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言论自由” 李文亮去世引网络效应

人气 27057

【大纪元2020年02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周慧心综合报导)李文亮医生逝世的消息传出后,大批网民在微博表示悲伤和愤怒,并发起了“我们要言论自由”的话题,表示没有言论自由,今天的武汉就是明天的我们,“没有自由,人就没有尊严”。然而此话题随即被删除。

2月6日晚,率先揭露武汉肺疫情,并被公安指“造谣”的李文亮医生,证实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不治。此消息立刻成为微博热搜第一名。

社交媒体上传出中宣部的命令,要求媒体对李文亮医生去世的消息“稳妥控制热度”“逐步撤出热搜”。随后,有网民披露,李文亮医生死后,为了平息亿万网民的愤怒,院方上了ECMO进行象征性抢救。此“政治性抢救”的作秀行动立刻激起民愤,一波要求“言论自由”的话题迅速在微博上延烧。

据端传媒的统计,截止2月7日凌晨1点12分,微博话题“我们要言论自由”共计收获202.5万阅读量,超过8,000条微博,该话题被删除后,网民又迅速开辟了另一个话题“我们要求言论自由”继续发声。

有网民写道:“人民凭什么就没有言论自由,凭什么不能有质疑,凭什么没有知情权,凭什么电视新闻媒体都要是政府的口舌!!!凭什么你们作威作福我们就要服服帖帖!” 

还有网民写道:“警察只是按要求训诫,主播只是按稿子播报,后台只是按上面意思删帖撤热搜。大家都认为自己是好人,一切是生活所迫。只有当每个人都敢说‘我拒绝撒谎’,‘我拒绝执行’的时候,我们才不会在某一天求助无门,走投无路,像狗一样地死去。但你敢吗?你不敢。所以请记得,无论这个世界最终烂成什么样子,都是在我们的默许之下完成的。”

网民纷纷跟贴:“我们要言论自由,为你我。”“我们要言论自由,我是人,独立鲜活的人,我应当享有作为一个人最基本的人权。”

“君子养浩然正气,就是为了在暗夜里,证明黑夜无边吗?爱删话题是吗?删一次发一次,‘我们要言论自由’ ”

“没有无关的自由。自由是一个整体,没有投票的自由,就没有言论的自由,没有新闻出版的自由,就没有知道真相的自由。没有自由,人就没有尊严。”

“要求言论自由,今天的wh(武汉)就有可能是明天我们。获取真实的信息是我们的权利。说出真实的信息同样是我们的权利。”

“我不想用各种缩写同音词来替换敏感词,我想要正常说话。”

“我希望终有一天我能走上街头,举着李医生的照片。”

甚至有网民效仿香港反修例运动的五大诉求,提出要言论自由五大诉求:“撤回对李文亮的训诫;撤回所有删帖命令;撤销所有因言获罪的指控;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彻底追究涉事官员责任;立即归还人民言论自由。”

也有网民写道:“我不需要哪个领导出来道歉,也不需要有关部门革职什么官员,我们总能找到坏人,却永远找不到原因。”

“荣誉非国民”则写道:“这已经是1989年的气氛了。我想哭,我真的想哭。就算你们这帮王xx把帖子全删光又怎样!把所有账号全封了又怎样!你们以为你们还能堵得住天下人悠悠之口吗?

而“鲁提辖拳打xxx”说:“‘共匪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他们既然喜欢自相矛盾,那么不妨用共匪的矛,刺破共匪的盾。他们说别人是反动派,我们可以喊‘打倒共产党反动派’;他们说别人是反革命,我们可以说‘武昌革命,革共匪的命’;他们宪法写着民主、法治、自由等,我们可以说‘打倒独裁者、黑社会、反对防火墙’。”

(网络截图)

 

(网络截图)
(网络截图)
(网络截图)
(网络截图)

李文亮早于去2019年12月30日在微信群发布有关华南海鲜市场疫情信息,为最早公开有关疫情信息的八人之一,后被武汉警方以“在互联网发布不实言论”传唤、训诫,一度被称为“造谣者”。但随着疫情扩散,大陆舆论及官媒话风转向,视李文亮为疫情的“吹哨人”。

责任编辑:李沐恩

相关新闻
视频:方舱医院入住现场 负责人:出事不负责
【十字路口】300记者进驻疫区 中共升级舆论战
【翻墙必看】郭文贵曝武汉肺炎骇人内情
武汉肺炎疫情肆虐 这些视频看了让人掉泪
最热视频
【直播】4.6纽约州疫情发布会 确诊逾13万
【纪元播报】杨宁:替中共撇罪 美国病毒猎手确诊
【纪元播报】中共隐瞒疫情 英要清算或解约华为
【现场音频】援鄂医疗队:武汉比之前更危险
【珍言真语】吴明德:汇丰不派息 英防备通缩
【有冇搞错】美国遭遇珍珠港时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