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真:共产新冠病毒为祸世间溯源

人气 1113

【大纪元2020年02月26日讯】共产主义在二十世纪在全球造成超过一亿人非自然死亡,其中1949年至文革结束,中国共产党发动的历次政治运动导致超过八千万中国人死亡。自去年十一月在中国武汉传出的中共病毒(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简称武汉肺炎),因中共在应对该事件中的种种不当举措,如瞒报感染数据、误导不会人传人、对于大部分感染病人不加以隔离确诊而致使其在家庭和社会上传播病毒、以及操纵世卫和国际专家误导国际社会等,再次造成生灵涂炭,正在严重危害中国和世界。笔者拟综述中国官方报导、相关文献,以帮助读者识别共产幽灵的反人类本质。

1. 武汉疫情中的瞒报

据中国疾控中心论文于2020年2月17日发表的论文数据,至 12月31日已出现104例感染中共病毒(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简称武汉肺炎),15例死亡,占14.4%,见图1.

图1. 屏幕截图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一文中的表1,论文由中国疾控中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应急响应机制流行病学组撰写,发表于《中华流行病学杂志》

而中共武汉卫健委于12月31日的官方通报则称共有27例病例,见图2。

图2. 屏幕截图-腾讯网1月27日报导“武汉新增病例0增长的12天,发生了什么?”一文中的两个相关段落

对比之下,可见疾控中心的感染数量是卫健委官方数字的3.8倍。

疾控中心的论文提到“2019年12月31日之前,病例均在湖北”,“在1月10日之前,分布在20个省份的113个县区,其中湖北占88.5%”,那么到1月10日,湖北感染数12月31日前的104例加上1月1日至10日的新增653例即757例的88.5%,故到1月10时,湖北累计670例感染。截止1月10日,在病毒已经传播全国20个省份113个的严重态势下,中共官方当时还只承认在全国只有在武汉有感染发生(卫健委专家称疫情可防可控),故当时只有来自武汉卫健委的数据-41例(图2),与疾控中心的数据670相比,是缩小了16.3倍。

以上分析表明,十二月底官方公布数据缩水3.8倍,而到1月10日,则缩水16.3倍,如取一个平均数,则是十倍。假定这个缩小比例不变,对于中共卫健委公布的截至2月10日湖北省累计报告中共病毒肺炎病例31728例,那么当时实际湖北感染数量高达317,280人。

对于至2月10日公布的湖北累计死亡974人,按疾控中心论文中十二月底的死亡率14.4%计,则截止2月10日,湖北省因感染此病毒导致的实际死亡数量可能是317,280X14.4%=45,688人。

2. 武汉疫情中对确诊收治严苛限制

中共更严重的不当举措在于,一直到两月上旬,中共对医生已经临床诊断的感染病人中的绝大部分不加以确诊。在元月18日之前,主要是通过《入排标准》要求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否则不加以于上报确诊,绝大部分没有这个强行规定的接触史,从而得不到确诊,见图3;并且对于检测病毒的试剂盒的发放数量直至两月上旬一直有严格限制,这也导致大部分患者得不到确诊。

图3. 财新网2月19日报导屏幕截图

中共经常把医生们已经多次明确临床诊断认定的无数病患不作最后认定,无数百姓离世,也未得到政府确认感染了这一病毒。这儿举两个公开报导的例子,如黄石市长杨晓波感染病毒离世,死因称是重症肺炎,未列明是中共病毒。还有如武汉市环境教育带头人和环保NGO的领军人物、大陆自然教育专家徐大鹏因“肺部感染”于1月21日离世,徐大鹏的妻子也于元月12日因肺炎离世,两人均未新冠病毒的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之内。电影导演常凯同样如此,未算在内。

对于受中共病毒感染的杨晓波这样的中共市长、徐大鹏这样的专家、常凯这样的导演,在生前,也是没有得到最后确诊,中共治下的普通平民百姓则更是如此。被医生诊断已经感染的病人,因得不到确诊收治,大多数是不作隔离,而是打发回家,任其拖着病体每天从家中奔波到医院来哀求确诊收治,在这个过程中把病毒在社会上和家庭中传染开来。

2003年的SARS幸存者,也有回忆共产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无论如何对其不承认确诊收治,并把担心传染给家中孩子的病人也打发回家,见图4。

图4. 屏幕截图 1月20日新浪报导SARS幸存者回忆

17年过去了,共产党根本没吸取任何教训,继续以确诊问题迫害患者和危害健康人群。中共一方面可能是虚报确诊数字的需要,实际上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到2月10日,在湖北省要远高于上面扣除瞒报因素而估算的30万以上及5万以上;另一方面,一旦承认确诊,民众会得到免费医疗,而中共拖着不作确诊,则由民众自掏腰包支付每天来医院的门诊费用。

还有,中共一开始就公开宣称病毒最早来源于华南海鲜市场(这其中可能另有诡谋,以后再谈),目前这已经被多位国内学者证明也是虚假的。

3. 没发现人传人证据?

