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第十六回 子牙火烧琵琶精

作者:石涛

人气 1115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涛哥侃封神》。

大家知道姜子牙无论是去卖笊篱(我只能叫卖耙子,因为竹片编的,人家说卖的不是耙子,那个词挺怪)、卖面、看店还是卖牲口,你可以注意到他就跟普通人一样:

他来、去七十里地:去三十五里,回来也三十五里。累的呼之带喘(书里就这么写的)。那个时候他怎么不用土遁?那个时候怎么不用他的功夫?

他不能!

其实在哪吒故事里头,讲哪吒降生的时候,他自己知道是谁,但是他必须要降生到人间,必须要经历那个过程。这是生命的规矩,每一个层面有着自己生命的规矩:

濒死经验里头(这个都是现实的,我们看到的故事)很多人可以(从身体)出来,看到自己的身体。

在现实的生活中(一般人以为):你魂魄出去,不就得了吗?

有些朋友看过我节目很多年了(曾经在网路上有过一些交往),他就讲:他自己作梦、晚上睡觉,或者自己得过重病,他的魂魄(从身体)出去了。他自己都知道,而且有预言的功能——当然都跟自己的亲人有关,跟自己家里人有关。

(一般)人,为什么不能够?既然魂魄出来,我们就用(魂魄)那头,不就得了吗?人还不死了。

不可能!

不可能的原因,我想就是道家讲的道、佛家讲的法,或者叫经,西方社会应该也叫经文。他的概念就是:每一层生命,有着他自己生命的准则、要求。在人的环境中,你只能这么生活,无论谁,无论你本事有多大,你的境界有多高,当你来到人的环境中,你不能破坏人的环境。

其实在电影《与神同行》里也讲这个故事:

里面有个捡破烂的老爷爷,他看见队长使者时,他说:“坏了!我看见阴间的使者了,我离死不远了!”里面就这么讲了。当他看见阴间使者的时候,他的三魂七魄,里面有些部分已经来到了阴间,这个人已经半死了,他阳寿已到了。

(人、鬼)不是重叠的,除非有使命。

我们讲《封神演义》:作为姜子牙,当他来到人间的时候,就只能受此苦难。他所涉猎到的生活,就像普通人的生活一样:做买卖、倒牲口、卖面也好,他做买卖,就要跟所有的买卖人士一样。

他不能使用他自己的本事,如果他使用了自己的本事,去讨其生活的话,他一定就会出大事的。这个人就完了,人的另外一面就全毁掉了。

我讲述他的意义是什么:那时候我们说“天灭中共”。“石涛,天灭中共怎么灭?你给我们灭一把!是老天爷打嗝、放屁?”说什么的都有。

“不好听,别老神神叨叨的,神神棍棍的,哪有神?你给我证明证明。”很多人这么讲。

在这个层面,只能靠悟性。

连《封神演义》你都看不懂。姜子牙火烧琵琶、姜子牙下昆仑来到朝歌,这是很多人都看过的故事,无论国内编了多少次《封神演义》,这一部分他跑不了。

据说今年国内又要播《封神演义》,我估计咱们《涛哥侃封神》非把它毁了不可。那东西肯定不能看了。

这是我想跟大家分享的,分享的原因就是:

朋友们看我节目时能理解到为什么神、人、鬼、妖是分开的。人的“最珍贵”,就是他在所有这些生命中,他是最软弱、最表面,但是又是最贪婪的——他就是善、恶的综合体,或者叫善、恶的介面。你趋向于善,你往上走;趋向于恶,往下走。招鬼上身,就是恶;与神同行,就是善。

当美国人把钱印上“In God We Trust”的时候,那是巨大的善,所以也就奠定了她成为国际警察。她有这句话做基础,她做国际警察的时候,她维护的是生命、人与天地间同在的——神。

中共的体制,你愿跟它走,你就活了该,就这么回事,你毁灭的是你生命的整体。

所以在姜子牙下(昆仑山)来的时候,大家看到的那段故事,就是告诉我们这么一段道理:生命(境界)是不能够相互穿插的:

李靖,上面要听玉皇大帝的;他跟龙王是把兄弟;这一头他还得防着纣王,是不是?因为他跟费仲和尤浑关系不太好,他就怕(与哪吒的关系)费仲跟尤浑找他麻烦。他是两个朝廷管着他——上面天庭管着他、人间纣王管着他。

所以到后来,燃灯道人救了李靖之后,说:你赶快隐居吧!别在这儿混了,他就隐居了。这是一个生命(天)上、(地)下的关联,不能混在一起的。

一再强调:讨生活,就真正的讨生活。就像我跟朋友说:“请涛哥喝杯茶、喝杯咖啡。”就是符合人的环境讨生活,这是一种平衡,这是一种过程。

这是我们想跟大家再补充的第十五回,姜子牙下到朝歌之后,他出现的状况。

第十六回,姜子牙火烧琵琶精。每一回开言都会有一首诗,这首诗是对整个这一回里面的核心内容的一个总结,有些诗写得相对比较表白,有些写得满隐晦的。能写出这些诗,代表内在的含意,代表著作者不得了!

诗曰:
妖孽频兴国势阑,大都天意久摧残。
休言怪气侵牛斗,且俟精灵杀豸冠。
千载修持成往事,一朝被获若为欢。
当时不遇天仙术,安得琵琶火后看。

我能理解的意思,不一定完全是对的。比如说:今年我们说完侃封神,三年之后,你说涛哥再侃一遍封神,肯定跟现在侃的不一样,咱们不是袁阔成说书,不是单田芳,他们肯定说的是差不多的。

我说的完全不同,这个要跟大家讲明白。所以听了这一茬,说下回再说,得看下回什么时候再说了。

“休言怪气侵牛斗,且俟精灵杀豸冠。”豸冠,是指官帽;精灵,就是妖精。当时的商朝是妖怪杀清官,这里讲的就是妲己。

所以在我眼睛里,中共本身在十月一日那天“完了”,中共国没了,这个政权没了。那是鬼的世界。跟这里讲的完全一样:“休言怪气侵牛斗。”

你看到,(中共国)它就是那种“娼”盛,妖、孽、怪、兽一定是淫秽的、权力的、贪财的,表现在不同的方式上:费仲、尤浑是人,而他表现出来的是邪恶,那你说他算不算妖?算不算淫秽之表达?其实是一样的。

