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瘟疫】明末瘟疫剑指大明不染清军

文/古玉文
神奇的是,瘟疫似乎没有把清军纳入消灭对象,而是剑锋直指大明王朝。(clipart.com)
  人气: 21416
【字号】    
   标签: tags: ,

明朝崇祯皇帝在位十七年,历七场瘟疫,前后十五年。明末,京都有近60%左右的人死于鼠疫。苏州23万户仅剩5万户,全国人口死亡过半。有学者说:明朝亡于老鼠。

但令人感到惊异和难解的是,攻入北京城的李自成大军却少有感染瘟疫的,清军入关更无一人染疫,随着顺治称帝,宣告大明朝寿终正寝之际,肆虐多年的鼠疫竟也绝迹,消失得无影无踪。

明末鼠疫 京城日死万人

明朝万历年间旱灾比较多,同时瘟疫大作。万历八年(1580年),大同境内十户有九户“中招”,死亡率非常高,传染者接踵而亡。潞安地区患病者脖子肿大,此病传染性极强,没有人敢探望患者,患者死了也没有人敢收尸凭吊。

崇祯六年(1633年),瘟疫又在山西出现。崇祯七、八年,史载山西兴县闹饥荒,盗贼四起,劫财杀民。天突降瘟疫,得病者朝发夕死。疫情凶悍,百姓恐慌逃离,一夜间,整个城都逃空了。待到崇祯十年,整个山西境内瘟疫疯行,过半的人口死亡。

崇祯十四年,大名府瘟疫爆发,京师、天津、河南相继覆没,“民死不隔户”,华北地区50%~60%的人口死亡。崇祯十六年二月,鼠疫攻入北京城,街坊间看不见小孩了,从九门抬出去埋葬的尸首,有的有棺材,有的没棺材,多达20余万,拉棺材的马车造成交通堵塞,昔日的繁华京都俨然成为一座“死城”。劫后余生者,衣装狼狈不堪,和乞丐没什么两样了。

《崇祯实录》记载,崇祯十六年四月,北京城内每天死亡的人数高达万人。六月到八月间,通州、东安、霸州、文安、大城、保定一带患者无数,不分男女老少、贫富贵贱,一旦染上,全家全家地死,非常恐怖。

示意图 (Getty Images)

死亡率高达百分之百

明末的那几场肺鼠疫的死亡率高达百分之百。夏秋季的患者先是在腋下或大腿之间长出一个带硬核的包,数刻之间就死掉。春季时的患者一吐痰血,或者是吐出像西瓜水一样的血水,之后马上就死掉,什么药都不好使。因为有肿块,民间也把它叫疙瘩瘟,实际就是淋巴结肿大。

崇祯十六年八月,天津爆发肺鼠疫,全家死绝,一家挨着一家,无一保全。“京师大疫,死者无算。”“十室九空,甚至户丁尽绝,无人收敛者。”有的患者一两天即死;有的早上得病,晚间就死了;有的直接当场“暴毙”。

有清人在其笔记材料里描述明末鼠疫的情形,其中讲到,京师兵科曹直良、古遗正二人,在茶馆里与客人茶饮,起身给客人递茶,作揖寒暄,身子还未站直,人就咽气闭目了。兵部朱念祖拜访客人从外面回来,脚才踏进大门就突然死去。宜兴人吴彦升,升任通判,坐船上任临行前,一个随仆突然死亡,只好叫另一仆人去买棺材安葬,结果这个仆人去了就没回来,死在棺材铺里了。

死亡的人中,也有做坏事现世遭恶报的。有俩贼半夜去偷东西,碰上一户因鼠疫人丁尽绝的人家。一贼在屋顶望风,一贼进屋行窃,出来将赃物递给屋顶上的人,两人正传递着呢,突然双双倒毙,也就是分分钟的工夫。

死亡的人中,也有做坏事现世遭恶报的。示意图。(李秀萍/大纪元)

瘟疫大大损耗了明军的战斗力

大陆有学者指,明朝终结于鼠疫,从明末鼠疫给崇祯王朝造成的重创上来说,鼠疫的确起到了这样的作用。

明末京城人口约在80万到100万左右,瘟疫高峰时,日死万人,崇祯十六年年底,京城死了20%的人口,物资紧缺,物价飞涨,民不聊生,亡国之前先亡命了,民心不在抵御外侮上,而是在逃命上。

放眼全国,到处是饿殍遍野、哀鸿败象。明末关内各省总人口数约一亿人左右,瘟疫灾变战争等造成的非正常死亡人数,约占全国总人口的40%。华北地区约一千万人口死于瘟疫。

鼠疫也大大摧毁了明军的战斗力。瘟疫肆虐后的明军“鸠形鹄面,充数而已”,京城守城士兵只有区区5万,由于军粮不足,饿得不行,很多士兵站都站不起来,用皮鞭抽打也精神不起来。京城十五、六万城墙垛口,平均一人守三个垛口。马匹也染了瘟疫,三万匹战马只剩下一千来匹。

《明史纪事本末》记载:“京师内外城堞凡十五万四千有奇,京营兵疫,其精锐又太监选去,登陴诀羸弱五六万人,内阉数千人,守陴不充。”这样的军队怎么能挡得住李自成的五十万精兵呢?

