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晓辉:武汉P4实验室对蝙蝠身上病毒的改造

人气 25548

【大纪元2020年02月12日讯】概要

中共病毒传播的中间宿主是病毒能否传播给人的一道自然屏障,当人破坏或越过了这道屏障,人将很可能遭到打击或惩罚。如果当这道屏障被人为的拆除,甚至被插入某种毒性剧烈的病毒,那将是毁灭人类的行为:因为这样中共病毒可以直接从动物跳到人类,不需要突变或通过中间物种。

研究表明,中共病毒的自然宿主极有可能就是蝙蝠,但是病毒却难以直接从蝙蝠传染到人类。病毒需要产生变异后,才能发展出传染人的能力,而人际传染更是需要进一步的变异。

一、中共病毒(NCoV)的由来

2013年5月15日沙特阿拉伯卫生部向世卫组织通报新增两起中共病毒感染实验室确诊病例。[i]

两位病人是与曾经确认感染了中共病毒病人有过接触的卫生保健卫生者。首位病人是一位45岁男性,他于2013年5月2日发病,病情危重。第二位病人是合并健康疾患的一位43岁女性,她于2013年5月8日发病,病情稳定。虽然以前曾发现中共病毒存在卫生保健相关传播情况(2012年4月在约旦),然而卫生保健工作者与病人接触之后被诊断患有中共病毒感染尚属首次。

自2013年5月初至今,主要与沙特阿拉伯东部一家卫生保健机构相关的这起疫情总共报告发生了21例病例,包括九例死亡病例。该国政府正在对这一疫情开展调查。

2019年12月31日,世卫组织获悉在中国湖北省武汉市发现若干例肺炎病例。该病毒与任何其它已知病毒不符。这令人关切,因为我们不了解新病毒如何影响人类。

一周后,即2020年1月7日,中国主管部门确认他们发现了一种新病毒。该病毒属于中共病毒。

这一新病毒暂时命名为2019中共病毒(2019-nCoV)。

二、中共病毒的动物起源

研究表明,中共病毒的自然宿主极有可能就是蝙蝠,但是病毒却难以直接从蝙蝠传染到人类。病毒需要产生变异后,才能发展出传染人的能力,而人际传染更是需要进一步的变异。

冠状病毒传播的中间宿主是疫情的一道自然屏障,当人破坏或越过了这道屏障,人将很可能遭到打击或惩罚。但是当这道屏障被人人为的拆除,甚至被插入某种毒性剧烈的病毒,那将是毁灭人类的行为:因为这样中共病毒可以直接从动物跳到人类,不需要突变或通过中间物种。

从此前爆发的数次中共病毒疫情的实际状况来看,显然需要中间宿主来建立人畜共通病的传播。许多研究表明,在2003年SARS爆发期间,蝙蝠身上的中共病毒从其天然寄主蝙蝠跳跃到麝香猫(又称果子狸),然后又到人类。在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爆发时,蝙蝠身上的中共病毒先到骆驼,然后影响人类。因此,麝香猫和骆驼都是传播人畜共通病的中间宿主。

遭中共当局指称是病毒来源的华南海鲜市场,在中共肺炎疫情爆发的时间点并未出售蝙蝠,因此这表明了可能存在另一种中间动物宿主,该宿主将病毒转移给人类。

最令人困惑的是,截至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为了追查武汉中共病毒来源或中间宿主,所进行的动物检测报告,特别是华南海鲜市场动物样本的检测报告。

中国科学家最近在《柳叶刀》(The Lancet)期刊发表的一份报告中说:“据报导,大多数的早期病例曾接触过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患者有可能是通过人畜共通病或暴露环境而感染。”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科学家在《柳叶刀》发表的另一份报告称,“根据当前数据,造成武汉爆发的2019-nCoV(中共病毒)最开始似乎可能来自蝙蝠宿主,并且可能已经通过在华南海鲜市场出售的、目前仍然不明的野生动物传播给人类。”

但是,对于华南海鲜市场在2020年1月1日被关闭时,市场内所有的野生动物数量和种类等相关信息,以及武汉当局在关闭该市场时,如何管理或处置这些动物等信息,目前外界仍是一无所知。此外,任何有关通过病毒核酸检测方法检测出SARS冠状病毒或者武汉中共病毒的动物样本的信息,都没有被公布出来。

