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伊战略伙伴关系是伊朗新冠疫情爆发根源

人气 1325

【大纪元2020年03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高杉编译报导)伊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是从库姆(Qom)迅速传播开来的,在那里的北京支持的项目帮助德黑兰受到制裁打击的经济得以支撑下来,但同时,中伊战略伙伴关系被认为是伊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的根源。

据《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报导,伊朗官员将该国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起源追踪到了圣城库姆,那里有数十所神学院和宗教圣地,同时也有许多由北京支持的基础设施项目,这些项目由大量的中国工人和技术人员建造。

这种以库姆为中心的与中共的关键联系帮助伊朗的经济在面临美国制裁的情况下保持了活力。但现在,它也在遭遇冠状病毒疫情的压力测试。这种病毒的确切传播途径尚不清楚。但无疑,伊朗与北京的战略伙伴关系为它的传播创造了一系列潜在的联系,这些联系有助于扩散这种疾病,即所谓的Covid-19病毒。

伦敦智库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中东事务副主任萨纳姆‧瓦基尔(Sanam Vakil)对此表示:“北京一直是最后的贸易伙伴,但在这种情况下,它已经变成了一枚毒性极强的炸弹。”

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China Railway Engineering corp.)正在投资27亿美元修建一条穿越库姆的高速铁路。中方的技术人员还一直在帮助翻修附近的一座核电站。还有一些来自中国的宗教学生在库姆的神学院学习。

伊朗卫生官员表示,疫情爆发的源头可能就是在库姆的中国工人,或者是一名从库姆去过中国的伊朗商人。伊朗官员没有透露这名商人的姓名,但表示,他是通过间接航班从中国飞往库姆的。

一旦这种病原体在拥有大约100万人口的库姆开始散播,它就会迅速蔓延开来,给面临制裁的医疗保健系统带来沉重负担,扩大了经济困境,并激起了反华情绪。

一位要求透露姓名的家庭主妇阿什塔里(Ashtari)评论说:“我们一直对到处都是这些蹩脚的中国制造商品感到不满,”“现在他们又给我们带来了这种讨厌的病毒。”

根据官方统计,已有超过350名伊朗人死于这种新病毒。政府说已经有9000人被感染;流行病学家说这个数字实际上可能达到数万人。世界卫生组织和其它15个国家的政府说,许多都是朝圣的旅行者把病毒带到了至少15个国家。

自从伊朗疫情爆发以来,已经有数十名伊朗官员和国会议员感染了这种冠状病毒。伊朗媒体周三(3月11日)晚上报导说,第一副总统贾汉吉里(Eshaq Jahangiri)和另外两名内阁成员都被病毒感染了。半官方的法尔斯通讯社(Fars News Agency)公布了一份有24名官员感染该病毒的名单,居于名单首位的就是贾汉吉里。该名单上还有伊朗工业、矿业和商业部长雷扎‧拉哈玛尼(Reza Rahmani)和伊朗文化遗产部长阿里‧阿斯加尔‧穆尼桑(Ali Asghar Mounesan)。

贾汉吉里是目前已知的感染了该病毒的最高级别的伊朗官员。这份感染病毒的官员名单还包括二十多名议员,以及1979年围攻美国驻德黑兰大使馆的伊朗学生的发言人玛苏梅‧埃卜特卡尔(Masoumeh Ebtekar),她目前担任级别较低的副总统,也是政府中级别最高的伊朗女性。卫生部副部长伊拉吉‧哈里奇(Iraj Harirchi)、著名改革派人士Mahmoud Sadeghi和议会外交政策委员会主席Mojtaba Zonnouri也被感染。

伊朗政府对疫情爆发的反应缓慢。在第一例感染病例被公布几小时后,受害者即被宣布死亡,这表明冠状病毒疫情已经在伊朗传播了几周。

在2月19日首批确诊病例被发现后的几天里,库姆的神职人员违抗了政府关闭圣地的命令。到本月底,在当局几十年来第一次取消了星期五的祈祷以遏制疫情时,这种传染病已经蔓延到了伊朗大多数省份。

几周前,2月1日,当冠状病毒疫情爆发的源头中国中部城市武汉的情况恶化时,伊朗政府禁止该国航空公司飞往中国。但马汉航空公司(Mahan Air)是个例外,该公司已成为该国强大的伊斯兰革命卫队(Islamic Revolutionary Guard Corps)颇受欢迎的航空运输来源。

美国政府指控这家航空公司为黎巴嫩真主党民兵运送人员、资金和武器,并为其提供交通工具,华盛顿认为这是一个恐怖组织。经常乘坐伊朗航空公司航班的伊朗革命卫队(Qods)部队指挥官卡西姆‧索莱马尼(Qassem Soleimani)今年1月被美国无人机击毙,随后他的灵柩被马汉航空的航班运回到了伊朗。