12月份早就发现人传人以及医务人员受到感染的情况下,到1月中旬,中共还在宣称没有发现人传人的证据。人们信以为真,而不加防范。近日,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中国科学院核心植物园等团队,从病毒基因演化角度试图描绘出病毒传播路径,并试图找出可能的“零号病人”。研究者们认为,华南海鲜市场的新冠病毒是从其他地方传播过来,可能是受感染的人将中共病毒传染给了市场的工作人员,并于2019年12月初传播到整个城市,见图5。

图5. 屏幕截图 - 澎湃网2月23日报导中国学者最新发现

4. 世界卫生组织(WHO)为中共站台

自中共病毒暴发以来,在中共操纵下,来自埃塞俄比亚的世卫总干事长谭德塞多次公然附和中共:

  1. 在十二月已经发生人传人的情况下,至1月中旬谭德塞仍照搬中共官方说法称没有证据表明人传人。
  2. 元月20日,中共被迫承认疫情存在“人传人”的情况,世卫官员于1月21日称疫情可能存在“持续人传人”的状况,但仍然需要更多资料进行分析。
  3. 在病毒已经传播到约20国的情况下,在元月22日、23日世卫紧急会议上,仍拒绝把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4. 1月28日,正在北京访问的谭德塞却无视各国从武汉撤侨努力,按中共口径表示不建议各国从武汉撤侨。
  5. 1月30日,世卫终于将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但谭德塞同时表示反对各国对中国大陆采取旅行和贸易限制,谭德塞与世卫前总干事陈冯富珍都盛赞中共对疫情的处理。
  6. 2月15日,面对在中共措施不当致使武汉新冠病毒全球漫延,谭德塞在德国慕尼黑表示,中共采取的措施为全球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赢得了时间。

中共从十二月至一月中旬完全隐瞒确诊病患数字,对于大部分感染者不加于确诊收治,并且虚假宣传称病毒不会人传人,处罚向社会各界预警的医生护士,导致百姓认为当时病毒感染人数很少,并且不会人传人,故不加防范,武汉还举行了万家宴、团拜会、500万在武汉的外地人回外地过年, 武汉1月23日封城前,病毒已经传播了全中国。而中共通过对世卫的统战,使世卫误导全球各国政府,认为没必要对各国与中国间的旅行贸易加以严密的限制,这一切导致从武汉传播到全中国的新冠病毒目前已经扩散到65个国家,特别在韩国、日本、伊朗、意大利等近来感染人数快速增加,已经造成了许多生命损失和巨大的灾难,皆共产党之罪。共产党为何会如此祸害人类,这要从其来历说起?

5. 红龙撒旦被摔到地上来到欧洲

《圣经启示录》第十二章第7~12节记载,在天上,天使长米迦勒(Archangel Michael)率众天使与红龙及其魔众交战,红龙战败,失去了它在天上的容身之处,红龙及魔众被摔到地上。这条红龙即古蛇,也叫魔鬼或撒旦。

图6. 巴黎第五区圣米歇尔喷泉(Fontaine Saint-Michel)天使长米迦勒与撒旦魔鬼搏斗的雕像,建成于1860年。(来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红龙掉到地上后,仇视于神,反传统正信,反人类,红龙先来到了欧洲。据美国国会图书馆馆长、著名历史学家詹姆斯•毕灵顿(James H. Billington)的论文-”A primer on the Illuminati”,1776年在德国巴伐利亚,大学教授亚当 魏萨普(Adam Weishaupt)受路西法教徒(注:路西法是红龙撒旦被从天上摔下来之前的名字)的间接影响,成立了反传统正教和世俗政权、图谋统治世界的光照帮(Bavarian Order of the Illuminati)。光照帮的一个教义是“致力于欺诈的艺术、伪装自己的艺术、侦察别人的艺术,和洞察别人思想的艺术(Devote yourselves to the art of deception, the art of disguising yourselves, of masking yourselves, spying on others and perceiving their innermost thoughts)”。