中共官媒新华社1月26日报导,从华南海鲜市场采集的585个环境样本中,有33个样本的中共病毒核酸呈阳性反应,并依此推论中共病毒源自在该市场出售或储存的野生动物。然而,这些样本来自环境,并不是动物。

三、海鲜市场上野生动物的信息没有被公开

香港大学新兴传染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中国事务)管轶(Guan Yi)于1月21日访问武汉,目的是确定中共病毒的动物来源。事后,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武汉当地人拒绝与他合作。他指出,由于华南海鲜市场被关闭了,现在很难调查该病毒的来源。

“关闭后,华南海鲜市场被打扫得一干二净了,‘犯罪现场’消失了,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如何解决案件?”管轶说。

中共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Gao Fu)说:“很明显,感染源是野生动物,但由于海鲜市场被关闭,我们不知道是哪种物种。”

四、追踪武汉病毒研究所类似蝙蝠SARS冠状病毒获得功能Gain-of-Function)工程[ii]

石正丽于2015年9月在《病毒学杂志》联合发表了一项有关MERS病毒和一种蝙蝠病毒(HKU4株)的功能性研究报告。MERS的冠状病毒可以进入人类细胞,但是HKU4不行,因此研究团队在HKU4的S蛋白中引入了2个突变基因,并发现突变后的S蛋白可以帮助HKU4进入人体细胞。如果他们在MERS的S蛋白的2个位点加入突变基因,产生的MERS伪病毒(即实验性质的病毒)无法再进入人类细胞。

此外,一个国际小组加入了石正丽的研究团队,采集云南蝙蝠的SHC014病毒,并使之产生嵌合病毒。由于已知SHC014不太可能与人体的ACE2结合,所以研究人员“在能够适应SARS-CoV主链以及具有复制能力的小老鼠骨架,合成了SHC014的S蛋白”。

这是一种适应SARS-CoV小老鼠骨架(MA15)但带有S蛋白的“实验室工程病毒”。

令研究人员惊讶的是,该嵌合病毒(SHC014-MA15)可以使用SHC014的棘突结合人体的ACE2受体,并进入人类细胞。该SHC014-MA15也可以造成小老鼠发病及死亡。现有的SARS疫苗不能保护动物免受SHC014-MA15感染。因此,这些嵌合病毒研究对哺乳动物可以造成更多致病性疾病,以及更致命的中共病毒株。

由于美国政府强制暂停“功能获得”(GOF)研究,因此该国际小组当时并未进行进一步研究。但是,没有证据显示石正丽的研究小组是否停止了在CoV中引入GOF突变的任何进一步研究。很显然,石正丽的研究小组已经掌握了逆向工程技术,该技术足以使该小组在SARS-CoV或SARS-Like CoV中引入突变基因,以产生突变型的传染性中共病毒。

有趣的是,石正丽的研究小组于2020年1月23日在bioRxiv上发表的研究报告中说,他们在云南发现了一种新的蝙蝠中共病毒BatCov RaTG13,与2019-nCoV的整体基因组序列同一性达96.2%。但是,他们从未在任何研究中提到这种病毒,也从未发表过相关论文。

研究人员在该研究报告的补充材料和方法章节中所提供的序列信息,包括他们收集到的2019-nCoV与RATG13病毒之间共享的3个序列,但是在其它SARS或类似蝙蝠的SARS冠状病毒(Bat SARS-Like CoV)家族中都没有出现共享序列。这3个序列位于棘突蛋白的N末端附近,分别是GTNGTKR、NNKSWM、RSYLTPGD。

五、石正丽的生命担保引发更广泛的质疑

恰巧:印度科学家论文撤稿与石正丽的闭上你们的臭嘴的愤怒声明发生在同一天。

此前,印度科学家在bioRxiv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名为“Uncanny similarity of unique inserts in the 2019-nCoV spike protein to HIV-1 gp120 and Gag”的文章称,“所有的4个插入片段中的氨基酸残基均与人类免疫缺陷病毒1型(HIV-1)的复制蛋白 gp120 或 Gag 中的氨基酸残基具有相同性或相似性。并得出结论部分强调“这在自然界不太可能是偶然的。”论文一出,马上引起公众关于中共病毒插入艾滋基因、人工制造的猜测。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科主任王广发患病期间曾经服用抗艾滋病药物洛匹那韦和利托那韦片,以此证明早已有人知道中共病毒与艾滋病毒有关。据泰国公共卫生部官网2日发布的消息称,一名中共病毒感染者在泰国接受抗流感病毒药和抗艾滋病病毒药的联合用药后,48小时内病情转好,随后的中共病毒检测结果为阴性。

