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视频版】封城近50天 武汉人生活困苦

人气 2972

【大纪元2020年03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易如采访报导)近日,武汉民众被要求“感恩总书记、感恩共产党”,有市民接受记者采访问“为什么要感恩?”如今封城近50天,食品价格飙升,官方宣传的平价菜在哪里?市民说实话反被抓,民众害怕又回到文革。

困在武汉江岸区的柳先生,有能力翻墙,能听到看到墙外的一些真实消息。他对这次武汉肺炎所引起封城,以及中共党文化下形成的思维模式与行为方式:假大空、粉饰太平、人浮于事等状况颇有感触。

为何要感恩?是政府失职

记者:从整个事件来说,您觉得应该感恩吗?

柳先生:我为什么要感恩,本来我们生活得很好的,就是因为某些人工作不称职,造成了整个社会这么大的损失,我们关在家里已经45天了,物价也上涨。我在群里给社区提几个意见,那些马屁精哪,就说我不该提(意见)。(记者:为什么呢?)愚民教育呀。

记者:其实是说老百姓心里边都知道共产党是怎么回事?

柳先生:我是知道的,别人也可能知道,但别人有时候不敢说话,我有时候就说一下。

报纸天天宣传平价菜 在哪里?

柳先生:比如说,这一段时间我们社区的人天天说他们怎么累,报纸上天天说,有什么平价菜、平价排骨,等等等等。

我就跟社区的人说,你们要多采购一点,社区的人说采购不到,那总有一个说假话了,说采购不到有两种情况,一个就是报纸上虚假宣传,粉饰太平,一个就是工作不力。

我是一个居民,我就跟区长热线投诉,他们就改变问题,就是和稀泥。我就问,到底物资够不够,你们要给老百姓说清楚,我在跟区长热线投诉的时候说,要不是报纸宣传不对,要不就是社区工作不力,我们太难享受你们报纸上讲的。从上月22日开始,我只享受到一次,我们的生活费已经飞涨,现在只吃两餐饭,那吃三餐(花费)还要多。

记者:那生活是很紧张了,是吗?

柳先生:它报纸上所登的所谓的平价菜、平价猪肉,我从22日开始只买到一次平价蔬菜,其它的都是买的高价菜,都没有。报纸上说,这有那有,你知不知道,(孙春兰去检查工作)青山大家都在喊“假的、假的”事情,(其实)都是一样的,(他们)粉饰太平我们没办法。

话说多了 就要把你抓去

记者:它粉饰太平还要叫家人感恩,这是怎样一个做法呢?

柳先生:我们在国内敢说吗?你说多了、说真了,他就要把你抓去的,你看很多人起的微信名字,盼天明、天亮了,都是这些网名,我们叫做实名,很艰难的。

我们在没封城之前,比如一个月用3000块钱生活费,现在最少要4500(元),而且还不像以前那样物资丰富,给你关在家里,你没有办法买。一个通行证就是钱,就可以财源滚滚,就可以卖高价啦。

记者:那谁能拿到这个通行证呢?

柳先生:我不知道,我们到社区去问的时候,他说要很多地方审批,我们办不到,问谁可以办?那就按照国家政策规定,工作人员,或者是为社区服务的,我说,我可不可以为社区服务,他说我们已经有(人)了。

记者:现在,市长那段讲话又被删除了,您怎么看?

柳先生:现在别人不敢说他说的不对,就把汪洋的话拿出来了,汪洋的级别比他们高,是以前的重要领导人,中央级别的,他的讲话很有意思,跟这完全是不一样的论调,可能是他们内部有反对声了,就是搞“复辟”了,要搞领袖主义。

民众害怕又回到文革

记者:会不会害怕,这会激起市民的反弹,因为这件事情最开始是他们隐瞒疫情,然后造成现在这么一个后果,这样讲会引起民意的反对声音,从稳定考虑?