马汉航空公司在给《华尔街日报》的一份声明中说,在2月1日至2月9日期间,该公司执行了8次往返于德黑兰和中国之间的航班,将中国和伊朗的乘客转移到各自的国家。自2月12日以来,该航空公司已经运送了12架载有货物的航班,包括运往伊朗的测试包和一次性口罩等货物,并遵守了卫生部发布的消毒和卫生指示。

伊朗民航组织发言人礼萨‧贾法尔扎德(Reza Jafarzadeh)对国家电台表示:“我们的飞行是在卫生部的全面监督下进行的,”“入境的外国乘客是否接受过检测,这是卫生部的事情。”

根据FlightRadar24的在线飞行记录,自2月1日以来,马汉航空至少飞行了43次,其中包括2月5日的一次飞往武汉。据伊朗外交部称,那次飞行撤离了生活在那里的70名伊朗学生。官方的伊斯兰共和国通讯社援引卫生部副部长阿里雷扎‧雷西(Alireza Raeisi)的话说,这些学生从武汉抵达伊朗后被隔离。马汉航空公司对此回应表示,来自FlightRadar24的数据是不准确的。

据FlightRadar24报导,马汉航空最近一次从中国起飞的航班于3月9日上午从上海起飞,并降落在德黑兰。目前没有官方统计的乘客总数。

据伊朗国家电视台报导,伊朗道路和城市发展部部长周四(3月12日)透露,卫生部的调查已经得出结论,冠状病毒不是由伊朗自己的航空公司带到伊朗的。但该部长没有对这个结论作出详细解释。

愤怒的伊朗人指责这家航空公司是这种致命病毒的传播渠道。一名推特用户说:“我们不会忘记背叛者公司#mahan Air的冠状病毒,”另一名用户则呼吁起诉该航空公司的管理人员。

为了对抗这种传染病的疫情,伊朗当局在通往和离开各大主要城市的道路上设立了检查站,革命卫队和警察部队星期五封锁了通往远离库姆的伊朗北部主要传染中心的公路。无人驾驶飞机已被部署到道路上消毒。

与中共在武汉采取的遏制冠状病毒的严厉措施不同,伊朗官员坚称他们不会对库姆进行隔离,称这些措施是一战前的遗物。

伊朗公共卫生专家、纽约州奥尔巴尼国际卫生与教育研究所(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Health and Education in Albany, N.Y.)联合主席卡米亚尔‧阿莱(Kamiar Alaei)表示,伊朗的医疗体系一直难以应对突如其来的大量患者,这些感染病例源于当局对传染病严重程度的保密。他说:“这不一定与医疗体系的质量有关,”“这是管理不善和错误信息的问题。”

许多伊朗人拒绝接受检测,担心他们可能在医院感染病毒。

中国、俄罗斯和世界卫生组织已经向伊朗提供了数千套检测和诊断工具包以及呼吸机。法国、德国和英国也通过世界卫生组织或其它联合国机构向伊朗运送了设备,并捐赠了567万美元。

但伊朗官员、贸易商和专家表示,这并不足以弥补供应短缺和设备故障。伊朗医院安装的大部分设备历史上都是由西方公司提供的,而伊朗人现在往往更倾向于选择中国的设备。

伊朗的分销商表示,一些提供通风设备、测试包或呼吸设备的公司已停止向德黑兰运送货物,因为它们的银行拒绝为这些货物付款。去年9月,美国对伊朗中央银行实施了制裁。

尽管伊朗政府自己也在努力控制病毒,许多伊朗人还是把愤怒指向了北京,因为正是北京把这种疾病带到了他们的国家。43岁的阿里说:“如果你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这就是所你得到的结果,”他是德黑兰的一名厨具销售员。他说:“现在到处都是中国人。”

为了抑制民众的愤怒情绪,伊朗政府在2月底封锁了中国游客的入境通道。北京没有阻止伊朗方面的禁止中国游客入境措施,尽管如此,中国的北京和上海从3月初开始,就要求那些来自伊朗和其它受到这种冠状病毒严重影响的国家游客自我隔离14天。从伊朗起飞的三架包机将数百名中国人带回了中国。据北京驻德黑兰大使称,截至周二(3月10日),在伊朗仍有大约1400名中国公民。

最近几天,北京宣布,至少有42人从伊朗返回后被发现携带病毒,其中包括一些经莫斯科或曼谷从德黑兰返回的中国公民。

责任编辑:叶紫微 #

相关新闻
【十字路口】病毒大挪移?透视中共诡异宣传
“中共肺炎”非贬中  病毒发源地称呼
尸检医生:新冠病毒很像SARS+爱滋病
德国卫生部长:关闭边界不能阻止病毒传播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国安法7特权 透露哪些弦外之音
【重播】FBI局长:2500反间谍案涉及中共
【新闻第一现场】黑人牧师指责BLM运动
【老外看台湾】慎防红色渗透 世界应捍卫台湾
【珍言真语】袁弓夷:团结灭共 香港才能重生
【重播】川普与全国教育者对话:促秋季开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