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尼黑“送葬”游行 抗议德政府损害基本法

人气 461

【大纪元2020年10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黄芩德国慕尼黑报导)一队身着黑色服装、抬着带有《德国基本法》字样黑棺的送葬队伍,两旁由警察开道,缓缓地从德国慕尼黑卡尔斯广场(Karlslatz)出发,游行到每年举办慕尼黑啤酒节的特雷萨草坪(Theresienwiese),在那里由“神父”举行祷告,人们为《德国基本法》送了葬。

2020年10月17日,德国基础民主党在慕尼黑举办了为《德国基本法》送葬的活动,目的是抗议德国政府在对抗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问题上采取的措施损害了德国基本法。当天活动警察只批准600人参加,原本他们申请了1000人参加。

为《德国基本法》送葬队伍的大巴车以及开道的警察(黄芩/大纪元)
为《德国基本法》送葬的队伍路过慕尼黑火车站。(黄芩/大纪元)
为《德国基本法》送葬的队伍路过慕尼黑火车站。(黄芩/大纪元)
为《德国基本法》送葬的队伍抵达特雷萨草坪。(黄芩/大纪元)
为《德国基本法》送葬的“神父”。(黄芩/大纪元)

德国基础民主党(Basisdemokratische Partei Deutschland)是一个在德国刚刚兴起的新党,于今年7月底成立。由于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在全球肆虐后,德国政府模仿中共的封城等措施引起民众不满,很多人对德国现有的政党失望之余,开始自己组建新的党派,德国基础民主党就是其中的一个。该党可谓草根党,由政治素人开创,推动德国直接民主制,鼓励公民参选议政,强调言论自由、政治透明等。

德国基础民主党(Basisdemokratische Partei Deutschland)是新党,可谓草根党,由政治素人开创,推动德国直接民主制。图为该党主席欧德尔(Frank Roedel)。(黄芩/大纪元)

房地产商:呼吁更多人站起来讲出真相

房地产商费斯纳(Bernd Felsner)呼吁更多人站出来讲出真相。(黄芩/大纪元)

房地产商费斯纳(Bernd Felsner)是抬棺者之一,他说,“近6、7个月以来,我看到民主处于危难中,所以我来参加这个活动。”

至于说为什么认为民主处于危难中,费斯纳先生表示,“说危险是因为,《基本法》第五条、第八条——集会自由和言论自由丧失得越来越多。我们被迫戴口罩,人与人之间交流起来非常困难。”

“我个人觉得戴口罩是耻辱,这并不是我不想保护别人,而是没有合理的依据证明口罩可以防止任何病毒的传播。如果我生病了,就会干脆待在家里。”

至于要为《德国基本法》举行葬礼的原因,费斯纳先生表示,“说它(基本法)死了倒也不至于,否则我们也不会费那么大劲儿去拯救它了。但它已经濒临灭绝。”他说葬礼游行当然只是象征意义,表明如果现在不对这些政策进行抵制的话,将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

“做出这些决定的政治家,要么不知道这点,要么很清楚这点,并想让我们臣服。那就不符合《基本法》了。”费斯纳说,“索德先生(Söder,巴伐利亚州长)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一个“在上司面前善于钻营者”,他想成为联邦总理。这不是我的问题,那是他的事。”他说,“可代价是现在孩子们必须戴上口罩上学和运动等。这没根据,这才是关键所在。”

“再明确说一遍,我们都不是口罩否认者,如果管用的话我们愿意戴,如果没用,那就是屈辱。”费斯纳说。

费斯纳认为联邦政府应该讲出真相,如果他们不知道真相,就应该去获得信息。“我在为“勇敢的行动者”组织工作,我们目前正在呼吁政府人员站出来,这当然是梦想,也许没有多少人会与我们联系。我们也呼吁警察、新闻界人士、记者,从有意或无意的观望或隐瞒的掩护体中走出来。”费斯纳说希望这些人最终能有骨气和良心表达自己的看法,不必总说那些明显不合适的内容。

基础民主党人:整个经济在被逼上绝路

德国基础民主党巴伐利亚州的财务主管克诺泽先生(Peter Knörzer)认为,目前德国整个经济被逼上绝路。(黄芩/大纪元)

德国基础民主党巴伐利亚州的财务主管克诺泽先生(Peter Knörzer)对本报记者表示,“我们是相对较年轻的党,已存在将近四个月了,目前正在建立各州的协会。”

