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商人高凤武:政府勾结法院抢夺百姓财产

人气 573

【大纪元2020年10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陈汉、易如采访报导)“在中国,法律不公,司法不公,我想以实名的方式把这个事情说出来,我可以把这个判决书从上次审判的当庭笔录以及相关判决的资料都发给你们媒体,贴到网站上,让外界看看,这(中共)法律是不是害人的法律。”高凤武对大纪元记者说。

高凤武原是内蒙古呼伦贝尔海拉尔区一家广告装饰设计室的合伙人。

2002年6月,海拉尔区开始大规模的城市基础设施改造工程,该区16条主要道路上的旧路灯将全部拆除,重新规划安装新路灯,包括一些背街巷道也将进行路灯改造。随后,海拉尔区市政“亮化”工程开始招商引资,建设路灯。

高凤武和朋友一起投资承建海拉尔区部分路段的广告设施,当时与海拉尔区市政工程管理处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下称住建局)签订合作合同。“我们出所有(现金)投资,区政府用投资路段20年的独家广告经营权作为回报,(经营)时间是20年,从2002年8月至2022年8月。”他说。

高凤武位于呼伦贝尔海拉尔区桥头街及扎兰屯路路段东侧共18根路灯灯杆广告经营位置。(受访者提供)
高凤武位于呼伦贝尔海拉尔区桥头街及扎兰屯路路段东侧共18根路灯灯杆广告经营位置。(受访者提供)
高凤武位于呼伦贝尔海拉尔区桥头街及扎兰屯路路段东侧共18根路灯灯杆广告经营位置。(受访者提供)

不料,2012年4月,海拉尔区综合执法局突然下发通知,要求广告经营方自行拆除经营中的广告。高凤武认为,还没有到合同有效期,拒绝拆除,最后海拉尔区综合执法局强行拆除了经营中的广告位。

“20年广告期,还没到20年的时间,过了10年就给拆了。我去海区政府要求赔偿,海区政府指定海区住建局进行对接赔偿,住建局问我要多少钱,我说最少也要680万,他们说我要的太多,广告损失最多就400万,说我们要的多是臭无赖。没办法我们只能到北京上访。”

高凤武表示,在上访期间,住建局分五次给付他们110万。之后就不再给钱。住建局局长段绍刚找到他,让他找一家评估机构进行评估,并以此作为住建局的赔偿依据。高凤武要求住建局和他一起找一家评估机构,但段绍刚坚持让高凤武自己找,并表示会认可评估机构的结论。高凤武于是找到呼伦贝尔华信资产评估事务所。

2013年2月28日,华信评估公司出具评估报告指,经济损失(纯收益)为1188.6万,“我把评估报告交到住建局,海区政府却派海拉尔区公安局经侦大队民警到华信评估事务所,要求检查评估机构的税务帐,以此进行威胁恐吓,华信评估公司不得不将该报告撤销。”

之后,海拉尔区住建局单方找到呼伦贝尔兴益联合会计师事务所进行评估。2013年4月2日出炉的评估测算报告称只损失129.5万。高凤武不认可住建局单方的评估报告,之后与住建局一起多次到山西省太原、北京找评估机构,但都没有做成评估。最后,海拉尔区区长杨国宏找高凤武做工作(要他接受129.5万赔付)未果,就要求高凤武走法律程序。

2016年10月,高凤武的妻子李文凯在海拉尔区法院将海区住建局告上法庭。由于原告(李文凯)被告(住建局)双方对选择鉴定机构未能达成一致意见,法院审判长田立华决定通过摇号方式,三方同意选定了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金天平资产评估公司,海区法院于是委托金天平公司进行评估。

2016年10月,高凤武的妻李文凯在海拉尔区法院将海区住建局告上法庭。(受访者提供)
海拉尔区法庭笔录之一。(受访者提供)