2月2日,印度研究人员于1月31日发表在bioRxiv上的有关中共病毒来源于实验室的论文撤稿。

此前,网上不断有各种版本的流传,或多或少都把此次疫情的发生与国内科研机构的实验室病毒标本泄露关联在一起。

对此,2月2日下午,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在朋友圈说:“2019中共病毒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我石正丽用我的生命担保,和实验室没有关系。”

石正丽发文之后,引发空前争议。有质疑称:石正丽应该拿出科学证据,而不是赌命。再说,武汉市场的中共病毒哪里来?病毒在哪种动物身上变异的?自然变异要多少时间?有先例吗?千百年来,全世界吃野生动物的人多了去了,为什么没有变异呢?

六、石正丽的研究领域涉及到对蝙蝠身上病毒改造

2015年石正丽(英文名:Zhengli-Shi)等人在《自然医学》上的论文《一个类似SARS的蝙蝠冠状病毒群显示了人类出现的可能性》也受到关注。这篇论文大致内容是:只要把蝙蝠身上的S蛋白里的ACE2这个受体开关一调,这个病毒马上就可以传染给人类。利用病毒基因重组技术将蝙蝠的S蛋白和小老鼠的Sars病毒重组,得到的新病毒可以和人体的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CE2)结合,能很有效地感染人类的呼吸道细胞。这个实验当时引起美国医学界非常大的争议,医学专家Declan Butler也在Nature Medicine上撰文表示,这种实验没有什么意义,而且风险很大。

在论文中写着:“为了研究循环蝙蝠冠状病毒的出现可能性(即感染人类的可能性),我们构建了一种嵌合病毒”,并说“这种杂交病毒使我们能够评估这种新的棘突蛋白引起疾病的能力”;还说“在此基础上,我们合成了一株具有感染性的全长SHC014重组病毒,并证明了该病毒在体内外的复制能力”。

“嵌合病毒”、“杂交病毒”、“合成病毒”与“不依赖于其自然主干上其他必要的适应性突变”,这样的词汇和语言,一次次在她的论文中出现。

通俗的语言表达石正丽论文的主要观点:利用基因编辑技术,将蝙蝠的病毒蛋白和小老鼠的SARS病毒重组,得到的新病毒可以和人体的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CE2)结合,能很有效地感染人类的呼吸道细胞,毒性巨大,和当年SARS的传播速度一样。

也就是说,只要人为的把蝙蝠身上病毒改造一下,这个病毒马上就可以传染给人类了。他们还发现,新病毒明显地损害了老鼠的肺部,所有疫苗都失去了作用!

七、中共迫使大陆学术界追名逐利

普遍认为,有风险的研究应该注重根除毒素的方法而不是寻找出更有风险的新毒素。病毒研究的目的和效用,要搞清楚是否应该进行某种病毒的研究。科学研究的目的是造福人类,绝不应为了发论文而论文。对于高风险的病毒研究尤为值得思考。

中共制造了一个环境,使得大陆科学界追名逐利中,把发表论文,特别是在国际顶级杂志上发表论文,被当作科研重大成果的最有力证明,而道德在学术界变得一钱不值,甚至普遍视遵守道德的人为傻瓜。

共产主义幽灵的终极目的就是毁灭人类,中共是这一目的的真正最后的实践者。这个共产幽灵做了精细的计划和步骤安排,毁掉人类的道德就是中共的最关键手段。当人类失去了道德,在欲望和利益的驱使下,中共只要少许拨弄,毁灭人类或导致人类的自我毁灭便是易如反掌。

责任编辑:高义

[i] 世界卫生组织:《中共病毒感染 – 最新简报》

[ii] 大纪元,【病毒探源】中共不公布病毒关键数据内幕

相关新闻
王友群:“武汉肺炎”病毒是否“人工合成”?
【横河快评】围绕武汉P4实验室的疑云
凌晓辉:中共病毒疑被人工插入艾滋病毒序列
肺炎病毒来自P4实验室? 石正丽生命担保论惹议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王赫:中共甩锅美军能走多远?
【直播回放】4.9疫情追踪:美单日死亡新高
【现场视频】武汉光谷步行街数十商户游行
【珍言真语】麦燕庭:从凤凰卫视看清中共套路
【直播】4.9纽约州疫情发布会 确诊15万
【现场视频】伊春市鹿鸣钼矿污染河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