示意图。图为明朝《出警入跸图》局部。(公有领域)

瘟疫剑指大明不染清军

大明的京都是不攻而克的,不可不谓之天意。

比较奇怪的是,李自成率兵转战南北,军队中却少有染上瘟疫的。清朝的文献中没有关于闯王军队死于瘟疫的记载,明朝的地方志中有些许记载。但没有任何史料记载李自成的军队是如何抵御瘟疫的,明末的那场鼠疫对李自成军并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

更为奇特和神异的是,清军从关外一路杀来,入关,和明军交战,过程中竟无一人染上瘟疫。鼠疫的传染性极强,那时的人们也没有什么隔离措施,哪怕只有一人染上,都会在短时间内染遍全军。神奇的是,瘟疫似乎没有把清军纳入消灭对象,而是剑锋直指大明王朝。

有人解释,清军不染瘟疫是因为来自关外的满蒙大军为马背上的民族,鼠疫通过跳蚤传播,而跳蚤怕马的骚味。这个说法比较牵强,跳蚤传播并不是鼠疫传播的主要途径。鼠疫是人类一号病,是可以人传人的,肺鼠疫则可以通过空气飞沫传播,战场上短兵相接,厮杀、喊叫,飞沫传播、伤口感染是大概率。中世纪的欧洲黑死病,连成吉思汗的蒙古骑兵都未能幸免。

明朝末年,败象尽显,臣子慵懒,官员腐败,军中将领与地方势力勾结屯田占地,百姓饱受天灾人祸侵扰,尽管崇祯本人勤勉,也无法挽救前几朝的阉党乱政之后风雨飘摇的大明王朝。明朝大势已去,王朝终结,已成定数。

更为奇特和神异的是,清军从关外一路杀来,入关,和明军交战,过程中竟无一人染上瘟疫。示意图。图为康熙帝出巡图(清宫廷画师绘,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公有领域)

吴又可顺天意救人

崇祯皇帝曾启用孙传庭领军对抗李自成军,孙传庭特请明代游医吴又可来军中治疫。吴又可提出“夫瘟疫之为病,非风、非寒、非暑、非湿,乃天地间别有一种异气所感”,并称之为“疠气”,但依然是一种物质,“物者,气之化也;气者,物之变也。”吴又可着《瘟疫论》被认为是古代传染病学的启蒙著作。

有人认为,吴又可说的“疠气”近似于现代医学上说的病毒,并认为,《瘟疫论》超出了传统中医理论学说,这是现代医学站在现代科学角度上的解释。其实不然,吴又可的《瘟疫论》并没有超出中华传统文化的范畴。

中国古代文化讲天地人三才,人立于天地之间,并非是自然进化的结果,更不是大分子碰撞出来的。道家讲“道”生万物,上古典籍记载盘古开天辟地、女娲造人,西方讲神创。朝代、君王、臣民都以敬天崇神为本,合德顺天者昌,败德逆天者亡,各行各业都以探究是否符合天道运转规律为要旨,也就是俗话说的“道”。

吴又可为修道之人,行医是他在世间的表象,他当然知道天意不可违,在乱世中如何行天道济世救人是他的本分。王朝更替,并不是说个体的生命不可救,但王朝始兴终衰的趋势,任何修道者是不可改变的,只能顺天道行之。

他所说的“疠气”,往现代科学可以接受的方向上说就是含有病毒成分的微观物质,往更深一点的层次看,那就是微观下的邪灵类的生命。要想驱逐这些夺命的低灵生命,没有神助是办不到的。网络上,古金先生所揭示的,吴又可研制的达源引还有一个关键的药引子,即口诀,而平疫的关键在“诀”,不在药,是有深刻道理的。

现代人类更多地注重物质层面的,而忽视精神层面的,殊不知人类精神层面的、道德层面的东西是直接与上天和神佛通达的根本渠道,人类要想免灾消难,就得重德、敬神、修己、自省,听从高层生命的指引。

人类要想免灾消难,就得重德、敬神、修己、自省,听从高层生命的指引。图为清 陈枚《耕织图‧祭神》。(公有领域)

君王多罪己 民众多互助

大明王朝277年间,共发生75场流行性疫病,但这些瘟疫,除了明末的,大部分疫情只是局限在州府、县属之地。如果以县为考量范围,每个县平均四十多年至一百多年才能发生一次瘟疫,总体上来说,疫情并不频繁。

古代君王深知君权神授,逢大的灾变罪己自省,同时责令下属官员修省。

永乐九年(1411)七月,陕西大疫。明成祖专派户部侍郎王彰祭祀西岳华山及陕西山川等神。祭文为:“比陕西守臣言境内疫疠,民之死亡者众。朕君临天下,一物失所,皆朕之忧。故闻之恻然弗宁,惟助国卫民御灾扦患神之职也。尚其鉴余诚悃,赐以洪庥,俾疫疠全消、灾害不作,岂独生民之幸,国家盖有赖焉。”

