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疫情随中共一带一路传至全球

人气 1721

【大纪元2020年03月16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ames Gorrie撰写/高杉编译)中共政权的“一带一路”计划,令人想起蒙古帝国连接亚洲和欧洲的古老丝绸之路贸易路线,不过其重溯当年的这段历史路线的结果却出乎人的意料之外。试图像13世纪的蒙古统治者一样,中共领导层籍由“一带一路”也能助他们实现扩大整个亚洲和欧洲的贸易及政治影响力的目标。

根据大多数人的估计,由于大量的对外国直接投资,“一带一路”当然应该会给中共一个更进一步的机会,并将使北京的经济和政治霸权扩展到整个西欧,并进入非洲和美洲。

历史上第一次,中共可以遥望自己未来会成为影响全球商业、技术和制造业的中心。当然,要实现这个伟大的计划,北京必须先将全球经济重心从美国转移到中国。

传染病疫情沿着中共的“一带一路”传播全球

但是实际上,现实却是,中共政权的伟大计划并没有给自己带来经济发展和全球政治胜利,反而却给整个世界带来了潜在的灾难。

在撰写本文时,具有高度传染性和致命性的被称为“中共肺炎”的COVID-19病毒仍在不断向新的国家蔓延。事实上,人们已经开始把它比作13世纪中期黑死病的蔓延。

最起码可以说,两者之间的历史相似之处令人吃惊。

例如,像当年的黑死病一样,中共病毒也起源于中共。此外,就像瘟疫一样,这种新的致命病原体也是向西传播,紧跟着中共“一带一路”的路线足迹穿过了伊朗(古时的波斯),经由意大利港口进入欧洲。

中共周边国家的感染率反而较低

与当年的瘟疫一样,与北京的贸易成为了疫情传播的一个主要因素,尽管它肯定不是唯一的因素。一些与中共政府有着密切经济或战略联系的国家所受到的影响最大。另一方面,一些中国附近的贸易伙伴却设法避免了高感染率和死亡率。

例如,日本和韩国都与北京有着深厚的贸易关系。然而,截至3月11日,在中国有许多工厂的日本,只有不到500人被感染。截至3月10日,尽管韩国报告了7513例感染确诊病例,但在没有实施全市隔离措施的情况下,感染率已连续第四天下降。

然而,最值得注意的是台湾和香港。这两个地区都是坚定的反共产主义者,并与中国大陆的联系密切。但是,截至3月11日,台湾仍是世界上疫情感染率最低的地区之一,报告的确诊感染病例不到50例。

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台湾政府的迅速行动。这些措施包括对中国大陆、香港和澳门实施旅行禁令,禁止出口口罩以保证全国供应,以及快速的旅行和健康数据协调以期快速识别潜在的病毒携带者等等。

香港的情况也差不多。截至3月6日,香港仅有97人感染,2人死亡,尽管它就在中共的家门口。

毫无疑问,香港这座城市对中国共产党政府持续不断的反感和民众反抗限制了更多的往来旅行,反过来,也最大限度地减少了这种疫情的传播。而香港在2002年爆发非典型肺炎(SARS)的经验也是一个关键因素。与其它地方相比,良好的卫生习惯和戴口罩已经成为香港民众生活的一部分。

伊朗遭受病毒疫情袭击

相比之下,与北京相同的政治联系和贸易活动已被证明是病毒疫情最有效的传播途径。在中东,伊朗与中共的战略关系意味着它会更多地接触这种传染病,从而导致它有了更高的感染率和死亡率。

在有数百名中国工人在伊朗工作的同时,疫情的影响已经波及到伊朗最高领导层,至少有23名议员(占伊朗议员的10%)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

其他死于新型冠状病毒的伊朗领导人包括穆罕默德‧穆罕默迪(Mohammad Mirmohammadi),他是伊朗最高领袖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的密友和顾问。还有伊朗前驻梵蒂冈大使哈迪‧霍斯罗沙希(Hadi Khosrowshahi)以及最近当选的议会议员也已感染去世。

受病毒感染的伊朗领导人还包括卫生部副部长伊拉吉‧哈里奇(Iraj Harirchi),以及负责妇女和家庭事务的副总统玛苏梅‧埃卜特卡尔(Masoumeh Ebtekar),伊朗议会国家安全和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穆吉塔巴‧佐勒努尔(Mojtaba Zolnour)。伊朗领导人继续因为与中共并肩同一阵营而付出高昂的代价。

意大利再次成为突破欧洲的入口

在欧洲,意大利是另一个有着类似结果的例子,但原因有很多。作为欧洲七国集团(G-7)中举步维艰的一员,意大利将中共的直接外国投资视为亟需的基础设施升级的资金来源。该国的人口老龄化、巨额债务以及政治分裂都使其经济负担沉重。

出于这些原因,意大利拉着欧洲七国集团全心全意地接受了北京在热那亚和其它地方的港口和基础设施投资计划。

然而,有些人认为,意大利加入“一带一路”计划以及由此造成的中国人大量涌入是它成为中国境外感染和死亡率最高地区的原因。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截至3月10日,意大利已有631人死亡,一万多人确认感染,死亡率为5%,远高于全球平均水平的3.4%。

中共的“一带一路”项目的工人可能要为意大利的高感染率和死亡率负部分责任。但更有可能的原因是,中国公民大量非法移民到意大利和其它欧洲国家。这两个因素,加上意大利的老年人口激增,导致了意大利出现了异常高的感染率和死亡率。令人震惊的是,意大利全国有六千万人口目前正处于隔离状态。

法国虽然与意大利北部接壤,但报告了2281例病例。但现在死亡人数已经达到50人,政府正在增加进一步的限制。截至3月9日,德国的感染人数翻了一番,已经超过1100人,死亡人数为2人。两名受害者都是老年人。

事实上,中国共产党和它的“一带一路”并没有能够领导全球经济进入21世纪,反而是在摧毁它。在意大利,由于城镇和城市被隔离数周,很多工厂都已经被关闭。

疫情传播的规则似乎就是,那些对中共及其为了经济利益而实施的暴行视而不见的国家,都将会收获他们自己播下的种子。对于那些与中国共产党领导人结盟的人来说,中共的征服世界之梦已经变成了他们自己的一场噩梦。

中共给世界带来的传染病疫情致全球流行的后果才刚刚开始显现。各国公司企业正以比以往更快的速度逃离中国。世界各国实施到中国旅行的禁令已经很常见,目前在包括美国在内的地区经济活动中,与北京的贸易比几周前大幅放缓。

简而言之,中共希望俘获并主宰的这个世界现在已经大不一样了,人们也不太愿意去听中共要说什么了。

作者简介

本文作者詹姆斯‧戈里(James Gorrie)是美国南加州的一名作家和演说家,他也是《中国(中共)危机》(The China Crisis)一书的作者。

原文China’s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Leads to Global Pandemic 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叶紫微 #◇

相关新闻
美大学疫情地图热议 改回“台湾”称呼
白宫防疫情 央视记者体温过高被拒进入
美情报机构紧盯中共和伊朗疫情数据是否造假
法国公布疫情进入“第三阶段”防疫措施加严
最热视频
【一线采访视频版】前军报记者:黎智英被捕 港人创3奇迹
【十字路口】中共九大威胁 利用网红当外宣?
【罗厨寻味】咸鱼鸡粒茄子煲
【珍言真语】王岸然:美制裁林郑 中资银行割席
【老外看中国】回应港大学生会 郝毅博吁助香港
【薇羽看世间】不再称一尊 习梦断北戴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