我说的意思是:大家在听这些故事的时候,眼界放宽,把自己的心态放宽,不要盯在一点上。

“千载修持成往事”——女娲当时叫了狐狸精、琵琶精跟鸡(进宫迷惑纣王)。这回讲,姜子牙把琵琶精给烧了,所以它们千年的修行就完了。

“一朝被获若为欢”——它们以为一旦如何了,那就如何如何了。

“当时不遇天仙术”,这是指:要是没有遇到姜子牙的话,大家也看不着琵琶精被烧毁之后的样子。所以整个这一回讲的就是火烧琵琶精。

话说子牙同异人来到后花园,周围看了一周,果然好个所在。但见;
墙高数仞,门壁清幽。
左边有两行金线垂杨;
右壁有几株剔牙松树。
牡丹亭对玩花楼,芍药圃连秋千架。
荷花池内,来来往往锦鳞游;
木香篷下,翩翩翻翻蝴蝶戏。
正是;小园光景似蓬莱,乐守天年娱晚景。

如果你到北京的戒台寺——中国佛家受戒的和尚都要在戒台寺受戒,你看到一些古松柏非常漂亮。真正好的古松柏都是一株一株的,它不会成群的。我想这里他讲的就是这个涵义了:“右壁有几株剔牙松树。”

牡丹亭,芍药圃,这是相互对应的;那边有花楼,这边有秋千。

“荷花池内,来来往往锦鳞游。”锦鳞是鲤鱼。现在,日本才有锦鳞(个儿大)。

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胡同里有一个人养着鱼,后来,文化大革命到什么分儿上!?——把他们家鱼缸砸了。那家里有哥儿四个,拿着刀玩命。我小时候经历过的。就是说,就得听毛泽东思想。

人家养的金鱼,头顶上五花球那种,游起来像神仙,后来我再也没见过那么大的。当时给我的感觉很惨烈的,因为带着红胳膊箍的街道办事处的人拿着棒子就去砸去了。他家哥四个,年龄只相差两三岁,都是中壮年,拿菜刀剁上了!哎!

话说异人与子牙来后园散闷,子牙自不曾到此处,看了一回,子牙曰:“仁兄,这一块空地,怎的不起五间楼?”

所以那时候的人,他即使住(兄弟)那儿,也不会乱来的。

很多起楼的,都有说法的。五间楼是跟风水有关的——原来盖房子,他讲风水,其实是指(天)上、(地)下相通的;他盖的楼层多少,一个楼里面,房间有多少,一定要跟风水对应。

故宫有九千九百九十九间半房子,他不是一万间,他有半间。他叫天子,一万个数,就顶了天了。所以前头,面着天坛,敬天;后面,对着地坛。“天圆地方”这么相互对应。

异人曰:“起五间楼怎说?”

子牙曰:“小弟无恩报兄,此处若起做楼,按风水有三十六条玉带,金带有一升芝麻之数。”

就是这个地方盖个楼,能招财进宝的意思。

房子不能随便拆,房子也不能随便盖。你盖的时候上、下都要看好。本事越大的人往上看得越高,所以庭堂庙宇都有它背后的“因素”在里头。

人现在不知道(背后的“因素”),随便盖房子,随便这个、随便那个——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很多开买卖的,你看他那个破楼,他不搬家;很多开买卖的,搬了家就全完了。本来开一家,钱就自己往里跑,你就开开心心的就行了。钱往里跑,然后就拿了钱再开三家,开完三家,连本家都死了。我住这地方见多了。

供土地公,供关公,养蛤蟆(叫金蝉叼什么东西),那收钱的框尽是那个。我看放一个死一个。

那脚底下供个土地爷,然后点个灯泡当蜡烛使,遍地都是。咱一看,就一乐,就完了,因为这事管不了,根本就不可能管。你管,你招骂,人家骂你,何必呢。

异人曰:“贤弟也知风水?”

子牙曰:“小弟颇知一二。”

“风水”距离人是最近的,也就是最低的。姜子牙又何曾不知道他所知道的只要往上落,层面高一点点,就叫风水了。你说看风水还看啥?生意人家不就(图)招财进宝。

你家桌子不能那么放!他们家不能有刀煞的房子!这都是通常说的。香港人更管这个。其实传统的地方都是讲究这些的,但越来越剩表面,越来越实用(现在所谓科技化的东西)。越实用,其实离真正的东西越来越远。

异人曰:“不瞒贤弟说,此处也起造七八次,造起来就烧了,故此我也无心起造他。”

很多后花园里都盖亭子、亭楼。就是一种对应的东西。我也说不出,我也不会看风水。

子牙曰:“小弟择一日辰,仁兄只管起造。若上梁那日,仁兄只是款待匠人,我在此替你压压邪气,自然无事。”

盖房,上梁的时候是大事,几乎不分东西南北,大家都是讲究这些的。如果盖一些庭堂庙宇的就更讲究,跟他的信仰、宗教相关。

现在有多少人会这个东西?咱不知道。我们就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有些朋友你别介意,我们给你讲例子——

在一些庭堂庙宇中,我看到一些女士们、大妈们,提着腿往那一坐,极其不礼貌。原来我听过的说法:上梁的时候把女士们都轰开。现在,谁管那个,对不对!

搞不好那女士骑着大房梁,还在那玩呢!这个不行,会招来背后很大的麻烦(它就是这么个说法)。在西方的宗教信仰中,其实也讲这些东西。

没有谁对、谁错。大家要懂得这个道理。我跟大家说过,我可能多少辈的转生,也转生过老太太,一样。当你转生成老太太,你要懂得守这规矩,这是生命的规矩。现在都没了,只有自己的放纵。

所以这是一个十恶不赦、万恶俱存的年代,所以共产党才如此昌盛。你别光反共产党,你要明白:反共产党,过程中,你自己得升华。

异人信子牙之言,择日兴工破土,起造楼房。那日子时上梁,异人待匠在前堂,子牙在牡丹亭里坐定等候,看是何怪异。

鬼和妖都是晚上出来,这是我跟大家一再解释的:今天的中共国完蛋了,因为鬼上到阳间来了。

不一时,狂风大作,走石飞砂,播土扬尘,火光影里见些妖魅,脸分五色,狰狞怪异,

“狂风大作”,可能在人的现实生活这边,没有感受太深;有,也不一定那么深。但是在另外的一面,可以看得非常清楚。(两边)是相互沟通的。

《与神同行》(电影中)你可以看到鬼、妖的世界跟人这边是能沟通的(在一定的层面上)。《与神同行》里面,大家看到那个做弟弟的(不就是冤魂、冤鬼吗),当他在操练场的时候,急了,他不就用了全身的那种恶的愤怒,出现了所谓的龙卷风(我觉得是类似的)!

