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调查】敲诈、卖假货 华人因这些重罪遭遣返

人气 475

【大纪元2020年10月18日讯】观众朋友们大家好!2020年又是美国总统大选年,记得2016年美国大选的热门议题之一,就是非法移民的问题。

川普总统上任后就一再呼吁立即遣返有犯罪前科的移民,以及加强移民执法。我们今天就讲一讲和纽约华人社区有关的几个遣返案例,看看司法部门是怎么断案,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ICE)又是怎么寻找犯罪的外籍人士的。

根据美国法律,美国境内的被驱逐者分为两类,第一类是签证过期、非法逗留,以及偷渡入境等,也叫做无证移民,没有合法居留的证件。第二类是在美国境内犯下罪行并被定罪的罪犯。

今天讲的案例是犯了罪的,移民可以因为很广泛的犯罪行为遭到强制拘留和遣返。那个清单很长,有兴趣的观众可以看我的报导中“什么是加重罪?”这一部分:敲诈也算重罪 纽约大陆男子面临被驱逐出境

其中,敲诈勒索是华人社区比较常见的案子,例如中国留学生在微信上遭遇交友诈骗,落入桃色陷阱,对方以不雅视频和曝光个人信息为由实施敲诈,是其中一种。

敲诈也算重罪 纽约大陆男子面临被驱逐出境

敲诈他人会导致遣返吗?中国公民曾某在1998年之前因“敲诈”罪名被裁决驱逐出境,如今20多年过去,他宁愿坐移民监上诉不止,也不愿回中国;但由于他被认定犯了重罪,恐怕最终还是面临被驱逐出境及永远无法再入境美国的命运。

曾先生上诉后,案子被移民上诉委员会(BIA)拒绝,认为他的罪行的确符合《移民和国籍法》中关于“盗窃罪”这一加重罪(Aggravated Felony)的类别,应该遣返回中国。他继续上诉至纽约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庭,要求重审,但法庭拒绝了他。

根据第二巡回庭9月30号的裁决书,曾先生争辩的论点是:

1、国土安全部已经放弃继续追究他“盗窃罪”的罪名;

2、他的联邦定罪不属于“加重罪”类别的“盗窃罪”,因为索要对方财物,涉及“获得对方的同意”,而BIA将“盗窃罪”定义为“未经同意”情况下侵占对方财产。

法官说,曾先生最初于1998年就因勒索罪被判驱逐出境,原因是他的勒索定罪是暴力重罪。后来2001年国土安全部(DHS)加控他“盗窃罪”这一加重罪名,还是要驱逐他。联邦法规允许DHS在驱逐程序中“随时”增加或更换驱逐他的罪名,并允许当事人有时间回应这些罪名。

法官说,曾先生2001年被加控后,有足够的机会回应,因此并无对他不公。与此同时,他的遣返令一直没有取消,而且2001年增加指控他罪名,也没有违反正当程序。

至于如何确定定罪属于“加重罪”,法官解释,他们采用的是“类型分类”(categorical approach),即“我们一般性地考虑犯罪”,“根据法律对犯罪的定义,而不是就个人在一个特殊的场合可能如何实施犯罪来考虑。”

通常,如果没有类别匹配,则机构或法院必须确定定罪法规(statute of conviction)是否可分割;然后确定非公民被定的罪名依法规是否属于重罪。

上诉庭法官接下来判断“勒索罪”的定义,是指不当使用威胁或者要挟的方法,获得他人同意的情况下,从他人那里取得财物。由于《移民和国籍法》中没有定义“盗窃罪”,上诉庭法官认为应该遵守BIA对该术语的解释。

BIA援引《美国法典》对盗窃罪和欺诈罪的区分,将前者定义为未经他人同意侵占财物 ,是指“未经自愿同意”;因此BIA得出结论认为,根据加州的法规“禁止勒索”,勒索是重罪,因为“盗窃罪”“包括敲诈勒索,不当使用武力,恐吓或威胁手段迫使对方同意。”

因此上诉庭法官认为,BIA从广义上将勒索解释为“盗窃罪”是合理的。

走私假鞋入美 华裔夫妇面临遣返

第二个案例是一对华裔夫妇黄微琴(音)和廖建云(音)从中国走私假鞋在美销售,2017年3月被捕,2018年1月双双在纽约南区联邦法庭接受量刑,妻子黄微琴被判囚一年零三个月,丈夫廖建云被判一年零一天。

量刑当天,黄微琴认罪时痛哭流涕,为自己的行为后悔,希望法官宽恕她的过错。又说,她的三个女儿还没结婚,请法官帮忙,给她机会留在美国痛改前非。她丈夫廖建云则以中文讲不好为由,没有发言。

两人的代表律师均向法官表示,判刑超过一年,服刑期满后会被交到ICE手中,强制遣返回中国,留下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一年以内刑期,虽然也有可能被遣返,但取决于犯罪的性质和严重性,两人卖假货,和抢劫犯不同,或有机会留下。因此力争为俩人争取一年以内的刑期。

黄微琴的代表律师说,年届48岁的黄1997年底离开中国和三个女儿,一个人偷渡来美,历尽艰险,大半年后才抵达美国,到美国后以中国的“一胎化”政策迫害为理由,申请政治庇护拿到身份,2011年申请到女儿们来美,为了给孩子们美好的生活,每天起早摸黑,打两份工作,在女儿眼中是“超级母亲”。而今她无比后悔,请求法官高抬贵手,让她能留在美国,完成母亲责任。她丈夫的代表律师也说,做父亲的也是一切为了孩子。

