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国大选对澳抵御中共有何影响 澳专家分析

2020年10月22日,美国田纳西州纳什维尔(Nashville),总统川普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右)在贝尔蒙特大学(Belmont University)举行第二场总统候选人辩论会。(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10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睿悉尼报导)随着11月3日的临近,美国总统大选进入最后冲刺阶段。美国两位总统候选人川普拜登不同的施政重点对澳洲反击中共干预会带来什么影响呢?10月28日,澳洲知名社会学家、悉尼大学副教授巴博斯(Salvatore Babones)在接受新唐人澳洲记者站采访时表示,美国大选结果会影响澳洲反击中共渗透和干预的力度。

澳洲知名社会学家巴博斯( Salvatore Babones)认为美国大选结果会影响澳洲反击中共的力度。(孔昭/大纪元)

巴博斯表示,澳洲因带头呼吁对冠状病毒(中共病毒)进行独立调查,导致中共不满。目前,澳中关系处于外交低谷。

由于澳洲过度依赖对中国的出口、澳洲的大学在很大程度上也依靠中国留学生维持其财政健康。因此,澳洲非常容易受到中共的压力和影响,中共在澳洲政治上的干预一直是真正的问题。

他认为,如果川普连任,其政府会明确支持澳洲反击中共。他说:“在澳洲,大家似乎都喜欢川普的政策,那就是对中国(中共)采取强硬的态度。他们感谢美国海军陆战队进驻达尔文港,赞赏美国向印度施压,让澳洲参与四国和马拉巴尔军事演习(Exercise Malabar)”。

“如果拜登当选,其政府会改变基调,口头上不会那么明显、公开地反对中共。虽然拜登政府会支持澳洲的民主”,他说,然而澳洲面临着真正的挑战,即中国(中共)的影响和干预。

巴博斯表示,俄罗斯、伊朗甚至叙利亚对澳洲的影响和干预与中共对澳洲的完整性及民主所构成的挑战相比显得微不足道。

他认为澳洲必须要自己面对这些挑战,美国可以帮助澳洲解决外部安全问题。但澳洲需要解决其内部的问题。

中共干预美国大选

巴博斯认为中共和俄罗斯肯定在试图影响美国大选。“但影响大选的最大企图来自中国(中共),(中共)企图让川普下台。因为中国(中共)预见到虽然拜登政府仍然会在很多方面向它施压,但不会像川普政府那样全方位地、无所禁忌地反击它(中共)”。

他认为,中共、中共政府本身和中国军方就一直在努力通过网路破坏美国选举的完整性,资助干预美国的行动。中共一直在试图影响美国华裔投票群体、推动宣传“黑人命也是命”运动(Black Lives Matter,缩写为BLM)。

然而,巴博斯认为中共干预大选不仅不会成功,就像任何外国势力试图影响美国大学一样,最终会适得其反(美国全面禁止中共的孔子学院),因为美国人非常爱国,任何外国干预的努力最终都会把选民赶走,而不是吸引选民。

执政当务之急:川普的“重振经济”

巴博斯表示,如果川普连任,他会继续其“美国优先”的执政纲领。在经济上,川普政府会把首要任务放在振兴美国经济,不遗余力地专注于促进经济增长。经济是一个外交政策问题,从某种意义上说,美国经济越强大,美国在世界上越有影响力。

他表示,美国是经合组织国家中在经济上对冠状病毒(中共病毒)做出最成功反应的国家之一。美国今年的GDP预计将下降3.5%,但与欧洲国家、澳洲和新西兰所遭受的经济萎缩相比根本不算什么。

“这么说可能听起来很疯狂,因为美国是经合组织中唯一没有大规模提供经济救援方案的国家。美国参、众两院一直未能就经济方案达成一致意见。事实上,正是因为缺乏政府的干预才导致美国经济对疫情的反应更有效”。

“如果川普连任,他将采取减税,放松管制等常规做法,加倍努力促进经济更大增长”。

巴博斯认为川普会将经济上的成功作为外交后盾,因为“美国经济越强大、美国技术越强大、美国的国际影响力就越强大”。

责任编辑:宗敏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