内蒙古金天平资产评估公司根据法院的要求,邀请了最具有专业知识和资格的内蒙古锐策咨询有限公司一起调研,对高凤武于2012年5月至2022年7月的经济损失(纯收益)进行评估。2017年7月24日作出评估结果。在金天平出具的评估报告及锐策公司的调研报告中可以查阅到大量的详实信息与数据,包括实地考察地理位置,广告效应价值,还有市场考察,同比同行业咨询调研,最后依据公式模型测算得出的调研结果。

大纪元记者查询到,呼和浩特市内蒙古金天平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在2020年度全区(内蒙古自治区)资产评估机构综合评级中属3A级次,全区134家评估机构中排名第32位。

而据企查查,内蒙古锐策咨询有限公司是内蒙古地区最早专业从事企业市场研究的公司,是区内唯一一家拥有覆盖12个盟市乡镇以上调查网路的专业市场调查机构。

高凤武说,“评估结果(经济损失)是1142.7万。(当时)被告对这个评估不服,要求重新评估,海拉尔区法院当庭驳回了重新评估的请求,判决他们赔我钱。(可是)要赔钱的时候,法院明知道我们是赢的(一方),但法院不给判,说广告是特种经营,我们没有广告经营权,老百姓不允许做广告,驳回了(我们的)诉讼请求。”

他说,2018年11月,海拉尔区法院在送达判决书时,法院副院长武彦明威胁他,“你想要多少钱,要钱多就判你们输,要是少要,现在就解决。我说,既然法院判决我们输了,为什么还要我们少要钱就解决。”

高凤武不服一审判决,于同月上诉到呼伦贝尔市中级法院要求二审,“我们上诉到二审,二审法院根据我们提供的证据,包括经营(广告的)执照等。(最后二审法院)说我们有(广告)经营资格。”

可是,二审质疑一审评估的可行性,中级法院法官栾雪在被告住建局没有继续上诉的诉讼请求下判决住建局有权利提出重新评估,并给海区法院下达建议函,二审驳回重审。

11月,海拉尔区法院又重新审理案子,法院委托了三家北京评估公司进行评估,但三家评估公司因为无法推翻呼和浩特金天平评估公司的评估,没有再出新评估。海区法院于是拿出2016年法院一审司法评估时被告住建局做为评估司法技术辅助材料清单第九条的兴益会计师事务所的129.5万元的测算报告,做为判决依据,判决住建局支付129.5万元赔偿款。

“这是最奇葩的一个判决,”高凤武说,“它(法院)拿被告做的(测算报告)当依据来判我们,判我们赢了129.5万,这与三方认定的司法机构(金天平资产评估公司)评估的1142.7万相差近10倍,我们没办法,又得上诉到呼伦贝尔市中院。”

高凤武案卷显示,法院审理这个纠纷案件用了长达近4年的时间,即从2016年9月18日,高凤武的妻子起诉海拉尔区住建局开始,一审超期审理了两年(2016年10月∼2018年11月),之后,二审返回重审,又审理了近两年(2018年11月∼2020年9月下旬)。而最后,原告高凤武拿到的判决赔付却是住建局单方选定的评估机构作出的129.5万的评估赔付。

“现在国家法律太不公了,我们这么真实可靠的材料,明摆着的事情,它就这么忽悠我们老百姓,海拉尔区政府勾结海拉尔区法院和呼伦贝尔市中级法院对百姓的财产进行抢夺,我们连个人权都没有,这样残害百姓天理难容。”高凤武说。

截止目前,高凤武的上诉正等着新的开庭。

责任编辑:林琮文

相关新闻
屡遭酷刑折磨 法轮功学员付燕飞再被枉判5年
【一线采访】美团外卖小哥罢工 抗议降薪
美地方官员提议 全方位阻止中共强摘器官
取消小学生作业?中共政协委员提案惹争议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纽约州长连环丑闻 戏中有戏?
【远见快评】左媒揭赵小兰 两会报告除一国两制
【财商天下】天下第一村华西村 神话背后的真相
【有冇搞错】收购西方学校 中共悄悄启动文化战
【时事纵横】拜登失言泄真相 两会招“两晦气”
【珍言真语】香港台开播 郑敬基:撑港人拒中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