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藏在健康气候议题下的权欲

人气 615

【大纪元2020年11月20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Theodore Dalrymple撰文/吴约翰编译)今日的西方社会,因为健康气候议题,正受到极权主义的威胁。然而除了无情的野兽外,有谁会反对拯救人类生命、保护地球免受灾难?

对于健康与气候,两者常常相提并论。毕竟,环境恶化也对人体健康造成伤害。

正因为多数的人类活动,会对健康或环境,造成负面的影响。所以,那些借着保护人类健康或环境为名的人士,几乎都制造出许多理由来干扰着我们的生活,将所谓的合理化无限扩张,到达一个极致!

今日,许多医学期刊上所发表的医学研究,如《新英格兰医学期刊》(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和《刺胳针》(The Lancet)等,都着重在流行病学而非以精确科学为本的实验医学上。例如,疾病X(如:阿兹海默症),和原因a(如:吃香蕉)的关联性。

一旦发现一个不是偶然发生的关联时,随即会提出一个假设,像是为什么吃香蕉,会导致罹患阿兹海默症。不久之后,统计数据上的关联性及其所谓的解释,就会在媒体或社交媒体上发布;紧接着,人们开始害怕吃香蕉。此时,流行病学家会表现得更热衷、不疑有它地,开始提出对摄取香蕉的限制,例如:宣传不吃香蕉、对香蕉征收额外税,甚至在任何有孩子地方的100码内,不得贩售香蕉等等。

随之,对香蕉需求的减少,将使得那些因栽种单一品种香蕉的热带地区,原本被破坏的环境,获得缓解(假健康为由,行环保之实)。只是“香蕉共和国”,将不再实至名归。

[注:香蕉共和国(英语:Banana Republic)是某一种政治及经济体系的贬称,特别指那些拥有广泛贪污和有强大外国势力介入及间接支配之国家,名字的由来是这种国家通常是依赖出口如香蕉、可可、咖啡等的经济作物。]

在医学文献中,根据统计数据所获得的实质关联性,通常很低。例如,食用 a的人,罹患疾病 x的概率,是不食用 a的人的1.2倍。虽然这在统计学上,意谓所代表的风险,相对来说较高。但对人类来说,其实不具任何实质意义,甚至在任何情况下,初期感染率都非常的低。但这样的忠实警告,却在科学文献上找不到,而且都被一般普罗大众所忽略。

全面性的政策,不应该是根据不完备、易被取代的资料证据来制定的。(尽管在18世纪初,有多数的饮食建议,和医师乔治‧钱尼(George Cheyne)所倡议的同调。)而且在探讨重要议题时,也不应只是把健康摆在首要考量。有时也要权衡一下其它的因素。

例如,透过禁止所有人离开家,去降低致命的道路交通事故率,数值降到零虽是很容易,但这不会是明智之举。又以运动为例,它是西方世界最常见的受伤原因之一,但我们却应该鼓励去运动,因为运动有很大的好处。

假善意之名的烟雾弹

所谓善意的举动,经常是烟雾弹,背后隐藏一种病态的渴望,实际是想要获取权力或拥有影响力。

例如,一位颇具影响力的英国《观察家报》(The Observer)的社论作者索尼亚‧索达(Sonia Sodha)主张,肉品应该被“限量分配”。她主张这样的措施,不是因为肉品短缺,而是因为生产肉品,所付出的环境成本太高。

她也反对用课征肉品税,来降低对肉类的消费;因为提高肉类的价格,其实对穷人的影响远比对富人来得更大。她认为唯一的解决方案,是对肉品进行限量分配,以便每个人都可以取得,但却是很少的数量。

索达还诚实地表示自己是个伪君子,尽管她坚信应该减少肉食,以拯救我们的地球,但她却一如往常地,继续吃着肉。因此,她进一步需要一个独裁者出现,来迫使她做正确的事。

真正令人讶异的是,文章中,索达也没有提到,在分配肉类产品时,必须使用什么机制来执行。配套上需要有人设定分配比例,然后由更多人来执行。

很显然,她从未听说过或经历过所谓的黑市。她似乎也并不了解,在官僚制度下,商品和服务的分配与发放是如何运作,尤其在这些呈现市场短缺的情况下,特权就会蓬勃发展起来。

另外,索达也不承认,肉品并不是唯一一种耗费环境成本高的商品;分配肉品的论点,甚至也可以用于分配所有其它的商品。

无论明示、暗示,其实她所提倡的是一种共产主义。也就是行政阶级掌握在一群少数有知识的人身上,再由他们分配给一般人所应得的,当然他们会说,都是为人民好。

她确实很聪明,而且知道文章一出所产生的必然影响(当然,为了凸显“正义”,她得描述得振振有辞)。她得出的结论是,社会应该首先以“保护环境”为由来实行分配,其次是为了“伸张社会正义”。这样的社会,方使作者感到欣慰。

这种激烈而又影响深远的诡计,是建立在摇摇欲坠的资料证据上。当然作者并不在意这点,因为只要最终结果(理论上的最终结果,却不是真实最终结果)是照她所预期的实现。也就是说,先以政策为首,然后补述证据,来合理化政策。

随时势发展,在西方国家,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被说服成为素食主义者。其实我并不反对,而且我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只是,这不应该是耗费巨大的国家机器,来实现此一目的。

这应是一个由小到大、从下而上的改变,不是从上到下,而且不需以任何高压、腐败的手段去达成。

原文The Desire for Power Hiding Behind Health and Climate Concern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西奥多‧达伦波(Theodore Dalrymple)是一位退休医生。他是《纽约城市季刊》(City Journal of New York)的特约编辑,30本书籍的作者,包括《底层生活》(Life at the Bottom),最新著作是《禁运和其它故事》(Embargo and Other Stories)。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气候危机不存在” 科学家们吁理性辩论
【名家专栏】医学院增气候课程 专家:浪费时间和金钱
【名家专栏】气候变迁:谁是空想家?
【名家专栏】自由主义危害您的钱袋和健康
最热视频
【西岸观察】宪法第12修正案为川普胜选路?
【财商天下】深圳万人疯抢刚需房 房价秒杀东北
【有冇搞错】美国大选 决定人类未来之战
【新闻大家谈】亚利桑那见闻 纽时爆民主党全输
【十字路口】左派科技窃权 天才博士驳拜登胜选
【重播】密歇根就大选计票问题举行听证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