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瘟疫
中共病毒,即新冠病毒的變異現象之詭異在改寫歷史,它不但展現「科學性」,而且似乎具有對抗醫療的詭異「靈性」,本文詳細歸納解析。
明朝時,有一年除夕夜,魏驥帶著子孫看「驅疫」熱鬧,還真的看到了一群疫鬼。他對著疫鬼說了一番話,結果真的應驗了……
大家好,歡迎來到「寶藍視界」。今天這期節目呢,我們聊的話題是古今預言,看一看古今預言留下的警示。
不管人是否相信,世間的一切都是由神安排的,包括災難、包括人的生死。人的德行高,災難就少。人心不古,自私自利,災難自然就多。這個法則不僅適用於中國,也適用於全世界。
2021年在很多預言家眼中,是依舊黑暗的一年。
冥冥中其實一起都是有安排的。地震、水災、旱災、火災、瘟疫、戰爭……這些人眼中的災難的發生都是有原因的,而且都有預兆和來自神的警告,只是不信神的人不相信罷了。民間還說,水、火、刀、兵等災難前,冥府都要製作造劫簿,這大概是為確定發生災禍的範圍、類型和相應的死亡之人。對此冊子,有從冥府還陽之人曾透出一二。
東漢光武帝建武十六年,臨淮郡四方的各地發生牛隻大疫,惟獨朱暉出任太守的臨淮郡沒有任何疫情發生。朱暉守住的地方為何與眾不同?
在歷代記載中,異象示警的現象,可謂層出不窮。清朝時,一個柱子開裂,蹦出一個二寸多高的小僧,被裝到漆盒裡後化成燕窩。官員主持考試,眾人看見紅衣婦升空而去。元朝時,江南曾下過罕見的果核雨,五彩繽紛又光瑩堅硬。這些奇特的現象,預兆著哪些事?
跨入2020年冬至,人們面臨更嚴峻的生死考驗。怎樣面對瘟疫?怎樣解疫?當下的人在冬至「一陽生」的陰陽轉捩下,也能找到一線生機嗎?
九九重陽登高源起於避瘟疫。知道嗎在大疫大難中得救的,古今中外都有神仙在救人,神仙如何展現神蹟呢?
外界擔憂武漢疫情仍在擴大。中共隱瞞瘟疫實情,武漢民眾呼救「千萬不要相信政府,要靠自己」。在缺少醫藥物資,瘟疫肆虐,形勢嚴峻的情況下,百姓應當如何自救?我們反思歷史,尋找大疫之下的解救之道,與您共闖難關。
清朝時,有一病人感染了瘟疫,命在旦夕。家人徹夜向神祝禱,一個奇夢產生了奇蹟;民國時,有一人病入膏肓,奄奄一息時,他想起印送善書,於是向神立下誓約,並踐行了與神的約定。
大瘟疫發生最令人恐懼的景象之一就是目睹人們大規模的死去,屍骨堆山,多得來不及清理,遺體不分貴賤地腐臭潰爛,悲慘景象就像人間地獄。凡是經歷過大瘟疫的倖存者必然會被這些恐怖的畫面深深烙印在腦海中。
在西羅馬帝國滅亡後的歐洲中世紀,也發生過多次瘟疫。這時已經是基督教的全盛時期,那麽基督教徒怎麽面對瘟疫呢?
有一幅法國十九世紀畫家居勒-埃里·德洛內描寫的《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特別具有深意。
在西方描寫瘟疫的繪畫作品中,以普桑的《阿什杜德瘟疫》最為著名,許多關於瘟疫的繪畫都以它為藍本或參考。
日食、隕石、大瘟疫、奇石神祕叫聲……等等天象,往往都是在亂世、改朝換代或是社會大變動的時際出現的,留給人奧祕的啟示。
古希臘的著名悲劇《伊底帕斯王》就從一場瘟疫揭開序幕。底比斯國王伊底帕斯面對肆虐全國的瘟疫束手無策,因而派人前往德爾菲的阿波羅神殿求神諭,經過一番曲折和調查,得到的答案卻是最為不堪的:正是他自己犯下弒父娶母的逆天罪惡引發了這場災難!