佛家里其实都讲这个,所以你看到的狂风大作,是因为有背后的生命因素。

怎见得:
狂风大作,恶火飞腾。
烟绕处,黑雾濛濛;
火起处,千团红焰。
脸分五色:赤白黑色共青黄;
巨口獠牙,吐放霞光千万道。
风逞火势,忽喇喇走万道金蛇;
火绕烟迷,赤律律天黄地黑。
山红土赤,煞时间万物齐崩;
闪电光辉,一会家千门尽倒。
正是:妖气烈火冲霄汉,方显龙冈怪物凶。

那后花园的地方,怎么会“山红土赤,煞时间万物齐崩;闪电光辉,一会家千门尽倒”呢?

姜子牙他要接触不到另外那侧,他就降不了妖怪。所以他能接触到另外那侧!

斩妖除魔,我们讲的是同样故事。所以整个北京城天安门那地方,可能就是地狱之地!真的,我不开玩笑。你要分清楚。

人们看《封神演义》看不清楚,因为只站在自己人的层面,以为这就飞沙走石了,这就山红土灰了。不是!这些妖怪是在另外的一个环境中,把那个家、房子都给烧了。然后那个火引过来到这边,他讲的是这意思。

姜子牙坐在牡丹亭里面,他能看到的是那边。你可以说他是用天目、用本事。我觉得都可以。

话说子牙在牡丹亭里,见风火影里,五个精灵作怪。子牙忙披发仗剑,用手一指,把剑一挥,喝声:“孽畜不落,更待何时!”再把手一放,雷鸣空中,把五个妖物慌忙跪倒,口称:“上仙,小畜不知上仙驾临,望乞全生,施放大德!”

“子牙忙披发仗剑……”我不知道老道怎么都把头发弄下来,不能系着(这事咱还没研究过)?应该有他的道理。

“雷鸣空中,把五个妖物慌忙跪倒……”因为他打了雷了:雷神为首。姜子牙一出世的时候讲上四部的神,第一位就是雷神。

雷神是保护人的、除妖的。雷光电闪的,是除妖怪。所以中国人的文化是这样整体的。所有正的生命都是保护人的,只有人自己不珍惜、不贞节,不懂得爱护自己。其实在传统的文化中是这么讲述的。

子牙喝道:“好孽畜!火毁楼房数次,凶心不息;今日罪恶贯盈,当受诛戮。”道罢,提剑向前就斩妖怪。

姜子牙再怎么样,他是元始天尊徒弟,所以他是代表生命中正的力量。

众怪哀告曰:“上仙,道心无处不慈悲。小畜得道多年,一时冒渎天颜,望乞怜赦。今一旦诛戮,可怜我等数年功行,付于流水!”拜伏在地,苦苦哀告。

所以妖怪都这么讲:杀了它就是毁了它的功力。妖怪都懂这些,所以人的环境,人要懂得珍惜自己,人的一生就是来等待着这样的万劫不复、与神同行的年代。

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拿,就是在劫难逃。万劫不复,是指佛法难遇。佛法难遇啊!当你遇到佛法,你有机会接触而不去接触,那就在劫难逃!这是相生相克的。

人想求得生,就要与招鬼上身的中共切割。与招鬼上身的中共切割,就是誓约的概念。

跟大家解释了誓约的概念:

妲己毁了誓约被杀;殷郊、殷洪毁了誓约被杀;姜子牙没听师父的话,毁了誓约三死七灾;申公豹毁了誓约,然后呢?然后他就被他师父卷吧、卷吧塞到北海眼;哪吒毁了誓约,才造成李靖拿到了燃灯道人的玲珑金塔,他就受困一辈子。

你跟共产党有了约,你永远跑不了、逃不掉。所以解约就是退党、退团、退队。凡是跟共产党以誓约的方式盟下了约(少先队也好),都算。

你跟共产党割裂,解除誓约,那是自我的自救,没有任何人帮得了你。因为当初你签约的时候,就你自己。宣誓就职是你自个儿干的,谁也代替不了。

子牙曰:“你既欲生,不许在此扰害万民。你五畜受吾符命,径往西岐山,久后搬泥运土,听候所使。有功之日,自然得其正果。”

姜子牙一说这话,就说明他自己也懂得他的使命,他听懂了师父对他的嘱托。所以他一下山,在任何时候他遇到了事情,都能想到师父对他的嘱托和给予的法旨。

五妖叩头,径往岐山去了。

不说子牙压星收妖,且说那日是上梁吉日,三更子时,前堂异人待匠,马氏同姆姆孙氏往后园暗暗看子牙做何事。

“子牙压星收妖……”我的理解就是说:任何人、任何动物都是(天)上、(地)下对应的,所以压“星”收妖,是指压住后面的命脉。

我还是说那句话:赵子云死的时候,诸葛亮在外面正好观天象,突然看见叫紫微星(还是什么)的一落,他说:坏了,子龙死了。就是这样的(天)上、(地)下对应。

二人来至后园,只听见子牙吩咐妖怪。马氏对孙氏曰:“大娘,你听听,子牙自己说话。这样人一生不长进。说鬼话的人,怎得有昇腾日子。

大家听懂了:他媳妇是个凡夫俗子——她看到子牙这人就那么鬼鬼叨叨在跟自个儿说话。

姜子牙跟那五个妖怪说话,但他媳妇看不着。《封神演义》故事里就是在讲述着神仙们(这些有着不同本事的人)以人的环境为中心,但他们却(天)上、(地)下接触了不同的境界。

有些朋友说,你看那人神神叨叨老自己叨咕——他真看见东西了,可能真的有接触。所以为什么那些人神神叨叨(有些人是正经八百,有些人不一定正经八百)——他看到了人这面有些事情是不对的。

所以他根本不在乎人得到没得到、好不好、有没有什么。人的这头都是假的,你的魂魄那边才是真的。如果他能跟其他生命的魂魄同时交往的话,他才不在乎(人的这面)。

而在人的环境,人就会说:这哥儿们有病。这里讲的就是这意思。那么,朋友说:你讲这个干嘛?

