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局常委会要求落空 新医学专家否定老专家

人气 49050

【大纪元2020年02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张顿综合报导)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疫情失控后,迅速在大陆人际间传播,感染人数暴增。中共政治局常委会近日接连召开两次会议,但1月25日会议的部分要求已经落空。而中共先后派出的两批专家组成员,对中共肺炎的相关说法也不同调。

疫情失控 首次政治局常委会要求落空

2月3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共政治局常委会。会议称,疫情防控形势“不断面临新情况新问题”,要“集中力量把重点地区的疫情控制住了”,“提高收治率和治愈率、降低感染率和病死率”等等。会议还承认,中共应对这次疫情中暴露出“短板和不足”云云。

这是中共当局近期在10天内第二次召开政治局常委会。

1月25日的政治局常委会提出,“湖北省要把疫情防控工作作为当前头等大事”,要湖北“内防扩散、外防输出,对所有患者进行集中隔离救治”等。

时政评论员李林一表示,即便对比两次常委会上中共当局的口头措辞,2月3日中共要“提高收治率”,而1月25日却要求“对所有患者进行集中隔离救治”,在口头表态上都出现了倒退。

与1月25日常委会对应的是,中共当局1月23日开始先后硬性封闭湖北武汉、孝感、黄冈、鄂州等市。对于浙江温州、杭州、江苏的南京等城市,中共采取了“封闭式管理”和“社区防控”。

但疫情仍在快速蔓延。2月8日,湖北省长王晓东公开承认,湖北市州疫情呈现城市向农村蔓延态势。李林一表示,此言显示政治局常委会要求的湖北“内防扩散”已经落空。

直到发稿前,武汉市也没能做到“对所有患者进行集中隔离救治”。武汉市即便快速搞出了“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方舱医院”等等,但有报导指发热门诊仍然人满为患,病床也仍旧不够。

就连中共自己公布的中共肺炎确诊人数,也从1月20日的200多人,暴增至2月8日的3.76万人,短短的19天内翻了171倍。外界普遍估计,目前大陆已有数十万人感染了中共肺炎。

中共公布的确诊人数只是冰山一角

陆媒如《财经》、财新网等纷纷刊文质疑中共官方的确诊人数。

直到现在,中共仍在掩盖疫情真相,大量抓捕传播疫情真相的网民。同时,中共还以对确诊人数下指标、限制试剂盒数量等方式,控制确诊人数及疑似病例人数,令很多患者未得到治疗前就病故。

据大陆《财新周刊》2月3日刊出的《疑似者之殇》文章称,武汉市对当地的疑似患者人数一直讳莫如深。记者在采访中,遇到数十名高度疑似者没有机会做病毒检测。即使是疑似感染的医护人员,也少有人能做病毒检测。

多名疑似患者在没有确诊前就去世。武汉的一位影像科医生说,大量疑似患者无法及时确诊。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复兴医院院长席修明表示,病人全部积压在社区,社区医生根本分不出来到底是不是疑似病人,有的病人等上三四天,就变成重病人了。

报导指出,不是用于检测的核酸试剂盒不够,也不是医院没有那么高的检测能力。而是因为“整个武汉的送检总指标只有200个”,武汉市卫健委要求各医疗机构上报送检病例要“保证阳性率”。

大陆《财经》2月1日刊发的《统计数字之外的人:他们死于“普通肺炎”?》文章指,不少患者因为得不到住院资格,也没有被确诊为中共肺炎,只能被算作因“普通肺炎”而去世。

一名定点医院的科室主任说,这两天医院门诊一天有120名左右发热病人,其中大约80名有肺部感染,但只有5名可能最终被收住院。

“我们只能让剩下75名收不进来的病患,回到家里去。患者没办法,我们也没办法。”该主任说,只有被收治入院的患者才能统计为疑似,才有资格做核酸试纸检查。做完核酸试纸检查的患者其中至少80%能被确诊,之后即被转去其它定点医院。

报导指,该医院至少有5起死亡疑似病例是未被确诊的,因此也不计入确诊死亡人数中。“这意味着,目前人们所能看到的确诊、死亡病例数字,并不能完全反映这次疫情的全貌。”

该文多次提到各大医院的核酸试纸限量。如同济医院2月1日这天“只有10份”核酸试纸。武汉某定点医院一位医生称,该院收了600位重症病人,但无一确诊。“缺试纸,但我们也搞不懂为什么会缺。”

中共新“专家”出现 方舱医院遭质疑

随着2月3日中共召开针对中共肺炎疫情的第二次政治局常委会,央媒上出现了一名新的“专家”。

2月4日,中共工程院副院长、医学科学院院长王辰,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认为,当前“最紧迫的任务”是解决病毒的社会传播和扩散问题。

“如果大量轻症患者居家或疑似病人在社区游动,会成为疫情扩散的主要源头,”王辰说,应迅速地把确诊的轻症病人都收治起来,与家庭与社会隔离,避免造成新的传染源,因此他们提出用“方舱医院”防控疫情的建议。

