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視頻版】封城近50天 武漢人生活困苦

人氣 2975

【大紀元2020年03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易如採訪報導)近日,武漢民眾被要求「感恩總書記、感恩共產黨」,有市民接受記者採訪問「為什麼要感恩?」如今封城近50天,食品價格飆升,官方宣傳的平價菜在哪裡?市民說實話反被抓,民眾害怕又回到文革。

困在武漢江岸區的柳先生,有能力翻墻,能聽到看到墻外的一些真實消息。他對這次武漢肺炎所引起封城,以及中共黨文化下形成的思維模式與行為方式:假大空、粉飾太平、人浮於事等狀況頗有感觸。

為何要感恩?是政府失職

記者:從整個事件來說,您覺得應該感恩嗎?

柳先生:我為什麼要感恩,本來我們生活得很好的,就是因為某些人工作不稱職,造成了整個社會這麼大的損失,我們關在家裡已經45天了,物價也上漲。我在群裡給社區提幾個意見,那些馬屁精哪,就說我不該提(意見)。(記者:為什麼呢?)愚民教育呀。

記者:其實是說老百姓心裡邊都知道共產黨是怎麼回事?

柳先生:我是知道的,別人也可能知道,但別人有時候不敢說話,我有時候就說一下。

報紙天天宣傳平價菜 在哪裡?

柳先生:比如說,這一段時間我們社區的人天天說他們怎麼累,報紙上天天說,有什麼平價菜、平價排骨,等等等等。

我就跟社區的人說,你們要多採購一點,社區的人說採購不到,那總有一個說假話了,說採購不到有兩種情況,一個就是報紙上虛假宣傳,粉飾太平,一個就是工作不力。

我是一個居民,我就跟區長熱線投訴,他們就改變問題,就是和稀泥。我就問,到底物資夠不夠,你們要給老百姓說清楚,我在跟區長熱線投訴的時候說,要不是報紙宣傳不對,要不就是社區工作不力,我們太難享受你們報紙上講的。從上月22日開始,我只享受到一次,我們的生活費已經飛漲,現在只吃兩餐飯,那吃三餐(花費)還要多。

記者:那生活是很緊張了,是嗎?

柳先生:它報紙上所登的所謂的平價菜、平價豬肉,我從22日開始只買到一次平價蔬菜,其它的都是買的高價菜,都沒有。報紙上說,這有那有,你知不知道,(孫春蘭去檢查工作)青山大家都在喊「假的、假的」事情,(其實)都是一樣的,(他們)粉飾太平我們沒辦法。

話說多了 就要把你抓去

記者:它粉飾太平還要叫家人感恩,這是怎樣一個做法呢?

柳先生:我們在國內敢說嗎?你說多了、說真了,他就要把你抓去的,你看很多人起的微信名字,盼天明、天亮了,都是這些網名,我們叫做實名,很艱難的。

我們在沒封城之前,比如一個月用3000塊錢生活費,現在最少要4500(元),而且還不像以前那樣物資豐富,給你關在家裡,你沒有辦法買。一個通行證就是錢,就可以財源滾滾,就可以賣高價啦。

記者:那誰能拿到這個通行證呢?

柳先生:我不知道,我們到社區去問的時候,他說要很多地方審批,我們辦不到,問誰可以辦?那就按照國家政策規定,工作人員,或者是為社區服務的,我說,我可不可以為社區服務,他說我們已經有(人)了。

記者:現在,市長那段講話又被刪除了,您怎麼看?

柳先生:現在別人不敢說他說的不對,就把汪洋的話拿出來了,汪洋的級別比他們高,是以前的重要領導人,中央級別的,他的講話很有意思,跟這完全是不一樣的論調,可能是他們內部有反對聲了,就是搞「復辟」了,要搞領袖主義。

民眾害怕又回到文革

記者:會不會害怕,這會激起市民的反彈,因為這件事情最開始是他們隱瞞疫情,然後造成現在這麼一個後果,這樣講會引起民意的反對聲音,從穩定考慮?

柳先生:更多的是,別人害怕歷史的倒退,又回到文革,對居民來說,在想,會不會歷史在倒退,倒退到文革,那真是就暗無天日。但是,再搞文革也搞不起來,畢竟社會有所進步,有網絡通訊等強了一點,所以,他自己也知道說錯了話。但是說錯了話他下下來了,恐怕區裡、街裡又要宣傳,這種宣傳,還要一部分歌功頌德的、讚揚的,就像我們社區的工作者一樣,說他們辛苦了,他們從沒想到這是他們的責任和義務。我有時在群裡說點什麼,一下子就被「群毆了」,所以,說真話很難的。

記者:如果是說假話,那這個事情不是還會更嚴重嗎?

