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捍卫新闻自由 台民团吁别让中天续约

近期中天换照与否,更重新唤醒民众对红媒问题的重视。图为623反红媒大游行。(陈柏州/大纪元)
人气: 114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10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吴旻洲台湾台北报导)中天新闻台的执照将于12月10日到期,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26日开听证会讨论是否同意换照。台湾教授协会代理会长陈俐甫21日表示,中天新闻台能否“换照”与新闻自由无关,新闻台是政府特许行业,拥有公共资源,若允许虚构假新闻的媒体存在,才是对言论自由的压迫。

2014年时,中天新闻台面临申请换照,当时“换照审查委员会”出席的11名委员中,有6位评定中天“不合格”,但最终NCC委员会仍核准中天电视的换照申请,不过也附加了4项中天电视必须履行的“附款”,包括改善“伦理委员会”、贯彻“独立审查人”等。

NCC26日开听证会讨论是否同意中天电视台换照议题,部分政治人物质疑NCC的作为违反新闻自由。对此,本土社团21日举行“NCC不要再放水,言论自由非造假霸凌通敌:中天依法该撤就撤”记者会。

台湾客社社长张叶森表示,新闻自由不可无限上纲,制造虚假新闻不等于新闻自由,这是非常要不得的事情,反而是扼杀新闻自由,呼吁10月26日的听证会应该依法严格审查,该撤就撤。

台湾北社社长李川信也说,中天长期违反多项规定,以2019年为例,选前谎称文旦倾倒水库,刻意操弄政治风向,还为特定部分政治人物进行操作,变成宣传机器,而且背后还有中资。如果审查时轻易放过它,其他电视台就会认为垫底的都能通过,就不需要改善。

新闻自由有公共责任 非纯粹言论自由

陈俐甫表示,NCC审查中天新闻台能否“换照”,根本不牵涉言论自由,因为新闻台是特许产业,占用频道等稀有的公共资源,拥有第四台定频拨放的优势,影响力较大,这是国家给予的权力。

他表示,所谓的“新闻自由”,是一种有公共责任概念的言论自由,并非纯粹的言论自由,以德国为例,也有明文禁止报导种族仇恨、崇拜纳粹的言论,还有相关的刑事责任。

他强调,二战纳粹把新闻变成独裁者的工具,进而破坏民主、反对民主,因此基于捍卫真正的民主与言论自由,所以定出相关符合公众利益的规范,其中就包括电波频谱分配的权力,所以即便NCC没通过中天的换照申请,也一点都不会影响中天里面任何员工,包括董事长个人发表言论的权力。

陈俐甫强调,这次NCC的审议,并非言论自由与没有言论自由的斗争,而是审议公共频道中的新闻权力是否符合民主规范,“这不是在欺凌中天,而是在肯定其他竞竞业业、尊重自己工作的新闻业者的行为”,如果放任中天的行为,其他认真、持公益态度与新闻尊严的媒体工作者情何以堪?

他表示,新闻台一定要基于真相,而不是假借公益、假借真相,如果今天是中天戏剧台,没有人会苛责,但新闻台的换照,就要站在新闻的前提之下来看待,基于中天过去几年背离事实的报导与立场,明显有违公共利益与真相,也被NCC裁罚非常多的金额与次数。

对于NCC已裁罚中天,为什么不允许换照的质疑?陈俐甫表示,这种说法违反公正原则,如果台湾最有钱的人来办媒体,难道只要付得起罚金,就能不断虚构假新闻吗?就可以为所欲为吗?纵容这样的作为,才是对其他没有钱的人言论自由的压迫、对真实新闻的压迫。

中天去年遭罚553万元 所有媒体之最

公投盟总召蔡丁贵也说,这次是换照,并非撤照,NCC管理的广电频道是公共资源,是特许行业,因此前提必须符合人民的利益。

台湾青年民主协会理事长张育萌说,2014年NCC以4个附加条件通过换照,其中包括要有独立审查人制度,但中天却是等到2019年才聘请独立审查人。2019年NCC也裁罚高达553万元,这是各媒体里裁罚最多的。NCC应该要专业审查,该撤照就撤照。

自由台湾党主席罗宜表示,每一家媒体都会有疏漏,但中天的疏漏却是多过别人,品质也是让人民难以忍受。在本土政权执政下,NCC有其独立性,但更应该重视这些被中共渗透的媒体,连最基本的事实查核都做不到,而是靠着造假,让台湾的统派可以得利。

责任编辑:玉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