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中共脱贫跳票 90后“负翁”社会难小康

人气 358

【大纪元2020年11月10日讯】中共在已公布的“十四五规划”全文内容中提到,明年(2021)上半年将正式宣布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而就这一句话,可以说首先认领了相关政策的2张空头支票。

那就是2012年11月,中共18大报告提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习近平当时表示,到了2020年,要达成“全面脱贫”、“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现在这两个承诺确定跳票,而且明年也是不可能兑现的。

中共统计局自己的调查数据指出,低收和中低收入共占比40%,家庭户对应人口为6.1亿人,月均收入近1000元人民币。而这1000元是个平均数,有人可能月入仅几百块,或者零收入。换言之,在6亿人温饱仍成问题的情况下,“全面脱贫”、“小康社会”不成现实。

不过,可能比“6亿人月收入1000人民币”更冲击小康社会的是,现在的中国90后,年纪轻轻就欠了一身的债。

现任蚂蚁集团掌门人的马云曾说过,中国年轻人不担心借不到钱,有“310”借钱模式,3分钟申请1分钟钱就到账。这句话说出当下年轻人借钱消费盛行,也是网贷市场快速崛起。而作为目前中国最流行网贷产品蚂蚁花呗,其广告标语直接诉求“年轻,就是花呗”,花呗不仅开通的门槛近乎为零,而且借贷额度会伴随着使用不断地提升。

蚂蚁花呗发布的《2017年轻人消费生活报告》数据显示,在中国近1.7亿90后中,开通花呗的人数超过了4500万,也就是说早在2017年,平均每4个90后就有1人使用花呗进行信用消费。报告指出,大部分使用分期产品的大学生,都是用于购买电子产品、奢侈品和化妆品等非生活必需品。报告还颇为得意的宣称:90后们虽然热爱买买买,但剁手时并不任性,99%的人都能够按时还款,还是挺靠谱的。这种“靠谱”的代价是什么呢?

例如,在网文“花呗,正在摧毁中国年轻人的生活”中写道:花一万五,还掉五万。花五万,还掉九万。花呗、借呗等网贷平台挖了一堆太深的坑。但最坏的情况还不是高利贷分期购物所引发的恶性循环“以贷养贷”、“以债养债”。而是在几年后,苦心维持的资金链终于断裂时,裸贷、被暴力催债、跳楼、毁掉人生、连累亲友每天不得安宁等恶性事件接踵而至。

2016年“双11”,淘宝分支天猫祭出口号“没有一个姑娘会因为买买买变穷,尤其是漂亮的姑娘”。仅仅一个月之后,161名女孩裸贷照片流出,这些17至23岁之间的少女为了筹钱买包、化妆品、电子产品不惜上传身份证和照片。

2017年4月,厦门华厦学院的一名大二在校女学生因“裸贷”负债57万,最终不堪重负,无力偿还,选择自杀。另一个“裸贷门”的女大学生的采访自白,她一开始只是想用花呗买一只名牌限量口红,未料只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便滚雪球似的欠下26万,拆东墙补西墙,最终沦为贷款平台的“商品”。据陆媒2019年调查报导,裸贷并未销声匿迹,并且发展出产业链,也就是不知其数的女学生仍深陷网贷漩涡。

曾被媒体广为引用的汇丰银行一组调查数据显示,中国90后人均负债12万,是个“负翁”。相关分析报导指出,90后未出校门的学生,或是刚刚出社会的,收入都没有这么多,何来的负债十几万?信贷消费,但其主要方向是物质消费,而非协助完成学业。

年轻人被逼得走投无路花呗如今已经有超过3亿的用户,累计已经借出超过3000亿了,这里有多少未出校门就负债高的90后,而这仅是一家数据。事实上,与蚂蚁花呗、借呗相似的网贷还有很多。

当中国90后已经成为蚂蚁花呗等网贷的重度用户,原本应该在校园里的莘莘学子,多成了“卡奴”甚至“负翁”,这是一个比贫穷更严重的社会问题了。中共“全面脱贫”、“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都是喊给自己听的口号。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胡春华急了:脱贫“收官之年”已成“收官之难”
谭笑飞:写在中共“全民脱贫”之前
钟声:中共对抗世界的超限战和持久战
淘宝台湾关闭平台下单功能 宣布年底结束营运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美舰传南海三角包围辽宁号
【远见快评】中共回应突降调 美日舰围观辽宁号
【时事纵横】英加回击大外宣 温家宝讽习遭禁?
【重播】美前情报总监:中共为何是头号威胁
【微视频】刘长乐卖凤凰股份 马云的蚂蚁还远吗
【秦鹏直播】美日法英德史上首次军演 目标是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