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满天飞 预兆什么灾?如何消解?

文/古玉文
天垂异象是预示人间面临灾变,然万事皆有因缘。图为清 吴应枚《万点寒鸦》局部。(公有领域)
  人气: 952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武汉肺炎爆发期间,有网民拍摄视频显示湖北宜昌上空有成群结队的乌鸦低空盘旋,北京蓟门桥洞下有黑压压的大蚊子嗡嗡聚集。更有人观察到近期中国大陆从东北到海南沿线城市上空都笼罩着一层朦朦的阴霾

天垂异象是预示人间面临灾变,然万事皆有因缘,下面几则关于乌鸦的小故事,或许能为您提供一点启示与思考。

孙俭被灭军 乌鸦来吃肉

唐朝幽州都督孙俭发兵讨贼,薛讷给他写了一封信,信中告诫说:“月末不可以发兵,这是最不吉利的。”孙俭不以为然,说:“六月宣王北伐,薛讷怎么知道,有敢再说不发兵的就杀了他。”

军队出发的那天,有一道白色的像虹一样的云带垂在军门前,那以后,又有大星坠落在军营内,这些都是不祥的预兆,但由于孙俭的傲慢与独断专行,兵将们没有一个敢说的。

军队出发后,幽州境内的乌鸦和鸱鸢鸟一下子都消失了,这些乌鸦并不是躲起来了,而是都紧紧地尾随着军队去了。过了二十天,孙俭就全军覆没了,成群的乌鸦和鸱鸢鸟都来吃他们的肉。

后梁太祖遇乌鸦叫 预示生死险情

后梁时期,太祖曾亲自征伐郓州,将军队驻扎在卫南。士兵们加紧修筑新工事,完毕后,将士们登上工事向远处观看战事与地形,突然看见有乌鸦飞来停在陡坡上叫,叫声凄厉。副使李璠说:“这是乌鸦在叫,是不是有不吉利的战事?”

后梁太祖的先头前锋朱友裕所率的部队受到了敌方朱瑄部队的袭击而转向南去,但后梁太祖并不知道这一战情,却向北走。中途遇上朱瑄的部队,后梁太祖紧急打马向南走,进入村落里,又遇到盗贼追赶,前面有一壕沟,又深又宽。

后梁太祖正荒乱着呢,忽然沟内的蜀黍秸秆自动堆积起来,在马前形成一条通路,后梁太祖放马腾跳过去。副使李璠和郡将高行思被贼兵所杀。后卫骑士张归宇手持武器拼力战斗,身上中了十五支箭,太祖侥幸逃脱,捡回了一条命。

君臣这时才知道卫南的乌鸦是事先发出的预兆。

敦煌壁画征战图。(公有领域)
敦煌壁画《征战图》。(公有领域)

黄氏做不好的事 死后转生乌鸦

东平县的吕生,是春秋鲁国人,家住在郑城。他的妻子黄氏得病快要死了,黄氏临终前告诉她的婆婆说:“我得病快死了,可是听说人死了要变成鬼,我常常怨恨人和鬼不能越界沟通,这样活着的人更加悲哀。婆婆你我感情很深,我死后一定要到梦中来见婆婆。”

不日黄氏死了,婆婆梦见黄氏回来了。黄氏哭着对婆婆说:“我生前做了些不该做的事,现在已经不能转生成人了,只能成为不同的族类,我将转生在郑城东面的荒野丛林之中。那个翅膀是黑色的、嗷嗷鸣叫的,就是我呀。再过七天,我会来拜见婆婆,希望婆婆念我在世时的感情,不要因为我是不同的族类就驱赶我。”说完就不见了。

过了七天,果然有只乌鸦从东面飞来,飞到吕家庭院的树桠上,悲哀地叫了很长时间。她的婆婆哭着说:“果然同我的梦一样,你还像活着的时候一样,直接来我的住处吧。”那只乌鸦便飞入堂中,来回地飞着,悲哀地叫着,仅仅待了一顿饭的工夫,就又向东方飞回去了。

明 钱谷 杂画册《古木乌鸦》。(公有领域)

亲人谤佛 韦氏长女受牵连托生成乌鸦

唐宪宗元和年间,一个姓韦的地方小吏过分崇尚儒家,特别反对佛法。他有两个女儿。长女嫁给相里氏,幼女嫁给胡氏。大女婿和韦姓小吏一样反对佛法,二女婿则敬重佛家学说。二女婿用心研究文字,遇到梵语文字,就卷起舌头模仿着念。念着念着,就更笃信佛教了。