柳先生:更多的是,别人害怕历史的倒退,又回到文革,对居民来说,在想,会不会历史在倒退,倒退到文革,那真是就暗无天日。但是,再搞文革也搞不起来,毕竟社会有所进步,有网络通讯等强了一点,所以,他自己也知道说错了话。但是说错了话他下下来了,恐怕区里、街里又要宣传,这种宣传,还要一部分歌功颂德的、赞扬的,就像我们社区的工作者一样,说他们辛苦了,他们从没想到这是他们的责任和义务。我有时在群里说点什么,一下子就被“群殴了”,所以,说真话很难的。

记者:如果是说假话,那这个事情不是还会更严重吗?

柳先生:是这样,包括一个社区工作人员,我就给他提了一个意见,很简单的一个事情,就是因为80户街坊买了所谓的平价猪肉,最后超市就说没有了,就退钱。

我说不对呀。我们就向区政府、市政府、工商局投诉,这是明显的违反活动,这个时候,社区的一个工作人员就把一件什么事情挑起来让一些群众,就挑起群众斗群众。

不想办法解决问题 而是解决提问题的人

本来我是兴高采烈地做志愿者为大家做点事情,我就在武汉为民群发现了团购团长,就是为大家买菜跑跑腿的,我看我们社区没有团长,我就申请。这时,我们社区的网格员就说,团购团长是由街道指定的,我说,法无授权不可为,我就去区政府投诉街道。当时社区的工作人员就说,已经有一个街坊搞了很长时间了,街道就指定他当团长,当时有一个街坊,因为他有通行证,他就在组织大家,可能在做这些事情了。所以,(街道说)你这个团长就不能批了,(结果)到晚上的时候,另外两个人就变成团长了。

于是我对街道指定一事发起了投诉,结果,区政府(把我的投诉)就转到街道,我就问,我是投诉他,你把投诉转到街道是做什么呢?你们应该是调查。

他们不是想办法解决问题,而是想解决提问题的人,我这是依照法律规定,合理合法地说的,如果你说我在说假话,说其它的事情,是不是要把人抓起来。

记者:听你描述这个过程,我就感觉,在大疫面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怎么变成这样了?

柳先生:是的,就是用物资让人们产生矛盾,这就是物资分配不均,街坊下面也是互相指责,说,你已经买了一次了,下次就不要买了,就是贪婪的本性都体现出来了。

像我们发现了这个问题,我们就要找上面反映问题,他们就不敢去反映问题,我们反映了,他们又要反对,问我们是什么目的。你说生活在这种怪怪的生活圈里是什么心情。

大市场的菜超便宜 到小区翻倍

柳先生:现在社区明确跟我说,没有物资,我们没有办法,我说,我也没有怪社区,我是说两个问题,要么媒体说假话,要么你们的工作不尽责,我跟区长热线也是这么说的,

你物资供应紧张应该告诉我们,不是骗我们,不是让我们下面争抢,现在就是造成物资紧张,都在争。为什么要搞得别人争,真的把它放开,外地多少菜到大市场后卖不出去,这边没有菜吃。

柳先生:很多视频看到大市场的菜多便宜,批发商、开车的老板都说,怎么怎么便宜,这个菜他们还卖不出去,两三块钱一斤的黄瓜还卖不出去,到我们小区就是8块(一斤),它平价供应的(东西)太少了。

想说真话很难

记者:像你们这种忧国忧民的人反而经常被打压,真的是很艰难。

柳先生:是很艰难,我们现在有时候想说真话都很难。

记者:他为什么要打压说真话的人呢?

柳先生:他要树立它的权威,他要让更多的人相信他,那就要打压别人才能提高自己。

现在我太可怜了,我的电脑已经坏了,要不然还可以给你发一个email,现在又买不到,应该不会坏的,但是坏得很蹊跷。也是说了一次真话,电脑手机就中病毒了,手机恢复出厂设置了,我又自己不会重装系统,所以很可怜的,没有电脑了。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一线采访】疫情态势不明 武汉人批官员作秀
【一线采访】武汉肺炎患者 疑查出爱滋被出院
【一线采访】武汉市民:信共产党没有好下场
【一线采访】武汉市民为平价菜奔走的经历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疫情下的中国经济 面临五大危机
【纪元播报】美政府派发救济金 哪些人受益
【纪元播报】武汉检测数据中的监狱无名氏
【直播】3·29美国疫情发布会 确诊近14万
【思想领袖】极左分子如何将美国制度极端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