光照帮的分支组织正义者同盟(后改名为共产主义同盟)的成员马克思和恩格斯,于1848年在欧洲发表的《共产党宣言》,标志着红龙附体的共产党登上人类历史舞台。

正如《共产党宣言》第一段所说的:“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为了对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旧欧洲的一切势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国的激进派和德国的警察,都联合起来了。”传统的欧洲文明,无论正统宗教,还是欧洲的各国世俗政权,均是信奉神,反对撒旦,自然而然对红龙共产幽灵及其世间的实体组织共产党加以提防。

6. 共产幽灵掌控政权

1864年马克思建立第一国际,煽动各国工人进行阶级斗争以暴力夺取政权。1871年3月,巴黎公社成立,第一国际成员占公社81名中央委员会成员近50%,可算是世界上第一个共产党政权。巴黎公社建立后摧毁巴黎珍贵文物、禁止出版自由、攻击宗教。特别是,巴黎公社失败前下令公社流氓放火烧毁了杜伊勒里宫、王宫、卢森堡宫、巴黎歌剧院、巴黎市政厅、司法部以及香榭丽舍大街两边的豪华饭店和公寓。卢浮宫也被纵火,卢浮宫的花廊、马尔赞长廊、卢浮宫的图书馆被部分焚毁,但卢浮宫主体建筑奇迹般的幸存。巴黎公社还派人去烧巴黎圣母院,不过火被扑灭。艺术之都巴黎的美丽建筑凝聚了灿烂的欧洲传统文化的精华,由巴黎城遭受浩劫,共产幽灵对传统文化的仇视可见一斑。

巴黎公社失败后约半个世纪后,红龙撒旦首先于1917年在俄国得手,血腥暴政下很快把俄国变为了人间地狱。列宁于1919年下令成立共产国际,着手在中国推广共产主义,中国共产党作为俄共的中国支部于1921年成立,并于1949年占领了中国大陆。

7. 北宋邵雍《梅花诗》预言红龙占据中国

(八)
如棋世事局初残,共济和衷却大难。
豹死犹留皮一袭,最佳秋色在长安。

(九)
火龙蛰起燕门秋,原璧应难赵氏收。

以上《梅花诗》之八与《梅花诗》之九的上半阙诗句,预言苏共为首的庞大共产阵营在与自由世界的冷战中走向衰败,红龙幽灵的主体从中共的老大哥苏联移师至中国。地图似豹的苏联于1991年解体,中国也并没有人再相信共产邪恶主义,中共当权者把共产党强权统治形式像一张皮一样继承下来,维护自己的权力谋取私利而已。在中国,共产邪灵彻底消亡前会有一段时间回光返照。红龙幽灵在1989年对在天安门广场呼吁反腐败的爱国学子实施了大屠杀,之后引领中国改革开放的赵紫阳因支持学生而被赶下台。

8.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标

《共产党宣言》谈到:“有人会说,“宗教的、道德的、哲学的、政治的、法的观念等等在历史发展的进程中固然是不断改变的,而宗教、道德、哲学、政治和法在这种变化中却始终保存着。此外,还存在着一切社会状态所共有的永恒真理,如自由、正义等等。但是共产主义要废除永恒真理,它要废除宗教、道德,而不是加以革新,所以共产主义是同至今的全部历史发展相矛盾的。”

传统的正教、以道德为基础的人类传统文明是各民族信奉的神创立并代代承传下来的,从红龙撒旦反神、这一角度,可理解共产主义为什么要废除宗教、道德。红龙反神,从而也反神所创造的人类。

如同九评编辑部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中所首次揭示的:“共产主义并非一种思潮、学说,或者在人类寻找出路时一个失败了的尝试。它是魔鬼,亦称共产邪灵,由恨和宇宙底层空间各种败坏物质构成,其终极目的是毁灭人类。”

前述中共各种错误举措致使武汉新冠病毒传播世界,祸害人类;目前的世界局势仿佛是阴霾翳天中,赤龙张牙舞爪,在低空飞舞肆虐、吞食纷纷逃难中的人类。人唯有了解共产党的邪灵本质,在心灵上告别中共,不再与其为伍(曾加入过中共党、团、队组织者应立即三退),为其站台,才可逃过此劫。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赤党‧赤祸‧赤劫
王华:五星红旗里伸出的夺命爪
凌晓辉:武汉P4实验室对蝙蝠身上病毒的改造
陈思敏:武汉P4实验室陷中共病毒风暴眼的背后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柏乐志:澳洲大学为何开除我
【纪元播报】美国会报告:在美中企需说明与中共关系
【爱丽话五千】清凉解暑绿豆汤的日常做法
【直播】白宫简报会:撤销警局 犯罪率大增
【珍言真语】刘泽锋:重拾港人尊严 爱国非爱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