韦姓小吏重病卧床时,把儿子叫到跟前说:“我现在快要死了,你可千万别信佛,什么修佛像、请和尚吃斋、在佛的面前请求保祐啊,不要做这些事,免得辜负了我一生的心愿。”他的儿子听从了他的话。

韦姓小吏死后不久,他的幼女也死了。凶信传到相里家,此时韦姓小吏的大女儿有病卧床,家人就掩瞒了她妹妹的亡讯。

但大女儿的病情越来越重,众人都围着哭泣。那妇人就要咽气了,忽然像被鬼灵扶持着一样冷不丁地坐了起来,呼喊着她的丈夫说:“我的小妹已经死了几个月了,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于是哭个不停。

她丈夫哄骗她说:“怎么会有这样的事?贤妹只是有点小病,最近听说已经好了。你这是恍惚时看见的幻觉而已,千万不要特别难过。现在你的病很重,特别需要好好养病才是。”

韦姓小吏的大女儿不听丈夫劝慰,又哭泣着说:“我妹妹就在这里,她自己说是今年十月死的,并且在阴间看见了很多事情。快叫我的弟兄们来,我要亲自说给他们听。”

“妹妹对我说昨天到了阴曹地府的西曹,听见高墙里有冤屈痛楚叫悔的声音,很像先父的声音。看那上面有火光迸出,火焰像风雷似的。妹妹请求进去看看究竟,但不被允许进去,只好离得老远哭喊先父。”

地狱中有一座变形城,方圆二百多里。在地狱受完惩罚的人,才能来到这座城,接受变形(变身)报应。图为高丽绘画,十殿阎王之一与六道轮回。(公有领域)

“先父随着声音回应,大声说:‘我因为一生诽谤佛法,在这里受了很多罪罚,没昼没夜,片刻不停,各类刑罚数不完。唯有倾家荡产,用家中全部的钱财供养修福,获救也只能是万分之一。轮回的劫难不可减免,只是一百个时刻当中能让我暂缓一刻,也就心满意足了。你虽然前世的罪过不轻,因为你丈夫信佛积善,不会堕落到地狱去,就要升上天堂了。’”

韦姓小吏的大女儿接着对丈夫说:“你追随我的先父,不尊佛法,我因此而受牵连,也应受几百年罪。我死了之后会化为乌鸦。等二七祭祀,可以请斋僧来这里。”她丈夫听后哭着说:“水火变化,事物本来就有的。雀变为蛤、蛇变为雉、雉变为鸽、鸠变为鹰、田鼠变为驽、腐草为荧;人变为虎、为猿、为鱼、为鳖之类,轮回延传不绝。变为乌鸦的说法,怎么敢不信呢?可是乌鸦成群结队飞来,一群都有几十只,怎么能认出哪只是你?”

妻子回答说:“尾巴下面长着白毛的就是我。替我告诉世上的人,做坏事的人,活着有人责罚,死了有鬼责罚,丝毫不会错。根据他祸害的深浅、数量来决定对他的惩罚。你没看到天宝年间的人多,而现在的人少吗?大概做善事的人少、做恶事的人多。因此一厕之内虫蛆上万,一砖之下蝼蚁千万。而从前的名城大邑,空旷无人,美地平原,看到的尽是芜草。难道这不是应验吗?告诉世人,尽力做善事吧。”

韦姓小吏的大女儿说完就躺在床上,当晚上便逝去。全家人都悲痛哀怜地等乌鸦来。二七那天,果然飞来几十只乌鸦。其中有一只乌鸦飞临庭院大树上,落在最低的树枝上了,它盯着婆婆的门,连声悲切叫鸣,好像在诉说什么。

老老小小的都看着那只乌鸦,没有不哭的。过了一会儿人们想起验证它的尾巴,果然有两根白毛,白得像霜雪一样。婆婆伸出她的手来祝祷说:“我的媳妇临死时说,她会变成乌鸦,尾巴上长着白毛,如果你就是我媳妇,就快飞到我手上吧。”

说完,那乌鸦就飞到婆婆手上,很温驯地吃食,就像平时家养的一样,吃完就飞走了。从这天起天天来求食,附近的人都知道这件事。几个月之后,乌鸦就不再来了。

《毛诗品物图考‧莫黑匪乌》。(公有领域)