柳先生:是這樣,包括一個社區工作人員,我就給他提了一個意見,很簡單的一個事情,就是因為80戶街坊買了所謂的平價豬肉,最後超市就說沒有了,就退錢。

我說不對呀。我們就向區政府、市政府、工商局投訴,這是明顯的違反活動,這個時候,社區的一個工作人員就把一件什麼事情挑起來讓一些群眾,就挑起群眾鬥群眾。

不想辦法解決問題 而是解決提問題的人

本來我是興高采烈地做志願者為大家做點事情,我就在武漢為民群發現了團購團長,就是為大家買菜跑跑腿的,我看我們社區沒有團長,我就申請。這時,我們社區的網格員就說,團購團長是由街道指定的,我說,法無授權不可為,我就去區政府投訴街道。當時社區的工作人員就說,已經有一個街坊搞了很長時間了,街道就指定他當團長,當時有一個街坊,因為他有通行證,他就在組織大家,可能在做這些事情了。所以,(街道說)你這個團長就不能批了,(結果)到晚上的時候,另外兩個人就變成團長了。

於是我對街道指定一事發起了投訴,結果,區政府(把我的投訴)就轉到街道,我就問,我是投訴他,你把投訴轉到街道是做什麼呢?你們應該是調查。

他們不是想辦法解決問題,而是想解決提問題的人,我這是依照法律規定,合理合法地說的,如果你說我在說假話,說其它的事情,是不是要把人抓起來。

記者:聽你描述這個過程,我就感覺,在大疫面前,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都怎麼變成這樣了?

柳先生:是的,就是用物資讓人們產生矛盾,這就是物資分配不均,街坊下面也是互相指責,說,你已經買了一次了,下次就不要買了,就是貪婪的本性都體現出來了。

像我們發現了這個問題,我們就要找上面反映問題,他們就不敢去反映問題,我們反映了,他們又要反對,問我們是什麼目的。你說生活在這種怪怪的生活圈裡是什麼心情。

大市場的菜超便宜 到小區翻倍

柳先生:現在社區明確跟我說,沒有物資,我們沒有辦法,我說,我也沒有怪社區,我是說兩個問題,要麼媒體說假話,要麼你們的工作不盡責,我跟區長熱線也是這麼說的,

你物資供應緊張應該告訴我們,不是騙我們,不是讓我們下面爭搶,現在就是造成物資緊張,都在爭。為什麼要搞得別人爭,真的把它放開,外地多少菜到大市場後賣不出去,這邊沒有菜吃。

柳先生:很多視頻看到大市場的菜多便宜,批發商、開車的老闆都說,怎麼怎麼便宜,這個菜他們還賣不出去,兩三塊錢一斤的黃瓜還賣不出去,到我們小區就是8塊(一斤),它平價供應的(東西)太少了。

想說真話很難

記者:像你們這種憂國憂民的人反而經常被打壓,真的是很艱難。

柳先生:是很艱難,我們現在有時候想說真話都很難。

記者:他為什麼要打壓說真話的人呢?

柳先生:他要樹立它的權威,他要讓更多的人相信他,那就要打壓別人才能提高自己。

現在我太可憐了,我的電腦已經壞了,要不然還可以給你發一個email,現在又買不到,應該不會壞的,但是壞得很蹊蹺。也是說了一次真話,電腦手機就中病毒了,手機恢復出廠設置了,我又自己不會重裝系統,所以很可憐的,沒有電腦了。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一線採訪】疫情態勢不明 武漢人批官員作秀
【一線採訪】武漢肺炎患者 疑查出愛滋被出院
【一線採訪】武漢市民:信共產黨沒有好下場
【一線採訪】武漢市民為平價菜奔走的經歷
最熱視頻
濟南開往廣州的火車出軌側翻 至少百餘死傷
【直播】3.30疫情追蹤:醫院屍體多 川普不安
【現場視頻】四川涼山再起山火 火光沖天
【有冇搞錯】糧食危機真會來臨?
【現場視頻】牆內小哥實名公開促共產黨下課
【直播】3·30美國疫情發布會 已檢測百萬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