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调查】为国“争光”帮小忙? 两华裔被控中共代理人

人气 965

【大纪元2020年10月06日讯】观众朋友们大家好!为中共情报机构工作,就像詹姆斯·邦德一样吗?普通人为国“争光”、“帮小忙”会出现什么问题?这一期我们聊一聊“群众运动型”的中共代理人,通过法庭上的辩论,对美国刑法中鲜为人知的《外国代理人注册法》做一些了解。

最近的案例就是纽约皇后区的藏人警官昂旺(Baimadajie Angwang)9月21日被捕,被控以外国政府代理人身份,电汇欺诈、虚假陈述和妨碍官方程序。还有前中国国航经理林英帮中共驻联合国代表团军官偷运包裹案,2019年11月底被判5年缓刑,更早她已同意没收14万5千美元财产。

先说一下昂旺的事。昂旺在皇后区111分局做华裔社区联络官,他对人友善,态度热情,许多人对他印象良好,包括我们记者也都对他留有好印象,认为他工作努力,没想到他突然被捕。9月21日,纽约东区联邦检察官宣布他是替中共政府做事的人,虽然他作为美国的公务员,宣誓效忠的对象是美国。

昂旺的案情我先快速的回顾一下。首先关于昂旺的个人情况,他今年33岁,他在2004年17岁的时候到美国,曾在海军陆战队服役。起诉书说他至少从2014年(也就是27岁)开始,就在中共驻纽约领事馆官员的指挥和控制下做事,然后2016他才加入警队。

昂旺生于中国西藏,但他的国语说得相当流利,和内地汉人没两样。“纽约及新泽西西藏协会”的人也说,昂旺在美国使用的姓名白玛达洁·昂旺“Baimadajie Angwang”,其实是汉人的命名习惯和大陆拼音的用法。社交媒体上有藏人说,昂旺出生的地方,年轻人已经汉化得相当厉害。

而昂旺的父亲是中共党员,从中共解放军退役;母亲为退休的政府官员,也是中共党员,他的父母和兄弟均住在中国,他的兄弟还是中共解放军的后备军人。

起诉书说,他最初通过文化交流签证来美,第二次签证后在美国逾期居留,最终在美国寻求政治庇护,声称他在中国居住时因为藏族身份被捕和遭受酷刑。但事实上“自从他的庇护申请获得批准以来,曾多次回到中国。”这显然不符合他申请政治庇护的身份。也就是假政庇了。

再说昂旺做的事。起诉书指控,昂旺向中领馆报告中国公民在纽约地区的活动,为中共搜集和评估藏人信息;帮助中领馆结交警界高层;还有他称之为“反向操作”的手法——吸引藏人当间谍、主动送情报给中领馆。

大约从2018年至今,昂旺与中国驻纽约领事馆至少两名官员保持关系,其中第二名官员据信属于中共统战部的中国西藏文化发展与保护协会,昂旺称其为“老板”。当大纪元记者建议他上新唐人电视台的访谈节目、介绍他的从警经历时,他表示要“请示领导”,最后婉拒。现在记者才知道,他说的“领导”是中领馆,他向这名中共官员汇报,最后听命这个该官员,没有接受采访。

至于他的动机,从法庭文件看,昂旺曾告诉他的中领馆“老板”,他希望协助中国,为国家“争光”,邀请该官员参加警局活动“以提升我们国家的软实力”,他还希望该官员高升后,将来能回邀他去北京。在一通2019年5月的通话中,昂旺又向这名领事官员出谋划策,为领事馆收集情报的藏人,应该给他们前往中国的10年签证,以鼓励他们持续收集情报。

昂旺作为一名活跃于社区、经常见诸于媒体的社区联络警员,其“深藏不露”令人意想不到,也让人大跌眼镜。

美国如何揭露我们中间的外国特工

之所以大跌眼镜,也因为我们说到间谍时,常会想到电影和电视里的007,炫酷无比,在很多人的心目中,间谍是稀罕的、不是随处可见的。很少有电影描写那些普普通通的间谍,因此大家对间谍的活动和概念,其实不是很清楚。特别是这两年才开始冒出来的“外国代理人”案子,大家更是陌生。

资深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曾分析,中共在海外搜集情报的机构繁多,除了唯一正式的情报机构国安部外,还有公安部,军队情报机构以及海外统战系统,而统战系统更多的是由业余或非专业间谍搜集情报,属于情报界的群众运动类型。

昂旺称之为“老板”的便是中领馆统战部的官员。

这两年来,美国刑法中鲜为人知的《外国代理人注册法》,已经成为新闻。

《外国代理人登记法》产生的背景是在二战期间,原来针对的是纳粹德国,其间谍活动在美洲很活跃,那时是在1938年,尚未参战的美国已经发现纳粹的煽动,对美国整个社会的舆论和施政带来的影响。因此,法例要求与外国政界势力有关的人物和机构,必须向美国司法部登记,公开他们与外国的关系,包括活动详情及相关款项等。

二战结束后,“外国代理人”法律就在美国冷藏起来了,这么多年一直没有严格实施,部分原因是这条法律适用范围广泛而存有许多模糊空间。现在美国在祭出这条法律的同时,已在多个领域大举打击中共在美国的广泛影响和情报工作。

在1966年至2015年间,美国只有七宗与这部法律有关的案件,很少人关注。但去年和今年,就分别有林英案和昂旺案,用上了这条法律。显示美国司法部已经逐步通过加强《外国代理人登记》法的执行力度,打击中共的影响力和间谍活动。

为中共情报机构工作 就像詹姆斯·邦德一样?

