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瘟疫】被瘟疫摧毀的強大雅典

文/秦順天
雅典大瘟疫。約1652年至1654前後由Michiel Sweerts繪製。(公有領域)
  人氣: 21262
【字號】    
   標籤: tags: ,

雅典是地中海的經濟文化科技的中心,當時自認強大無敵。但這座斯巴達勇士未能攻克的城邦,卻因一場瘟疫自行土崩瓦解了。

瘟疫逼近每一個雅典人

公元前5世紀下半葉,雅典和斯巴達兩個城邦國家,為爭奪希臘世界的霸權而展開了伯羅奔尼撒戰爭。

戰爭第二年,即公元前430年,當斯巴達軍隊逼近雅典城時,突然發現城外多出無數的新墳,原來雅典城內正流行致命瘟疫。驚詫中,斯巴達國王急忙下令撤兵。雅典被隔絕了,無論是雅典的敵人還是同盟,誰都不敢再靠近這座瘟城。

雅典城內,是致命的瘟疫而不是敵軍,咄咄逼近了每一個人。

最初,在臨近雅典的港口比雷埃夫斯,有三個人被同時發現得了一種怪病:先是發高燒,喉嚨嚴重發炎,然後是腹瀉不止,最後整個人垮掉死亡。不久同一個地區又有11人死於此種病症,而且四肢出現壞疽,疽由深紅變成黑色並開始腐爛,同時身上散發出惡臭。全身腐爛時,心臟還在跳動,病患就這樣親眼看著自己漸漸腐爛致死。

病患外表並不會呈現高熱,卻無時不承受著體內灼熱的煎熬,以致無法忍受任何衣物的遮擋。即使最輕薄透氣的亞麻布單,他們也不願蓋,他們放任自己,裸露全身。他們時刻處於無休止的口渴狀態,總想把自己浸泡在冷水中,看護者稍有疏忽,乾渴難耐的病患便會本能地跳進水池,貪婪地大口吞喝涼水,無論喝多少,也都無法澆滅焦渴,同時他們還飽受無法休息、無法入睡的折磨。

強健者未必就比衰弱的人更能抵抗瘟疫,由於相互看護染上瘟疫造成的死亡,數量是最多的。

人們害怕照顧病患,也害怕去看望親朋,大批病患因無人照顧而死亡,但得到精心照顧的,最後同樣也是一死。雅典的許多家庭都絕戶了。

每天,人都像羊群般地死去,垂死者的身體疊加堆積,半死者在街上到處打滾,或者聚集在池水旁邊搶水止渴。來自雅典農村的難民們被迫在神殿留宿,很快死去的人與垂死的人混在一起,擠滿了神殿。

開始,不間斷的哭嚎使人們無法入睡,後來,哭聲就聽不見了,因為很多哭嚎的人也死掉了。

屍體遍地無人埋葬,沒有任何哀悼儀式。鳥獸吃了屍體,很快也跟著撲地死亡,所以連鳥獸也都遠離屍體,很長的一段時間,城裡的食肉鳥類都絕了蹤跡。城市廢棄,田園荒蕪,數以百萬的屍體覆蓋了雅典城的各個角落。

雅典城裡,有許多哲學家、學者、詩人、藝術家,但面對瘟疫,人類所有知識技藝、聰明謀略都是沒用的。各種醫生開的藥方,無論口服還是外敷,都無濟於事,最後醫生也被感染而倒下。

古希臘人信奉神靈,但所有的禱告和祈福也毫無用處。一些人明白,瘟疫是神靈在懲罰雅典人了。

一些人明白,瘟疫是神靈在懲罰雅典人了。(AFP)

雅典城自行土崩瓦解

瘟疫滲透影響了雅典的整個社會結構,道德崩潰了。

當人們以求庇護的神廟也到處躺滿屍體時,對神不堅定的人開始背離神,神權與世俗的法律對公民不再有拘束力了。為了自保,人們違逆人情世理,肆無忌憚地公開犯罪,盜竊、謀殺和搶劫在城中橫行。

瘟疫面前,富人與窮人毫無差別地死亡。富有的人忽然死亡,一文不名的人就把那富人家的財產劫掠一空,發不義之財。但財富也沒有任何意義,金子再多,也沒人能真正帶走,沒有人知道,自己明天會不會成為下一個躺在地上的屍體。

恐慌與絕望使及時行樂成為時尚,活人決定迅速地花掉金錢,瘋狂地追求感官享樂,這可以使他們麻痹,逃避對現實的恐懼。於是,文明城邦出現了令人生畏的景象:一邊是屍體,一邊是在屍體邊縱情聲色、醉生夢死的活人。

死亡摧毀了雅典人最後的心理防線,這座斯巴達勇士未能攻克的偉大城邦,卻被一場瘟疫摧毀了,雅典城自行土崩瓦解。

後世歷史學家估計,當時雅典城邦死亡的人約三分之一,瘟疫導致雅典諸多重要人士去世,雅典「黃金時代」的締造者伯里克利及他的妻子、兩個兒子都死於瘟疫。

哲學家蘇格拉底親身經歷了這場瘟疫,但他以節制的生活及健康的生活習慣,成功抵禦了瘟疫的侵襲。這場大劫,使蘇格拉底以「我知道我一無所知」為基點,開始探討個人的道德與對真理的追求。