就像那瘟疫似的:你看得着那病毒吗,这个东西会出现一种大变化。我以为,我们会遇到这问题。

所以马氏的话语,代表着今天受着良好教育的人。那些无神论、进化论和以科学、以自己的文凭为标榜,说自己有文凭、有本事的人,有眼无珠。

这是真正的有眼无珠,不识泰山——他只求眼前的东西。也正是这一番话,奠定了后面马氏自杀了,她自己死了(山西人很忌讳那个)。

马氏气将起来,走到子牙面前,问子牙曰:“你在这里与谁讲话?”

子牙曰:“你女人家不知道,方才压妖。”

马氏曰:“自己说鬼话,压什么妖!”

子牙曰:“说与你也不知道。”

马氏正在园中与子牙分辨,子牙曰:“你那里晓得什么,我善能风水,又识阴阳。”

马氏曰:“你可会算命?”

你看,这些人就是贪婪,算命为算出财、算出福运,躲避灾难。所以马氏他的认知、他的水平、他的道理就像今天绝大多数的人。而姜子牙讲的是生命的真实。

子牙曰:“命理最精,只是无处开一命馆。”

正言之间,宋异人见马氏、孙氏与子牙说话,异人曰:“贤弟,方才雷响,你可曾见些什么?”

打雷听得着、声音听得着、光彩看得着,妖怪却看不着。所以大家看到凭空打雷,可能有很多故事(天象)。

子牙把收妖之事说了一遍。

异人谢曰:“贤弟这等道术,不枉修行一番。”

孙氏曰:“叔叔会算命,却无处开一命馆。不知那所在有便房,把一间与叔叔开馆也好。”

异人曰:“你要多少房子?朝歌南门最热闹,叫后生收拾一间房子,与子牙去开命馆,这个何难。”

你看,其实这里面讲了一个故事:姜子牙自己去赚钱,赚不着!但是他旁边碰到的兄弟姊妹有钱一定帮他

什么意思?

修得正道、正法的人,你不要自己去求财、求禄。绝对不会让你没吃、没喝,但是,你不要想着在人中发财。

这个《封神演义》很有趣。跟宋异人要房子有房子,要地有地,要粮有粮,要酒馆有酒馆,要牲口有牲口,要什么都有。但这东西不是他姜子牙的。姜子牙吃喝、玩乐都可以,过日子都没问题,但他自己连个面都卖不了,连个笤子都卖不了,讲的是这意思。

所以想靠这种特异的本事去赚得钱财的人,你就是个妖。王林就是这个,所以马云有着万贯家财,几百亿美金的财产,他就识不破他是个妖怪。李连杰从小就练武术,练了这么多年,赚了钱,发了财,娶了妻,生了子,他就搞不懂对方是妖怪。

没有谁对、谁错,是他们自己做出来的。在今天的环境中,大家要知道什么叫正,什么叫邪。

却说安童将南门房子不日收拾齐整,贴几副对联,左边是“只言玄妙一团理”,右边是“不说寻常半句虚。”里边又有一对联云:“一张铁嘴,识破人问凶与吉;两只怪眼,善观世上败和兴。”

一张铁嘴、两只怪眼。其实,他得先“看”——善观世上败和兴;看完之后,才能给人说。

上席又一幅云:“袖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

袖子里装着乾坤;既知道过去,也知道未来。

子牙选吉日开馆。不觉光阴燃指,四、五个月不见算命卦帖的来。

琵琶精自送门上 子牙擒妖见纣王

姜子牙开了算命馆,馆前对联写了:“袖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这对子写得相当有气魄,应该是不在人的环境中、利益中才能写出这样的话。跟一个人的心胸大小相关、跟心里面事情多少有关。

如果你还惦记着明天买醋(醋涨钱了)、后天抢三把盐的,这个人,他不会静下来的,也不会给自己一点时间去考虑自己是谁、别人是谁?我们为什么来到这环境中?上,仰望天,天是谁?下,看看地,地是谁?他不会去考虑这些的。

这是对立的:只有抛弃人的这一面,看到的环境、境界才是另外一面。但要看到另一面,在整个世俗的环境中是不太容易的,因为大多数人既不拒绝,也不否认:现实的环境、利益满“真实”的。

所以他挂出“袖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四、五个月,没人来算命。那时候也需要口碑的,没有口碑谁都不来。所以第一把活儿谁能来、做得怎么样,直接相关。

他算命的概念可以对比成当时哪吒在行宫的时候,你给他上香,他就能答应你的事,类似的。也就是讲,他们在应用自己的另外一面。但相对来讲,哪吒也好、姜子牙也好,当他们有生命使命的时候可以用这些。其实不好的生命同样也有使命,他扮演的就是不好的使命,扮演的就是害人的使命概念。

所以作为每一个个体者他如何判断:如何在利益环境中判断自己的位置——当你选择这件事情的时候,你是站在利益上,算计自己得了多少钱、占多大便宜!?还是站在很坦白的人的良知、人性、人的基本良心的角度去看待——这是现代的一个分别。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现实意义,但实际的生命意义比较大。

就像姜子牙是带有使命的,但姜子牙自己可没钱。而他的使命会促使他在人中遭麻烦。神仙要讨钱的话就不是神仙了,但是他不愁吃、不愁喝。宋异人某种程度就是为他存在的——都岁数那么大了,他还有那么好的买卖。其实就是为姜子牙存在的。

如果今天我们出生在大的天象变化的背景之下,我以为,包括很多修行者,他真的能彻悟一切的时候,可能要经历相当大的波澜与磨难。而那份波澜与磨难对每一个人都是巨大的考验,所以佛家里说的“开功开悟”,不能随便说,更不能针对某些人去说。

只见那日有一樵子,姓刘名乾,挑着一担柴往南门来。忽然看见一命馆,刘乾歇下柴担,念对联,念到:“袖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

刘乾原是朝歌破落户,走进命馆来,看见子牙伏案而卧,刘乾把桌子一拍。

来算命的都是没钱的,倒了楣的人才算命。你看那个有天、有地的他才不算命,他根本谁都不怕。

子牙諕了一惊,揉眉擦眼,看时,那一人身长丈五,眼露凶光。子牙曰:“兄起课,是相命?”

那人道:“先生上姓?”

子牙曰:“在下姓姜,名尚,字子牙,别号飞熊。”

刘乾曰:“且问先生‘袖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这对联怎么讲?”