为中共情报机构工作,就像詹姆斯·邦德一样?间谍都等于007吗?去年底断案的前中国国航经理林英案,也是很有代表性的一个案子。林英本人在去年底被判刑前,仍然有诸多的说法,双方律师来来回回有许多的争辩,现在翻看案情,仍然能带来许多启发。

林英案的案情不算复杂。前中国国航经理林英以航班上其他乘客的名义,托运中共驻联合国代表团军官的包裹。她被指控充当中共代理人,没有向美国司法部注册。

林英案之所以典型,是因为在美国林英这样的华人估计不少。她在被指控之后,也在很长的时间内拒绝认罪,因为她百思不解,以前从未发生过运送包裹会涉及联邦刑事案件,而她也不是共产党员,她也没有任何政治上的目的,怎么会莫名其妙成为外国代理人?

和另一起几乎同期的外国代理人案——俄罗斯美女玛利亚·布缇娜(Maria Butina)被控为获取情报而渗透美国全国步枪协会的案子比,林英说她做的事太普通,自认也没有对美国的民主体制构成威胁,她只是想做好自己的工作,主要是出于“友谊”而帮忙,让国航的VIP客户满意。

林英通过代表律师在去年底判刑前反复强调,她不是受过训练的情报人员,也没有受雇于外国情报机构,没有从事过秘密活动,将中国官员无人陪伴的包裹放到飞往中国的航班上“是由来已久的惯例”,没想到这样微不足道的活动会触及“外国代理人”注册的门槛。

林英的律师辩称,那些无人陪伴的包裹都通过了TSA(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的检查,没有威胁到航空公司旅客的安全。林英更没有从事颠覆性活动,政府从未指控她构成安全威胁。

那我们来看看联邦检察官是怎么回应的。

联邦检察官指出,林英误解了她的行为对国家安全构成的威胁。的确,政府没有说那些包裹中有机密、敏感材料或者爆炸物,事实上,政府根本不知道林英帮中共官员偷运回中国的包裹里有什么。更确切的说,林英在为中共政府服务的13年中,将获得的材料转给中共,同时帮中共军官向美国政府隐瞒了这些材料的来源、性质和目的地,这个秘密渠道对中共官员具有价值。

政府说,林英没有向司法部注册“外国代理人”,“被告的罪行绝非‘未通知司法部’这么简单”。“当她采取行动,以破坏美国执法和反情报能力的方式,代表中国协助中国政府官员将包裹寄回中国,令美国官员无法跟踪中国政府官员在美国境内的行为。那个动作就是她和中国政府共同隐瞒的一次联合行动。”

吃美国饭 无意却砸美国锅?

联邦检察官指出,虽然,林英辩称她热爱美国,无意伤害美国。但事实上,当她不披露“外国代理人”身份,而代表外国政府在美国进行活动,已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严重威胁或带来风险,她就违反了法律。

林英还曾告诉其他国航员工,应该协助中共军官,因为国航是中国的公司,他们“首先应该效忠中国(中共)”。尽管她是美国公民,她明知美国联邦运输法禁止在飞机上托运未登机者的行李。

政府指出,林英不是中共政府的被动代理人,而是充分利用她的职位优势,以确保其他员工的行为“同样也符合中国政府的最大利益”。

检察官认为,拿免税购物券等各种方式的补偿不是林英的主要动机,这些补偿也不能够准确反映她为中共政府提供服务的价值。“相反,被告首先是出于对中国(共)忠诚的动机”。

检察官总结,林英向对手国的军官和政府官员提供秘密快递服务,目的是损害美国政府防范敌对的外国情报部门开展活动、保卫国土的能力。

了解法律 爱共小心触“法”

在双方律师的争辩中,联邦检察官还提到另外一个俄罗斯代理人的案例,对目前的华裔警员昻旺案或有启示。在该案中,被告布堤娜(Butina)在判决时承认,她没有向司法部注册外国代理人,但辩称她只是向俄罗斯提供了一些信息,目的是创造更好的俄美关系。

但最后在法院判决时,她承认,虽然她并未寻求机密信息,她的行为也不涉及间谍交易,但并没有减轻她对美国造成的伤害。

因此综上所述,林英并不是一不小心就触“法”,成了中共的在美利益代理人。她触法的最大原因不是利益的诱惑,而是中共善于利用海外华人与中国的“血肉联系”,赢取海外华人各方面、大大小小的支持,却伤害了美国利益。她对此议题的深度与广度缺乏了解。

为因应中共无所不在的渗透、收买、统战,美国司法部今年6月发布“外国代理人”登记注册(FARA)门槛的新指南,已为执法行动扫清了障碍。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查阅本报早前的文章:美新指南为《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执法扫清障碍

责任编辑:李雯

相关新闻
美国制裁亲共港媒 星岛老板为何遭热议
上百华裔洛杉矶中领馆前吁结束中共独裁
认中领馆为“老板” 纽约华裔警察被捕
加州法庭阻微信禁令 华裔律师团背后操作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大陆多地救市 购房补贴最高100万
【横河观点】大外宣揭“610 ”?透露何信息
【时事军事】卡梅尔在路上 梅卡瓦MK5还有多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