25歲的修昔底德感染上了瘟疫,但他以超人的毅力詳盡地記錄了自己的耳聞目睹和所思所感,因此雅典大瘟疫成為史上記載最詳盡的災難事件,為後人提供了瘟疫的第一手資料。

女神雅典娜雕塑,雅典娜被視為雅典的守護神。(公有領域)

突然間銷聲匿跡

瘟疫雖然肆虐,但它的傳染似乎還是有選擇性的。在伯羅奔尼撒戰爭中,雅典人曾俘獲了很多伯羅奔尼撒人,他們被押到雅典城中。但修昔底德的記載中,卻沒有伯羅奔尼撒人被傳染的記錄。瘟疫只在雅典城和雅典較大的邦國裡不斷擴散。

更奇怪的是,公元前426年底以後,像是接到了無聲的指令一樣,肆虐幾年的大瘟疫突然在雅典城裡銷聲匿跡了。

傳說當人們對瘟疫都畏避不及時,希臘北邊馬其頓王國的御醫希波克拉底冒生命危險前往雅典,他仔細調查疫情,很快發現全城只有每天與火打交道的鐵匠沒有染病,由此希波克拉底設想,或許火可以防疫,於是雅典城內各處燃起了熊熊大火,人們改用火葬屍體及死者衣物,病源由此逐漸減少並得到了控制。

這個傳說並未見諸《伯羅奔尼撒戰爭史》,火確實可以淨化空氣,但希波克拉底對於此次瘟疫的影響無法證實。

據修昔底德記載,雅典瘟疫起源於埃塞俄比亞的一些地方,後傳播到埃及和利比亞以及波斯王國的大部分領土。今天的醫學家和史學家們雖然有各種推定, 但瘟疫最初是怎樣產生、為什麼突然結束等等一系列問題,至今仍然是不解之謎。

崇尚神靈的古希臘人,戰爭的勝負都被他們歸結為神的旨意,瘟疫被他們認為是神靈對人間罪惡或過錯的懲罰,而瘟疫止息,就意味著神靈對他們的寬恕。

古希臘本來崇尚純潔高尚的精神生活,但瘟疫來臨之前,富裕發達的雅典人很多窮奢極欲,沉迷於物質享樂生活,亂倫、同性戀被視為正常時尚,社會盛行暴戾與殺戮,當人的道德敗壞已完全違背神旨時,雅典自己召來了滅頂之災。

超級月亮照耀下的希臘雅典的一座古老的廟宇。(ARIS MESSINIS / AFP)

雅典文明走向衰落

瘟疫結束後,雅典堅持與斯巴達作戰,但公元前429年及公元前427年冬,瘟疫再度出現在雅典。接二連三的重創打擊,以及國家領導人及宗教、軍事領袖接連死於瘟疫,使雅典最基本的政治秩序難以為繼,政治力量被削弱,軍隊和公民的士氣也跌到谷底。

公元前404年,斯巴達聯盟從海陸包圍了雅典,雅典被斯巴達徹底擊敗,自此斯巴達取得了希臘霸權。

其實,對神的不敬及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親情友情、正義感榮譽感的缺失,讓曾經高傲自信的雅典,在戰爭結束前就已經崩潰了。

神言不虛 歷史的發展逃不過神的安排

古希臘人相信神諭,即神靈附於人、通過人的口說出的神意,有預言性質。

一位雅典先知在瘟疫前曾警告過雅典人:「與斯巴達人的戰爭將會到來,並帶來一場大瘟疫。」但那時,雅典人是不相信的。

在伯羅奔尼撒戰爭之前,斯巴達人也曾去德爾菲神廟求神諭。斯巴達人問是否可以與雅典人進行戰爭,神諭的回答是肯定的,並說,神會保佑斯巴達人,斯巴達人將贏得最後的勝利,此神諭在戰爭期間一直流傳。

雅典和斯巴達本來勢均力敵,卻因一場瘟疫,自認強大無敵的雅典敗給了斯巴達。神言不虛,歷史的發展,都逃不過神的安排吧。@*#◇

參考資料:

修昔底德《伯羅奔尼撒戰爭史》
張嵐《「神諭」的不可逆轉》
郭海良《關於希羅多德與修昔底德作品中對神諭的描述》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晉朝的庾袞,字叔褒,是明穆皇后的伯父。年少時庾袞即好學,精通《詩》《書》,他孝順父母,友愛兄弟,一言一行皆尊法度,非禮非道則不言不行。
  • 武漢肺炎爆發期間,有網民拍攝視頻顯示湖北宜昌上空有成群結隊的烏鴉低空盤旋,北京薊門橋洞下有黑壓壓的大蚊子嗡嗡聚集。更有人觀察到近期中國大陸從東北到海南沿線城市上空都籠罩著一層朦朦的陰霾。
  • 怎樣才能安全度過瘟疫期?中國歷史上,有不少瘟疫中的真實故事,展現了人身上高貴的力量,連瘟疫都要自動退避!
  • 曠野牧羊完全改變了摩西。摩西曾經學識淵博、才能卓越,但曠野磨礪使摩西明白,沒有神的幫助,只憑血肉之軀及世聰辯才,難成大事,敬畏神才是智慧的開端。摩西學會了忍耐、溫柔、憐憫及謙卑的美德,他的血氣、他的驕傲、他的自我,一點點都被磨去。直到摩西已能夠放下自己的時候,才能擔當起神託付的使命。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