1628年,意大利米蘭上空划過一顆巨大而蒼白的彗星,占星學家預言:此彗星預示著病毒會在人間傳播。但人很難相信這種看不見的預言。那時大半個歐洲都捲入在德意志爆發的三十年戰爭,而意大利不僅沒有受過波及,還因向交戰國提供軍需變得更加富裕,歌舞昇平的意大利人生活安逸,盡情享受著生活。
瘟疫洶湧肆虐,看似可怕,似乎又很有章法。在民間的傳說中,瘟疫不只是疾病,還是生命,瘟神奉天命,行瘟布疫,役使諸鬼行疫,並非肆意傷人。歷代對瘟疫產生的原因,瘟神和疫鬼的由來,哪些人可以免遭疫毒,均有不少介紹。
中華傳統節日,蘊含了豐富的消災祈福的活動。雖然古時候瘟疫頻繁爆發,但是敬天信神的古人,在探索如何防治疫病的同時,也在重大節慶中衍生出一系列防疫、避疫習俗,以祈求驅除疫氣、神明降福。這些多姿多彩的風俗人情,也成為中華民俗文化中獨特的一部分。
印度曾是四大文明古國之一,也是釋迦牟尼降世的地方。這應是神和上天眷顧的聖土,可是近兩百年來,印度幾乎是人類流行性瘟疫的大本營,霍亂、大流感、鼠疫、天花、瘧疾輪番上陣,造成近五六千萬人死亡。除了人口密度大、貧窮、生態環境差等疾病易於流行的因素外,原始佛教在印度消亡所產生的共業,以及後佛教時代印度人信仰的異化,可能是導致印度地區苦難與困厄的深層原因。
隱身世局中的修道人形形色色,他們有的是為政清簡的官吏,有的是博學五經、精通天象變化、河洛讖緯的高人,有的像是市中販夫走卒。他們助人,更在大瘟疫來臨時行善。
神祕的中華神話,零碎的隻言片語,或許正暗藏著歷史的真相。
席捲全球188個國家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迄今已有至少五百四十多萬人確診、三十四萬多人死亡。一方面,隨著越來越多中共隱瞞疫情的證據浮出水面,全世界多國追究中共的責任的聲音一再響起。另一方面,面對這種具有高度傳染性、傳播速度快、容易變異等特點的病毒的侵擾,各國政府和人類科學家依舊希冀依靠自己的力量研製出疫苗,解決這次疫病的問題。
像任何一次災禍一樣,瘟疫爆發前,上天就已經對倫敦進行了預警。1664年冬天,一顆彗星拖著長長的尾巴,從倫敦上空划過,占星家認為這是「惡魔要降臨人間的預兆」,戰爭、饑荒或者瘟疫可能會降臨。
以百戰百勝而載譽歐洲近代史的拿破崙,卻在1812年與俄羅斯帝國的戰爭中損失慘重,60萬大軍只剩下區區2萬人馬。俄法戰爭成為拿破崙強盛運勢下落的拐點。
1910年10月至1911年4月是大清王朝的最後一個冬季,也是最寒冷而又慘烈的一個冬季。1910年秋,位於俄羅斯赤塔州俄中邊境的達烏里亞小鎮車站附近,中國人張萬壽在那裡經營一所小工棚,9月的一天,工棚內有七人突然發病死去。俄國當局得到消息後,立即燒毀了工棚及一切衣物用品,將三千多華工隔離在破舊的火車皮內。
《宋史》中有一句話,「民之災患大者有四:一曰疫,二曰旱,三曰水,四曰畜災。」瘟疫可說是古人心中的災禍之首。風雅而富庶的北宋,同樣經歷了多次大瘟疫的考驗。大概每隔幾年或幾十年,地方州縣就會發生一次疫病。史書記錄了大大小小的疫災造成的悲劇,也見證了許多文人賢士濟世救民的感人故事。
古人有什麼好辦法可以預防和治療瘟疫嗎?有!多得很呢!我在醫書裡看了不少記載,可是我不懂中醫,也不知道到底哪些還有效果,所以我給大家請來了一位紐約的專業中醫師,也是我認識十多年的好朋友。
共有約 82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美國、英國和德週三(5月12日)在聯合國就新疆人權話題舉行在線活動,拒絕中共施壓、迫使其它聯合國成員遠離新疆維吾爾族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