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瘟疫】被瘟疫摧毁的强大雅典

文/秦顺天
雅典大瘟疫。约1652年至1654前后由Michiel Sweerts绘制。(公有领域)
  人气: 21386
【字号】    
   标签: tags: ,

雅典是地中海的经济文化科技的中心,当时自认强大无敌。但这座斯巴达勇士未能攻克的城邦,却因一场瘟疫自行土崩瓦解了。

瘟疫逼近每一个雅典人

公元前5世纪下半叶,雅典和斯巴达两个城邦国家,为争夺希腊世界的霸权而展开了伯罗奔尼撒战争。

战争第二年,即公元前430年,当斯巴达军队逼近雅典城时,突然发现城外多出无数的新坟,原来雅典城内正流行致命瘟疫。惊诧中,斯巴达国王急忙下令撤兵。雅典被隔绝了,无论是雅典的敌人还是同盟,谁都不敢再靠近这座瘟城。

雅典城内,是致命的瘟疫而不是敌军,咄咄逼近了每一个人。

最初,在临近雅典的港口比雷埃夫斯,有三个人被同时发现得了一种怪病:先是发高烧,喉咙严重发炎,然后是腹泻不止,最后整个人垮掉死亡。不久同一个地区又有11人死于此种病症,而且四肢出现坏疽,疽由深红变成黑色并开始腐烂,同时身上散发出恶臭。全身腐烂时,心脏还在跳动,病患就这样亲眼看着自己渐渐腐烂致死。

病患外表并不会呈现高热,却无时不承受着体内灼热的煎熬,以致无法忍受任何衣物的遮挡。即使最轻薄透气的亚麻布单,他们也不愿盖,他们放任自己,裸露全身。他们时刻处于无休止的口渴状态,总想把自己浸泡在冷水中,看护者稍有疏忽,干渴难耐的病患便会本能地跳进水池,贪婪地大口吞喝凉水,无论喝多少,也都无法浇灭焦渴,同时他们还饱受无法休息、无法入睡的折磨。

强健者未必就比衰弱的人更能抵抗瘟疫,由于相互看护染上瘟疫造成的死亡,数量是最多的。

人们害怕照顾病患,也害怕去看望亲朋,大批病患因无人照顾而死亡,但得到精心照顾的,最后同样也是一死。雅典的许多家庭都绝户了。

每天,人都像羊群般地死去,垂死者的身体叠加堆积,半死者在街上到处打滚,或者聚集在池水旁边抢水止渴。来自雅典农村的难民们被迫在神殿留宿,很快死去的人与垂死的人混在一起,挤满了神殿。

开始,不间断的哭嚎使人们无法入睡,后来,哭声就听不见了,因为很多哭嚎的人也死掉了。

尸体遍地无人埋葬,没有任何哀悼仪式。鸟兽吃了尸体,很快也跟着扑地死亡,所以连鸟兽也都远离尸体,很长的一段时间,城里的食肉鸟类都绝了踪迹。城市废弃,田园荒芜,数以百万的尸体覆盖了雅典城的各个角落。

雅典城里,有许多哲学家、学者、诗人、艺术家,但面对瘟疫,人类所有知识技艺、聪明谋略都是没用的。各种医生开的药方,无论口服还是外敷,都无济于事,最后医生也被感染而倒下。

古希腊人信奉神灵,但所有的祷告和祈福也毫无用处。一些人明白,瘟疫是神灵在惩罚雅典人了。

一些人明白,瘟疫是神灵在惩罚雅典人了。(AFP)

雅典城自行土崩瓦解

瘟疫渗透影响了雅典的整个社会结构,道德崩溃了。

当人们以求庇护的神庙也到处躺满尸体时,对神不坚定的人开始背离神,神权与世俗的法律对公民不再有拘束力了。为了自保,人们违逆人情世理,肆无忌惮地公开犯罪,盗窃、谋杀和抢劫在城中横行。

瘟疫面前,富人与穷人毫无差别地死亡。富有的人忽然死亡,一文不名的人就把那富人家的财产劫掠一空,发不义之财。但财富也没有任何意义,金子再多,也没人能真正带走,没有人知道,自己明天会不会成为下一个躺在地上的尸体。

恐慌与绝望使及时行乐成为时尚,活人决定迅速地花掉金钱,疯狂地追求感官享乐,这可以使他们麻痹,逃避对现实的恐惧。于是,文明城邦出现了令人生畏的景象:一边是尸体,一边是在尸体边纵情声色、醉生梦死的活人。

死亡摧毁了雅典人最后的心理防线,这座斯巴达勇士未能攻克的伟大城邦,却被一场瘟疫摧毁了,雅典城自行土崩瓦解。

后世历史学家估计,当时雅典城邦死亡的人约三分之一,瘟疫导致雅典诸多重要人士去世,雅典“黄金时代”的缔造者伯里克利及他的妻子、两个儿子都死于瘟疫。

哲学家苏格拉底亲身经历了这场瘟疫,但他以节制的生活及健康的生活习惯,成功抵御了瘟疫的侵袭。这场大劫,使苏格拉底以“我知道我一无所知”为基点,开始探讨个人的道德与对真理的追求。