子牙曰:“‘袖里乾坤大’乃知过去未来,包罗万象;‘壶中日月长’有长生不死之术。”

哪吒可以把肉身还给李靖,然后要了三魂七魄飘回到乾元山找他师父再造一个莲花身,这其实就是一个长生不死之术。开天、辟地、造人,他讲的袖里乾坤,其实是个很小的范围,但是对人而言就是巨大无比的。

刘乾曰:“先生口出大言,既知过去未来,想课是极准的了。你与我起一课,如准,二十文青蚨;如不准,打几拳头,还不许你在此开馆。”

刘乾是个贫困潦倒之户,他砸馆子来的。

子牙暗想:“几个月全无生意,今日撞着这一个,又是拨嘴的人。”

子牙曰:“你取下一封帖来。”

刘乾取了一个卦帖儿,递与子牙。

子牙曰:“此卦要你依我才准。”

刘乾曰:“必定依你。”

子牙曰:“我写四句在帖儿上,只管去。”

上面写着:“一直往南走,柳阴一老叟。青蚨一百二十文,四个点心、两碗酒。”

姜子牙让刘乾往南走,是让他担着柴走。他卖柴火的嘛!

刘乾看罢:“此卦不准。我卖柴二十余年,那个与我点心酒吃;论起来,你的不准。”

这里包含一个涵义:所有人遇到事情的时候,都按照自己固有的经验去判断。在现实生活中这是很正常的,我个人也同样会按照自己的经验自以为是。很多事情会按照自己的经验去判断,但未来的一秒钟、下一个时间段对所有人都是陌生的。

这里不妨碍朋友做判断,但是在判断中自己要懂得顺天意——任何的判断都依照你的过去,但你要面对的是你的未来。

举个例子,25、35、45、55岁,当人们在判断的时候人们只会按照过去遇到的具体事情去判断——我遇到什么事情,当时怎么办——但实际办起来就有点不是那么回事。你做过的事,时间不同,状况就完全不同。有心没力了,你玩,就得按照不同的年龄状况去玩。

其实刘乾的说法就是很普通、很正常的。很多人都是这么个描绘,但它是错误的。所以命运的东西,大家要很坦白、很平铺直述的接受命运展现出来的一切。

子牙曰:“你去,包你准。”

刘乾担着柴,径往南走;果见柳树下站立一老者,叫曰:“柴来!”

刘乾暗想:“好课!果应其言。”

老者曰:“这柴要多少钱?”

刘乾答应:“要一百文。”──少讨二十文,拗他一拗。

刘乾动心眼了。这跟费仲、尤浑、纣王在周文王说第二天正午时分太庙要着火,动的心眼是一样的。刘乾想:我卖一百文,没卖一百二十文,回来就砸你姜子牙馆子。所以刘乾坏。

现在的人,在市面上混的,是同样的。他甭管是对、是错,他的观念永远在证明自己是正确的,来验证对方是错的。这是今天环境中很多朋友做事情的态度。这么个做法其实代表着一个人的道德水平、为人的水平。这属于故意伤害(故意去伤害别人,所带来的)。

因为刘乾自己讲的:只要一百文,没有要他一百二十文。少他二十文钱,非弄倒他姜子牙。这是我们通常讲的坏心眼。那坏心眼如果用在算命里的话,是在跟天命争。就像有些朋友聊天说这、说那的时候,说一半演一半,那等于是害了被聊天者。

老者看看:“好柴!干的好,捆子大,就是一百文也罢。劳你替我拿拿进来。”

刘乾把柴拿在门里,落下柴叶来。刘乾爱干净,取扫帚把地下扫得光光的,方才将尖担绳子收拾停当等钱。

老者出来,看见地下干净:“今日小勤谨。”

刘乾曰:“老丈,是我扫的。”

老者曰:“老哥,今日是我小儿毕姻,遇着你这好人,又卖的好柴。”老者说罢,往里边去,只见一个孩子,捧着四个点心、一壶酒、一个碗:“员外与你吃。”

刘乾叹曰:“姜先生真乃神仙也!我把这酒满满的斟一碗,那一碗浅些,也不算他准。”

刘乾斟满一碗,再斟第二碗,一样不差。

刘乾吃了酒,见老者出来,刘乾曰:“多谢员外。”

老者拿两封钱出来,先递一百文与刘乾曰:“这是你的柴钱。”又将二十大钱递与刘乾曰:“今日是我小儿喜辰,这是与你做喜钱,买酒吃。”

老者拿了两个信封,说这个钱是你的柴钱,一百文。后面还有二十个大钱,说今天是我小儿子过生日。你呢,真勤快,没想到你把地扫这么干净,我高兴,这二十文钱咱们就喝酒,就像给小费。

就把刘乾惊喜无地,想:“朝歌城出神仙了!”拿着尖担,径往姜子牙命馆来。

早晨有人听见刘乾言语不好,众人曰:“姜先生,这刘大不是好惹的;卦如果不准,你去罢。”子牙曰:“不妨。”众人俱在这里闲站,等刘乾来。

众人说:这刘大不好惹!这个人等于是败了家、破了家了,他永远是没事找事,因为他挣不着钱了嘛!姜子牙你呢,赶快关门跑啦!没戏了。他非找你来。

那姜子牙也倔,他就说不走,没事。肯定没事,你放心吧!

那一群人都知道会出什么事,因为这刘乾就那德性。一群闲人就围在那算命馆,就等着刘乾回来。

不一时,只见刘乾如飞前来。子牙问曰:“卦准不准?”

刘乾大呼曰:“姜先生真神仙也!好准课!朝歌城中有此高人,万民有福,都知趋吉避凶!”

那时候的人挺实在的,他没装傻装到这分儿上。但通常讲,一个人在理,在他的道理上,对吧!用武之人,就是用武力去解决,那都是下策中的下策。绝大多数人,无论他多蛮横,当他遇到(姜子牙)这种事情——人能知道未来怎么回事——大家都会敬佩的、知道这种人是惹不起的。因为他如果知道你的未来,就知道我的未来。

就像川普斩首伊朗那哥儿们,习近平怎么想?他会想:这个可怕!对吧!金正恩他怎么想——他能自个儿想坏了!所以川普的行为带来的影响力是在那儿,能让他们吓坏了。远远胜过于真正的麻烦落在他们自己的脑袋上。

子牙曰:“课既准了,取谢仪来。”

刘乾曰:“二十文其实难为你,轻你。”口里只管念,不见拿出钱来。

子牙曰:“课不准,兄便说闲话;课既准,可就送我课钱。如何只管口说!”

