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岁女儿染病 母求遍全武汉医院 心急如焚

人气 4740

【大纪元2020年02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江枫、方净采访报导)“女儿初一(1月25日)开始持续高烧,最高烧到39.7度,我就跟社区求助,救救这个孩子,他说你要核酸检测。”武汉韩女士3日向大纪元记者表示,她们跑遍全武汉医院,好不容易2日做了一次检核,结果还没出来,现在社区要求两次检核才上报。

“过去说只要有核酸检测确定,然后现在说要做两次。”韩女士无奈地说,“一次核酸就已经很难做了,我跟社区说你,这是在逼我们这些老百姓,逼我们去死。他说还是有人自己想办法做的,他说你只要做了我就上报。”

“后来我女儿说算了,两次我不做了,我受不了了。”韩女士不舍地说,“这几天,女儿的双肺都玻璃纤维状,说话都没法多说两句,走路都不能走,靠我用轮椅拖到医院去。”“她才28岁啊!请大家救救这女孩。”

跑遍全武汉医院 被告知要做两次检核

韩女士说她带着女儿四处求诊,医院都说,“这种危险情况就要住院治疗,但是我们没有病床,所以对不起,你只有回家,接受门诊打针,要不然你自己联系住院。”“我们求遍了武汉所有医院,他们都说,不行,没有病床,现在武汉是一床难求。”

韩女士表示,由于规定住院要由社区申报才能安排,社区又要求先确诊,所以她四处努力找医院做检测,“为了做一次核酸检测,我先到武昌医院,他们没有核酸检测给我,我又到七医院,他们又说这种发烧病人,不能坐一般的车,要坐敞篷车,当时叫不到车,所以又排队等待社区安排车。”

到了初五仍没等到车,她找社区,“我说你如果不给我解决,我只有到处跑,因为我是受害者。”第二天社区就安排了车,送她们到医院做核酸检测预约,“去了之后,我们排了5个小时的队,结果说要预约一个星期后,叫我们等收到通知之后再去做核酸检测。”“但直到现在,预约的医院都没有通知我们。”

“后来我们到处跑,结果还是女儿单位出面,帮她联系的一个检测,我们2日才做上检测,现在结果还没出来。”

没想到现在检测要求又更改,“社区说,你的核酸检测要检测两次,都是要阳性,才能给你上报。”“第一次结果出来,要在24小时之内,再做第二次,要做二次核酸检测。”

“我说我一次结果都没有出来,还要两次!”韩女士说,女儿已经受不了,“做一次在外面排队几个小时,还要筹车去筹车回。”

“(测试)盒子为什么那么紧张,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把盒子控制在那个数量,而且为什么还要做两次呢?”韩女士不解地说,“所以我觉得那个规定很奇怪,他还说别人还是有办法做的,他这样说,所以我都不相信他们了。”

每天长时间排队打针 母女心力交瘁

住不上医院,韩女士每天推着女儿到医院打针,“因为没有病房,要每天去医院排队,配药、打针,下午2点多钟去,10点钟才配完药,然后排队打针,打到深更半夜,今天凌晨4点钟才回到家。”

“我们天天都是如此,到医院排队打针,花9个小时到10个小时,所以不能保证她的休息,所以她病情转化得很快,双肺都玻璃纤维状,感染了。”“因为前期发烧每天在医院打针,消耗时间太多了。”

她担忧地说,“她现在喘、咳得很厉害,走路都不能走,连着打激素,烧就降下来了,但是心跳加剧,医生说肺情况很不好。” “医院黑压压成百上千的人都是干咳,高烧,都是这个症状,最后气喘。”

为求床位,韩女士也上网求助,“这两天电话爆满,有些说这里有床位,那里有床位,我都没有精力再去看,只能靠社区给我安排。”

“我每天十几个小时都在医院里面,回家还要安排吃饭,我睡眠只有2到3个小时,很累很累,担心小孩,心力交瘁。”韩女士表示她自己也受到了感染。

但她说,“我不能休息。这两天电话都是好心的人关心,但是我也没办法,不能休息。”

母女三代感染 “发病以后想治疗真的很难”

武汉李女士的74岁母亲和年轻女儿三代都感染了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李女士3日向大纪元记者表示,“我母亲病得厉害,属于重症,医院不收。我也感染了,我女儿也有些发热。”“医院说没有床位,不收。”

李女士说,她母亲应是在医院不知情下被感染的,“12月份她因为咳嗽在武昌医院住院,当时不知道她被感染了。回家之后,我发现她开始发烧,医院也不具体说她是不是这个病,只是说很严重。给我们开了点药,也不给打针,就让我们回来了。”

“后来在医院做了CT,查了血,医院没有试纸,只说老人肺部感染,肺部发白,再加上年纪大了,还有些慢性病,医生说她已经不行了,除非去大医院。”

李女士女儿接着说,“我外婆现在动不了了,不吃东西,也不喝水。联系了社区、派出所都没有人管,光打120(急救电话)就打了3、4个小时,也不接手,说前面已经排了二、三百人。我们等不了,她太严重了。最后是我舅舅冒着被传染的危险,把我外婆背医院去了。”

但医院仍表示没有床位不让住院,“开了点药让我们回家。”她说,虽然听说火神山和雷神山开始收病人,“但需要自己联系,要确诊了以后才能申请,但现在连检测盒都排不到我们。”

她无奈地说,想去做确诊,“没人管,我外婆都病成那样了医院都不收,只让我们在家隔离,让我们自己联系医院。但医院电话也都打不通。”

她表示,医院很多人,不清楚为什么医院的试纸这么少,“只是知道发病以后想治疗真的很难。”

她说自己从昨天晚上也开始发烧,很无助,“我才20岁,真的没办法了。”#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武汉“小汤山”医院内部画面曝光 如集中营
“老百姓太难了” 多名肺炎病患网上寻希望
北京爆41起群集感染中共肺炎 复兴医院9例
【病毒探源】中共病毒的科学难题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杨健兴:国安法严苛 传媒风险增
【思想领袖】柏乐志:澳洲大学为何开除我
【纪元播报】美国会报告:在美中企需说明与中共关系
【爱丽话五千】清凉解暑绿豆汤的日常做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