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民众抗议防疫限制:抹布口罩防不了病毒

——侧记:慕尼黑“横向思维”万人集会,反对政府疫情措施

人气 1705

【大纪元2020年09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黄芩报导)当威利.范德尔先生(Willi Fanderl)身穿印有《为了自由与民主》的白色T恤衫、头戴印有巴伐利亚蓝白色的帽子、敲着大鼓穿过慕尼黑内城步行街时,身后跟了长长一队没戴着口罩的游行者,有人手拿《自由与民主》的白色气球。

听新闻:

(听更多新闻请至“听纪元”

“我们觉得整个德国,尤其是巴伐利亚的对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政策太夸张了。”范德尔说,这些甚至不是真实感染数字,只是检测阳性。人们甚至没发现自己生病,没有任何症状。检测结果阳性并不代表感染。

2020年9月12日,“横向思维”(Querdenken)组织首次在慕尼黑举行了大型抗议活动,反对德国政府对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防疫政策,警方估计大约有一万人参加了当天特蕾莎草坪(Theresienwiese,慕尼黑啤酒节所在地)的集会。

横向思维”一组来自北部巴伐利亚的游行队伍穿过内城步行街。(黄芩/大纪元)
带领巴伐利亚北部一支游行队伍穿过慕尼黑内城的威利.范德尔先生(Willi Fanderl)。(黄芩/大纪元)

“我们来自巴伐利亚北部的Neumarkt/Oberpfalz地区,大家持相同的看法。自复活节以来,每周在家乡游行一次,这次是头一回在首府参加大规模集会。”范德尔说希望在特蕾莎草坪能遇到很多志同道合的人,“大多数人都跟随主流,而我们认为这是谎言。”他认为主流媒体没有对疫情进行真实报导,所以他们要站出来提醒大家。

“横向思维”是中共病毒在德国爆发后新兴的运动,已在全德范围内多次组织大型活动,如斯图加特、柏林、汉诺威、威斯巴登等地。该组织在其网页上表明,“我们的活动没有右翼极端主义、左翼极端主义、法西斯主义、不人道思想的插足之处。”

在“横向思维”举办抗议活动的城市,也会有一些支持政府防疫措施的反示威活动同步举行,这些组织包括反法西斯组织(Antifa)、工会、绿党等。工会组织在其网页上将“横向思维”组织称为“危险的右翼团伙”。

“横向思维”组织认为,目前德国政府对新冠病毒(中共病毒)采取的措施并不恰当,这些(向中共学来的封城等)措施并不能防止疫情的蔓延,同时严重阻碍了社会经济的发展。该组织表示,参加示威活动的人包括社会各个阶层,持有不同的政治观点,绿党政治家和警察都曾在活动上发表演讲。

8月1日“横向思维”在柏林组织大游行后,曾发生了少数右翼极端分子冲击国会大厦的事件。德国宪法保卫局主管在柏林大游行后对《世界报》表示,大部分参加柏林“横向组织”抗议活动的人不是右翼极端分子。

在慕尼黑,由范德尔先生带着的这支巴伐利亚北部的游行队伍不超过200人,目标是从内城游行到特蕾莎草坪。下午两点,记者在特蕾莎草坪遇到本次活动负责人之一Felix Baumgärtel先生,他说由于行政法院没有批准大游行,人们只好分批从奥迪安广场、慕尼黑大学和自由慕尼黑等不同地点出发,最后汇集到特蕾莎草坪,下午四点之后,特蕾莎草坪将开放,没有人数限制。

2020年9月12日,“横向思维”(Querdenken)组织首次在慕尼黑举行了大型抗议活动,反对德国政府对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防疫政策。(黄芩/大纪元)
2020年9月12日,“横向思维”(Querdenken)组织首次在慕尼黑举行了大型抗议活动,反对德国政府对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防疫政策。图为人们还在陆续涌向特蕾莎草坪。(黄芩/大纪元)