刘乾曰:“就把一百二十文都送你,也还亏你。姜先生不要急,等我来。”

刘乾站在檐前,只见南门那边来了一个人,腰束皮挺带,身穿布衫,行走如飞,刘乾赶上去,一把扯住那人。

那人曰:“你扯我怎的?”

刘乾曰:“不为别事,扯你算个命儿。”

那人曰:“我有紧急公文要走路,我不算命。”

刘乾曰:“此位先生,课命准的好,该照愿他一命。况举医荐卜,乃是好情。”

那人曰:“兄真个好笑!我不算命,也由我。”

刘乾大怒:“你算也不算?”

那人道:“我不算!”

刘乾曰:“你既不算,我与你跳河,把命配你!”一把拽住那人,就往河里跑。

这个时候,写书的人就把刘乾的特点给描绘出来了。这种特点,就是回扣刚才很多人劝姜子牙的:“你赶快跑吧!那刘乾惹不起。”

众人曰:“那朋友,刘大哥分上,算个命罢!”

那人说:“我无什事,怎的算命?”

刘乾道:“算若不准,我替你出钱;若准,你还要买酒请我。”

那刘乾就是无赖。

那人无法,见刘乾凶得紧,只得进子牙命馆来。那人是个公差有紧急事,等不的算八字:“看个卦罢。”扯下一个帖儿来与子牙看。

子牙曰:“此卦做什么用?”

那人曰:“催钱粮。”

子牙曰:“卦帖批与你去自验。此卦逢于艮,钱粮不必问。等候你多时,一百零三锭。”

那人为什么说有公文、有着急的事?他是去要粮钱(催债的!要债去)。要债当然比这事(算命)急,对不对——你非要扯我算命,我就算一卦,算债的卦。

那人接了卦帖,问曰:“先生,一课该几个钱?”

刘乾曰:“这课比众不同,五钱一课。”

那人曰:“你又不是先生,你怎么定价?”

刘乾曰:“不准包回换。五钱一课,还是好了你。”

那人心忙意急,恐误了公事,只得称五钱银子去了。

刘乾辞谢子牙。子牙曰:“承兄照愿。”

这五钱银子肯定比那二十文值老了钱了!

所以这刘乾坏。大家看明白了:刘乾没给人家二十文钱。所以写书的人厉害,来表达刘乾这个人的特点:这么个野蛮的人,这么个蛮横不讲理的人,这么一个贫困潦倒的破产户,硬让姜子牙给说准了。

换句话说,刘乾也怕姜子牙。刘乾找半天就是要找有钱的——那个办公差的等于外头跑买卖的,穿戴不一样。所以就给了五钱(算卦钱)。五钱的银子也就包含了刘乾该给的二十文钱。

众人在子牙命馆门前,看那催钱粮的如何。过了一时辰,那人押钱粮,到子牙命馆门前曰:“姜先生真乃神仙出世!果是一百零三锭。真不负五钱一课!”

子牙从此时来,轰动一朝歌。军民人等,俱来算命看课,五钱一命。子牙收得起的银子。马氏欢喜,异人遂心。不觉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半年以后,远近闻名,都来推算,不在话下。

姜子牙找了半天营事,找了这么个算命的营事。就我个人来讲,我能理解到:他是元始天尊的弟子下来办事,他要想能够有所发达,一定顺应着他师父给他安排的路。而他师父给他安排的任何一条路都跟他的修行相关、跟他的使命相关。也就是说:转命了。

而这一份转命的命理当中,有着他师父的安排在其中。所以姜子牙找了那么多营事——卖面卖不成,最后算命算得成,算命对他来讲轻而易举,根本不费任何吹灰之力,对吧!

所以就像我们上期节目说的,当他去担柴卖东西的时候,他要劳其筋骨。而他劳其筋骨却跟他生命本来的东西相违背。他生命的本来,你可以叫他神神叨叨,而神神叨叨就是他生命的本来。当他顺着这个走的时候,他一点儿也不吃力,而且会很风光。

这是我个人理解的意思。大家就当听故事这么听。

且说南门外轩辕坟中,有个玉石琵琶精,往朝歌城来看妲己,便在宫中夜食宫人。

所以《封神演义》最开始的时候,女娲召了他们三个——琵琶精、九头雉鸡精、千年狐狸精——一开始只有狐狸去了,琵琶精跟那只鸡还留在洞里头。

所以轩辕坟中不光只是狐狸,还有其它的妖怪。那三只妖怪,我以为,也是对应着天、地、人说的,这么对应而来。

我们谈到殷郊,殷洪的时候,殷洪到了轩辕庙,庙是空的,对应轩辕坟里就出了妖怪,千年的妖怪。

御花园太湖石下,白骨现天。琵琶精看罢出宫,欲回巢穴,驾着妖光,径往南门过,只听得哄哄人语,扰嚷之声。

所以恶的东西,对人而言是有本事的。其实“驾着妖光”,你甭管是什么:鬼压床啊!还是你能感觉到有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后脊骨发凉。我个人以为就是类似的。有些东西叫妖、有些东西叫鬼,叫魔的东西来得高;妖、鬼、兽就来得低,比人低,都会吸取人的精华。但是呢,邪不压正!就是人正,不去求这些东西,那东西是不能上来的,那是天理、天法。

妖精拨开妖光看时,却是姜子牙算命。

妖精曰:“待我与他推算,看他如何?”妖精一化,变作一个妇人,身穿重孝,扭捏腰肢而言曰:“列位君子让一让,妾身算一命。”纣时人老诚,两边闪开。

这妖精吃完宫女,没事找事,找上门来了。所以妖怪想“坏掉”姜子牙。

子牙正看命,见一妇人来的蹊跷。子牙定睛观看,认得是个妖精,暗思:“好孽畜!也来试我眼色。今日不除妖怪,等待何时!”

