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istad项目负责人:美国需要回到纸票选举

人气 1393

【大纪元2020年12月18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Simon Veazey / 陈霆编译)公民自由项目负责人菲尔·克莱恩(Phill Kline)表示,美国需要恢复纸质选票和相关计票程序,以消除选举中日益增长的数位足迹所带来的漏洞。他所领导的项目,最近一直在法院中挑战2020大选的选举结果。

菲尔·克莱恩是前堪萨斯州总检察长、现在是阿米斯塔德项目(Amistad Project)的负责人。他说:“当时在布什诉戈尔(Bush v. Gore)的计票室里,我们都必须看看选票,并决定它是否有效。”

“我们可以保留纸票,我们可以审核纸票,我们可以高效率地进行审核。但首要目标不该是为了提高效率而闭门作业,应保有透明度和准确性。这些都是纸票的优点。”他说。

克莱恩在一份调查报告发布会上的总结演说中,发表了上述言论。该报告称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捐赠了数亿美元,用于资助特定选民组织,导致选民因为政治立场,无法平等获得所有资源,违反了选举法。

该报告称,马克·扎克伯格资助的组织,对支持不同党派的选区给予不同的待遇。

克莱恩在报告摘要中写道:“摇摆州的行政官员们,为了积极推动左派候选人和左派议程者的个人利益,通过独特而新型态的合同,协助分享了该州公民的私人敏感信息。”

天平上的拇指

“这种数据共享,使人们能基于左派的立场与目的,直接获得具有独特政治价值的数据,并为各州电子投票簿、计票系统和投票机的数位操作,创造了新的漏洞。”

他说,这些摇摆州的这种公私合作是“政府将拇指放在了天平上”(placed government’s thumb on the scale)。

扎克伯格的大部分资金都流向了“技术和公民生活中心”(CTCL),这是一个由“新组织研究所”(New Organizing Institute)的前管理人员和员工创立的非营利组织。

“新组织研究所”是一个进步主义非营利组织,已于2015年解散,解散前培训了许多民主党的数字组织者,并为许多左派竞选人提供数据化竞选战略。《华盛顿邮报》在2014年称其为“左派的竞选技能智库”。

阿米斯塔德项目的报告指出:“扎克伯格为CTCL提供的资金,为民主党据点的每个选民花费了大约47美元,而在该州传统上支持共和党的地区,每位选民仅花费为4至7美元。”

2019年10月23日,脸书CEO扎克伯格出席美国国会听证会作证。(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报告称,事实上扎克伯格捐赠的资金是不必要的,因为还有公共资金可以使用,而且没有得到充分的利用。

除了解释扎克伯格捐款的影响外,克莱恩还概述了选举中对数位科技的日益依赖所引发的广泛担忧。

“数年来,我们已知道了选举中数位足迹(digital footprint)的脆弱性”,克莱恩对听众说,“实际上,联邦调查局(FBI)在2016年估计,我们超过一半的选民名册(poll books)都被外国利益集团入侵。 因此,这种数位担忧是真实的。”

“有很多证据表明,外国利益集团与我们的数位足迹,以及我们管理选举的方式息息相关”,克莱恩说,“我们是否要以这种方式继续下去,这点必须在这个国家进行讨论,必须公开讨论。”

他说:“我相信存在重大的漏洞,所以我们应该很诚实地回归纸票。”

克莱恩的言论暗示了,投票行为中除了使用数位系统之外,还有其它一些选举舞弊担忧。

选举中使用了各种电子系统:直接以电子方式记录选民投票意向的投票机、选票扫描机、点票机和制表机器等,有些机器更可将这些功能结合在一起。

2020年3月17日,伊利诺伊州民主党在芝加哥举行党内初选,图为初选使用的投票机。(KAMIL KRZACZYNSKI/AFP via Getty Images)

投票机制造商表示,他们的各种产品可按照国家规定,提供纸票审计线索。直接记录选票的投票机,会打印出纸本选票。

最近被川普(特朗普)总统解雇的前国土安全部网络安全与基础设施安全局(Cybersecurity and Infrastructure Security Agency)局长克里斯‧克雷布斯(Chris Krebs)表示,自2016年大选以来,纸票审计线索已有所改善。

他说,2016年总统大选中82%的选票都有“与之相关的纸本记录”。他接受CBS电视台《60分钟》节目采访时说,在2020年,这个数字已增加到95%。

不过,克雷布斯并没有确切说明,他指的是由选民手工投下的实际纸质选票,还是指机器产生的纸票记录。

在2017年,英国军情六处外国情报部门的一位前负责人表示,纸质选票是最安全的,并反对让机器进入英国长期以来的手工计票选举过程。

2009年至2014年担任军情六处负责人的约翰·索尔斯爵士(Sir John Sawers),对英国广播公司(BBC)表示,越多系统连上网络,越容易受到攻击。

“唯一的麻烦是,年轻一代的人期望能通过电子设备远程做事”,他说,“看似拙劣的铅笔,以及你对折放入投票箱的一张纸,其实比任何电子化的东西都要安全得多。”

责任编辑:叶紫微#

相关新闻
美前情报官员:广泛选举欺诈证据强而有力
法律团体提新诉讼 要求法官下令保存舞弊证据
委国公投亲历者:美投票机乱象是委国翻版
参院委员会主席:应让专家检查Dominion投票机
最热视频
【重播】CPAC大会第二日 蓬佩奥演讲
【有冇搞错】美国的“新排华法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