慕尼黑当天的活动一直伴随着司法纠纷。原本“横向思维”组织申请五千人参加活动,打算从奥迪安广场(Odeonsplatz)出发,游行穿过慕尼黑内城,再到慕尼黑啤酒节举办地特蕾莎草坪进行演说。后因对市政府诸多要求不满,“横向思维”组织向慕尼黑行政法院提出申诉,后者完全支持市政府。

“横向思维”组织申诉后,巴伐利亚行政法院裁定,取消最后对集会参与人数的限制,允许抗议者游行。但规定,穿过市区游行的人数不得超过500人。另外,根据巴伐利亚的规定,集会超过200人时,参与者都必须戴口罩。

在特蕾莎草坪,记者见到有些抗议者身披瑞典国旗,原因是瑞典在这次中共病毒传播时,没有跟随大多数国家学习中共做法,没有采取封城、强制戴口罩等措施,没有影响正常的工作和生活。

人们展示各式展牌。标语上写着,戴口罩让人生病。(黄芩/大纪元)
人们展示各式展牌。图为举办过活动的城市和时间。(黄芩/大纪元)
“横向思维”慕尼黑万人集会抗议,反对德国政府对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防疫政策。(黄芩/大纪元)

“横向思维”的发起人巴尔维克(Michael Ballweg)在集会上表示,各州都在试图阻止和缩小抗议防疫措施游行集会的规模,“这是对民主的深度干涉”。他说,从4月18日斯图加特开始大集会以来,我们观察到感染人数并没有因为大型集会而增加。“我们并不像很多不同的媒体对我们描述的那样‘自私自利’,而是和专家与分析师合作。”

“疫情并没有因为斯图加特的大型集会而加重。尽管大部分媒体一直在报导说我们没有保持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没有戴口罩。2020年6月20日,斯图加特卫生局给我们出具的书面证明中指出,没有一个人因为参加(斯图加特)那次大型集会染疫。”巴尔维克表示8月1日在柏林的大型集会的结果也相似。

他提出疑问,为什么要限制民主活动?“如果疫情不是主要原因,那就是出于政治的考量。”

“我们要求回归基本权利,因为疫情随意的限制措施,违背了民主和基本法。”他说“横向思维”组织来自中产阶级,是在政府、政党之外的运动,“我们需要自由、和平,自我管理和自决权。”

横幅上写着:“神没赐与我们惧怕的精神,乃是赐与我们力量、爱和谨慎。”(黄芩/大纪元)

现场有许多人举着各式各样的标语牌和横幅,有条横幅上写着:“神没赐与我们惧怕的精神,乃是赐与我们力量、爱和谨慎。”一位来自曼海姆不愿透露姓名的企业家对本报记者说,“希望真相能够昭显,因为我们认为目前世界上采取的这些封闭措施不符合事实。”

“我们估计有其它的黑暗力量和势力在作祟,它们想奴役人类。”他说,“神会给予我们的正义,他已经做出过保证。”

这位企业家说自己的企业也受到德国采取措施的影响。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要用圣经中的话来制成这个横幅的原因。他认为口罩并不能保护人们不受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感染,关键在于人们的内心。

“我是一名能源经理,经常与工业客户打交道。当人们了解到,哪种口罩可以用来防范石绵,实验室里的病毒学家又用的是哪种口罩保护自己,那么就明白了,这样的抹布或纸布不可能保护我们不受致命病毒的侵害。在我看来,这毫无意义。”

这位企业家谈到他以前是东德人,自己很了解共产党的运作方式,现在这种口号式的运作在德国也出现了,“就像在东德一样,‘我们必须坚持,团结起来就能做到。’这一切,在我听来就像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我在共产主义体制下长大,能了解这些党的工作方式。”他说。

信息工程师蔻珀(Koppe,左)和同伴手举着“不要DDR式的防疫管制”(不要原共产东德式的防疫管制)的牌子。(黄芩/大纪元)

信息工程师蔻珀(Koppe)和同伴手举着“不要DDR式的防疫管制”(不要原共产东德式的防疫管制)的牌子,他对本报记者解释了牌子上的意义,就是“不要共产党”,因为德国目前的做法越来越像前东德共产党的做法,“在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借口下,基本权利受到限制。”