25岁的修昔底德感染上了瘟疫,但他以超人的毅力详尽地记录了自己的耳闻目睹和所思所感,因此雅典大瘟疫成为史上记载最详尽的灾难事件,为后人提供了瘟疫的第一手资料。

女神雅典娜雕塑,雅典娜被视为雅典的守护神。(公有领域)

突然间销声匿迹

瘟疫虽然肆虐,但它的传染似乎还是有选择性的。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雅典人曾俘获了很多伯罗奔尼撒人,他们被押到雅典城中。但修昔底德的记载中,却没有伯罗奔尼撒人被传染的记录。瘟疫只在雅典城和雅典较大的邦国里不断扩散。

更奇怪的是,公元前426年底以后,像是接到了无声的指令一样,肆虐几年的大瘟疫突然在雅典城里销声匿迹了。

传说当人们对瘟疫都畏避不及时,希腊北边马其顿王国的御医希波克拉底冒生命危险前往雅典,他仔细调查疫情,很快发现全城只有每天与火打交道的铁匠没有染病,由此希波克拉底设想,或许火可以防疫,于是雅典城内各处燃起了熊熊大火,人们改用火葬尸体及死者衣物,病源由此逐渐减少并得到了控制。

这个传说并未见诸《伯罗奔尼撒战争史》,火确实可以净化空气,但希波克拉底对于此次瘟疫的影响无法证实。

据修昔底德记载,雅典瘟疫起源于埃塞俄比亚的一些地方,后传播到埃及和利比亚以及波斯王国的大部分领土。今天的医学家和史学家们虽然有各种推定, 但瘟疫最初是怎样产生、为什么突然结束等等一系列问题,至今仍然是不解之谜。

崇尚神灵的古希腊人,战争的胜负都被他们归结为神的旨意,瘟疫被他们认为是神灵对人间罪恶或过错的惩罚,而瘟疫止息,就意味着神灵对他们的宽恕。

古希腊本来崇尚纯洁高尚的精神生活,但瘟疫来临之前,富裕发达的雅典人很多穷奢极欲,沉迷于物质享乐生活,乱伦、同性恋被视为正常时尚,社会盛行暴戾与杀戮,当人的道德败坏已完全违背神旨时,雅典自己召来了灭顶之灾。

超级月亮照耀下的希腊雅典的一座古老的庙宇。(ARIS MESSINIS / AFP)

雅典文明走向衰落

瘟疫结束后,雅典坚持与斯巴达作战,但公元前429年及公元前427年冬,瘟疫再度出现在雅典。接二连三的重创打击,以及国家领导人及宗教、军事领袖接连死于瘟疫,使雅典最基本的政治秩序难以为继,政治力量被削弱,军队和公民的士气也跌到谷底。

公元前404年,斯巴达联盟从海陆包围了雅典,雅典被斯巴达彻底击败,自此斯巴达取得了希腊霸权。

其实,对神的不敬及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亲情友情、正义感荣誉感的缺失,让曾经高傲自信的雅典,在战争结束前就已经崩溃了。

神言不虚 历史的发展逃不过神的安排

古希腊人相信神谕,即神灵附于人、通过人的口说出的神意,有预言性质。

一位雅典先知在瘟疫前曾警告过雅典人:“与斯巴达人的战争将会到来,并带来一场大瘟疫。”但那时,雅典人是不相信的。

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之前,斯巴达人也曾去德尔菲神庙求神谕。斯巴达人问是否可以与雅典人进行战争,神谕的回答是肯定的,并说,神会保佑斯巴达人,斯巴达人将赢得最后的胜利,此神谕在战争期间一直流传。

雅典和斯巴达本来势均力敌,却因一场瘟疫,自认强大无敌的雅典败给了斯巴达。神言不虚,历史的发展,都逃不过神的安排吧。@*#◇

参考资料:

修昔底德《伯罗奔尼撒战争史》
张岚《“神谕”的不可逆转》
郭海良《关于希罗多德与修昔底德作品中对神谕的描述》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晋朝的庾衮,字叔褒,是明穆皇后的伯父。年少时庾衮即好学,精通《诗》《书》,他孝顺父母,友爱兄弟,一言一行皆尊法度,非礼非道则不言不行。
  • 武汉肺炎爆发期间,有网民拍摄视频显示湖北宜昌上空有成群结队的乌鸦低空盘旋,北京蓟门桥洞下有黑压压的大蚊子嗡嗡聚集。更有人观察到近期中国大陆从东北到海南沿线城市上空都笼罩着一层朦朦的阴霾。
  • 怎样才能安全度过瘟疫期?中国历史上,有不少瘟疫中的真实故事,展现了人身上高贵的力量,连瘟疫都要自动退避!
  • 旷野牧羊完全改变了摩西。摩西曾经学识渊博、才能卓越,但旷野磨砺使摩西明白,没有神的帮助,只凭血肉之躯及世聪辩才,难成大事,敬畏神才是智慧的开端。摩西学会了忍耐、温柔、怜悯及谦卑的美德,他的血气、他的骄傲、他的自我,一点点都被磨去。直到摩西已能够放下自己的时候,才能担当起神托付的使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