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瘟疫
神祕的中華神話,零碎的隻言片語,或許正暗藏著歷史的真相。
以百戰百勝而載譽歐洲近代史的拿破崙,卻在1812年與俄羅斯帝國的戰爭中損失慘重,60萬大軍只剩下區區2萬人馬。俄法戰爭成為拿破崙強盛運勢下落的拐點。
《宋史》中有一句話,「民之災患大者有四:一曰疫,二曰旱,三曰水,四曰畜災。」瘟疫可說是古人心中的災禍之首。風雅而富庶的北宋,同樣經歷了多次大瘟疫的考驗。大概每隔幾年或幾十年,地方州縣就會發生一次疫病。史書記錄了大大小小的疫災造成的悲劇,也見證了許多文人賢士濟世救民的感人故事。
漢武盛世後,自漢元帝以下,歷代皇帝或優柔仁若,或耽於癖好,或短祚夭壽,出現宦官、外戚先後專擅朝政,導致綱紀紊亂、吏治腐敗的亂象。西漢從輝煌強大走向衰落,加上王莽篡漢,迅速走向敗亡。
在人類歷史上,19世紀是一個告別古典與傳統的時代,近現代文明粉墨登場:工業革命與資本主義席捲歐洲;早期議會民主制誕生;物理、化學、生物等自然科學漸成體系;藝術領域走向遠離傳統的印象派。此外,社會主義勢力在19世紀逐漸得到擴張……
神祕的中華神話,零碎的隻言片語,或許正暗藏著歷史的真相。神農嘗百草,是家喻戶曉的神話故事了,相傳神通廣大的神農氏,曾經試遍百草滋味,確定其藥性,竟然一天就中了七十次毒。那麼,這個神奇的故事背後有什麼深意呢?
拿破崙‧波拿巴是法國歷史上乃至世界歷史上一位叱吒風雲的人物,他在法國大革命末期發動霧月政變,結束了革命狂潮所帶來的混亂局面。1804年,他建立法蘭西第一帝國,成為「法國人的君主」。之後,拿破崙以其傑出的軍事才能帶領法國發動拿破崙戰爭抗擊反法同盟,所向披靡,並迅速在歐洲大陸建立霸權。
馬可‧奧勒留‧安東尼,出身於羅馬貴族,公元161年稱帝,與維魯斯共治羅馬帝國。當時羅馬帝國與周邊民族經常戰爭不斷。164年,瘟疫開始在帝國東部邊境的軍隊中流行,給羅馬軍隊造成了傷亡。166年,羅馬軍隊回到羅馬,帶回了戰利品,也帶回了遠勝於刀劍的瘟疫。
1918年春,正當第一次世界大戰接近尾聲時,一場世紀瘟疫——西班牙大流感突襲全球,疫情持續一年多,有著三次流行高峰,造成約5000萬人喪生,死亡人數竟是戰爭陣亡人數的3~4倍。
紛繁亂象中,神的安排從未偏離,神掌管著一切,巨細無遺地查看著人的一思一念。瘟疫是對每個人是否公義的檢驗,在自救無效的當下,離神太遠的我們,是不是應該歸正對神的敬畏?我們是不是要真心懺悔:我們享樂縱慾的生活,是否早已背離神為我們做的安排?「政治正確」與道德相對主義是否讓我們喪失了原則與道義?我們的文化藝術是否越來越不辨善惡美醜,越來越墮落變異?我們的商業貿易裡...
《羅密歐與朱麗葉》是英國大文豪莎士比亞最有名的戲劇作品之一,幾百年來一直活躍在世界各地的舞台上。故事講的是出生在兩大彼此有世仇的貴族之家的羅密歐和朱麗葉,在舞會上一見鍾情。即便在得知彼此的身分後,也選擇為愛情堅守,私定終身,甚至還偷偷在教堂結了婚。此後,羅密歐因殺死了朱麗葉的表哥而被流放,而為了能夠躲避父母強加的婚姻、與羅密歐在一起,朱麗葉選擇服用能造成人昏...