咱也不知道姜子牙是不是这天目开了,其实“定睛一看”,不是用眼睛看,我现在也形容不好用什么看。就是,用他的魂魄去看。

就像我跟大家解释说,当你有机会修得正法的时候,不好的东西进不了你的身;你也不会招它,你也没必要理它,因为它存在这世间也有它背后的理由、因素,所以何必招它呢!但是他找上门来,你知道他是什么。

人家说,有本事的人可以逢“凶”化吉。其实他没有“凶”。有本事的人背后同样有他的师父照顾他。那在现实的环境中,即使有东西找上门来,除非是命里注定的,如果不是命里注定的话,它找不上门来。

琵琶精找上门来,也是命里注定的。琵琶精找上门来之后,姜子牙把琵琶精杀了,导致妲己(狐狸)要报仇,从而姜子牙有机会进入朝歌。那姜子牙进入朝歌,他的宗旨就是劝纣王,再给纣王一次机会——他当时做了。当然不可能(劝成)。

子牙曰:“列位看命君子,‘男女授受不亲’,先让这小娘子算了去,然后依次算来。”

众人曰:“也罢,我们让他先算。”

妖精进了里面坐下。

子牙曰:“小娘子,借右手一看。”

妖精曰:“先生算命,难道也会风鉴?”

子牙曰:“先看相,后算命。”

妖精暗笑,把右手递与子牙看。子牙一把将妖精的寸关尺脉揝住,将丹田中先天元气,运上火眼金睛,把妖光钉住了。子牙不言,只管看着。

“先天元气”我以为是跟这个人真正的来处有关,就是人们投胎时生命的来处(每个人也有差距的)。所以当姜子牙抓住这个妖精演化出的人身脉搏时,他用他的先天之气,透过他的手就可以把妖精给镇了。

你看中国人,男、女授受不亲,不握手。不握手其实不招麻烦。现在都是握手,洋人更常,又亲嘴、又贴脸、又抱,什么样儿的都有。当然,一方水土一方情,一方文化。现在与时俱进也进到这份儿上。

按照这古书说,你就能知道为什么男女之间授受不亲,里面其实有着很深刻的生命原由。既对别人尊重,同时也在保护自己。反过来,如果对方是妖怪,缠住你的话,你就完了(请神容易送神难),皮肤之间的接触,是直接相关的。

妇人曰:“先生不相不言,我乃女流,如何拿住我手。快放手!旁人看着,这是何说!”

妖怪已经知道自己被抓了。很显然,姜子牙道行浅,他的眼睛是盯着对方的眼睛,就是盯着对方内在的东西。

在《与神同行》第一集里面,当地狱里出现那些冤鬼、冤魂、乱七八糟东西的时候,男主角就被月光使者蒙上眼睛了,因为那是透过他的心里出来的,当你眼睛蒙上的时候那东西就没了。

一个人的诚实与否,真实与否,在他的眼睛里头,所以人说“仰头的婆娘、低头的汉子”,都是表示人内在生命的本质。

旁人且多不知奥妙,齐齐大呼:“姜子牙,你年纪老大,怎干这样事!你贪爱此女姿色,对众欺骗,此乃天子日月脚下,怎这等无知,实为可恶!”

寡妇门前是非多,一下子就变成姜子牙在调戏寡妇——因为他不撒手,妖怪跑不了。这里面就讲:正与邪的关系。

子牙曰:“列位,此女非人,乃是妖精。”

众人大喝曰:“好胡说!明明一个女子,怎说是妖精。”

凡人就是凡人,半喇神仙就是半喇神仙,极具借鉴意义:在今天,就是这个问题。今天在人的环境中可能很多人都是妖怪。就像有朋友留言说,现在很多人挂狐狸的配件。实在不好说它到底是什么,但是现代的人根本不信那些。他愿意去找狐狸,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让自己具有诱惑力,而且当他戴了那些配件之后,他会感觉到自己有某种阴邪的力量出来,让他更加满足。其实那个过程,就像狐黄白柳抽掉人的精华的过程。如果遍地都是的话,就是现在的时代——斩妖除魔(开始了)。

外面围看的挤嚷不开。子牙暗思:“若放了女子,妖精一去,青白难分。我既在此,当除妖怪,显我姓名。”

姜子牙既然抓住了妖怪,这事就得办完。这时候他要是放掉这个妖怪,惨了!他就永远背负污辱妇女的罪名了。

子牙手中无物,止有一紫石砚台,用手抓起石砚,照妖精顶上响一声,打得脑浆喷出,血染衣襟。子牙不放手,还揝住了脉门,使妖精不得变化。两边人大叫:“莫等他走了!”众人齐喊:“算命的打死人!”重重叠叠围住了子牙命馆。

姜子牙不放手,是因为他扣住了妖怪的命门(我能理解的,大概是这个意思。)。

不一时,打路的来,乃是亚相比干乘马来到,问左右:“为何众人喧嚷?”

说琵琶精是来弄姜子牙的?其实不是。这就是命理当中的命运!

众人齐说:“丞相驾临,拿姜尚去见丞相爷!”

比干勒住马,问:“什么事?”

内中有个抱不平的人跪下:“启老爷;此间有一人算命,叫做姜尚。适间有一个女子前来算命,他见女子姿色,便欲欺骗。女子贞洁不从,姜尚陡起凶心,提起石砚,照顶上一下打死,可怜血溅满身,死于非命。”

很多人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很多事情就是这么来的。咱们说过,人中的对、错未必识善、恶。很多人中的道理只局限在人肉身的这一层面。而大家又大行其道:认为自己很有本事、认为自己在理。

在人世间太多的事情都是类似的,这里同样可以看到,在整个中国文化中、在《封神演义》中,始终伴随着男女的问题。几乎这些有名的人都遇到这些麻烦。

比干听众口一辞,大怒,唤左右:“拿来!”

子牙一只手拖住妖精,拖到马前跪下。

比干曰:“看你皓头白须,如何不知国法,白日欺奸,女子良妇不从,为何执砚打死!人命关天,岂容恶党!勘问明白,以正大法。”

子牙曰:“老爷在上,容姜尚禀明。姜尚自幼读书守礼,岂敢违法。但此女非人,乃是妖精。近日只见妖气贯于宫中,灾星历遍天下,小人既在辇毂之下,感当今皇上水土之恩,除妖灭怪,荡魔驱邪,以尽子民之志。此女实是妖怪,怎敢为非。望老爷细察,小民方得生路。”

其实当姜子牙说宫中有妖气的时候,比干就明白了。

这个话,云中子、杜元铣说过。所以当姜子牙一讲这个,他又是算命的,比干明白是这么回事——看来姜子牙他没骗人。

所以姜子牙一讲那话,就救了他(自己)。

旁边众人,齐齐跪下:“老爷,此等江湖术士,利口巧言,遮掩狡诈,蔽惑老爷,众人经目,明明欺骗不从,逞凶打死;老爷若听他言,可怜女子衔冤,百姓负屈!”

