避免的伊朗核威慑,五角大楼、国防承包商、游说者以及智囊团外交政策专家们都预想美国和西方在海湾地区的军事力量将不断增加。

是的,几十年来一直假设只有美国领导的联盟有能力有效对抗拥有核武器的伊朗,因为当地国家对伊朗的侵略没有任何真正的威慑作用。人们认为,与1990年的波斯湾战争及后来于2003年开始的伊拉克战争一样,美国必须始终处于领导地位,否则什么事情都办不到。

但现在的情况是,不仅伊朗无法在川普眼皮底下发展核武,而且在该地区也有一个崛起的大国可以承担打击伊朗的角色。

阿盟多国军事力量

除了美国领导的外部军事力量来对抗伊朗、俄罗斯和中共的三国轴心之外,突然有了一个新的、本土力量,可以在中东起到制衡的作用。这是一支由二十多个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组成的多国部队。

2016年,随着北方雷霆军事演习(Northern Thunder military exercises)的开展,这些盟国就已经训练了约35万士兵,在海陆空作战中共同协调和运作。他们正在接受类似多方面的强化训练,准备承担和摧毁ISIS哈里发的任务。

人们普遍误认为美军在摧毁ISIS方面起了主导作用。事实不是这样。

一段时间以来,川普总司令一直在缩减派驻叙利亚、伊拉克和阿富汗的美军人数。留下来的那些人仅承担支持或咨询的角色。现在正是这支新的多国部队——训练有素的阿拉伯联盟武装突击队,他们在拉卡(Raqqa)和摩苏尔(Mosul)等地区挨家挨户与ISIS作战,而不是美国军队。

这是对这支新部队的首次严峻考验,它已经完成任务,现在准备为自己的国家提供安全保障。这意味着美国和其它国家现在可以从该地区撤离。

这对“排干沼泽”意味着什么?

与以色列结盟、接管波斯湾地区安全的一支阿拉伯多国部队,其完全意想不到的发展将对华盛顿和五角大楼的很多人带来非常严重的财务后果。这是因为政治和军事精英阶层中的许多人实际上将他们的整个职业生涯都投资于来自伊朗的核威胁以及相应的美国军事建设。

基于美国军方在海湾地区的预期扩张,投入几年时间和数百万甚至数十亿美元资金的那些人,对于事情突然出人意料感到不满。

一个巨大的范式转变(Paradigm Shift,指行事或思维方式的重大变化)正在进行中,那些在哲学和财务上以旧范式大力投入的人突然意识到,他们脚下的土地正在朝着他们未曾期望或计划的方向运动,并且无疑是他们不喜欢的那个方向。

对于某些人来说,以这种方式实现中东和平绝对是一场灾难。我敢肯定,如果可能的话,国会、国防游说业、五角大楼乃至白宫内部的华盛顿建制派精英们,如果他们了解到情况,也会竭尽全力破坏这些和平谈判。

关键在于,“华盛顿沼泽”中没有人可以阻止这些协议的达成,因为除了川普和少数人,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些秘密谈判,等知道的时候为时已晚。

从川普的内部圈子来看,不存在真正的泄密,而且很长时间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唯一的方法是,川普和他值得信赖的得力助手、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在完成所有交易后,在最近几周才公布,例如塞尔维亚与科索沃之间的经济协议或者库尔德人的石油交易。

以自己的方式设定自己目标的政治和军事精英机构无法阻止正在发生的事情,因为他们根本无法弄清楚川普在做什么,直到为时已晚。

这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

(译者注:“排干沼泽”(Drain the swamp)是川普在2016年竞选阶段提出的施政方针。他承诺,他当政后要整顿华府的官僚运作,彻底改变华府的政治生态。“Drain the swamp”的本意是“排干沼泽”,该词语起源于欧美国家大规模传播疟疾的年代沼泽容易滋生蚊虫,而蚊虫是病毒传播的主要媒介。为了控制疟疾传播,有人建议说,只捕杀蚊虫是不够的,而是应该将沼泽排干,这样才能从根本上消灭疟疾的传染源。

原文Trump Is Guiding Vast Paradigm Shift in Middle Eas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布莱恩卡茨(Brian Cates)是德克萨斯州南部的一位作家,著有《没人问我的意见……反正它就在这儿!》(Nobody Asked For My Opinion … But Here It Is Anyway!)一书。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阿联酋以色列和平协议预未来巨变
【名家专栏】拜登若当选 将是最软弱的总统
【名家专栏】轮到巴林?川普该获诺贝尔和平奖
【名家专栏】为了和平 中东投川普一票
最热视频
【西岸观察】证人指控拜登 大数据分析川普赢
【十字路口】习纪念抗美援朝放狠话 六大动机
【一线采访视频版】无锡37访民盖手印 揭零上访黑幕
【重播】川普俄亥俄州演讲:拜登利用公职捞钱
【拍案惊奇】五中会场突增军警 美提前投票火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