刘弼念佛经百遍 见证奇迹

唐代贞观元年,江南县尉刘弼有一天忽然看见有只乌鸦在房前的树上鸣叫。当地人说:“这乌鸦停落的地方是不吉祥的。”刘弼听说后非常恐惧害怕,想要建立功德,以消弭不祥之兆,但不知道做什么最好。

有了这个想法后,一夜刘弼梦见一个和尚,和尚对《金刚般若经》大加赞颂,让刘弼诵读一百遍。等到刘弼醒来,按照和尚的话就诵读了一百遍。

正读到一百遍时,从东北方向忽然刮起大风,拔掉了乌鸦停落的那棵树,隔着房舍远远扔落在村外。那个拔掉树的地方,隆起了一个长宽各一丈五尺的土坎。而且那风暴鼓起的时候,有许多小枝细叶随着风飘舞,风止之后仍然在飞舞着。

刘弼这才知道佛法经书的力量是不可思议的。

念“九字真言”可消灾

朋友们,大难来时莫心慌,绝处逢生有希望。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为指导原则的法轮大法在全世界已经洪传了28年,有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亿万修炼者通过修心性、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准而获得了身心健康与福寿延年。

在危难的时刻请您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这九字真言,就一定能遇难呈祥、化险为夷。这样的真实神奇案例,在明慧网上已有很多报导。

实践者获益,尝试者无损,早信早受惠。在大劫难面前、山穷水尽疑无路的时候,如果您愿意静心试一试,您将会深刻体会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美好境界。@*#◇

清 程琳《莲荷》。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公有领域)

事据:

《续玄怪录》
《宣室志》
《北梦琐言》
《朝野佥载》
《法苑珠林》
法轮大法明慧网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陆一位政府机关公务员讲述自己修炼大法后身心得到净化的体悟。
  • 旷野牧羊完全改变了摩西。摩西曾经学识渊博、才能卓越,但旷野磨砺使摩西明白,没有神的帮助,只凭血肉之躯及世聪辩才,难成大事,敬畏神才是智慧的开端。摩西学会了忍耐、温柔、怜悯及谦卑的美德,他的血气、他的骄傲、他的自我,一点点都被磨去。直到摩西已能够放下自己的时候,才能担当起神托付的使命。
  • 当国家发生天灾人祸、政权危难之时,历朝历代的帝王都会沐浴斋戒,祭祀天地神灵,自省“罪己”,忏悔自己的过错和失误,有时会对全天下颁布“罪己诏”。
  • 纪昀的先母张太夫人曾经雇佣过一位同姓的老妇人帮着在家中掌管炊事,这个同姓的张氏老妇是北京房山人,家住在西山深处。
  • 炼丹 中国画
    在中国古代,医道不分家,很多避世的道人在世间发生惑乱、瘟疫时,也时常施展道术镇瘟、驱邪、治疫。
  • 今年过年期间受武汉肺炎的影响,我们山东德州这儿,街头巷尾几乎空无一人,连小区口都有劝返点,专人值班阻止出入。很多亲戚朋友天天待在家里也很恐慌。
  • 纷繁乱象中,神的安排从未偏离,神掌管着一切,巨细无遗地查看着人的一思一念。瘟疫是对每个人是否公义的检验,在自救无效的当下,离神太远的我们,是不是应该归正对神的敬畏?我们是不是要真心忏悔:我们享乐纵欲的生活,是否早已背离神为我们做的安排?“政治正确”与道德相对主义是否让我们丧失了原则与道义?我们的文化艺术是否越来越不辨善恶美丑,越来越堕落变异?我们的商业贸易里有多少伤天害理、不可告人的秘密?在与伦理道德不符的科学领域里,我们是否扮演过反神的角色?我们是否迷信神灵,却从不遵守戒律?
  • 三百多年前的北京城,发生了前所未有的一次离奇大爆炸,迄今人们对其成因仍众说纷纭,被列为人类史上成规模毁灭事件的两大悬案之一。
  • 这里要说一说一次诡异的蝗灾,发生在唐朝末年,蝗虫大量袭击淮南扬州,还出现不寻常的行动,就是攻击画像吃画中人头。《旧唐书》、《新唐书》都记载了这件蝗灾。到底是怎么回事?
  • 时大金朝已风雨飘摇,强悍的蒙古大军铁蹄奔腾,金朝的疆土日益缩减,并且,在与南宋的战事中,金朝屡战不胜,进退失据。国内朝纲松弛,官员们徇私舞弊、碌碌无为,各级官吏鱼肉百姓,盗匪猖獗,义军迭起。完全是一副王朝末路的乱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