比干见众口难调,又见子牙拿住妇人手不放,此干问曰:“那姜尚,妇人已死,为何不放他手,这是何说?”

子牙答曰:“小人若放他手,妖精去了,何以为证。”

比干闻言,吩咐众民:“此处不可辨明,待吾启奏天子,便知清白。”

众民围住子牙;子牙拖着妖精,往午门来。

这事一弄,其实惹到了妲己,因为琵琶精是来找妲己的。

比干至摘星楼候旨。纣王宣比干见。比干进内,俯伏启奏。王曰:“朕无旨意,卿有何奏章?”

比干奏曰:“臣过南门,有一术士算命,只见一女子算命,术士看女子是妖精,不是人,便将石砚打死。众民不服,齐言术士爱女子姿色,强奸不从,行凶将女子打死。臣据术士之言,亦似有理。然众人之言,又是经目可证。臣请陛下旨意定夺。”

那个时候,什么事都得找王啊!?进宫也进得满随便的。那个时候的王,就是法。

妲己在后听见比干奏此事,暗暗叫苦:“妹妹,你回巢穴去便罢了,算什么命!今遇恶人打死,我必定与你报仇!”

妲己、纣王和姜子牙就搭上钩了。所以说,写《封神演义》的人厉害,他一环扣一环。很多细节大家看起来都是顺理成章,而这其中的涵义,包含着一条命脉——生命之脉——把不同的人、不相关连的生命全都串在一起了。

妲己出见纣王:“妾身奏闻陛下,亚相所奏,真假难辨。主上可传旨,将术士连女子拖至摘星楼下,妾身一观,便知端的。”

这纣王就没想过:为什么妲己“妾身一观,便知端的”——这里面没说。这么讲吧:纣王已经被迷惑住了,他也不懂得去问为什么。

纣王曰:“御妻之言是也。”传旨:“命术士将女子拖于摘星楼见驾。”

旨意一出,子牙将妖精拖至摘星楼。子牙俯伏阶下,右手揝住妖精不放。纣王在九曲雕栏之外,王曰:“阶下俯伏何人?”

子牙曰:“小民东海许州人氏,姓姜,名尚,幼访名师,秘授阴阳,善识妖魅。因尚住居都城,南门求食,不意妖氛作怪,来惑小民。被尚看破天机,剿除妖精于朝野,灭怪静其宫阙。姜尚一则感皇王都城覆载之恩,报师传秘授不虚之德。”

王曰:“朕观此女,乃是人像,并非妖邪,何无破绽?”

子牙曰:“陛下若要妖精现形,可取柴数担,炼此妖精,原形自现。”

天子传旨:搬运柴薪置于楼下。子牙将妖精顶上用符印镇住原形,子牙方放了手,把女子衣服解开,前心用符,后心用印,镇住妖精四肢,拖在柴上,放起火来。

这里可以看到姜子牙的道行浅。姜子牙道行浅很大的原因就是“他是人”。这里同样揭示了一个概念:

今天很多看风水、算命的,他去吻合人的环境,他能够看到一些是与非,看到一些事情的真相,而他看到的真相很浅,是因为他自己的功力很浅。那他想去扭转什么事情的话——求得好处、稳住什么事情——很劳神费劲的。这里就可以看到:姜子牙对付琵琶精,脑顶上贴一个(符印)、胸口上贴一个、后心还贴一个,然后,四肢也给贴上。

我能理解的,心的地方就是地,他前后贴;脑顶上是天。他没贴丹田的地方——那地方是人。妖精要跑的话,仰仗天、地去跑。她已经求得“人”形了,她不会胡来的。姜子牙也不会胡来。最关键是写书的人,他在写这些东西的时候,他有着相当的、不同的概念——功力不同,一切不同。

你对比想像:太乙真人,拿着莲花接驳接驳,也按照天、地、人,他要摆好(莲花骨节),摆好之后拿个丹放在中间,哪吒就出来了——按照他肉身的原样出来了。当哪吒有了莲花身,骑着风火轮,再回去陈塘关找李靖的时候,李靖一看,还是他儿子,可没变成别的样儿。

人的相貌、人的一切是跟三魂七魄相关,表面上像爹、妈,其实有着恩恩怨怨在其中——魂魄相近的生命,有着相近的容貌。所以说“缘分”,跟这个有关系。

好火!但见:
浓烟笼地角,黑雾锁天涯。
积风生烈焰,赤火冒红霞。
风乃火之师;火乃风之帅。
风仗火行凶;火以风为害。
滔滔烈火,无风不能成形;
荡荡狂风,无火焉能取胜。
风随火势,须臾时燎彻天关;
火趁风威,顷刻间烧开地户。
金蛇串遶,难逃火炙之殃;
烈焰围身,大难飞来怎躲。
好似老君扳倒炼丹炉,一块火光连地滚。

风、火是相互对应的,所以有风、有火的话,某种程度上就是天意。

子牙用火炼妖精,烧炼两个时辰,上下浑身,不曾烧枯了些儿。纣王问亚相比干曰:“朕观烈火焚烧两个时辰,浑身也不焦烂,真乃妖怪!”

人,是会烧毁的。她是妖怪,烧不毁。所以就把妖怪封在身体里头了。那肉身为什么烧不毁?她的魂魄是妖怪,她是假的(人)。所以这里就讲述了:人的身体里面的因素远远超出人的表面。而现实中的人只注重人的表面。

比干奏曰:“若看此事,姜尚亦是奇人。但不知此妖终是何物作怪。”

王曰:“卿问姜尚,此妖果是何物成精?”

比干下楼,问子牙。子牙答曰:“要此妖现真形,这也不难。”

子牙用三昧真火烧此妖精。不知妖精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相关新闻
何以区分灵魂伴侣或生活伴侣?
【欺世大观】为中共立功的特务 个个难逃厄运
【历史不简单】古人拜师要过七关 最后一关超级难
【欺世大观】“奇袭白虎团”翻转 陈尸10万主演打脸
最热视频
【横河直播】反窃选民意沸腾 川普两路讨公道
【重播】亚利桑那听证会 川普连线讲话
【新闻看点】川普连环反击 习近平称备战打仗
【远见快评】最高院裁决释信号 乔州再演反转戏
【西岸观察】宪法第12修正案为川普胜选路?
【财商天下】深圳万人疯抢刚需房 房价秒杀东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