联邦助理检察官则坚持量刑指导中建议的27~34个月刑期,指出美国国会和纽约第二巡回上诉法庭都认为“假冒产品已达到流行的比例… …”,不重判不足以给其他造假、贩假者以足够的威慑力。

法官说,两人进口七个集装箱的假雪地靴UGG和假耐克鞋,执法人员又在他们的仓库中发现1万7千双侵犯知识产权的鞋子,说明两人这不是偶尔一次或两次违法。

最后法官判处女的15个月,男的一年零一天。因为这个案子中是女的做老板,男的做助手。

女方的律师在法官宣判后,再次请求法官为她减少刑期至11个月,法官拒绝减刑,表示不服可上诉。

男方的律师也请求法官给他“减少两天刑期至364天”,因为入狱一年以上的罪行都属于重罪,一年以内和以上,在遣返待遇上有天地之差,法官也一口回绝。

涉及道德败坏罪如打人行为 影响多深远?

刑事前科是否会影响日后来美或申请绿卡?刑事犯罪影响多深多远?纽约移民律师潘绮玲律师说,这需要根据联邦政府及当时在任总统的移民政策态度判定。

例如,有人犯下涉及道德败坏罪如打人行为等,并没有联邦重罪的定罪,以前连续在美国居住7年者,可以申请7年“绿卡免递解”,但最高院在今年4月23日的决定中将此归类在“不得入境”类,在美国境内的也可以不给豁免,不能取消递解出境。

潘律师说,拥有绿卡身份但有犯罪前科的华人,在入境美国时会面临吊销绿卡的可能,因为涉及“重新申请进美国”。在驱逐对象中,有重罪、轻罪和涉及道德的犯罪三种类型,其中,华人社区常有的贩卖K粉毒品案,“这个罪对绿卡是致命伤”。

虽然美国很多州大麻合法化了,但联邦层面并未视之“合法”。潘律师提醒,加拿大有许多含有大麻的食品,甚至做成大麻零食如糖果等,在入境美国时会被看作“毒品”、摊上大麻烦。

ICE扫描指纹 寻找犯罪的外籍人士

很多移民担心犯下轻罪如家暴、酒驾、地铁逃票等,都会被遣返。那么,纽约市警察对于“低级别的犯罪行为”,通常是如何处理的?什么样的情况会直接或间接带来麻烦?

管理纽约华埠一带治安的市警5分局局长吴铭恒,2017年初在警民会上回应记者提问时,简单介绍了他们对轻微罪行的作业方式。

以华埠的非法假货买卖为例,纽约警局有一个月逮捕了25名兜售假货的小贩。吴铭恒说,对于小罪,通常有两种处理方式,警方抓到卖假货小贩后,可选择开刑事法庭罚单,让小贩一、两个月后上庭;或者将其带回警局,并在中央拘留所度过一晚。

大多数被开罚单的人没有被捕,也就没有打指模。但所有被带回警局的嫌犯都会做指纹留样,指纹将会自动与各州及联邦的司法机构分享,包括移民当局和移民法庭。

吴铭恒说,很多人不喜欢在中央拘留所睡一晚,但是针对假货小贩这类惯犯,警方采取的策略通常是“逮捕、并将他们送到中央拘留所”。

移民及海关执法局(ICE)在全国的联邦、州和地方监狱和拘留所扫描在押犯人,寻找犯罪的外籍人士。一旦ICE发现了有犯罪前科的非法移民,而且属于备忘录中优先递解类别者,就可以发出文件,启动罪犯递解出境的程序。这些行动发生在他们被释放以前,移民及海关执法局中途介入。

这就可以理解,为何数十年没有改善的、唐人街卖假货的猖獗现象,到川普2017年1月走马上任“放狠话”后,曾经一下子收敛了不少,很多假货小贩都“不见了”。吴铭恒说,有一名卖假货的小贩远远看到警察,“吓得把十个钱包扔下就跑。”

不过,纽约作为移民“庇护城市”,自川普2017年上任之后就一直誓言要保护住在纽约境内的无证移民。FBI是否执法是联邦的事,当地不愿意配合联邦执法机构逮捕或拘留无证移民,借此保护无证移民免遭驱逐出境。

例如,纽约市监狱管理局不顾移民及海关执法局(ICE)开出的拘扣令,将一名刑满的黑帮分子释放,而ICE只好在犯人释放当天到该黑帮分子皇后区的住所,将他逮捕递解。

纽约警察局和市长一直誓言坚守“庇护城市”的角色,纽约市警务处副处长兼首席律师伯恩曾明言,“即使你地铁逃票十次,都是轻罪。没有人会因为轻微犯罪而被驱逐出境”。不过,一些法律和移民倡导者说,这话只说对了一半,因为小犯罪也可能被“按指纹”,ICE通过扫描指纹寻找犯罪的外籍人士,华人最安全的做法还是“洁身自好,遵纪守法,不留案底。”

责任编辑:李雯

相关新闻
杨威:大时代大变局 大纪元预警莫错过
中共党员入境美国遭遣返 法律学者:新政首例
【纽约调查】华人进步会被爆 资助黑命贵运动
美禁共产党员移民 办理《退党证书》人数激增
最热视频
【薇羽看世间】川普政府告脸书
【重播】彭斯乔州“捍卫参院多数”集会演讲
【横河直播】舞弊横行 吹哨受压 美国真正危机
【新闻看点】川普6大招打击中共 战狼突退缩?
【远见快评】乔治亚州视频爆猛料 巴尔被警告
【思想领袖】努涅斯议员:拜登假装赢得大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