“请您洗您的手,您的大脑我们来洗”音乐人斯达克先生(Hans Ulrich Stark)举着牌子,文字下面是德国一台、二台两个最重要媒体的标志。(黄芩/大纪元)

“请您洗您的手,您的大脑我们来洗。”音乐人斯达克先生(Hans Ulrich Stark)举着牌子,文字下面是德国一台、二台两个最重要媒体的标志。

斯达克先生举例说,几天前ORF(属于德语地区卫星三台)播出了对在Linz和汉诺威工作的Haditsch教授进行的非常正式和极其值得关注的采访。然后在德国二台ZDF也播出一则非常有意思的报导,里边包含所有(对目前防疫采取的措施)持批评态度的科学家和教授们的观点。

“过去半年来,别人试图让他们(持不同意见者)沉默。”斯达克先生说,“我的观点很简单,要在几个月之前,这些通过公民缴费(广播电视费)资助的无线广播电台就能够真正实实在在做好调查的话,我们国家大部分人的想法就会完全不同。”他认为,“人们因为不同意见会危害公众而进行攻击,例如在购物时,当他人表现出不同看法时。所以我说这是群体洗脑。”

斯达克先生认为这些事情发生的非常微妙,以至需要一些强有力的“震惊醒悟”。几年前他就经历了这种醒悟,“所以我会以批判态度对比很多不同的媒体。发现很多今天被认为是假新闻和阴谋论的东西,很容易得到澄清。要是继续研究的话,就发现不是阴谋论,真正的阴谋论是很容易发现的。”

“之前在公共电视台工作的好记者,如Dirk Pohlmann,非常优秀的新闻工作者等,这些记者都被(媒体)抛弃了,他们失去了工作。”斯达克先生说这些人多多少少自己在做,“揭露全球最大的弊病。”

斯达克认为新闻自由被看成是民主中三权鼎立之外的“第四权”,理应监督和控制政府,“他们(媒体)甚至没有真正做到公正(报导)。”

“所以说民主处于危险之中,因为议员跟一些游说团体有时关系很紧密,互相依赖,只有对此进行很好的控制,公共媒体能够充满独立运作,这样议会民主制度才能实现。”斯达克先生说由于现况并非如此,“我们的民主处于危险之中”。

直到记者离开现场前,集会都呈现平和。也有几个小插曲,在一个进出口,几个戴口罩的年轻人拦住民众,不戴口罩就不让进出。当“横向组织”发起人巴尔维克发言时,大约有20至30人的一组反法西斯组织(Antifa)举着横幅从人群中穿过,眼看要引起一片骚动。大会主持人赶紧提醒大家,“我们欢迎所有的人来参加集会,也欢迎Antifa的人。请大家冷静,不要产生不必要的摩擦,影响这次集会。”之后,没有引起太大骚动,那组Antifa的人士被警察请出现场。

现场不少人身穿巴伐利亚民族服装,通常在慕尼黑啤酒节或其它民间节日才能见到。不少人来自德国的中产阶级,其中很多人的生意和生活受到中共病毒的严重影响。

带着巴伐利亚北部队伍穿越慕尼黑内城的威利.范德尔也属于中产阶级的一分子,他是商人,在高速公路旁经营一家小旅馆,由于中共病毒的影响,目前客人的数量只有过去的20%。“谎言和有缺陷的媒体,没有进行真实报导。”范德尔先生敲了敲手中的大鼓,“我们希望通过这些活动能唤醒众人。”

责任编辑:林妍 #

相关新闻
杨威:美国正在切断与中共政权的关系
欧洲华人聚集德国慕尼黑 揭中共恶魔真面目
德国“双层失业”模式:数字好看 隐患未除
反对防疫政策 德国多个城市再现大游行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王岸然:川普借“硬盘门”助选
车评:美式豪华轿跑 2020 Cadillac CT5-V
【重播】川普新罕布什尔州演讲:空军一号故事
【大陆新闻解毒 】时事小品:放狗式
严真点评&外交部大实话:川普冲刺 习总动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