中共官方也证实,2月5日晚10时,武汉国际会展中心(武展)、武汉洪山体育馆以及武汉客厅的首批3家“方舱医院”先后开始启用,用于接收中共肺炎轻症患者。

但民间对官方推出的所谓“方舱医院”提出质疑。网民批中共建的“方舱医院”是“等死的集中营”,因为这种挤满病患的大病房无防护、无隔离,病床放得密密麻麻,本来没病的也一定被传染上。

有网民发文说,他心都碎了,他母亲被方舱医院收治,院内乱成一锅粥,不发口罩,咳嗽声此起彼落,在家自救变成在方舱医院自救。

他说专家说的实在:“(方舱医院)目的是隔离传染源,不是治病救人,大难当前,微不足道的个人成为国家秩序稳定的牺牲品。”

网上2月5日爆出一位“方舱医院”的管理人亲口说:重症患者不收,生活不能自理的不收,“这不是医院,这是一个隔离点,出了事没有任何人负责,我们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美国传染疾病学会(Infectious Diseases Society of America)主席费尔(Thomas M. File Jr.)认为,这些患者很多都已经有需要照料的潜在健康问题,把他们如此密集集中,可能让他们暴露在其他比中共病毒(俗称新型冠状病毒)更易传染的疾病风险,例如空气传播的肺结核,细菌感染也更易普及。

前批中共医学“专家”遭质疑

而在1月20日之后亮相的中共前批传染病“专家们”,如中共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李兰娟院士、王广发等人,说的话或发表的观点都遭到质疑。

钟南山在1月23日曾公开对陆媒说:“我确认武汉和广东省的病患数量没有任何隐瞒,整个过程非常公开透明。”“我们有信心不会重演SARS疫情。”

但事实正好相反。中共从一开始就隐瞒疫情及感染人数;而这次席卷全球的中共肺炎疫情,目前已被公认超过了2003年的SARS疫情的严重程度。

1月28日,钟南山曾否认中共肺炎有“超级传播者”。此后,江苏、江西等地相继出现“超级传播者”,其中江西新余市第四医院员工黄某曾感染15人,江苏宁波女子胡某曾先后传染25人。

李兰娟院士1月31日曾说当前疫情已经进入高峰期,“但(疫情)可控,公众无需恐慌”。但“可控”的说法,近期中共官方已不再使用。

李兰娟还涉嫌替其儿子做广告,利用疫情发横财。李兰娟团队近日宣布,根据初步测试,在体外细胞实验中显示,阿比朵尔、达芦那韦能有效抑制新冠状病毒。

据陆媒报导,“阿比朵尔”和“达芦那韦”这2个药物,都是杭州华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等机构的研究成果。而该公司董事长正是李兰娟的儿子郑杰,李兰娟任该公司董事。

天眼查企业信息查询显示,杭州华卓公司董事长为郑杰,李兰娟为董事。(网络图片)

时政评论员李林一表示,随着王辰在央媒上的露面,中共内部医学专家们似乎也出现了分化。随着疫情的失控,最早的那批中共“专家们”已有被边缘化的迹象。

新冒出的医学专家王辰否定老专家

值得注意的是,本月初才到武汉调研的王辰,与前批中共“专家们”钟南山、李兰娟等人的论调大不相同。

中共工程院副院长王辰2月5日晚接受央视采访时承认,现在的问题是,疫情的底数并不清楚,判断根据是不足的。此外,现在社区和社会上未能进行隔离的病人,在家庭和社会的传播威胁性还是很大的。如果不加以有效的管控,这个“拐点”无法预测。

而前批专家如钟南山1月28日公开称,一周或10天会出现拐点,“只要措施做到位,正月十五(2月8日)之前,很可能会出现疫情拐点,不会再大规模增加了。”

但钟南山2月7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目前疫情并未到达拐点”,估计还要等几天。

王辰还说,根据前期的结果,他们对瑞德西韦(Remdesivir)药治疗中共肺炎抱有比较大的希望,其它药物包括中药,都需要进一步的临床观察来确定其疗效。

他非但没有提及李兰娟团队研制的“阿比朵尔”和“达芦那韦”,还特别提醒:“个例的药品有效与否不是科学结论,一定要进行临床实验。”

有分析认为,王辰的说法间接对李兰娟团队推荐的两种药投了不信任票。

责任编辑:林锐

相关新闻
中共肺炎国会听证 美议员忧患者数量巨大
武汉肺炎疫情失控 中共专制体制受挑战
中共严控肺炎疫情舆论 6天抓325人
【珍言真语】专访刘细良:中共肺炎是对中共致命一击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以巴战火 北京心惊 美击七寸
【远见快评】巴以冲突谁设局?新式战争警示台海
【拍案惊奇】台染疫骤增 以色列妙计重创哈马斯
【秦鹏直播】疫情再起 官员甩锅 李克强泄底?
【时事纵横】亚洲多地疫情告急 陆爆千万男光棍
【重播】章家敦等谈文在寅访美和中朝威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