正统十年(1445)六月,浙江台州等三府发生大疫,皇帝派礼部左侍郎兼翰林侍讲学士王英去祭祀“南镇”,禳除灾患。时浙江久旱,王英一到绍兴,天降甘露,连续两日下起了大雨,人们赞叹此雨为“侍郎雨”。

明朝逢疫年,民众之间的互助事件非常多,也很感人。

明初,有一叫莫辕的人,邻居马华全家染疫而死,独余一个幼孩存活。其他人不敢收留,莫辕就毅然抚养小孩成人,传为佳话。嘉靖时广东高州府的一位徐姓知府,其母和继母及家人被瘟疫传染。二母奄奄一息,亲人纷纷躲避。唯有徐知府独自细心照料二人,致使疫者转危为安。

张彦忱,永乐年间进士张宗琏之父。他宗族举家染疫,亲朋好友均切断与他家的联系。张彦忱不顾众人劝阻,亲自备汤熬粥,每天数次,昼夜照料宗族,并说:“道路旁边的树木都能庇护人纳阴凉,人与人之间怎可不相互照顾呢?我做好事,鬼神是不会侵害的。”

成化二十二年(1486),某乡大疫,家人数死,曾家的两个儿子疫死,只剩下一个孙子名叫曾日旦。祖父曾汝厚恸哭欲绝,儿媳萧氏年方23岁,说:“公公不用担心,我若有再嫁的念头,不能守寡守节,就让神明惩罚我。养老、抚幼都是我的责任。”日后,萧氏独处深闺,勤纺持家,将曾日旦抚养成才。曾日旦成人后修葺新屋给萧氏居住,并给其屋上匾,名曰“节孝”。

日后,萧氏独处深闺,勤纺持家,将曾日旦抚养成才。图为清 冷枚《耕织图册.织》局部。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官员仁心 方能治疫安民

官员的德行仁心,也是疫情时期治疫安民的关键。

明朝嘉靖国子监博士李贽记载了一位荆州属官李中溪的事迹,当地官员不能合理照料工程劳役者,以致纤夫疫死无数。李中溪亲自到药材市场买药材,熬煮参芪药水,救活了很多染疫者。后来,李中溪主持筑堤障江工程,曾受恩惠的役者纷纷出力。

李贽认为,李中溪所花费的药费不过四五百金,却救活了数以万计的疫病者,这样是因为李中溪仁心所致,感动了天地。

以古鉴今,当今的人类要想走出瘟疫的肆虐,须重拾传统道德,敬天畏神,君王躬身自省,广纳谏、施仁政,才能感动上苍神明,众志方可成城。然而,不放弃邪恶的共产体制,这一切都将无从谈起。@*#

中药 (fotolia)
李中溪亲自到药材市场买药材,熬煮参芪药水,救活了很多染疫者。示意图。 (fotolia)

参考资料:

古金:《大明劫中的大疫之劫
张廷玉:《明史》
罗钦顺:《整庵存稿》
黄宗羲:《明文海》
李攀龙:《沧溟集》
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
曹树基:《鼠疫流行与华北社会的变迁》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武汉新冠病毒肆虐,中共匆匆兴建两所类似“小汤山医院”并命名“雷神山”“火神山”医院,拟取意为火神雷神攻灭瘟疫之意,网传此名乃“国师出手”、“高人”指点,当然,大家都有期望疫情早日平息想法,但细品之却发现道理不通,彻底暴露了中共朝中无人和大厦将倾临急抱佛脚的艰难困境。
  • 2020年伊始,高传染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武汉肺炎”)开始向全国蔓延,并传到海外。与2003年中国发源的“非典肺炎”(SARS,萨斯)瘟疫相比,这次大瘟疫,传染性更高,波及面更广,但是致死率较低。“武汉瘟疫”过去之后,人们还会更相庆幸,殊不知,第三次大瘟疫已经倒悬头上,那一次会兼具前两次的残酷:高传染、高毒力、高致死率,医疗将束手无策,作为人类末劫的大淘汰,那时在劫的人,将不再有机会。
  • 历史上将要发生的大事,许多先知、先觉和高人通过观察天象,能预知未来,并巧妙地用独特的语言记录下来,如诸葛亮写了《马前课》、邵雍写了《梅花诗》、刘伯温写了《烧饼歌》等等。
  • 公元前5世纪下半叶,雅典和斯巴达两个城邦国家,为争夺希腊世界的霸权而展开了伯罗奔尼撒战争。战争第二年,即公元前430年,当斯巴达军队逼近雅典城时,突然发现城外多出无数的新坟,原来雅典城内正流行致命瘟疫。惊诧中,斯巴达国王急忙下令撤兵。雅典被隔绝了,无论是雅典的敌人还是同盟,谁都不敢再靠近这座瘟城。
  • 晋朝的庾衮,字叔褒,是明穆皇后的伯父。年少时庾衮即好学,精通《诗》《书》,他孝顺父母,友爱兄弟,一言一行皆尊法度,非礼非道则不言不行。
  • 纪昀的先母张太夫人曾经雇佣过一位同姓的老妇人帮着在家中掌管炊事,这个同姓的张氏老妇是北京房山人,家住在西山深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