這場大瘟疫據說起源於中亞,由十字軍帶回歐洲。1347年9月,意大利西西里島的港口墨西拿,被它選為歐洲第一站。當時,一旦有人染疫而死,所有拜訪過他、與他做過生意甚至抬他到墳墓的人,都難逃此劫,恐慌從這裡開始了。
朱元璋稱帝後,知道元惠宗(妥懽貼睦爾)知天象順天命,有意退避,離開了元大都,返回到蒙古。將繁華的都城留給了朱元璋。因此特加尊號為「順帝」。
古今中外有很多著名的預言,如果潛心研究一下這些預言,就會發現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結果,那就是:(1)2020年地球將有一次大劫難。(2)在這場劫難之前,救世主將誕生在東方,然後走遍世界,把真理灑遍全球,拯救世人。
葉卡捷琳娜二世不僅贏得民眾的敬愛擁護,她的膽識魄力連政敵都佩服,俄羅斯的開明女王令西歐國家也刮目相看,伏爾泰讚歎:陛下給我們上了多麼好的一課!葉卡捷琳娜微微一笑,表示自己做的不過是一個小女生也能為家人做的事。
在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這場瘟疫中,中國是死亡人數最多的國家,而伊朗是中國以外疫情最嚴重的國家之一。對此,有以色列拉比(rabbi,指猶太教律法專家)表示,這是因為這場全球性的災難是神在審判全世界,清除中伊等邪惡政權。現在已經接近彌賽亞(救世主)現身的時刻。
公元1089年,蘇軾以龍圖閣學士的身分,赴任杭州知府。剛一到任,就碰到瘟疫大流行,病患腹痛腹瀉、發熱惡寒、肢節疼腫,不少人因此死亡。杭州城裡的百姓到處在大街小巷裡求醫問藥。
中國古代,發生過多次瘟疫,所以歷史上也留下過一些神奇良方。
什麼瘟疫是被人類徹底消滅的?恐怕沒有,有的其實可能只是暫時沒有出現而已,薩斯(SARS)、艾滋病、鼠疫等等,至今也沒有特效藥,人類還是在延續最古老的隔離方式防護。人們越來越信仰科學、越來越自信時,瘟疫的爆發就是對「人定勝天」的最大否定,面對瘟疫,人可控制的因素微乎其微。
北宋時期有個叫張慶的人,官任右軍廵院,掌管司法。他為人潔身自好、辦事謹慎,為官事必躬親,從不馬虎。
《陝西太白山劉伯溫碑記》是在一場地震中震出來的,這樣顯現足已令人震驚,碑文記載了更可怕的景象:在一個豬鼠年到來的時候,一場巨大的劫難顯現出善惡的報應。
時大金朝已風雨飄搖,強悍的蒙古大軍鐵蹄奔騰,金朝的疆土日益縮減,並且,在與南宋的戰事中,金朝屢戰不勝,進退失據。國內朝綱鬆弛,官員們徇私舞弊、碌碌無為,各級官吏魚肉百姓,盜匪猖獗,義軍迭起。完全是一副王朝末路的亂象。
在人類歷史的長河中,許多民族都流傳下了自己的預言,為後人起到告誡和啟示的作用。在很多的著名預言中,都提到了人類將要經歷的一場巨大劫難──也就是人們傳說中的「大災難」。所有這些預言的描述都非常的相似:在持續多年的「大災難」中,世界充滿了各種大型的災害禍患,給人類生命帶來浩劫。
塞巴斯蒂安這個名字源於希臘文,意指「崇高傑出者」。公元256年塞巴斯蒂安生於生於納爾榜(今法國境內),後來在米蘭長大,其父母虔信天主,所以塞巴斯蒂安從小就篤信基督,當時基督教在羅馬是被視為異端的邪教。
從前文的推解中,吾人警悟到在《推背圖》中的第56象是預言中共肺炎的一象。本文將尋繹其中隱喻的得救之道。
漢代有一首樂府民歌叫《上邪》,講一個忠貞的女子自誓說,如果發生五件不可能的事情,她才敢棄絕那海枯石爛的愛情。其中寫道:「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冬天打雷或夏天下雪,或者天地相交聚合為一,這都是自古以來難得一見的天候現象。
東漢末年至晉初年,全國性大瘟疫共有二十多次。漢桓帝在位二十年,中原地區流行瘟疫高達十二次;漢靈帝時發生過一次;漢獻帝時發生了兩次。京師洛陽的瘟疫高達十六次之多,曹操有《蒿里行》詩云:「鎧甲生蟣虱,萬姓以死亡。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生民百遺一,念之斷人腸。」
古羅馬大瘟疫中,基督徒無恨無畏,向世人傳播福音,讓世人看到了希望、幫助人們回歸正途。當歷史在今天改頭換面地重演時,人們是否也應該反思一下:瘟疫為什麽會發生?人應該如何自救?
神準的預言《推背圖》第56象可能預言了中共肺炎和出路嗎?為何說《推背圖》56象是預言中共肺炎的一象?從配卦推解到什麼「巧合」的現象?
武漢肺炎洶湧肆虐,死亡人數持續攀升。大疫之下,中共在多地實行「戰時管制」,隔離醫院如同集中營。中共當局不顧百姓死活,對外封鎖疫情真相,打壓異議人士,抓捕尋求自救的平民百姓,隱瞞真實死亡數據,將急欲求生的中國百姓推向苦難的深淵。
共有約 49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