“我们主张自由与民主。我们目前看到所有对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措施及围绕着的一切都处于危险之中。这些措施正变得越来越严格。”克诺泽先生说,“社会疏远使人际关系变得越来越难,人们变得越来越激进。透过口罩人们不再能正常说话,不能正常看着脸说话,也无法看到面部特征。”

“例如,如果您今天走进超市,看看人们的脸,都是空洞冷漠,眼神很忧伤,看不到笑容,这就很糟糕。”克诺泽说,“我们以此为生,人是一种社会性动物,需要社会共同体,当我们不能再参与其中,不能再彼此分享时,那是非常可悲的。”

“我是商人,从事个体经营多年,对政府限制当然感受颇深。客户联系已经减少了很多。我们也修建房屋,当然要进到屋里去,由于新冠病毒(中共病毒)高峰期不允许进入公寓,我们还必须从国家那里获得补贴,这并不容易。整个经济在被逼上绝路。”克诺泽说。

“原本每十万中有50人感染就属于高危地区,现在巴伐利亚把这个界线下调到35人,这是什么逻辑?把这个界线往下降是为了可以迅速采取任何措施吗?”克诺泽说,“对我来说,这一切的发生就是个悲剧。”

神给我们力量抵御黑暗

海尔穆特(Helmut)退休前一直在做统计学方面的工作,“我今天来参加这个活动,是因为很久以来民主就已死亡,今天终于举行葬礼了。”

“有些人只用智力去思考,而智力是有限的,大脑是有限的,因为它是由物质组成的,只能理解物质的东西。而人还有灵魂,它并不待在脑袋上,而是在更下方,即“太阳丛”。这实际上是对外接收站。

“所有领导层的政治人物,脖子被扎起来了,接受不到来自下方“太阳丛”的任何命令,他们只用脑袋思考,只想着“金钱-权力-影响力-奴役”,对他们来说这些才重要。他们太愚蠢而不能成为人类,已不再是人了。”

海尔穆特认为当今世界,“一方面有以恐吓他人为乐的撒旦教徒,另一方面有光明的人(天使)。这两者之间,有无数的、很多很多的羔羊。”他觉得会出现这种现象是因为“各个宗教都被撒旦主义破坏了”。

“我是天主教徒,天主教会是现存最大的犯罪组织之一。有人觉得自己像神,却连棵草都不如。”海尔穆特说那他们能做什么呢?他们是最愚蠢的人,却认为可以扮演上帝。“这包括魔鬼和其整个帮会在内,可能还有中国政府(中共)在内,很抱歉,我得这么说,这是个联合团伙。”

“我觉得目前是非常糟糕的时期,但不会再糟下去了,总有一天会变好。”海尔穆特表示,“我相信神,神是光明,祂不是人或其它什么,祂是光,这种光是波和粒子,从这种光中产生了整个世界,世界不是产生于爆炸的。就好比让图书馆爆炸,也不会从中产生一本书一样。”

“我们必须祈祷,只有一种力量让整个宇宙运转起来,那就是来自于光。人们称之为神,但我们无法触及。我们每天能见到祂,给我们祂创造的饮食、空气,也可以给我们力量抵御黑暗。”海尔穆特说。

我们正处在“最后的审判”中

“我相信,目前我们正处在两千年前预言的’最后的审判’中,现在所有黑暗的、不好的东西,像水中石油那样浮出水面,变得清晰可见。”海尔穆特说。

“我深信,川普一定能赢得大选。”海尔穆特说,“因为他没有发动战争。欧巴马一口气发动了七次战争,他打了2700天的仗。特朗普甚至一天都没打。仅此一项就能判断一个人,谁是撒旦教徒,谁是好人。”

“信仰就是知识,我知道有位神存在,我知道祂创造了一切,我知道我什么都不是,只是来这个世界上侍奉的。我还必须尊重我从祂那里得到的一切。”海尔穆特表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德民众抗议防疫限制:抹布口罩防不了病毒
“封城不能阻止疫情”德民众吁保障基本权利
揭秘:中共利用联合国 在全球收集大数据
万人拉和平人链 德民众:中共病毒令人惊醒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吓着中共了 隐身战机试射核弹
【大陆新闻解毒】时事小品:美大选有盼头
【严真点评】乔州现“内鬼”华府揪出大鳄
【思想领袖】库奇内利谈移民 边界 中国问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